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 第三十三章 游戏继续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多尔衮的追杀当然毫无意义。

    阴险的杨庆早就计划周密,乘潮而进,乘潮而出,退潮的湍急河水会带着他轻松脱离战场,两岸清军骑兵的弓箭根本奈何不了几百米外河面的他,只能带着愤怒看着他高举那颗头颅,仿佛示威般扬长而去。

    很快他就在下游登上何坤的战船,然后顺流而下全速冲出了梁房口。

    但他没有急于回老龙头。

    那里根本不需要他,他也没必要冒生命危险面对大炮,冷兵器战场上他的确没什么怕的,可是大炮这东西他真得惹不起,别说红夷大炮,就是小弗朗机甚至哪怕虎蹲炮或者大抬杆之类给他一下子,结果都有可能让他命丧黄泉。可不要小看大抬杆,实际上在杨庆推算中,这有可能是这个时代技术水平下,对他最具威胁力的武器,甚至他自己都想给未来军队大量装备。

    大抬杆,劈山炮,这都是对付盾车的好东西。

    说到底这已经不是超级猛将们肆意横行的时代了,他敢带着骑兵硬碰硬去凿穿清军骑兵,是因为他知道清军骑兵不可能带大炮,这时候清军骑兵也没堕落到用火绳枪糊弄人的地步,所以他才肆无忌惮。但攻城这种必须直面大炮的事情交给李自成就行,他还是安安稳稳做好他锦衣卫的本职工作吧,只要他能阻挡住多尔衮,李自成那里终究会胜利的,始终等不到多尔衮的话,吴三桂手下那些人可不会真得死守到底,他们肯定会有失去信心的时候。

    他们可能为等多尔衮坚守些日子,但不出一个月只要多尔衮不到,城里那些将领会毫不犹豫砍了吴三桂献城。

    这是必然的。

    但阻挡多尔衮光炸桥还不够啊!

    三岔河浮桥的确断了,多尔衮也不可能短期內修好,但这并不能真正挡住他的大军,别说他还有一些船可用,就是没船直接扎木头筏子,他的大军也一样可以过河的,七万大军散开砍伐树木还能用多久?

    想要挡住他必须得另外想办法!

    比如说……

    “水师如果杀进三岔河,能否在此阻挡住建奴?”

    杨庆问何坤。

    “回将军,这不好说。”

    何坤有些尴尬地说。

    这得看水师的勇气,如果真拼命没有挡不住的。

    三岔河这个地方很特殊。

    向南是绵延的海岸沼泽湿地,甚至三岔河两岸本身就在一片沼泽之中,牛庄号称小江南,完全就是与水乡无异,甚至就连这条大路很多地方都是在沼泽堆起的堤坝,只有这样才能避开泛滥的洪水。而向北就更没法走了,那是一排几乎并行向南的河流,其中包括浑河,辽河这些大河,而且都没有桥,想过去必须一条条挨个渡过,那耽误的时间更久,甚至多尔衮扭头回沈阳,然后从沈阳向西走广宁到沈阳的大路都比这样一条条渡河快。

    所以堵三岔河就绝对能堵住多尔衮的这支大军。

    附近根本没有别的路可绕,要绕就得原路返回,从沈阳向西和他原本历史上所走的一样,然后转广宁,锦州路线南下,但那样的话至少多走六七天。

    但要想堵死三岔河,这就得看水军敢不敢了。

    因为这样肯定得在三岔河展开一场大战的,大辽河不是长江,宽度也就一里而已,在河岸边摆开大炮对水师战舰也有巨大威胁,尤其是清军还有堡垒,不过真要打也不是说肯定就能输,毕竟清军没有水师,最多弄几艘小船从上游放下来,或者纵火烧或者靠帮肉搏。

    但明军水师可是真正的海军,不但全是大型战舰,而且装有大量的火炮鸟铳火箭之类,毕竟也是在朝鲜战场暴打倭国水军的,更何况也不需要登陆,只是堵死这个渡口就行了。

    所以关键就是敢不敢。

    “如何才能让你们不怕死,真正敢和建奴硬碰硬,至少也得像当年的戚家军或者白杆兵一样?”

    杨庆很直接地问。

    “说实话,我又不是御史。”

    紧接着他补充道。

    何坤犹豫地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一得足额发饷。”

    “现在你们能到手多少?”

    杨庆问道。

    “不是到手多少,直接就是能不能到手啊!有时候一两年都不见一两银子的军饷啊!我们在东江时候,那别说发饷,就是军粮都没得,可怜种地打不了多少粮食,兄弟们就眼睁睁看着老婆孩子饿死啊!今年第一笔军饷还是人家李自成给的呢!”

