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无可赦-正文 第十四章 独钓寒江(14)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形骸 书名:罪无可赦
    ?

    项链静静地挂在模特的脖子上。那是一个半身模特,最外层裹着黑色金丝绒。

    在黑色的衬托下,项链金光闪闪,宛若星河。

    金光之中镶嵌着更加闪烁的细碎宝石,那块价值不菲的埃及法鲁克国王的红宝石,则发出内敛静谧的光。

    它就像压轴演员,只要站在那里,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一种老物件才能透出来的光,深邃得仿佛能带着观看者穿越历史长河,看到那尼罗河畔盛世王朝的景象。那些光闪得吴端有点睁不开眼。

    想要让女儿在婚礼上霸气登场,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原来这说法里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

    吴端偷偷瞄了一眼闫思弦,见闫思弦一手插在口袋里,满脸的不经意,倒是没被张谨的阵势镇住。

    张谨率先开口道:“项链你们也看见了,可以了吧?”

    “还不行。”闫思弦道:“我承认这条项链很美,但宝石的真伪还有待鉴定。在鉴定期间,我们会继续调查这个案子。”

    这就有睁眼愣耍赖的嫌疑了。

    张谨当然不会被他这么糊弄过去,立即反驳道:“鉴定是专家和拍卖行的事儿,你们也知道,现在又冒出来一块宝石,且得掰扯,你现在跟我说要等鉴定结果,这不是出尔反尔吗?”

    “毕竟失窃物品价值太高,万一有什么差错,我担不起这个责任。”闫思弦不跟张谨继续纠缠,转向冯轻月道:“我们的调查已经有了些进展,希望跟你单独聊聊,现在可以吧?”

    张谨已不再掩饰脸上的厌恶神色,但她忍耐着没有发作。她知道即便现在下逐客令,也不能组织刑警们继续调查了。

    冯轻月当然看出了母亲的怒意,她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答应闫思弦,直到母亲冲她点了一下头,她才对两名刑警道:“跟我来吧。”

    冯轻月将两人带进了一间书房,并关上了厚厚的红木门。

    “你不用故意气我妈吧?她有什么错?”冯轻月不满道。

    闫思弦不理她的责问,只是道:“你家的珠宝品牌快破产了,你是不是做过些什么试图挽救?”

    “你在说什么啊?”

    “我是说,从你所在的公益组织挪用资金,帮你妈填补亏空。”

    冯轻月坐了下来,不是正常会客时的落座,而是站立不稳,不得不坐下。坐下后,她低着头闭着眼,似乎是在缓解突如其来的眩晕。

    待她一睁眼,闫思弦的声音便又响起了。

    “我想来想去,觉得能要挟你结婚的把柄,除了杀人放火,就只有这种情况了。

    这不难查,账目上只要有漏洞,就一定能被揪出来,你大概不了解市局的经侦科,那里面全是专业查账的,眼镜片儿比啤酒瓶底还厚的老会计,我家就刚被他们查过,你应该知道。”

    冯轻月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根本就不懂该如何撒谎,做过的错事刚一杯被揭穿,她便溃不成军。

    吴端想给这个被逼问得不知所措的姑娘倒一杯温水,无奈他对冯轻月家的情况实在不熟悉,眼前既没有饮水机、电水壶,也没有杯子。只能作罢。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吴端尽量选择了委婉的说法,“你迟早要面对,把情况跟小闫说清楚,总比被陌生的刑警审讯要好吧?”

