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 第九章 陛下,不如二位同饮一杯?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半个时辰后。

    “你这个小贼很能跑啊!”

    李自成似笑非笑地对杨庆说道。

    “再能跑也终究是徒劳,无非就是网里的鱼,没收网时候还能蹦哒,到您收网时候也就只能等着下锅了。”

    杨庆忧伤地说。

    “哈,哈,那今日就烹了你这条鱼。”

    李自成笑着说。

    “有传闻陛下烹福王,还与鹿同煮号为福禄宴,不知是否属实?”

    杨庆很不懂事地问道。

    “那岂不是脏了一只鹿?”

    李自成冷笑道。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那么干过,福王朱常洵被他杀死后,承奉崔升守着死尸向其哭求,最后得到了一副棺材埋葬,然后崔升自杀在福王坟前,至于福禄宴什么的,只不过是为了坐实他残暴形象而编出来的故事,李自成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重口的那种地步,就像他所说的,那岂不是弄脏了一头原本算美味的鹿。

    “我亦有同感!”

    杨庆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他跟着李自成走进去,李来亨也同样跟随而入。

    而此时房间內已经真如刚才他所说摆上酒宴,这是那些士兵送来的,主要是杨庆的确饿了,毕竟他就跟只发qing的野猫一样,整整一下午再加半晚上都没停下,李自成很显然也觉得这样更符合身份,所以很爽快地送来酒宴。

    而崇祯面无表情地居中而坐,王承恩侍立在一旁,那些内操环绕四周。

    李自成根本看都没多看,径直走到崇祯对面坐下,李来亨侍立在他身后,杨庆则站在一旁充当侍者,此外没有别人了,让他意外的是李自成连牛金星之流都没有带着,就他和李来亨两人,反正他们也不担心崇祯耍什么花招,外面早已经团团包围,城里几十万他的小弟,这边有什么耍花招的资格?

    让杨庆挟持李自成?

    那他们等于自杀。

    坐定后的李自成与崇祯对视着。

    他俩也是第一次相见,此刻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对方,对于崇祯来说,这可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反贼,当然,对于李自成来说崇祯也是此前他征战路上的终极BOSS,如今同坐一桌,相距咫尺,一时间谁也想不起说些什么。李自成这时候已经进了皇宫,搜刮库府也没找到几两银子,反而在崇祯寝宫搜出一堆补丁衣服来,原本那个荒yin无度的昏君形象也已经崩塌了,毕竟一个皇帝箱子里的衣服甚至还不如他抄的那些土豪劣绅,这也未免太毁三观了。

    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

    “陛下,不如二位同饮一杯?”

    杨庆小心翼翼地说。

    “汝因何而反?”

    崇祯没理他,看着李自成说道。

    “我原本是个驿卒,陛下裁减天下驿站,我因丢失公文被裁,这也算咎由自取,我也没什么怨言,只能回乡务农,但西北旱蝗相继,种出的粮食连自己家人都养不活,自然也没钱交朝廷的赋税。我自知赋税逃不掉,只好去借艾举人的高利贷交税,到期之后艾举人逼债,这时候西北还是大旱都人吃人了,山沟里被父母丢弃饿死的小孩到处都是,我又怎么可能种出粮食还债。结果被艾举人告到县衙,然后县令把我枷了示众并且受艾举人所托准备用我杀鸡儆猴,弄死在监狱里震慑其他欠债的,我侄子劫狱把我救了出来。那时候一怒之下索性去杀了艾举人一家,然后逃亡甘肃投军当兵吃皇粮,可惜皇粮也没得吃,当官的喝兵血贪墨军饷,我们当兵的几乎就没有吃饱饭的时候,崇祯二年甘肃边军奉调去打女真,这可是要我们去拼命了,可即便要我们去拼命了也一样不发饷,我们索性兵变杀了参将,至此就再也没回头。”

    李自成喝了杯酒说道。

    “不是我不想当良民,但凡有吃有喝谁乐意造反?可这世道不让我当良民啊!”

    他接着说道。

    崇祯默然不语。

    “那你呢?”

    杨庆问李来亨。

    “我全家饿死,就剩一个,你说我因何造反?”

    李来亨冷笑道。

    “陛下,你的确不是个昏君,但可惜,你也给不了百姓温饱,朝中文武百官皆贪赃枉法,地方土豪劣绅强取豪夺,老百姓饿殍遍野,陕甘一带草木观音土都吃干净了,饥民连苍蝇都吃光了,父子夫妻皆相食,既然饿死是死,造反最多也不过一死,那我们为何不造反,难道真像官老爷们说的做个安安饿殍?”