    一名老兵在旁边说道。

    “你们的军饷呢?”

    杨庆愕然道。

    “能不能要到,能要到几成,这个得看各自主帅的本事,要到了的得先拿出很大一部分打点帮了忙的内官,内阁和各部要员,督抚道等上司,否则哪一家伺候不到,下一笔别想要到都是轻的,重的就该找个事端问罪了。而这样剩下的也得层层克扣,一级级都少不了的,毕竟大家都要过日子,这样到最后到兄弟们手里的还有没有就很难说了,这得看主帅要到的军饷究竟是几成。”

    何坤苦笑着说道。

    “在东江时候就是毛文龙要饷的本事太差。”

    那老兵补充道。

    “还有呢?”

    杨庆问道。

    “还有抚恤得发。”

    何坤说道。

    “抚恤能到手多少?”

    杨庆问道。

    “没有,活人的军饷都到不了手中何况死人的,死了就死了,大老爷们谁管这个,别说当兵的,就是将军们的抚恤都没几个到家人手中,过去军户好歹都有地可种,可如今很多军户的地都没了,男人死了,老婆孩子就得要饭!”

    那老兵说。

    “将军说戚家军和白杆兵,他们的确让人佩服,可结果呢?

    那戚家军都在浑河边的白骨堆里,将军去江南可看看他们的家人是不是得到了朝廷的抚恤,在他们之后也就再没有南兵肯血战了。至于白杆兵那是秦良玉的私军,石柱土司自己的兵,他们就算死了,他们的妻儿老小也是秦良玉养着。

    如今诸位将军统兵之法,都是把那些克扣得所剩无几的军饷,全都用来养家奴,几万大军的份子连吃空饷,养几百几千兵精粮足军饷不缺的家奴,他们算是吃肉,但剩下的只好去吃草。打仗时候这些吃草的去给建奴杀,死光了都没人心疼,只要那些家奴保护主帅需要的时候顺利逃跑就行,而当兵的当然也不傻,反正最后都是要跑的,和建奴一照面就干脆也跑吧,难道还真让他们杀?活着吃草死了妻儿老小饿死,难道都这样了还拼命打仗?这就是朝廷为何打不了胜仗,从上到下就没想过要打胜仗。”

    何坤说道。

    “还有别的吗?”

    杨庆问道。

    “没别的了,军饷给足了可以养活家里老小,抚恤给足了别战死后妻儿饿死就足够了,至于军功奖赏什么的有是大老爷们慈悲,没有咱们也不敢多想,吃粮当兵打仗是天经地义,就是死在战场上也没什么怨言,可不能不给我们粮吃还让我们打仗,不给我们发饷还要我们战死沙场啊。”

    那老兵说道。

    “军饷,抚恤,你们要的也不多啊!”

    杨庆感慨道。

    然而就是这要的不多,其实在绝大多数时代,就已经可以说是几乎实现不了的梦想了,哪怕一直到了抗战时候这也依然如此,他要想让水师跟着他在三岔河跟清军硬拼,那首先得让他们看到希望,但目前来讲不太可能。他的确和黄蜚等人拜了把子,一定程度上结成同盟,可那跟普通士兵有个毛关系,那是他和军官们的事情,他就算给了士兵功劳赏,最后绝对一多半落在包括黄蜚在内各级军官手中,对于普通士兵来说,他和其他那些官员没什么区别。要想让这支军队获得脱胎换骨的改变,首先得让士兵信任他,知道跟着他肯定有美好的未来,但一个锦衣卫指挥佥事明显是不够的,至少也得他坐稳指挥使才行,此刻无论他承诺什么,这些人都不会真正相信。

    这和让他们袭扰沿海不一样。

    袭扰沿海没太大的危险,但这是得真正血战,弄不好得三分之一血洒疆场的。

    同样,如果思想上没有脱胎换骨的改变,这支明军就算上了战场还会是原来的老样子,这样的军队他是不敢用的。

    就算改变也有限。

    而真正在三岔河阻击的话,那肯定会是真正血战,这些人做不到,必须得换人才行,换李自成的人,既然这场战争最终受益者是他,那就由他来干这个好了,不过这样的话在三岔河阻击就来不及了,从老龙头调兵过来至少得三天后,多尔衮渡河用不了三天。

    或者……

    “立刻返回老龙头,让李自成调三千精锐,以最快速度由水师海运梁房口等我。”

    杨庆说道。

    “将军是要?”

    何坤愕然问道。

    “没什么,我去继续和多尔衮玩,你回去再换一队锦衣卫过来!”

    杨庆说道。

    说完他再一次纵身跳入大海。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木允锋,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