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狂仙-正文 第523章字字如刃(三更)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梦中笔丶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什么!?

    秦轩的话语让秦文德夫妇尽数呆住,柳允更是如此。

    她望着秦轩眼眸,那一闪而逝的杀机却让她如坠深渊,她忽然想起,秦轩极有可能是一位宗师,武道宗师,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秦轩若是真不顾一切动手……柳允的脸色微微发白,眼中难掩惊惧。

    “秦轩!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秦文德更是怒斥。

    沈心秀倒是感觉到心中畅快,不过还是道:“秦轩,以后不许这么说话,春节这样的日子,你怎么能让柳家准备后事呢?”

    她淡淡的看了一眼柳允,感觉到心情舒畅。

    柳允嘴毒,不过自己这儿子的嘴似乎更毒。

    柳允勃然大怒,就在她刚要出声的时候,清脆的声音缓缓响起。

    秦忠华拄着拐杖,他缓缓走来,看到老爷子亲自来,当即柳允不敢出声了。

    “文德,心秀,回来了?”

    秦忠华缓缓出声,他余光掠过那梅花尽落的梅树,眉头微皱,看了一眼柳允,却也不曾说什么。

    便是这一眼,却让柳允微微色变,心中忍不住有些畏惧。

    “爸!”秦文德望着这又是一年不曾见过的老人,轻轻的唤了一声。

    沈心秀也不由低头道:“爸!”

    老人点头,旋即,他目光落在秦轩身上。

    “秦轩,你还愣着做什么?”秦文德转头,皱眉道:“还不赶紧见过你爷爷?”

    秦轩淡然自若的望着那老人一眼,淡淡道:“那女人可是说了,我一家人皆非秦家人,有些称呼不可随意称呼,免得外人误会,我想,还是不要拜见为好!”

    他望着老人,眼眸不存情绪。

    前世,他曾对老人敬重,但这一丝敬重,在他登门秦家却连门都进不去的刹那,便已经荡然无存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秦文德这一次是真正动怒,瞪向秦轩。

    连沈心秀也不由拉扯一下秦轩,“小轩,过分了,快点去拜见!”

    秦轩依旧不曾所动,老人眼眸更是微沉,眼眸之中有冷意泛起,但,他不是对秦轩,而是对柳允。

    感受到老人眼眸之中的冷意,柳允的脸色顿时变了。

    “这句话,是你说的?”秦忠华望向柳允,声音沉缓,但却有一股威压,让柳允脸色发白。

    “爸,我只是气秦轩伤了兵儿、云儿,一时糊涂……”柳允有些慌乱,老人在秦家极具威严,便是她性子刁蛮,却也绝不敢在老人面前有半点放肆。

    更何况,柳允清楚,这番话她已经触及到老人的禁忌。

    “滚回去!你要是再找文德一家的麻烦,别怪我不给柳家,不给文国留情!”老人手中权杖已经猛然抬起,伴随一声闷响,赫然砸落在地。

    柳允当即便是身躯一颤,脸上血色尽退,噤声不敢言。

    随后,她带着慌乱惊惧的离去,不敢再留下来。

    等到柳允离去,秦忠华这才望向秦轩,他目光与秦轩那双当淡如止水的眸光对视着,缓缓道:“也罢,来了就好,拜见就不必了!”

    这句话,却带着一丝惆怅叹息,秦文德与沈心秀心中听着皆不是滋味。

    秦轩依旧神色平静,气的秦文德恨不得给秦轩一个耳光。

    “臭小子!等一会儿再教训你!”秦文德满是怒气的冷哼一声。

    随后,夫妇两人连忙将老人搀扶着,走进别墅内,缓缓坐下。

    秦轩自然也是跟去,老人询问着秦文德夫妇这一年的过往,聊着。

    秦轩在一旁淡然处之,不急不躁,不慌不乱。

    “文德,心秀,我有一壶上好的京茶在书房,你们两人不如帮我取来吧!”老人缓缓道:“还有茶具,你们一年未归,有些东西难免蒙尘,便一起带来!”

    秦文德两人皆是一怔,随后对视一眼,连忙道:“好!”

    两人旋即便向门外走去,房间内便只剩下秦轩与秦忠华两人。

    秦忠华望着秦轩,望着那与去年截然不同的秦轩。

    他似乎恍然过来,秦轩十八岁了,他这个当爷爷的似乎从来不曾与这位孙儿真正的好好谈过话。

    “小轩,你似乎对我有怨气,对秦家有怨气?”秦忠华缓缓道,注视着秦轩,也不曾掩饰。

    “怨气?”秦轩淡淡一笑,“不曾有怨气,秦家于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秦家在他眼中,也不过凡尘微末,又何来怨气?

    秦忠华一怔,旋即道:“好一个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他叹息一声,“你对秦家有怨也是常理,不过我希望你明白,秦家逐出你父亲,是不得以而为之,这些年我何曾不想你父亲回秦家,有些事情,等你长大自会明白!”

    秦轩不由轻轻一笑,他望着老人,“不得已而为之?昔日我父亲不过是退婚沈家,得罪沈家,秦家便将我父亲逐出,血脉亲缘轻易弃之。若有一天,我得罪秦家惹不起的存在,秦家亦会‘不得已而为之’,视若未睹?”

    “秦家如此……”秦轩注视着老人,一字一顿,“你亦如此!”

    话语落,秦忠华的脸色骤然变了,他望着秦轩,却犹若被触及痛处。

    秦轩却是忍不住笑出声,“在你眼中,不过是秦家高于血脉,又何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秦忠华沉默,他望着秦轩,忽然感觉到这位孙儿似乎变得可怕,让他有一丝惊惧。

    但他不得不承认,秦轩说的事实。

    秦轩淡淡道:“你的生日礼物,我收到了,但莫要以为一点恩惠我便会视如恩德,感激不尽。”

    “莫说是一点恩惠,便是秦家,在我眼中却也不足为道罢了。”

    “你是我爷爷,血脉在此,我可以称呼,亦可以拜见!只不过,这一声称呼却不代表我敬你,更不代表我敬秦家!”

    话语落,秦轩便不再开口,他脑海中闪过过往。

    谁曾知道,他曾举目无亲,绝望如坠深渊。

    谁曾知道,他曾登门秦家,却被拒之门外。

    那时,谁曾跟他谈礼?那时,谁曾与他谈情,与他去谈这血脉?

    他眼眸深邃无尽星穹,缓缓站起,傲然而立。

    吾心如天,不以微末怒,更不以微末喜。

    秦忠华更是呆住,这一刻,他如丧考妣。这些话,从不曾有人对他说过,如今他却发现,秦轩所言……

    字字如刃,字字入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