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狂仙-正文 第264章贺礼满堂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梦中笔丶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白海市吴家,与陆家、卢家不同,吴家可是临海之中势力磅礴的大家族了,除却莫家外,吴家在白海市也能排得上名号。

    陆老,卢老前来庆生也就算了,连吴老都亲自来?

    秦文德此刻心中仿佛有一辆高铁疾驰而过,这位吴老可不仅仅是吴家的家主那么简单,更是一位内劲武者。

    身为武者,傲骨自存,这样的武道强者居然来亲自给……自己儿子庆生!

    这简直就像是太阳东落西升,炎河之水倒流,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不可思议?

    “秦先生生辰快乐!”

    当这位内劲武者,临海大佬为秦轩恭恭敬敬的拜贺后,又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这是一位独眼的老人,光是面相,就足以让人有一种觉得凶厉的感觉。

    但此刻,他的脸上和那只还存在的独眼内却尽是谦卑。

    “老朽谢夙,携贺礼为秦先生庆生!”

    他深拜一礼后,便再没说其他。

    “谢夙?”

    这位秦文德不认识,但秦缨一怔,感觉到这个名字极为熟悉。

    旋即,她愣住了,失声道:“您是谢将军?”

    在临海军区,有独眼蛇之称的将军,谢夙!只不过,这位将军似乎早已经颐养天年,退出军伍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给秦轩庆生?

    秦缨知道谢夙,那是因为他大伯秦文军当初和谢夙是同一军旅的,甚至,谢夙还是秦文军的连长。只不过后来谢夙海外出任务,遭遇重创,连一只眼睛都丢了,所以才不得不退出军伍。

    就算是秦文军时常提起这位老连长也不由满是唏嘘,一直念着有时间来临海看上一眼。

    谢夙微微一怔,但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将军?

    秦文德站着,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僵硬了,连一位将军都给自己的儿子庆生。

    他转头望向秦轩,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怒火。

    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一群在他眼中的大人物都亲自来庆生?

    更可气的是,秦轩居然还气定神闲的吃菜,仿佛那满屋的大人物是空气一样。

    他刚要怒斥,结果,又一位老人出现了。

    这位老人一身便服,缓缓的走入到屋内,陆长庚、卢学海乃至谢夙都不由面色微变,为这位老人让开一条道路。

    “首长好!”谢夙更是凝着独眼,行了一个端端正正的军礼。

    老人微微点头,随后他提着一个盒子,走入房间内。

    当他的目光落在秦轩身上是,眼中不由有些惊叹。

    “郑京平,恭祝秦先生生辰快乐!”

    这位老人的话很缓慢,但这一刻,却让秦缨,沈心秀乃至秦文德再一次的呆住了。

    郑京平?

    那个临海军区手执牛耳的郑京平?

    我的天!

    她们膛目结舌,满面呆滞的望着这位老者。

    如果说,卢学海等人算是临海的雄狮,那么郑京平便是一头真真正正的雄虎。狮可成群,但虎却一山不可容其二。

    郑京平,就算是秦老太爷见到都得礼让三分的人物啊!

    秦轩的眼眸也微微一顿,扫了郑京平一眼,便继续夹菜。

    郑京平说完便也与其他人一样,站在一旁,并未急着退去。

    很快,又有三两个世家的老者前来,都是名震临海一方的大人物,看的是秦文德夫妇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住。

    今天这来庆生的,近乎是真个临海,除却那脚踏临海的莫家外,近乎临海巨头都来了。

    至于莫家……沈心秀回头看了眼脸色稍稍平复些的莫清莲,心中苦笑。

    恐怕第一个来的,就是莫家吧!

    就在沈心秀等人觉得应该结束的时候,又有人来了。

    只不过,此人却没有半点老态,反而青春十足。

    “沈伯母,秦伯父!”一个踏着欢快脚步进来的何雨,入眼望着恭敬而立的众多老头子,忽然呆住了。

    她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这不是秦轩的生日么?

    要不是秦文德一家人在这,何雨还以为自己走错屋子了。

    “何雨?”

    秦文德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再来什么大人物,这简直是要将他活活惊死啊!

    何雨见到有这么多人在,也不由拘谨了一些,拿着一个盒子,然后努力保持平静的走到秦轩对面,“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另外,我三个爷爷让我跟你说一声,生辰快乐!他们说自己不合适来,让哥你别见怪。”

    秦文德刚刚有所缓和的心再次的一跳,何雨来这很正常,但怎么回事,秦轩过生日和何家的三位老爷子什么关系啊?

    什么叫做不合适来,让秦轩别见怪?

    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吧?自己见何家的三位老爷子都得恭恭敬敬,这反常至极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轩也微微点头,然后,他眸光扫了一眼那群还站在门口的老家伙们。

    他目光平静,很快,在他的目光之中,又有一道身影前来。

    “临海,陈浮云恭贺秦先生生辰!”

