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 第十二章 大明皇帝舌战群臣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陛下,这个我最拿手!”

    李自成说话间很开心地看着那些傻了的大臣们,就像看一群待宰的肥羊。

    衮衮诸公们真傻了!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崇祯。

    后者此时正在朝阳下,身穿十二章衮袍头戴十二旈冕,背衬着承天门壮观的城楼,脸上带着一种癫狂般的狰狞……

    “昏君,你何颜见太祖!”

    前首辅,大学士陈演骤然尖叫。

    “陛下,臣请陛下速将这昏君拿下以正天命以绝后患,朱氏宠信阉人荒yin无道,残虐百姓使天下大乱,横征暴敛使饿殍遍野,十余年间灾异缕现妖孽横行,陛下应天兴运,奋起于阡陌,吊民伐罪,十余年血战而至于此,当速正帝位以使万民有所归,天下有所依,且江淮以南皆未定,陛下不登基则名不正,陛下登基以顺讨逆大军南下混一一宇,我大顺万世之业可定!”

    他紧接着激动地说。

    崇祯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老陈其实完全可以逃过这一劫,他二月时候就被罢免,只是家中财产太多一时间无法运走,所以才拖延在京城,结果被堵在里面,毕竟他的家产光交出的白银就有四万两。

    “那此人如何处置?”

    李自成笑咪咪地问道。

    “一违命侯足以!”

    陈演很有气势地挥手说道。

    “若释之南归呢?”

    李自成说道。

    “陛下,万万不可,江南虽有六部及五军都督府,然互不相属,应天及凤阳皆以守备太监为尊,与文臣势同水火,另有徐氏及南京诸勋贵自成一党,此辈无主则一盘散沙,陛下大军如高屋建瓴一举可破。若纵其南归则纵虎归山,其为君久矣,非宗室诸王可比,若其在北,南京纵立新君亦难团结一心,若其在南,则南方合成一体,那时取江南则难矣,陛下万不可以一时之仁遗将来之患!”

    张缙彦毫不犹豫地上前说道。

    这都撕破脸了,完全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更何况李自成是肯定要钱,崇祯的国库有几个银子他们这些人都清楚得很,围城之初户部总共才八万两,而且全都拿出来做军饷,崇祯甚至连皇宫里很多摆设都拿出来变卖了,从他那里是弄不到钱的。而李自成至今还不收税,以此履行他那个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承诺,所有军需全靠抄家,既然在北京抄崇祯家没抄到东西,接下来要养活几十万大军就只能抄别人的。如今崇祯已经明确告诉他该抄谁的了,他们这些人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让李自成看到他们的忠心,那么肯定要成为抄家的对象,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要脸,哪怕成为别人的笑柄,也必须要表现好,这可是几十万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事啊!

    和这相比脸面算个屁!

    “那么杀之可乎?”

    李自成问道。

    “这个,这个,陛下,其人可谓天怒人怨,自有天谴惩之,无需劳陛下斧钺,陛下虽汤武geming,但杀之终究不祥。”

    刚刚献了通州的户部左侍郎,后来的咱大清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傅,而且给麻哥当过老师的党崇雅上前说道。

    “哈哈,陛下,这就是你的大臣!”

    李自成突然对崇祯说道。

    “哼,是你的大臣!”

    崇祯冷笑道。

    李自成笑着做了个请继续你的表演的动作,然后端起茶杯,坐在他的太师椅上继续看戏。

    “党卿,未曾想卿如此忠心,只是何为天谴惩之?是毒酒还是白绫?帝王自有死法,你倒是替朕考虑得周全,卿以户部左侍郎督饷通州,统辖通州所有兵马为京师近卫,不知卿可曾有一兵救京师之危?”

    崇祯对党崇雅说道。

    “没有,他倒是派人前出五里迎接我的大军了!”

    李自成说道。

    “臣亦顺应天命而已。”

    党崇雅谦卑地对李自成说道。

    “天命,朕这才知道这真是一个好东西啊,只要你们想降敌时候,只需要一句对方是天命所归就行,无论对方是何人,流寇也罢,鞑虏也罢,统统都不是问题,一句其为天命所归尔等就顺应天命了,而后投降得大义凛然了,这就是尔等读圣贤书读出的结果?是不是建奴拿下这北京城,尔等亦喊着天命所归跪拜在这承天门前?”

    崇祯说道。

    “昏君,你有何颜面在此大言不惭?”

    又一个恼羞成怒的大臣站出来。

    “左卿欲何言?”