    李自成说道。

    “这,这都是天灾岂能怪陛下。”

    王承恩说道。

    “天灾?为何不救济?难道天下全都饥荒?难道江南四川没有一点余粮可救济灾民?纵然不救济,哪怕免赋税也给老百姓点活路,但为何不免税减税反而加税?朝廷难道只知道收百姓钱粮,而无需管百姓死活?就算牧羊还知道不能让羊群饿死呢!再者百姓加税为何官绅连交都不用交?奸商囤积居奇,一石粮卖好几两银子为何无人管?陛下为天下之主,天下皆陛下子民,当一视同仁,那为何坐视一些鱼肉另一些?既然你们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也不给你们活路,要死也拖着你们一起死!”

    李自成冷笑道。

    “若然,尔亦非穷凶极恶。”

    崇祯缓缓说道。

    “穷凶极恶?陛下该看看那些官吏豪绅是如何催粮逼捐的,那时候你就该明白谁才是穷凶极恶。”

    李自成冷笑道。

    “尔将如何待朕?”

    崇祯问道。

    “陈演和朱纯臣刚刚给我上了一份劝进书,既然如此我就不好让他们失望了,不过你放心,待我登基后少不了你一个王,就凭你那些补丁衣服我也不会为难你一家,你们父子都在这京师老老实实过日子吧!”

    李自成说道。

    “那个,闯王,虽然我也算人微言轻,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说一下。”

    杨庆小心翼翼地说。

    “说。”

    李自成说。

    “您想过以后最大的敌人是谁吗?”

    杨庆说。

    “女真!”

    李自成说。

    “呃,闯王英明,如今天下形势很清楚了,淮河以北是您的,淮河以南还是大明的,但关外是建奴的,吴三桂已经奉诏弃宁远撤回山海关,此前陛下已经得到情报,多尔衮率领八万大军南下,目的就是坐收渔利,待您和陛下两败俱伤之际一举击破两家然后他入主中原,吴三桂撤回山海关以后沿途已经没有阻挡他的,故此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叩关长城。

    我恭喜您登基称帝。

    但我也要提醒您,做这片土地的皇帝那您也得肩负起皇帝的职责。

    接下来您得准备好在山海关和八万八旗铁骑决战,否则您的称帝最多只是昙花一现,紧接着您就会被多尔衮赶出北京,然后他会一刻不停地追杀您,您就是撤回关中也没用,晋商这些年一直和建奴勾搭,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献山西,您不会觉得一个残破的关中能抵挡多尔衮吧?

    您只能在山海关阻挡他。

    一旦他进山海关,那些地方官员和士绅就会像贫民欢迎您一样欢迎多尔衮,您应该知道他们都巴不得您死呢,您可是抢他们的钱他们的地甚至杀他们的人。

    包括北京城里这些。

    他们连三百年天子都能出卖,又何况是您呢?

    您不会相信他们对您忠心吧?

    故此您必须把多尔衮挡在关外,让他们没有机会像出卖陛下一样再接着出卖您,否则一旦多尔衮入关,您现在的一切都会瞬间破灭,而您阻挡多尔衮入关的关键是吴三桂的大军,如果他投降多尔衮,那么山海关不攻自破,如果他为您坚守山海关,然后您的大军北上增援,那么您就是胜利者。

    而多尔衮是否投降建奴,除了您对他是否优待,还有陛下是否安然无恙。

    他对陛下还是忠心的。

    但陛下不会向您投降的。”

    杨庆说。

    “太祖子孙,宁死社稷无降敌!”

    崇祯缓缓说道。

    然后他又把他那把匕首掏出来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很有无赖风采地傲然看着李自成,他现在已经明白杨庆的目的了,尽管这很匪夷所思,但的确是唯一的一条生路,否则他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北京,杨庆再能打也不能护着一个累赘从几十万人中杀出去。

    “你想怎样?”

    李自成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庆说道。

    “很简单,咱们做一个交换,陛下给吴三桂,王永吉,宋权,黎玉田四人下一份亲笔的圣旨,他们愿意向您投降就投降,不愿意向您投降也绝对不允许向建奴投降,否则将诛其九族。王永吉是高邮人,吴三桂全家在北京,宋权家族在商丘,黎玉田和您是同乡,他们投降建奴那么就诛九族,然后他们必须死守山海关及长城一线等待您的大军接管。而作为交换,您必须放我们走,太子可留在您这里为人质,但陛下您必须放走,我们在天津登船去南京,陛下还可以与您来一个君子之约,以后大明与大顺以淮河为界互不侵犯。”

    杨庆啃着鸡腿说道。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木允锋,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