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曹魏》夺位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说客,那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落未敢愁 书名:曹魏
    曹冲走到外院大堂中,于往常一般了解昨日邺城发生的事情,以及看一看在侯府训练的神机营的士卒。

    神机营只有四百人,这个人数不少,但绝对算不上多。

    作为一支奇兵这四百人肯定是够了,但是要作为一支军队的话,即使是拿着火统的神机营士卒还是不够格。

    所以在邺城外的群山之中,曹冲格外训练了一千神机营士卒。

    火统虽然是神器,但那也要有战术。

    若是杂乱无章的一通射击,那神机营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曹冲要的是阵型。

    而这个阵型便是“排队枪毙”阵型,又称“线列战术”。

    即是将士卒分成两列或者是三列,一列将火统的弹药射击完毕下一列接着射击,然后再下一列射击。

    之所以要至少三列,那是因为火统填装需要时间,分成三列才有持续的火力输出。

    相比于射箭,火统使用需要的训练比较少,也不需要天赋这种东西,基本上你只要会填装火药便是一个成熟的火统兵。

    而曹冲在这几日训练他们的便是这样的阵型。

    这样的阵型一摆出来,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还真是“排队枪毙”。

    曹冲看完这些火统兵,正要与徐庶商议即将到来的风暴事宜,不想管事曹却是匆匆而至,似乎是有大人物来访一般。

    说是大人物,王粲倒也算得上是。

    这个“大人物”不是因为王粲的官职,而是因为王粲的品德与才学。

    作为建安七子之一,王粲的文学素养可以说是建安七子中做赋最强的人,与曹植并称“曹王”,文赋著作等身。

    还有,便是王粲深受魏王曹操的喜爱。

    这也是后来魏讽叛乱,曹丕杀了王粲两个儿子之后曹操会责备曹丕应该给王粲留个后的原因。

    在辛毗病重之后,这个侍中便是由王粲担任的,同时王粲还是关内侯,要知道除了夏侯氏与曹氏的人之外,外姓人要想得到侯爵之位,不是那些刀口舔血的将军们,便是曹操的核心智谋团。

    王粲很显然不是曹操的核心智谋团,但他还是有关内侯的爵位。

    曹操对他的喜爱可见一斑。

    尤其在这个时候,邺城世家独大,即使是曹氏夏侯氏,那些平时骄横惯了的宗亲们,此时也只能仰世家的鼻息,如此时局,作为世家大人物之一的王粲的地位便更加尊贵了。

    这也是曹匆匆而来的原因。

    而听到王粲拜访,曹冲眉头微皱,他感觉此事有些不对。

    王粲是世家的大人物,既然是世家的大人物,那么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可是世家与自己摊牌的时间。

    世家举起的屠刀就要在自己的脖颈之上斩下来了。

    曹冲眼神闪烁,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曹冲对着曹挥了挥手,说道:“去将王侍中请进来。”

    曹点了点头,快步小跑出去。

    曹冲则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让自己不至于衣冠不整便到了荷花池的湖心亭中。

    王粲自然也是被请到这里。

    在王粲到来之时,在湖心亭中早就有侍女摆上美酒菜肴。

    菜颜色鲜艳,香味扑鼻,其中鱼是主菜,而美酒此时在炉中温着,蒸发出来的酒味在湖心亭蔓延。

    要到湖心亭要走一条百米长的木制小桥,然后走到荷花池的最中央。

    从这离往外面看,倒是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王粲踏着沉稳的步伐缓缓的走过来。

    此时的王粲只有三十多岁,三十多岁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是一个不大也不算小的年纪。

    但能在三十多岁便取得如同王粲这般成就的人不多。

    当然,曹冲自然算是这不多中的一个。

    王粲面容朴素老实,没有像曹冲这般俊俏,不会让别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此人非是池中物的感觉。

    总得来说,便是长相平凡。

    不过,在这平凡人的容貌中,王粲却是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双明亮的眼睛充满着智慧的光芒,此时正细细的盯着曹冲看。