    冯轻月如同一朵被挪出温室的花儿,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她的嘴唇都是哆嗦的。这位富家千金恐怕这辈子就没什么撒谎的机会,因为没必要。

    从前,所有闯下的祸,都可以用钱摆平。

    用钱摆不平的人或事,她至少还可以逃。

    眼下的情况却是不同。她已被逼入了死角,逃无可逃,而钱再也不能帮她解决问题了。

    见冯轻月乱了阵脚,闫思弦的态度又软了下来,他道:“你知道我爸那事儿最后怎么弄的吗?因为他认罪态度好,而且积极配合警方调查,他的案子在检察院阶段就已经做出免于处罚的决定了。

    当然了,这个免于处罚并不是真的什么也不罚,而是法院裁决的时候,会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缓刑的决定。

    缓刑就不用我给你解释了吧?只要缓刑期间表现良好,不触犯条例,唤醒期满就不再执行刑罚。”

    为了说服冯轻月,闫思弦故意隐瞒了他家老爷子有被胁迫的情节。

    冯轻月迷茫地看着闫思弦,她的大脑还处在宕机状态,她需要些时间。

    闫思弦便安静下来,等着她整理思路。

    “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冯轻月终于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先把情况说清楚,我才能帮你想办法。”闫思弦道:“我现在还不能保证什么,只有一点,如果你的情况真如我猜测的那样,是职务侵占,那你现在退赃,机会还是很大的。”

    “可我家里没那么多钱啊。”冯轻月道:“不瞒你说,我家的珠宝品牌资金链出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

    那些亲戚一个个跟吸血鬼似的,想着法子从公司弄钱。

    这次出篓子,就是因为一个亲戚主管公司采购,吃了回扣——黄金交易啊,那可都不是小数目,他也敢吃回扣,竟然采购了好几批有问题的黄金——说白了,就是纯度不够,在黄金里掺了其它金属。

    我家那亲戚说是看走眼了。呵,可能吧,反正已经出事儿了,说那些还有什么用。

    公司没办法,总不能让那好几千万打水漂,就只能硬着头皮用了那些黄金。

    问题就出在那些黄金上,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寸,偏偏就被一个以倒腾黄金为职业的人给盯上了,那人还联合一个职业打假的,闹到了……”

    闫思弦有点听不下去了。冯轻月的讲述中满满的全是抱怨。这是一个面对问题只会抱怨的人。闫思弦甚至有点怀疑,冯轻月真的出身企业家家庭吗?

    这种家庭,教会孩子的第一堂课,难道不应该是把抱怨从字典里删除吗?

    “你们家的的情况……嗯,正在家道中落中……这么概括没错吧?我们了解了。”闫思弦道:“那就说你吧,你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问苏景借了一笔钱。”

    闫思弦一愣,他没想到冯轻月的故事竟是这样展开的。他做了个“说下去”的手势。

    “那会儿我俩刚开始谈恋爱,我看他对那个’一页’的创业项目真挺上心,捧在手里,跟自个儿孩子似的,可能是被他那种创业热情挺打动了吧,我就求我妈联系一下投资圈儿的熟人,看能不能牵线搭桥找找投资。

    我这些年一直在公益组织里工作嘛,跟家里基本没什么交集,所以我开口求我妈,她还挺重视的,帮着介绍了好几拨投资人。

    反正最后,在我妈的帮忙下,苏景拿到了A轮融资。”

    “我记得是一千二百万?”闫思弦问道,“实际上应该是美元吧,两百万美元。”

    “是这个数儿。”

    闫思弦点点头,“那就对了。我之前还一直在奇怪,A轮融资一千二百万,B轮不说翻个几番,但翻一倍总是必须的,毕竟有了A轮资金注入,公司发展壮大了,各方面的费用、支出暴涨,下一轮融资要是不翻倍,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公司继续发展。这是一般的投资规律。

    可苏景B轮一千五百万,几乎跟A轮差不多。我现在知道了,根本不是什么B轮融资,就是之前的投资人又救了他一把。”

    “哎,瞒不住你。”冯轻月沉默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妈会让我去问苏景借钱,我当初就不帮他问什么投资了,说不定那会儿他的创业项目就宣告失败了。那样多好了,就不会有之后这些破事儿了。”

