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道-修真界 第三百八十九章 挑拨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无语道尊 书名:真言道
    深谷之中的天碑不在少数,但其中的八成都让凌远一个人给参悟了,而剩下的两成,才是由白宇给参悟的。当白宇看到这样的结果之时,顿时是有点吓傻了,因为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参悟天碑的速度会是如此之快的。

    “凌大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诀窍?否则的话,你的速度怎么可能会这样快呢?咱们两个可是好兄弟,要是有这好事,你可得想着兄弟点啊!”越想越不对劲之下,白宇不由的是追着凌远问道。

    “哪里有什么诀窍,一切的东西,等到你到了那个境界之后,自然就会明白了。当初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人一定要多去长长见识,否则的话,自然是什么都不懂的。要多读书,要多走动才行!”凌远被他问得不耐烦了,只好对他说道。

    真言的事情,尤其是悟字真言,他还不准备显露出来。倒不是说信不过白宇,而是因为这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迄今为止除了在自己的身上用之外,也就是在云荷仙子他们的身上用过几次而已。但那都没有向他们解释过,而且还是因为时间紧迫,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

    如果不是必须的话,他还是希望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思考问题。这不单单是由个人的资质所决定的,而且还能够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的锻炼他们思维的方式,对于他们日后的修行有着更大的好处。

    毕竟,自己也不可能是一直待在他们的身边。悟字用过之后,恐怕就会让人产生一种惰性,什么事情都想着要便利,这很不好。而自己则没有关系,因为当整个真言道塔都被炼化之后,这个悟字也就成了自己永久的力量之一了,自然也就无所谓惰性不惰性的。

    “是这样吗?我读的书走过的地方也不少啊!怎么还是比不上你的速度呢?”听到这话,白宇顿时是愣了一下,不由的是疑惑道。

    “那你还是读得太少了,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究竟是读了多少的书才有了今天这个结果的!加油吧!”凌远只能是说道。而后,两人继续向前走去,一路结伴而行。

    而就在他们是渐行渐远之时,此时被镇压住的李元良终于是迎来了救兵。

    “怎么回事,何人竟然如此大胆,竟敢镇压我们血杀殿的弟子?”来人乃是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微胖,身后背着一把巨斧,此时是显得十分生气的样子。

    “老祖,还请将弟子给解救出来。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修士报此大仇!”见到来人之后,李元良顿时是大喜道。

    “你等着,我这就动手!”听到这话,那男子点了点头,而后,看了一眼李元良身上的那个镇字,不由的皱了下眉头。而后一伸手从身后抽~出那把巨斧,腰身微微一沉,手中的巨斧便向着李元良的身上直接一斧劈下。

    “轰!”的一声,巨斧和镇字相撞在一起,顿时,两者之间是发出了一声巨响。而后,那个镇字便直接碎成了千万片,消失不见。只是,这一斧之下,那个李元良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整个人直接便被一下劈进了地下深处,半天才爬了出来。而且身上似乎也受了伤,衣服上面都已经是染满了血迹。

    “嘿,血杀殿这一次带队的老祖终于是出手了啊!不知道他会不会去找那个神秘的修士,替李元良报仇呢?”如此的声势,自然是不可能不让人察觉。此时有修士一眼看到和李元良站在一起的那个男子,不由的说道。

    “老祖,那个修士敢如此羞辱于我,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血杀殿给放在眼中,咱们一定不能够轻饶过他才是!否则的话,只怕会让宗门弟子寒心,让天下修士都耻笑咱们啊!”此时的李元良,一边口吐鲜血,一边却是愤恨的说道。

    他自然明白,凭自己的实力,恐怕别说雪耻了,如果真的去找那个人的话,恐怕之前的情景会再来一次,说不定还会直接丢了性命。当然,也许在他看来的话,死了都比那样的羞辱要更好一些。不过,他也有些心机,知道自己打不过,那就去让修为更高的老祖去动手呗。反正自己被人羞辱,对于血杀殿来说也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自己没有本事,还能够怪谁?”听到这话,以那中年男子的见识,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训斥道。