    崇祯冷笑道。

    “使大明至此者,难道尽皆群臣之过,陛下无失耶?陛下朝令夕改,十七年换数十首辅,各部尚书,各地督臣长久者不过逾年短则数月,使者奔走道路,前者接旨罢免之诏已下,眼前诸公何人不是年內新任?陛下责魏藻德,而魏藻徳任首辅未两月,前任陈演亦不过当政数月,再前者周延儒去年十二月才被赐自尽,朝政混乱至此,欲使群臣尽职如何可得,若以过论之,陛下才是大明至此的罪首,不知陛下将如何面对太祖!”

    兵部右侍郎左懋泰说道。

    “对,陛下自毁天下,又岂能独责群臣!”

    几个大臣立刻附和。

    斗就斗,谁怕谁,以前不敢难道现在还不敢?谁还把你个亡国之君当回事呀!

    “朕朝令夕改也被尔等逼得,尔等食君之禄,又有何人为君分忧,寇薄近郊,朕召诸卿问御寇之策,尔等何人发一言?治国尔等无能,御寇尔等无计,尔等如此,难道朕不能换人?”

    崇祯恶狠狠地说道。

    “臣等无能?臣等之策,陛下何曾听之!”

    一名大臣说道。

    “尔有过何策?教朕加赋吗?”

    崇祯反问。

    “臣……”

    后者结舌。

    “臣难道未劝陛下幸南京?”

    另一名大臣说道。

    “朕集群臣廷议之时,尔为何又闭嘴不言?”

    ……

    “这是狗咬狗吗?”

    李自成茶也不喝了,愕然地看着崇祯舌战群臣。

    话说这样的场面的确很稀罕。

    而且双方很快就吵出了激情,开始互相揭老底,他们君臣其实互相都一肚子怒火,之前一个君一个臣的确没法互相倾诉,现在一个成了亡国之君,一个急于向新君表现自己的忠诚,那完全撕破脸皮了,以前碍于身份不好说和不敢说的这时候全抖出来,也算是来个最后疯狂。尤其群臣又被崇祯怂恿李自成抄家逼得可以说同仇敌忾,对这个昏君那是相当切齿,一群都是耍嘴皮子能手的大臣纷纷上阵揭崇祯老底,甚至就连当年圆嘟嘟的事情都翻出来。崇祯虽然势单力孤,但国破家亡的怒火支撑下恍如张仪附体般毫不示弱,而且还有王承恩在旁边帮忙,同样不断揭这些大臣老底,就连他们一些私人的东西都被扯出来,这些东西王承恩掌握得可不少。

    君臣就这样一个城头一个城下狂喷口水。

    这一幕别说李自成,就是杨庆还有金水桥南边的百姓,城墙上的顺军士兵都看得瞠目结舌,可以说帝王威严和衣冠风度统统丧尽。

    “陛下,您就不做点什么?”

    杨庆溜到李自成身旁低声说道。

    “你怕我食言?”

    李自成看着猴戏说道。

    “陛下岂是食言之人,只是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呀,他们这是十几年积怨了,估计吵到天黑也有可能。”

    杨庆说道。

    他还真就不放心。

    李自成只是口头答应,这种事情随时都能反悔,所以他提醒李自成是不是该站出来告诉群臣和百姓,正式放崇祯去南京了。

    更重要的是他还急着去接圆圆呢!

    虽然方泽坛应该可保安全,毕竟那里四周有围墙,而且就是一个单纯祭坛也没别的,原本的确也有些驻守那里的人,但这时候因为顺军攻城早就逃跑了,不过也不敢保证万全,万一真有个闲人翻墙进去,那圆圆可就真成肥羊了。而且一个柔弱女子,从昨天下午就是没吃没喝,又被捆着扔到一个一万多平方米的空荡荡祭坛上,这要时间长了可是会憋出心理疾病的,见面后非咬死自己不可。

    李自成诡异地看了他一眼。

    杨庆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哈哈!”

    李自成笑着站起身,拍了拍他肩膀,然后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径直走向了依旧在喷口水的崇祯,很快他就到了后者身旁,崇祯愕然闭嘴,下面的大臣们同样愕然闭嘴,所有人全都疑惑地看着李自成,看着他走到了崇祯面前。因为靠得太近,崇祯还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李自成就那么背对门前众人,静静地站在崇祯不足两米外,身材魁梧的他很好地形成一种压迫感,阳光照在他的盔甲上反射金光,甚至王承恩都吓得赶紧上前,但却被李自成伸手推开。

    杨庆则在旁边紧张地看着。

    同样紧张地看着这一幕那些大臣们目光中立刻出现了期待,都瞪大了眼睛等待着,等待着李自成把这个昏君一刀砍死的那一刻。

    然后……

    “臣李自成叩见陛下!”

    李自成跪倒叩首高喊。

    整个承天门上下瞬间一片寂静……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木允锋,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