    见闫思弦和吴端不搭话,冯轻月只好详细讲述道:“苏景拿了投资之后,我当然很感谢我妈,我还特意订了一顿晚餐,想正式地感谢我妈。

    结果,就在吃饭的时候,我妈说最近家里的公司资金出了问题,问我能不能从苏景那儿借点钱周转一下。

    我当时还挺高兴,我妈以前从来不跟我说公司里的事儿,感觉她可能是把我当小孩儿,现在她终于愿意让我帮她分担了,这是好事儿啊。

    真是太蠢了,我竟然一点都没感觉到出问题了。可能因为从小就听大人说周转一下周转一下的,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借钱用用,用完就还,而已。

    而且当时我妈也说了,就是点小麻烦。我就答应帮她问问。

    转过天我就跟苏景提了这事儿,我问他能不能给我们匀点钱用一用,反正他拿到的那些投资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完。

    他当时很犹豫,我就生气了,我说你也不想想投资是谁帮你弄来的,你要是不相信我,我打欠条还不行吗。

    结果,我还真就给他打了欠条,而且还跟他算了利息,他巴不得给我放高利贷呢。当时从他那儿总共借了一千万。

    说好的借一个月,最多最多也就俩月……”

    闫思弦打断道:“这是你妈妈告诉你的时限吗?”

    “嗯。”

    闫思弦只能在心中感慨,除了坑家长的熊孩子,这世界上还有坑娃的熊家长。

    “俩月以后还不上钱,你妈怎么跟你说的?”

    “她说……她……”冯轻月迟疑了一下,继续道:“那会儿公司里的事儿已经是纸包不住火了,黄金掺假被曝光了,没人愿意买我们家的黄金饰品了,以前买过的人,尤其那些买过我们家金条等着升值的人,全来退货退钱,资金一下子就出了个大缺口。”

    “这新闻我在网上看过了,”闫思弦道:“苏景应该也知道你们还不上钱了吧?”

    “是啊,他就天天逼我,还说要是我不还他的钱,他就要对我家里人下手……”冯轻月的眼圈红了,她从桌上抽了一张抽纸,开始擦眼泪。

    “我真是想过办法了,我想把我的房子抵押了,先还苏景一部分钱,结果发现,我的房子已经被我妈抵押过了。

    那会儿我才意识到家里是什么情况,公司是真要垮了。后来,我又想借钱,先把苏景的钱还了,他就像颗定时炸弹,我是真有点怕。

    可我能跟谁借钱呢?自从我开始做公益事业,以前认识的那些富二代,早就疏远了,工作中倒也确实认识了一些对公益出手阔绰的有钱人,可那毕竟只是事业关系,怎么好开口问人家借钱啊?

    我其实有想过问你借,你大概是唯一一个我敢开口问一问的人了。”

    “我谢谢您,分手了还给我发一张这么大的好人卡,真是谢谢了。”开过玩笑,闫思弦又认真道:“你要开口,我应该会借给,你知道我这个人,耳根子软,尤其对女人,看不得女人说委屈。”

    “我知道,所以不能开口啊,正赶上你家也出事儿,我明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明知道就算是出于愧疚,你也会借给我……”

    “等会儿……”闫思弦想了想,“算了,你要那么想,就那么想吧,你继续吧。”

    “不是我那么想,本来你就……”

    “说现在的事儿吧,讨论当年没有意义。”

    冯轻月果然不再说当年,不过她的目光中明显有一种“看,你心虚了吧”的意思。

    吴端当然很好奇桃色往事,但他心里更多的想法是:妹子你可长点心吧,这都啥时候和还跟姓闫的掰扯当年呢,要不要给你放一首《铁窗泪》啊?提神醒脑。

    “反正最终你也没开口问我借钱。”闫思弦给她做了总结,又问道:“那这亏空最后怎么补的?”

    “你说得没错,我挪用了单位的钱。”

    说完这句话,冯轻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终于开始从紧绷的状态慢慢松弛下来。

    这件事在她心中压了太久,每当夜深人静,每当工作时有同事提起活动资金,每当母亲以“就快好转了”搪塞她,这件事就会开始折磨她。

    犯罪了!

    这个念头每每令冯轻月心惊肉跳。

    天才一秒记住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