    “是,是弟子学艺不精。不过,他的修为本来就比弟子要高得多了,恐怕就是比老祖你,也一点也不差啊!再者说了,如果他是让弟子在战斗中死亡,那弟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可他不该如此羞辱于我啊!这摆明就是在打咱们血杀殿的脸面呢!要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以弟子这样无足轻重的一个人,他又何必这么麻烦呢?”听他这样说,李元良顿时是有些愤愤的说道。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咱们血杀殿对于那些敢于和我们作对的人,向来是有一个杀一个。他既然敢这么做,无论你是死是活,都已经是我们血杀殿的敌人了。这种人的下场,注定了只有一个而已。”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

    “老祖的意思,咱们现在就追上去?”听到这话,李元良顿时是高兴的说道。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天碑山六十年开一次,对于我们来说,参悟天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再说,等到天碑山的事情结束了,再来处理!走吧!从现在起,你就跟在我们身边,一起参悟直到天碑山关闭!”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断然的否决了他的想法,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着来时的方向飞了过去。李元良虽然恨不得立刻冲到凌远的面前,将他给碎尸万段以泄心中之恨,但知道老祖心意无可更改,不得不跟了上去。

    “咦,这血杀殿的老祖怎么没有去找那个神秘修士呢?怎么就这样离开了?这好像和血杀殿以往的行~事风格完全不一样啊!”一些本来觉得将要有一场恶战的修士,此时见到这样的场景,都是有些奇怪的说道。

    “蠢货,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时候。身为血杀殿的老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厮杀上面,当然是去参悟更多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啊!你以为血杀殿就是为了李元良一个弟子而建立的?”不过,那些人的话才说出来,立刻便是被身旁的人给斥责了。一些年纪大一些,更有眼光的修士,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来。

    而就在血杀殿的老祖将镇字给劈碎之时,已经是离得很远的凌远,此时不由的是从参悟之中清醒过来,转头看了一眼李元良的那个方向之后,便又继续参悟下去了。

    “怪了,这个东西怎么既不是功法,也不是丹方秘术之类的东西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一点头绪也没有!”此时的凌远,正对着一块溪水中的石头在发呆。因为那块石头上面有着一副图案,不过,那个图案却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这块石头有些怪异的地方,就在于它只有在溪水之下才能够看得出来,如果是稍微离开这个地方,上面的东西便是消失无踪了。自从来到这条小溪之后,他和白宇两人便停留了将近一个时辰,而他就一直是对着这块石头而已。

    “凌大哥,怎么样,还没有参悟透吗?这究竟是什么功法,这样的厉害,居然让你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此时,白宇已经是将旁边的其他天碑都给参悟完了,看见凌远居然还在同一个地方,不由的是大感意外,说道。

    “没事了,咱们继续前进吧!”凌远想了一下,便对他说道。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直耗下去,对他来说太划不来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是直接先放过这块天碑,先去参悟其他的东西,等到以后有时间了,再回过头来再说。说不定还是自己的见识不够呢,等到多参悟一些东西之后,也许就是能够看得懂了。

    白宇听到这话,倒也是没有多想,两人便继续的向前走去。在路上,凌远想了一下之后,便对一旁的白宇问道:“你既然是出身于魔音谷,对于这天碑山你们应该是掌握着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信息吧?”

    “啊?凌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是魔音谷的弟子?”正在寻找天碑的白宇,听到这话不由的是停下了脚步,有些惊讶的样子。

    “这还用想?当初你在山南城不是出过手吗?更不要说你的言谈举止根本就不像是一般宗门势力出来的弟子,刚才你又说自己和李元良很熟悉的样子,想来想去,也只有魔音谷才能够同时符合这些标准吧!说说吧!”凌远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呃,我就知道瞒不过凌大哥你的眼睛。嘿嘿,要说起来的话,我们十大宗门这样的势力,对于天碑山的研究,自然是比一般的势力要更多的,所以,得到的信息自然也是比一般的修士要更多一些。”白宇傻笑了两下,这才说道。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