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 第六章 陈圆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很显然李自成也没真准备放过他。

    杨庆在李来亨说是送,实际上是押送中走出这家院子,出门时候他阴森森地看了那锦衣卫一眼。

    后者同样在看他。

    紧接着这家伙就转过头,卑躬屈膝地对一名顺军军官说些什么,而且还伸着手指向这边,那军官立刻将目光转过来,很是凌厉地在盯着杨庆,杨庆装作若无其事地笑着接过李来亨部下递上的缰绳,那军官随即向旁边一招手,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过来。

    “李将军,有劳了!”

    杨庆无视他们,双手抓着马鞍做上马状,同时笑着对李来亨说道。

    “无妨,改日咱们马上较量一下。”

    李来亨带着善意的笑容说道。

    “那就改日再会!”

    杨庆随即喊了一声,几乎就在这同时他双手猛然一按马背,在这匹战马不堪重负的嘶鸣中,就像一只弹跳的青蛙般很不雅观,但却突如其来地双腿同时跳上马背,还没等李来亨反应过来,他就从马背上再次一跃而起,在战马悲鸣着倒下的同时,掠过旁边院墙落进刚才的院子……

    “拦住他,是他救走了那狗皇帝!”

    那军官的吼声骤然响起。

    已经落地的杨庆什么也不管,一头撞进正堂,紧接着撞进旁边的内室撞开窗子从后面跃出,在后面李来亨的咆哮声中,就像只野猫般在这座不小的宅院里急速穿行,很快到了后面的花园。他直接纵身跳上院墙,在一名小丫鬟的尖叫声中落到了另一座宅院里,冲到一座小楼前纵身跃起抓住栏杆,猛然一荡翻进了这座绣楼的二楼,在一个胖丫愕然的目光中一把将她从窗口推开,居高临下地向自己来时方向看了看确定追兵位置,然后顺手从桌子上抄起个肘子。

    “姑娘家不能吃这个!”

    他义正言辞地对胖丫说道。

    说完他伴着后者愤怒的咆哮声从窗口直接跳了出去,落地瞬间就像皮球般弹起,一下子跳上前方院墙紧接着再次跃起掠过外面的小巷,落进了另一边的宅院。

    他就像跑酷般跳跃向前,不断越过一道道院墙,一条条小巷,甚至在行人瞠目中急速掠过宽阔的街道,不知疲倦般穿行于这座古老而又庞大的城市,搅得沿途一片鸡飞狗跳。至于李来亨气急败坏的追杀,那个完全就可以无视了,别说这种刚刚进城不到一天的,就是换五城兵马司和锦衣卫联手都未必能抓住他,虽说他到这座城市同样不到一天,但他的大脑中不知道为什么,对这里的环境好像无比熟悉,或许是这具身体本身的部分记忆吧!

    实际上直到现在,他对这具身体除了知道是一个锦衣卫校尉,其他还是一无所知。

    就连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也没工夫管这种琐事了。

    直线向东的他很快就到了什刹海边,他的藏身处在东边,那里其实是一处废宅,去年凶猛的鼠疫席卷北京城,这座城市十室九空,一直到年底的时候才逐渐退去,但实际上到现在也依然还没完全摆脱这个阴影,这期间死亡人数甚至超过五分之一,这也是崇祯无力抵御李自成的原因之一。

    人都死光了。

    活着的也不想抵抗了。

    但现在他要回去,那就必须得通过什刹海了,绕路也没有,因为内城中心还隔着一座巨大的皇城,绕路就得去大明门前,估计还是得撞上李自成,后者这时候恐怕也就刚刚走到那里。

    然而在这里他遇上麻烦了。

    大队的顺军控制了通过什刹海的所有桥梁,无论前海和后海之间,还是后海和积水潭之间的所有桥梁都有顺军,而且数量众多,甚至还有骑兵在这一带街上巡逻,不时有顺军将领在街道上疾驰而过。毕竟这一带豪门府邸比较多一些,他们现在都忙着去抢占这些府邸,虽然这些人未必知道他的事情,但也有可能知道了。李自成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崇祯,如果之前还不确定崇祯被他救走,在他这一跑之后就确定了,这时候肯定阖城搜捕,这边完全有可能已经得到消息,那自己就是自投罗网了。

    他在西岸的一处树林间,通过湖面看着不远处桥头大队顺军,最终还是放弃了赌一把。

    毕竟这样太冒险。

    而且这一带不好跑路,前面辽阔湖面阻挡,附近都是达官贵人的别墅,他们肯定会以极大的热情抓捕他这个敢于抗拒天命的贼人,然后向李自成献媚,而这些人家的家丁数量可都不少,他还不想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悲剧的一天!”

