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狂仙-正文 第279章拦不住我(五更)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梦中笔丶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龙池别墅,收起乌魂石后,秦轩却将目光落在了赑屃砚台上。

    “看了那么久,不出来露露面么?”

    秦轩声音平静,注视着那与普通砚台没有任何区别的赑屃砚台。

    不过秦轩却早已察觉,在乌魂石出现那一刻,这赑屃砚台内的墨灵就已经苏醒了。

    身为灵体,对于魂魄的感知自然敏锐,更何况,金丹期的蛟龙之魂,对于赑屃砚台的墨灵而言,同样是一个威胁。

    灵体之间互相吞噬,这很常见,所以在云雨魂魄出现的刹那,砚台墨灵就已经苏醒。

    只不过,它一直在观望。

    秦轩话音落下足有数秒,赑屃砚台上那小巧的赑屃眼眸仿佛有一抹灵光闪过。

    随后,砚台上的墨色似乎流动起来,缕缕墨黑色的气流凝聚,最后化作一位如墨画般的小龟。

    小龟有齿,伏在砚台内。

    “在下参见仙尊!”墨灵如古代文人那般,文绉绉的开口。

    “你存在多久了!”秦轩对于仙尊称呼不置与否,问道。

    “自有神智以来,已有五百年有余。”墨灵一五一十的答道,“只不过在下一直在沉睡,所以具体时日并不知晓。”

    秦轩微微点头,平静道:“回砚台内吧,若有事,我会唤你!”

    “在下告辞!”墨灵低首,化作墨色散于砚台内。

    砚台似乎又恢复原状,普普通通,丝毫看不出半点异常。

    收起赑屃砚台后,秦轩将目光望向了窗外。

    “龙池灵脉,宁紫阳所说的问题,也该去看一看了!”

    秦轩淡淡道,他打开门走了出去,方向赫然是这龙池山的山顶。

    当初宁紫阳就曾说过这龙池山脉有很大问题,秦轩若不愿意的话,护国府愿意另作补偿。不过对于秦轩而言,既然是顶级灵脉,又处在金陵,对于他刚好算是雪中送炭,便也没有拒绝。

    至于问题……除了这龙池灵脉崩毁,否则,对于他秦长青而言,什么问题能难住他?

    在踏入龙池山的那一刹,秦轩便察觉到了这龙池山下的灵脉,虽然灵气都隐藏于灵脉之中,但偶尔散发出来了一丝却足以让秦轩感知到入品灵脉的感觉,不过到底能不能算上修真界之中的九品灵脉还是未知数。

    “咦,他怎么去山顶了?”一直在注意秦轩的沐兮忽然惊呼道,“山顶不是说禁止进入么?”

    沐兮感觉这个华夏青年很神秘,不由好奇起来。

    她略微犹豫一下,看下时间最后沮丧着脸,放弃偷偷跟随秦轩的举动。

    毕竟,这里不是她的国家,虽然就算跟去秦轩后被发现也不会有谁会为难她,但在这陌生而又古老的国度,沐兮觉得自己还是安分一些好。

    更何况……海拉姐要回来了,要是被海拉姐知道自己偷跑出去,肯定会生气的。

    ……

    山顶是别墅区的禁地,这是别墅区内所有人都知道的。

    龙池山别墅区共有六十四栋独栋别墅,环绕在龙池山的四周,不过若是从高空俯视,定然会震撼的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这龙池山的别墅在高空俯视下,像极了一个八卦图形,每一栋别墅都占着独到的位置。

    当然,一些懂得阵法,明风水的奇人看到,也能从这别墅区的布局之中分辨出一二。

    这是伏魔困灵的阵,大致如此,只不过风水阵法脉息脉系诸多,所以各家与各家的不同。

    在一处巨大的‘禁止进入’告示牌之中,还有将整个山顶封锁的巨大铁栅栏仿佛将山顶与龙池山别墅区分成了两个世界。

    门是锁的,但却并没有生锈,似乎这里有人在看管一样。

    秦轩望着这阻拦,神色平静,他只是脚下轻轻一点,身如鸿雁般越过了这阻拦,继续前进着。

    周围的林木似乎愈加茂盛了,与别墅区有人修整的树木不同,枝叶繁乱,甚至没有一条可以行走的路,显得荒凉而幽静。

    甚至这样如此多的树木所在,却连虫鸟鸣叫的声音都没有,反而透漏着一种让人发寒的恐惧。

    秦轩前行着,所过之处,那些枝叶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拨开。

    忽然,秦轩的脚步停下了,他微微转头,望向了一个方向。

    在他的目光之中,一名五十岁有余的老者眉头紧锁,出现在了一道树干上。

    “你是谁?这里是禁止进入的不知道么?”老者喝斥道,看到秦轩的模样眉头不由锁的更深了。

    在他眼里,估摸着是山下某个人家的后辈,好奇闯入这里。

    事实上,老者遇到过不少,不过都被赶出去了。

    秦轩平静的望着那老者,淡淡道:“我的地方,进不得么?”

