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 第三十章 随风潜入夜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梁房口。

    黑夜中一艘大型沙船在喇叭口状的海面上缓缓向北,前方不断收窄的波浪逐渐聚拢成了大辽河的河面。

    “将军,再向前就是建奴的墩台了!”

    甲板上千总何坤毕恭毕敬地说。

    他右手所指方向,相当于现代营口西市区的位置,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烽火台,黑沉沉地矗立在泥沙冲积形成的平缓海岸线上,顶着一点点微弱的火光,就像将要熄灭的蜡烛,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一点灯光,整个海岸完全一片黑色,因为地形没有起伏而且海拔低,如果不仔细看甚至混淆在海天相接的同样黑色中。

    “被发现了会怎样?”

    杨庆说道。

    “墩台的守军会派人报告梁房口堡的守军,毕竟咱们这个时候过来有些不正常,后者就在北边不远处,以大炮锁断大弓湾,进出船只都会受其盘查,咱们很难混过去!”

    何坤说道。

    “那就打过去吧!”

    杨庆一脸淡然地说道。

    李自成已经开始进攻山海关,而且开局顺利,实际上在堆了京观之后南翼城守军就很干脆地开门投降,吴三桂剩下能控制的只有北翼城和山海关城,李自成把所有大炮,包括黄蜚从战舰上拆下的重炮,统统都摆在南翼城的城墙上和吴三桂对轰。

    一旦轰开城墙,剩下就是十几万大军汹涌而入了。

    使用那些古老攻城器械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时候攻城都这个模式,大炮轰塌城墙然后士兵往里杀。

    不过吴三桂也守得很顽强。

    尤其是知道多尔衮率领后续至少七万大军即将到达后,山海关內可以说士气暴涨,毕竟关宁军上下都很清楚七万八旗代表着什么,他们不认为有什么军队能打败加上城内足足八万清军。更何况加上清军后他们在兵力上甚至也不输于对手,几乎可以说多尔衮的大军一到,他们的胜利也就唾手可得,那当然得拼上一把。别看现在顺军和护国讨逆军看似占绝对上风,但只要打开山海关那就是摧枯拉朽般横扫河北,无论直隶还是山东乃至山西士绅都会箪食壶浆欢迎他们,实际上这时候山东就有响应之前他们发出的圣旨起兵的了。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座几乎可以说坚不可摧的要塞,山海关城可是真正铜墙铁壁一样,那城墙真不是普通大炮能啃动的。

    而他们需要的只是坚持。

    坚持最多不超过十天。

    所以李自成很难短时间内攻破这座要塞,他正不断调集更多大炮,甚至把北京城墙上的都拆了装船运来,而这场战争胜利的关键也变成了如何最大限度阻击清军,因此在山海关前大战的当晚,杨庆就登上这艘战船匆忙北上,在他离开的同时,黄蜚分出的一万水师也奔向盖州开始袭扰。

    甚至李自成还垫付了十万赏银。

    这笔钱就在懿安皇后那里,就等着水师回来视功劳发放……

    毕竟这场大战如果胜利,真正得到好处的是李自成,杨庆和黄蜚最多接了崇祯南下,但李自成却可以得到整个北方,而就算失败了,杨庆和黄蜚最多不过拍拍屁股走人,哪怕他不放大明太子,人家大不了回江南把福王扶起来,但那时候他就倒霉了,福王和他可是杀父之仇,这个是真正不共戴天的,所以李自成救出崇祯的心情和杨庆一样急切。

    反正他又不缺钱!

    他抄家都抄了好几千万两,甚至就连这段时间黄蜚所部的军饷军需和赏赐都由他包了,而作为杨庆斩阿济格夺旗的奖励他单独给了一万两。

    “将军,再向前就很危险了。”

    何坤打断杨庆的思绪。

    杨庆点了点头,把身上的飞鱼服一脱露出里面的黑色夜行衣,紧接着纵身跳进夜幕下的海面,然后直接游向海岸,十几分钟后他就从齐腰深的海水中站起很快踏上海岸,踏着松软的海沙隐入丛生的荒草,几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墩台下。

    这东西其实很像炮楼。

    就是夯土或者砖砌的略微向上收窄的柱形,内部有藏兵洞轮班瞭望海上,发现敌人立刻点燃烽火,不过何坤完全是过于小心了,这时候清军早就不怕明军反攻了,守卫这里的士兵才懒得半夜还站岗放哨呢!杨庆连绳子都不用,用手攀着年久失修的砖头缝就轻松爬上去,紧接着悄无声息地摸进藏兵洞,几个鼠尾巴睡得正香,他连武器都不用,扳着脑袋一下一个转眼间全都拧断了脖子,紧接着他用灯笼向海上发出灯光信号。

    何坤的战船悄然向前。

    但杨庆没有回去,他紧接着继续向北,很快梁房口堡出现在视野,和之前一样,他又轻松爬上了城墙……

    “呃,打扰了!”