    “王粲拜见洛阳侯。”

    王粲算是自己的长辈,曹冲赶紧起身,对着行了一个大礼。

    “侍中乃是仓舒前辈,哪又前辈向晚辈行礼的道理,再说了,侍中既然是访客,便不要将本侯的爵位挂在嘴中,侍中唤我仓舒便好。”

    王粲笑了笑,说道:“君侯既然说是访客,不要将爵位挂在嘴中,但是君侯可是口口声声称王粲为侍中的。”

    曹冲嘴角微微裂开,对着王粲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粲自然不客气,而在王粲坐好之后曹冲才说道:“好,既然先生不愿提起那庸俗的官位爵位,你我便表字相称,不过先生长于仓舒,仓舒还是唤先生为好。”

    “忘年之交,平辈之礼,我唤你仓舒,你便唤我仲宣。”

    “先...”

    曹冲抬头见到王粲欲食人的眼神,连忙改口。

    “仲宣乃是世家中人,为何在这关键时节到了本侯府上,仲宣不怕王司徒忌讳?”

    王粲却是一笑,他端起沸腾的酒,在自己的酒樽到了半樽烧酒,再给曹冲的酒樽也倒了半樽烧酒。

    “王司徒知道我是什么人,不会忌讳,而且,对于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我实在不擅长,也不愿意蹚浑水,可是人在朝堂,身不由己。”

    王粲叹了一口气,之后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对着曹冲说道:“仓舒,这一桌的酒菜可不要浪费了,你我小酌慢饮,倒是有片刻不似在人间的舒爽。”

    曹冲接过烧酒,隔着黑色酒樽的温度,将他握在手上,这烧酒的温度随着曹冲的手传递到曹冲身上。

    曹冲轻轻饮了一口,看着夹着菜吃喝的王粲,曹冲刚要说话,但是想了一下之后又将酒樽放了下去,也拿起筷子夹起菜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王粲伸了一个懒腰,发出一阵极为舒畅的呻吟声,满足的说道:“洛阳侯的菜果然天下一绝,这一点外人所传不假,不知仓舒可否将这一桌菜的做法告知与我?。”

    曹冲笑了笑,说道:“区区菜的做法自然可以。”

    王粲点了点头,他用手绢擦拭手上的油渍,轻轻饮了一口酒樽中的烧酒,眼睛轻轻瞟了曹冲一眼,轻轻问道:“仓舒难道不好奇,王粲到仓舒府上只是为了蹭一顿饭?”

    曹冲理所应当的摇了摇头,说道:“仲宣兄当然不是来蹭饭吃的。”

    “那你不问问我来此地是为了何事?”

    “若是仲宣兄要将事情告知与仓舒,自然会说,若是不说,那自然不会说。”

    王粲眼底有亮光微闪。

    “外人皆说仓舒文赋天下一绝,现在看来外人所言有假。”

    “假在何处?”

    “仓舒不仅文赋天下一绝,心性谋略也是天下一绝。”

    曹冲却是呵呵一笑,说道:“怕是仲宣兄谬赞了。”

    王粲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争论下去。

    “仓舒你不问我今日来侯府有何事,我倒是要说与你听。

    “冲洗耳恭听。”

    “王粲来仓舒侯府,有两件事。”

    “那两件事?”

    “一件是司徒所托。”

    曹冲轻轻一笑,说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倒是知道仲宣兄来此地的第一件事了。”

    “哦?”王粲眼中有些许惊诧之色。

    “仓舒既然知道,可以说出来。”

    曹冲轻轻一笑,说道:“司徒王朗大概是以为抓到本侯的痛点,要让仲宣兄当说客。”

    王粲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你说对了,但是也有些不对。”

    “哪里对了,哪里错了?”

    “对的地方在于,司徒确实要我来当说客,不过,他要我当的说客与司徒他要我当的说客不一样。”

    “有何区别?”

    “这个区别便是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若是谁要仲宣兄做的?”

