重生之都市狂仙-正文 第249章抉择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梦中笔丶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车渐行渐远,别墅内的秦轩不由轻轻叹息。

    纵然是这样如电视剧一样狗血的事情,但若情到深处,亦不得让人不胜唏嘘。

    萧如君为安宁赴死,安宁又去往海外慷慨赴死。

    秦轩静静的坐着,“萧舞,出来吧!”

    门后,萧舞梨花带雨的就静静的站着,如一张凄美的画卷。

    秦轩叹息一声,前世,萧如君仅差一步,便能执掌萧家,但就在那最后的一步,萧如君却退去了。

    如今想来,恐怕那位南方卧龙,早知柳家的算计。又或许,是安宁在那时已入先天,无惧柳家。

    秦轩没有去多猜,事实上,他只在意萧舞。

    将萧舞搀扶到沙发上,秦轩皱了皱眉,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

    这是他在药神堂炼制的九品丹药之一,本是留着以后疗伤用的,名为合灵丹,可以静气凝神,熟络体内的脉象。只不过萧舞的体质太虚弱了,承受不住这磅礴的药力,所以秦轩只是以法决驱丹,在清水之中轻轻的那么掠过一圈,便已经足够。

    喝下药水之后,萧舞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几分血色。

    但那双悲痛欲绝的眸子,却依旧不曾好转半分。

    不得不说,萧舞这一生事实上很凄苦,幼时就被父亲抛弃,好不容易见过一面生父后,却再无第二面之缘,甚至萧如君死,萧舞都不曾见上一面。

    又是在生父死后再次得到这个消息,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这样的变化所改变,至于这改变,是好……是坏,这要看萧舞自己的选择。

    足足沉默了半个消失,秦轩就这样静静的陪伴着,没有开口。

    “秦轩!”

    萧舞忽然抬头,但那空洞的瞳孔却让人感觉到心痛。

    “你若想报仇,我可以带你去海外!”

    秦轩声音平静,等待着萧舞的选择。

    “报仇?”

    萧舞轻轻的摇了摇头,“生死由天,他……父亲是为救母亲而死,母亲是心存死志前往的海外,何谈复仇?”

    秦轩的眉头深锁,“你若不想对我吐露心声也好。”

    他能够看到萧舞眼眸深处那挣扎之中的仇恨,以他的目力,萧舞如何能够隐瞒?

    一念佛,一念魔!

    秦轩内心长叹,他还是喜欢当初那个抱着佛经,如清莲一样的萧舞。

    萧舞抿着唇,“我知道,你很强,而且,你给我的佛经,就算是普罗寺所有的佛经加起来,都不如。”

    “我想你帮我!”萧舞抬眸,空洞的瞳孔看不出情绪。

    “你想自己复仇?”秦轩眉头锁的更深。

    萧舞没有点头,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秦轩。

    “也好!”

    秦轩淡淡道:“我会给你一卷佛修经文,所能够尽数参透,入先天不成问题。”

    “谢谢!”萧舞轻轻额首。

    “你父亲的遗体已经送回了萧家,可需要去拜祭?”秦轩目光深邃如夜。

    萧舞抬头,与秦轩的眸光对视着。

    拜祭?

    恐怕如今整个萧家对于她已经是恨之入骨,换做以往,萧舞想要拜祭,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萧如君之死,萧家不会将这份怨气发泄到已经死去的那位海外强者已经慷慨赴死的安宁身上。

    但若萧舞去拜祭,整个萧家,绝不会允许一个萧如君生前都没有承认的‘女儿’。

    更何况,萧舞若是去,柳箐箐或许不在意,但京都的柳家却不会容忍。

    这相当于承认了萧舞,柳家丢不起这个人。

    秦轩依旧问出了这句话,萧舞的眼眶慢慢的变红。

    “不为难么?”