    他意外地看着面前的两名清军。

    后者愕然地看着他。

    几乎就在同时,杨庆瞬间拔出背后双刀左右一分,月光下两道寒光划过,两名清军紧接着捂住脖子,带着几乎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倒下,躺在那里一边痛苦地扭动,一边嘴里发出气管被鲜血堵塞的怪异声音,而在他们旁边,杨庆双臂连同双刀如双翼般向两旁张开,很是陶醉地深吸一下夜晚的海风,然后向着城内纵身跃下。

    落地的四周一片空寂。

    “明珠暗投,浪费这么好的造型!”

    他无语地说道。

    说完之后他抬脚踹开了最近的营房大门,房内突然被惊醒的清军茫然睁开眼,还没等爬起来,门外暗淡的光亮中道道寒光划过,转眼间一屋子鼠尾巴全都被割喉,当杨庆拎着双刀转身走出的时候,这座城堡內绝大多数守军都已经被惊喜了……

    其实也没多少人。

    梁房口堡只是明朝所建辽东堡垒群中排不上号的小堡,总面积五亩,充其量算个边防检查站,清军接手后因为水师实力不可能和明军比,这种沿海滩涂湿地也不适合他们的作战,所以防御核心摆在牛庄,海城,耀州驿,盖州一线避开梁房口这片广袤湿地,驻守这里的只有百多人做预警。

    此时这些甚至来不及穿衣服的八旗健儿正混乱的涌出房门,愕然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快上!”

    一名连刀都没顾上拿的军官突然清醒大吼一声。

    那些拿着刀的汹涌上前。

    杨庆就像决战青叶屋的乌玛瑟曼般大吼一声,瞬间撞进清军中,下一刻两柄雁翎刀化作绞肉机,在城墙上暗淡的火光照耀下,不断甩着带起的血光翻飞,在血光中清军士兵的头颅坠落,肢体断下,内脏流淌,被切断的动脉喷射血箭。就像电影里排好的表演般,用他们各种姿势的死亡展示主角的风采,杨庆也像主角光环附体般毫发无损地穿行在他们中间,用他那种诡异的杀戮本能刀刀毙命地收割着清军的生命。

    转眼间就没有清军敢迎战他了。

    残余不到五十人惊恐地连武器都顾不上拿,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发疯一样冲向马厩,准备抢到马匹逃离这个恐怖的敌人。

    但他们可没杨庆的速度。

    这家伙拎着滴血的双刀,就像赶鸭子般紧追着他们,不断地割断一个个清军的咽喉踏着他们垂死挣扎的身体向前,当追到马厩时候,剩下的清军已经不足二十了。

    “别,别杀我!”

    一个吓得腿软没爬上马的,趴在地上哀求着。

    然后瞬间被割喉。

    “早死早解脱!”

    在他捂着脖子的抽搐中杨庆说道。

    这时候其他清军多数上马,但这并没改变他们的处境,混乱中互相拥挤的战马又跑不起来,再说遇上他这种跑得比马还快的变tai,就算跑起来也一样逃不掉。杨庆拎着双刀从后向前,不断在那些清军士兵绝望的目光中出现在马旁,然后雁翎刀向肋下一捅顺手向前一挑,在后者的内脏流淌中直奔下一个,可怜速度最快的骑兵都到大门前了,下去开门的瞬间从背后捅入的雁翎刀就把他钉在了门上。

    他挣扎着转过身,颤巍巍向着杨庆伸出手。

    “谢谢!”

    杨庆从他手中接过缰绳满意地说。

    完成血洗的杨庆迅速上马,从打开的大门冲出,这时候何坤的战船也出现在了大弓湾,但梁房口守军已经不可能再拦截他们,同样也不可能向牛庄点燃烽火发出警报了。杨庆骑马和战船并行,沿着已经变成蒙古部落游牧区的大辽河继续向前,沿途就算有夜晚的牧民看到,也不会认为这是袭击者,毕竟梁房口没有任何警报发出,这样夜晚乘着潮水逆流而上的商船又不是没有过。

    就这样午夜刚过不久,前行预警的杨庆就看到了马圈子城。

    而在这座小城西边,两道铁索固定住的浮桥横断辽河,而在浮桥的西岸河湾城矗立,两城夹一桥共同构成了三岔河防御体系。

    只是,两岸露营的灯火密如繁星……

    多尔衮的大军已经到了,而且一部分已经渡过三岔河。

    杨庆没有丝毫犹豫地掉头冲向同样隐约可见的战船。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木允锋,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