    他无语地说了一句。

    然后他纵身一跃翻进了旁边的院墙,落地瞬间一双美目出现在自己面前……

    “嘘!”

    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一脸尴尬地看着面前美女。

    后者下意识地张开嘴。

    杨庆一把捂住她的小嘴,右手从背后拦腰抱住她,在她拼命地挣扎中直接拖进身后的假山花丛间,就在同时一个小丫鬟端着茶具从小径走过来疑惑地看着四周。那美女张开双臂,伸着双腿拼命向前,但可惜环抱在她腰上的杨庆右臂如同钢带般牢牢地锁住她,她惊恐地瞪大双眼,一张俏脸吓得刷白,就那么通过假山的空隙绝望地看着那小丫鬟带着疑惑离开……

    杨庆长出一口气。

    然后他才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美女。

    绝对的美女,不过和坤兴公主那种淡雅宁静不同,这个更加娇艳如花,而且也更加成熟些,一看就是被滋润过的,但肯定没生育过,那盈盈小腰甚至比坤兴公主更加纤细柔韧,此刻因为恐惧俏脸刷白,浑身颤抖,眼角泪水滴落,楚楚可怜的望着自己,完全一副任君采拮的无助,让杨庆都忍不住都有点口舌发干。

    “你能不叫吗?”

    他摆出一副如沐春风的微笑说道。

    那美女用力做了个点头的动作,同时用那让人很有负罪感的眼神做出肯定的回答,只不过她的嘴还被杨庆捂住,所以这个动作是做不下去的。

    杨庆试探着挪开左手。

    美女立刻深吸一口气,脸上换成了一副羞愤。

    “你这个yin贼欲何为?”

    她扬起俏脸恨恨地说。

    口音不似北方,带着吴侬软语的味道。

    因为这个动作,她的胸明显挺起,虽然不算太大,但这种姿势下也算尽情展现,而那张俏脸更是几乎到了杨庆面前,呼出的热气直接吹在他的下巴上,淡淡的幽香直冲他鼻孔,就像一根狗尾草在他鼻孔轻拂着,让他有一种心里痒痒的感觉,那微张的娇艳红唇更像是一种挑衅,一点舌尖在里面似隐似现。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既是yin贼,当然要做yin贼该做的。”

    杨庆说完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那美女的双眼一下子瞪大,俏脸瞬间一片血红,几乎用尽全力向前一挣,然而她那点柔弱的力量丝毫无济于事,杨庆抱着她,在她发疯一样的挣扎中足足吻了半分钟,这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然后很无耻地咂了咂嘴。但就在他抬起头的瞬间,这美女一把从头顶拔下根簪子,羞愤欲绝地对着他的脸扎了过来,杨庆一侧头躲过,同时张开口直接咬住,然后脸一甩从她手中夺过。

    “这个我收下了,以后再来看你!”

    他趴在那美女耳边说道。

    “yin,yin贼!”

    美女羞愤欲死般低声说道。

    她现在也不敢叫人,毕竟两人此刻还紧贴在一起,尤其是这个yin贼的右手还捂在自己小腹上,自己的身体向前弓,正好后面和他那里相贴,她又不是没尝过这东西的,两人此时完全是一种羞耻的姿势,甚至她都能明显感觉出那东西的变化,这要让人看见的话,估计自己只能去投井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杨庆却愣住了,他低头看着嘴里的簪子。

    这是个碧玉簪。

    上面还有字。

    一个小小的沅字。

    这东西成本不低,不是大富大贵人家没有,而刚才那丫鬟只是喊了声姐姐而不是夫人,那么最多她只能是妾,但很受宠的妾,而且不是正经出身,这个年代正经出身的女人突然受这种袭击,哪还能表现得如此镇定,虽然她也很惊慌,但这种惊慌可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没经历过的惊慌,再加上她的口音……

    杨庆深吸一口气。

    “你是陈圆圆?”

    他试探着问道。

    “不是。”

    那美女有些慌乱地说。

    杨庆很干脆地把手放在了她胸前的衣带上,然后做出一个解开的姿势,笑咪咪地看着她。

    “公子快走吧!这里是吴家别院,丫鬟找不到妾身肯定到前面,等一下家丁们就过来了,他们可都是曾经跟着老爷上过战场的杀过贼的,那时候公子想跑都跑不了,妾身不过是一弱女子而已,残花败柳之姿,幸得一个好归宿只求平安度日,求公子放过妾身吧!”

    美女垂泪哀求道。

    “你真是陈圆圆?”

    杨庆说道。

    “妾身陈沅,字圆圆……”

    美女低声说道。

    下一刻她一下子昏倒在了杨庆怀里,紧接着就被扛到了肩膀上……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木允锋,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