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狂仙-正文 第394章收蛊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梦中笔丶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苗朵螺早已经是心生恐惧,这神蛊有多可怕,他最为知晓。

    当初双蛊横空,不知吞了他神蛊教多少教徒,留下多少鲜血,才使得双蛊得尝口腹,被神蛊教以秘术收入。

    他拥有一只,另一只则在教主手中,是神蛊教最大的底蕴。

    而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够挡住神蛊之威的存在,纵然是当初他神蛊教的先天大宗师,也曾被这一双神蛊吞的骨血不剩。

    如今,这青年居然降服住了神蛊?纵然只是一时,也足以让苗朵螺的心神震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玄天印之下,蛊种的眼中依旧散发着凶芒,充满桀骜。

    哪怕玄天印在顶,它如被山压,却依旧难压住其凶性。

    咻!

    尖锐的鸣叫声骤响,蛊种仰天,双翼终于再次震颤。

    它乃遗种,敢吞龙凤,又怎会臣服?

    双翼破空,如绝世兵刃般划开了玄天印的镇压之力,甚至它冲击在玄天印之上,竟然凶残到要将这镇压它的玄天印击碎。

    它不服这世间一切,唯己独尊,更不可能臣服。

    这种意志连杨威都能感觉到,何等桀骜不驯之志,方会如此作为?

    秦轩更加清楚,轻轻一笑,若有可能,他当真不想陨灭这蛊种。毕竟是在修真界之中也极为稀缺的凶物,若是收服,于他而言,助力何止一分。

    “既然你要争一争那一线桀骜,我便如你所愿!”

    秦轩负手而立,体内长青之力如丝缕,冲向玄天印。

    那原本被蛊种所击的摇摇欲坠的玄天印在长青之力的加持下,变得稳若泰山,巍然不动。

    蛊种嘶鸣,它再次冲击,十次,百次……

    一次次的撞击,如同两座山岳相撼,振聋发聩的回响声在这山中回荡着,如击天鼓。

    周围的气浪更是一层借着一层,连绵不断,不断蔓延。

    甚至,蛊种的金甲都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痕,但那双充满凶性的眸子却愈加凶厉,大有不将玄天印击碎不罢休之意。

    秦轩皱眉,抹除这蛊种意识,仅需一缕仙心帝念便可,但他不愿如此。

    他曾连亿万里仙土踏于脚下,区区一只凶物,怎能拦他?

    秦轩心中也不由升起一丝淡淡的傲意,望着那蛊种,淡淡道:“我倒要看看,你会桀骜到何时?”

    终于,秦轩散开了玄天印。

    蛊种如破囚笼,犹若泥猴脱困,大闹四海八荒一般。

    刚脱囚笼,蛊种便直冲秦轩而来,妄图将秦轩吞噬殆尽。

    然而,当它刚刚临近秦轩之时,却有一只手掌携带风雷而落。

    砰!

    一声巨响,比之之前它与玄天印冲击的响声更加巨大,蛊种的身躯足足后退了数米,微小的身子在空中翻滚了无数次,这才望向秦轩。

    它嘶鸣着,尖锐的叫声划破白昼。

    它再次冲来,直冲秦轩而来。

    秦轩体内血海沸腾,身躯之上泛着金芒,神辉熠熠,手掌再次拍落。

    又是一声巨响,蛊种再次被拍飞。

    这一次,秦轩动用了全力,蛊种足足被拍飞百米,洞穿了一颗又一颗的树木。

    蛊种停住身躯,在空中摇晃着,似乎有些被拍晕。

    “还不臣服?”

    秦轩双眼如神灯,光芒骇人。

    蛊种嘶鸣,亦有桀骜,再次冲来。

    轰轰轰……

    接连七次,秦轩全力出掌,体内血海尽出,融于身躯之中。

    任凭如此,秦轩也觉得手掌生疼,那蛊种更是金甲裂痕浮现,双翼都似乎卷曲,更有折断之意。

    在第七次蛊种被轰飞后,那蛊种终于停止了拼命似的进攻。

    它双眼之中依旧有凶芒,仿佛不服这世间一切。

    但它却知道,以它未成长之身,不可能是眼前人族的对手。

    这时,秦轩却轻轻一笑,“我言你机缘,你可是不信!”

    蛊种仰首嘶鸣,眼中居然仿佛在闪过轻蔑。

    它似乎在讲,凭你也能言我机缘?

    这种桀骜,这种凶性,足以震撼人心。

    秦轩摇头一笑,“你一介蛊种,又怎知这天地,又如何懂道韵,等你开化,千年已算是短暂。”

    “也罢,我便予你一丝,留你自己决断!”

    “若再不臣服,我将不会再留情!”

    秦轩的话语平静,但他的双眸中,却仿佛透漏出无上威严。

    那是曾傲视星穹众生的霸道,那是曾脚踏亿万里仙土的狂妄,那是曾挑战上古神界的嚣张。

    霎那间,蛊种的双翼停滞了,它的瞳孔之中不复凶性,带有一丝惊惧。

    它感受到了秦轩的仙心帝念,感受到了那世间无匹的威严。

    秦轩走到这蛊种面前,将蛊种收于手中,随后,他眉间一缕帝念闪过,落入在这蛊种之中。

    蛊种沉寂着,足足数分钟,它的凶眸才恢复过来。

    它抬头望了望秦轩,凶性难压,但它却知晓,眼前的存在,早已经超乎它的想象。

    这是一种直觉,从之前的仙心帝念内,它感受到了太多。

    换做以往,纵然是死,蛊种也绝不会臣服。

    这便是先天蛊的桀骜,先天蛊的天性,但这一次,它却犹豫了。

    力不可敌,而且,秦轩刚刚所赠之物,比起它的传承更加奥妙无穷,仅有一丝,却让它得益非凡。

    不服而死,还是服而得道。

    秦轩摇头,失笑道:“你这小东西,如此你还要犹豫?这等凶性,倒也不愧先天蛊之名。”

    他不是不曾遇到先天蛊,只不过,前世他只遇到一两次,一次是在他人的袍袖之中,一次是仙土之上,灵智已开。

    这两次,一是他人物,二是脚下灵,真正打算收服先天蛊这种凶悍之物还是第一次。

    在秦轩的笑声中,在桀骜而死,臣服而得道的诱惑中,蛊种终于沉寂了。

    它的双翼终于回归到了金甲内,身躯轻点,做出了决断。

    秦轩一笑,废了如此大的功夫,这蛊种,终于得以收服。

    这让他心中喜悦,这蛊种越难收服,就证明这蛊种愈加强悍。

    “我倒期待他日你吞龙凤之时!”秦轩仅仅脱口一句话,忽然,他余光扫过那已经偷偷开溜的苗朵螺,“那家伙,就当做你的开胃菜吧,一介蝼蚁,也算能满足你星点口欲。”

    在秦轩的话语中,蛊种的双翼猛然一震,原本那光芒收敛的眸子之中顿时蒙上了一层凶厉。

    它震翼而飞,苗朵螺不由惊恐,低语着,似乎再说,我才是你的主人。

    秦轩望着这一幕,不由淡淡笑着。

    连他方费劲一番功夫收服,你又如何成为它主?在它眼中,你不过是它储存的食粮罢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