    王粲轻轻一笑,却是没有接曹冲这句话,而是起身看了这水光淋漓的景色,说道:“仓舒文赋无双,不如你我对赋一首可好。”

    曹冲嘴角一勾,眼睛莫名闪亮。

    “对赋便不要了,对诗如何?”

    王粲脸上也有笑容。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两句,连字数都对不上,更别说是韵律了。

    但是曹冲与王粲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有笑容。

    知道现在的王粲出现,曹冲才确定了曹老板确实是在装病。

    至于为何,这个源头还是要从一个月前曹冲去见王宫说起,当时自己向掌印太监递过去了一封信件,以自己对掌印太监的态度,这家伙肯定是要把这信件给曹老板的。

    但是能不能得到这后面的回复,曹冲也不敢确定。

    时间慢慢过去了一个月,就在曹冲都要相信曹老板重病在床的时候,王粲来了。

    “仓舒要那位定的这对诗实在是一窍不通,字数不对,平仄不符,如何说是对诗?”

    “既然一窍不通,那自然没人可以来匡我了。”

    “就算不是一窍不通,恐怕若是没见到这两句话,天下间也少有人能够写出这两句话。”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可是范仲淹写出来的东西,能将忧国忧民之心以两句话表达得如此彻底,如此形象,中华上下五千年,恐怕也只有这位做到了吧?

    “仲宣兄谬赞了。”

    “我看着两句话应当是一篇文赋里面的,既然有着两句话,恐怕这篇文赋不同寻常,可否与我一观?”

    曹冲借用范仲淹的东西,多的是这忧国忧民的话语能够触动曹老板。

    若是寻常一句话写在信里面,恐怕曹老板未必会理你。

    “确实是一篇文赋,但还未成稿,只有腹稿片语罢了,若是成赋,必然第一个与仲宣兄斧正。”

    王粲脸上露出可惜之色,不过很快便消失殆尽了。

    “既然仲宣兄同时为两个说客,司徒的用意仓舒知道了,那位的意思又是什么?”

    王粲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曹冲愣了好一会儿,这才继续说话。

    “此话怎讲?”

    “那位只是让你我认识。”

    “仲宣兄既然是在这个时候来我侯府,难道那位没有与你说接下来我该如何做?”

    让曹冲失望的是,王粲还是摇头。

    “那位并没有其他的吩咐。”

    知道曹操装病而不是真病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这意味着这并非是三方的战争,而是四方的战争。

    哦不!

    或者说不能说是四方战争,这场战争从来只有两方。

    魏王与世家!

    原来我与曹丕都是陪衬的?

    曹操只是要世家跳得高一些,然后把世家一网打尽?

    那自己岂不是什么都不做就行了?

    片刻之后曹冲就猛地摇头了。

    这就算是曹老板与世家之间的战争,但那也是自己与曹丕的战争。

    更何况,曹老板不知道要隐忍到什么时候,而接下来自己可是要经受世家的暴风骤雨的。

    再说了,对世家表现的好一些,在曹冲心中自己的分量肯定会重很多。

    “仲宣兄能够见到那位?”

    王粲摇了摇头,说道:“我见不到,是宫中宦官给我的消息。”

    看来是那个掌印太监。

    “那位既然要你我相认,便是不想你我互相残杀,但是接下来恐怕局势对我极为不利。”

    王粲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世家确实恨你入骨,惧你入骨。”

    “仲宣兄有何建议?”

    建议?

    王粲愣了一下,但还是做出了深思的模样。

    “若是我给你建议,这段时间仓舒你不如隐忍。”

    隐忍?

    “如何隐忍?”

    “大理寺风景不错。”

    曹冲差点被王粲逗笑了。

    “若我真的到了大理寺,恐怕便没了活路了。”

    “既然仓舒知道该如何做,现在问我又有什么用?”

    “我是怕我做的太过了。”

    “怕影响到那位?”

    曹冲点了点头。

    王粲却是笑了笑。

    “那位既然没与你说这些东西,证明他不怕你把事情闹得多大。”

    言外之意,就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曹冲眼神渐渐发亮起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