    陈浮云依旧是那副仙风道骨,但见到秦轩后,脊梁骨都低了不止一分。

    他恭恭敬敬的走进来,对着秦文德和沈心秀微笑着。

    秦文德两人,陈浮云是见过的,所以也不感觉到陌生。

    陈大师!

    秦文德望着陈浮云,他忽然感觉,当初陈浮云来拜访他,似乎并不是因为刚好看到自己文德会的风水,而是……他余光瞥了一眼秦轩。

    这个臭小子!

    而一直没有作声的秦轩在陈浮云到来之后,他轻轻的饮了一口清水,这才抬头道:“礼物便放下吧,没什么事,我还要吃饭!”

    他态度自然随意,但那群老家伙们却如释重负,纷纷告辞。

    似乎他们这群在临海地位尊贵的人就在等秦轩的一句话,没有秦轩的话,他们还不敢走一样。

    这样的态度使得秦缨心中震撼,难以置信的望着秦轩。

    倒是何雨很快反应过来,她知道秦轩秦大师的身份,笑道:“哥,你不介意我在这里蹭饭吧?”

    她调皮的笑着,将凝滞震撼的气氛打破了几分。

    “他敢介意!”沈心秀没好气的白了秦轩一眼,“小雨,你就坐在我身边!”

    秦文德这才坐下,酸痛的腰他都没有察觉,望着这满桌菜肴,目光游离不定。

    “爸,你怎么不吃饭?”

    秦轩为秦文德夹了一块鱼肉,笑道。

    吃饭?

    秦文德狠狠的瞪着秦轩,恨不得将这臭小子的笑脸撕碎。

    老子能吃得下么?

    整个临海都来给你庆生,就连江南何家的三位老爷子都叫你不要怪罪。把你放在静水这三年,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

    不过这些话,他终究不能在这说。

    同样吃不下去的还有秦缨,她还未从刚刚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

    她苦苦思索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如此多的大人物,甚至连郑京平,谢夙这样的人都亲自来为秦轩庆生。

    怎么想,她都想不明白。

    忽然,她余光扫过了莫清莲,仿佛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清莲姐,莫惊风是你父亲吧?”秦缨似乎随口问道。

    这样的话似乎很寻常,但整个屋子却微微沉寂下来,沈心秀和秦文德都是目光之中充满错愕的望向莫清莲。

    尤其是沈心秀,她想过莫清莲是莫家人,但莫家也是有旁系的。

    莫惊风的女儿是什么概念?

    那是莫老爷子最心疼的孙女,那是未来会继承整个莫家集团的独女,这能和一般的莫家子女相提并论么?

    而且,莫惊风的女儿是什么身份?别说是秦轩,只要莫家想,就算是京都五大世家的嫡系子孙随便一个,莫清莲嫁过去都能让五大家族乐的合不拢嘴。

    莫清莲一怔,犹豫的看了一眼秦轩,然后果断回应着:“嗯!”

    她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秦缨你怎么知道?”

    秦缨忽然明白过来了,一切疑惑迎刃而解,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大人物为秦轩庆生。他们或许根本不在乎秦轩,他们在乎的是莫清莲。

    绝对是看在莫清莲的面子上,所以才来的,毕竟莫家如今如日中天,整个临海都以莫家为尊,或许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她释怀。

    沈心秀和秦文德心中也浮现出了和秦缨同样的念头,毕竟,谁能相信,这整个临海的大人物,是为了秦轩。

    那是他们儿子,虽然这三年了解的不多,但别说是三年,就算三十年,秦轩能够走到能做到今天这样的程度么?

    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如此!”

    秦文德深深吐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心中那口郁气吐了个干干净净。

    他望着那含羞还有些紧张的莫清莲,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也对,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让那么多人俯首?

    只不过如今看来,莫家在临海的势头远远比外人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仅仅是一个准孙女婿,居然就能让临海诸多大佬如此对待,莫家在临海的地位不言而喻。

    秦缨也笑了,不过依旧有些不太自然,“我之前曾听我二伯提起过,我二伯秦文书与莫伯伯有很多商业来往,我也对清莲姐姐慕名已久,听说清莲姐姐可是难得一见的才女,有望继承莫伯伯的产业。之前我爸还希望我向清莲姐姐好好学习一下呢,一直没有机会,居然会在儿遇到。”

    莫清莲笑着,对于秦缨的恭维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秦缨你可别这样称赞我,今天可是秦轩生日又不是我生日,伯父伯母,你们说对吧!”

    “对!”沈心秀笑着。

    屋内的气氛似乎再次的缓和起来,又重新变得其乐融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