    “你的地方?”老者一怔,旋即冷笑道:“小子,你在说什么大话?这龙池山山顶可是从来不属于任何个人的。”

    秦轩淡淡的望着这老者,“看来,宁紫阳没有告诉你!”

    宁紫阳?

    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狐疑,旋即神色一震。

    宁紫阳,这不是真武天君的名字么?这个青年怎么会知道真武天君的名字,还直呼其名?难道他是有目的而来?

    马远眸光顿时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既然知道真武天君之名,对方就不会是普通人。

    “你到底是谁?”马远沉声问道:“我是奉护国府之名看守这里的,此处是禁地,不允许外来者进入。”

    “念你初入,若你离开便相安无事,若是要硬闯……”

    后半句话马远没说,但话点到为止,他觉得这个青年应该明白。

    而且,他心里还有疑惑,这青年如此年轻,若不是普通人的话怎敢直呼真武天君的姓名?

    秦轩哑然一笑,摇头道:“若要硬闯你又能如何?凭你一介宗师,还拦不住我!”

    马远不由一愣,旋即凛然。

    对方居然一眼就看出他是宗师了?还是猜的,或者提前打探好了?

    他惊疑不定的望向秦轩,声音却厚重了几分。

    “我已经说过,此处禁止进入!”

    马远不觉得这青年会认识真武天君,真武天君是什么样的人物?就算是他,加入护国府这么多年见过真武天君也不过聊聊数次,甚至还是相隔甚远的匆匆一瞥。

    他是宗师尚且如此,更何况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

    就算是华夏大族的后辈也不太可能,毕竟真武天君可是半步地仙,在华夏近乎是山顶上的存在,除非是先天,就算是普通宗师都不足以进入真武天君眼中的。

    “我也说过,这里是我的地方!”秦轩一脸的平静,“现在,你才是外人才对,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走了!”

    这番毫不客气的话语顿时让马远大怒,你的地方?开什么玩笑,这青年到底是谁?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而且,这是宁紫阳亲自许诺我的,若你不信,自己去护国府取证。”秦轩淡淡的瞥了一眼老者,抬步便继续前行。

    “你说,这里是真武天君亲自许诺给你的?”马远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怒极反笑,“我看你真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了,你若执意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轩闻言,一遍走着,一变笑着,“不客气?就算是宁紫阳亲都不敢对我说这种话?更何况是你!”

    他眼眸之中略微有些淡漠,于他而言,宗师不过蝼蚁,他心中已经没有耐心了。

    马远不由大怒,“狂妄!”

    “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别怪我了!”

    他内力忽然一震,脚下的树干爆碎,化作一道劲风冲向了秦轩。

    秦轩一脸的平静,面对来势汹汹的马远,他只是做了一个动作。

    挥掌!

    就仿佛是在打苍蝇一样,随意自如的拍了出去,霎那间,秦轩前方的草木便被压实在地面上。

    轰!

    马远的身影瞬间倒飞,他脸色苍白如纸,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山岳砸中,若非最后他心生危机,举起双臂阻挡,恐怕下场会更凄惨。

    即便如此,他的双臂也仿佛要碎裂了一般,麻木的没有知觉。内脏在这股犹若山海般的巨力下受到了极大的震动,眩晕呕吐感觉瞬间就席卷了马远的每一处神经。

    马远的身影足足倒飞,撞倒了七八颗大树这才停下。

    他脸色涨成了紫色,体内气血翻滚着,喉间都微微腥涩。

    他挣扎着起身,体内内力硬生生的将气血压下,这才满脸骇然的望着那依旧缓步向前的身影。

    “怎么可能?”

    马远满面的难以置信,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他忽然想到了之前这青年说的一句话,‘若要硬闯又如何?凭你一介宗师,还拦不住我!’

    之前他只是当个笑话去听,现在才发现,这青年居然说的是真的。

    随手一掌便有如此威力,若真的动起手来,自己真的拦得住么?

    马远脸色苍白,但毕竟职责所在,大喝道:“你当真要闯?不怕护国府责难么?”

    此刻,他唯有试图拿护国府去让对方畏惧,知难而退。

    秦轩背对着马远依旧慢步向前,挥了挥手,淡淡道:“我说过了,这里是我的地方,宁紫阳亲自许诺我的。”

    “怎么可能?”马远冷声道:“这里就算再无人问津,也是一处顶级灵脉,真武天君怎么会给……”

    话还没说完,清脆的铃声就已经想起。

    秦轩拿出电话,他望着上面的号码,脚下微顿,转过身来望向马远。

    秦轩手掌一抛,便将电话扔了过去。

    “宁紫阳的电话,有问题,自己去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