    她低着头,萧舞很清楚,今天,秦轩已经应下了太多。

    秦轩露出笑容,静静的望着萧舞,“一个萧家,还不足以让我为难。”

    “我答应了柳箐箐,有我在,不会有人伤你。”

    秦轩缓缓站起,走到萧舞身前,微俯的头颅与萧舞那轻轻的扬起的俏脸对视着。

    “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就算你与天下为敌,我亦不会在你的身后退下半步。”

    霸道的话语如同烈火,似乎在萧舞那满腔恨、怨,如惊涛骇浪的内心之中,燃出了一寸光明,驱散了一分阴霾。

    “纵然你失去一切,你还有我!”

    秦轩声音轻缓,“我秦长青的朋友很少,一旦认下了,那便是永生永世!”

    ……

    细雨绵绵,神都内,天仿佛被巨大的乌布所遮住,透着那暗淡的阳光。

    细如丝线般的雨滴与暗淡的光芒倾泻在人群之中,打湿雨伞与衣衫。

    神都机场内,秦轩与萧舞一前一后的走着。

    萧舞一席白裙,走在这细雨绵绵之中,任凭那细雨打在她还略显稚嫩的脸上,打湿了发丝,打脏了白裙。

    秦轩同样跟在萧舞身后,仔细望去,可以发现那些细微的雨滴在落在秦轩的身上时,便悄然的划开。

    “萧家祖宅!”

    他们在许多人诧异的目光之中,登上了一辆漆黑如墨的宾利,消失在机场前。

    司机是陈浮云的记名弟子,凭借着陈浮云的名声和学到的那些戏弄眼球的法子,在这个富豪如云的神都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堂,更见过诸多的名流巨贾。

    即便如此,当他听到萧家祖宅这四个字的时候,还是震骇的无以复加。

    “秦大师,您真打算去萧家祖宅?”

    荀川脸色发白,萧家祖宅,那是什么地方?唯有萧家嫡系能进的地方,更何况,最近一位萧家的重要人物不幸身亡,在萧家祖宅外附近百米内都决不允许进入一只苍蝇。

    他荀川在神都不敢说是个人物,但也小有名气,但面对整个南方的巨贾萧家,他敢保证,还没有靠近,就会被萧家直接乱拳打出。

    若不是他仰慕已久的师父多次嘱咐自己这位秦大师乃是连他都要敬重亿万分的人物,决不可招惹,否则的话,荀川都会直接把两人赶下车。

    “嗯!”

    秦轩轻轻的点头。

    荀川咬牙,心中暗暗苦笑,随后,他还是去往了萧家祖宅的方向。

    只不过,他心中暗暗祈祷,萧家最好认识这位秦大师,否则的话……开车的荀川内心里打了个寒颤,后果他不敢想象,甚至连他都要被赶出神都这个地方。

    萧家,那是连陈浮云都不敢招惹半分的南方巨头啊!

    车,一路行驶,车内的气氛仿佛凝实了一样,荀川已经不止一次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终于,在一处满是白绫的大宅前,车缓缓停下。

    “秦大师,到了!”

    荀川小心翼翼的开口,声音压得很低。

    秦轩的眸光望着这祖宅,还有这祖宅后,还有那漫山的陵墓。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神都,萧家仅仅一个祖宅,便盘下了整座山,萧家的财力可想而知。

    秦轩与萧舞缓缓下车,迎着细雨以及已经有人出现的萧家祖宅门前。

    “这便是萧家了么?”

    萧舞轻喃着,带着一抹不知是自嘲,还是凄凉。

    身为萧如君的女儿,体内流着半数萧家的血,这萧家祖宅,她却是第一次来。

    第一次来,却是给那仅仅见过一面的生父拜祭!

    何等可笑?

    “你们是谁?”

    萧家的来人之中,一名中年人眉头紧锁,望着如金童玉女般的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心中浮现疑惑。

    他不记得萧家的小辈之中有这两人,而且,就算是萧如君生前的朋友,此时也是绝对不适于前来拜祭的。

    萧家有萧家的规矩,而萧如君的朋友,纵然是宗师,也不可能违逆这个规矩。

    足足顿了几个呼吸,秦轩不曾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萧舞身旁。

    萧舞一字一顿,每一字,似乎都耗尽了浑身的力气,有一种声嘶力竭的感觉。但偏偏,萧舞的脸上,不曾有半点喜悲。

    “不孝女儿萧舞,前!来!拜!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