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三十八章 你怎么不叫犯贱呢?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锦州,北凌码头。

    “这些狗东西,平日收咱们那么多钱,如今却翻脸不认人,真以为范家是如此好欺负的?”

    范平阴沉着脸说道。

    他是范家驻锦州的商号掌柜,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所有商船都在海上遭到了水师的扣押,甚至还有一艘因为反抗而被击沉,而原本登莱水师和他们是一定程度的合作者。晋商以输往直隶山东一带为名从江南采购粮食,然后在登莱水师的无视下转运到牛庄,盖州或者锦州,补给因为气候严寒而极度缺粮的满清,满清则用历次入关洗劫的金银支付给他们,他们将一部分送给登莱水师和贿赂朝廷官员,尤其是山西宣大一带地方官以维持陆上走私线,甚至本身后者就有股份在他们的商号作为合作者。

    但现在全乱了!

    首先李自成控制宣大以后山西经宣化出张家口的商道被其控制,这条路线的运输暂时停滞,尤其是李自成和多尔衮争夺山海关后,留守宣大的顺军严禁这条路线的走私。

    然后登莱水师也突然转变态度由合作者变成敌对,真正执行他们从来没有严格执行过的海岸封锁。

    片帆不得出海。

    整个辽东沿海乃至鸭绿江口全都被黄蜚的水军封锁,所有进出的商船无论谁家的,无论以前关系如何,统统都连人带船全部扣押,反抗者直接毫不留情地击沉,范家作为晋商的老大可以说损失惨重,同满清的所有贸易全部停滞,何时恢复遥遥无期,等到李自成击败多尔衮彻底控制北方后,恐怕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在给满清运输任何物资了,困死满清是李自成必然选择,他不可能还容忍晋商资助自己的敌人,所以除非多尔衮能够击败李自成,否则晋商的崩溃是必然结果。

    这真得无法忍受啊!

    “三爷,咱们怎么办?”

    他身旁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

    他身上还带着鞭痕,这是两天前刚刚被水师抓住时候挨的,幸亏他在水师还有点门路,最终关押他的战船在巡逻到锦州外海时候,把他给扔了下来,然后他抱着同样扔下的木板漂了回来。

    “怎么办?”

    范平无可奈何地说道:“求老天保佑多尔衮打败李自成吧!”

    “三爷,有船过来了!”

    突然前面一名伙计跑过来喊道。

    范平立刻抬起头,前面一片漆黑的小凌河上,一点灯火缓缓而来,乘着涨潮倒灌的海水逐渐清晰,同样船上的商号旗也越来越清晰……

    “是咱们的船!”

    那年轻人兴奋地说道。

    那灯光映照下的旗帜上隐约是个范字。

    “倒也难为他们了!”

    范平带着一丝欣慰说道。

    的确,这艘船能通过登莱水师的封锁实属不易,虽然一艘船的归来并不能改变范家的处境,但却也算是一个好兆头,他向前走到码头上,看着这艘越来越近的商船,虽然感觉有些陌生,包括甲板上的水手也都从没见过,不过这种货船很多实际上就是在始发地雇佣,范家的旗帜只是代表这是范家的货而已,他不认识也不算奇怪。

    “哪位是范三爷?”

    甲板上一个带着眼罩,看上去不似善类的年轻男子说道。

    “在下便是,兄弟从何而来,范家何人在船上押运?”

    范平拱手笑道。

    那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商船靠泊码头,在数十名水手簇拥下,他晃晃悠悠地走下来一直走到范平面前,然后笑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范平也是老狐狸,立刻就感觉出了不对,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却用手指悄然发出了一个信号,后面的数十名伙计迅速向两旁分开并且手按刀柄。

    当然,这完全没必要。

    因为他身后就是清军在北凌码头的军营,编制上是一个牛录,只是为了增援屯齐,牛录大人已经奉命南下了,锦州原本只有千驻军,之前吴三桂弃守宁远后,分了两千人南下驻扎宁远,之后艾度礼带走四千,连同宁远的一千一起随阿济格南下,实际上锦州还剩两千。但阿济格死后艾度礼被困山海关,屯齐退守前所,为了增援他,锦州守军又拼凑了一千人南下,实际上整个锦州守军就还剩下了一千人,而北凌码头的军营里只有三十名旗汉军,但其中二十人回城里了,毕竟他们只是收税的,海上都被封锁了还收个屁税,当然趁机回去找女人了!

    不过十个清军也足够了。

    范平淡然地看着那男子。

    后者突然笑了。

    他笑得是如此真诚如此灿烂,以至于范平都有些眼花,仿佛这笑容充满了自己的视野……

    好吧,他不是眼花。

    因为这家伙骤然间向前蹿出,就像狂奔的战马般,带着他那张笑脸以每秒二十米的速度撞在范平胸前,在那撞击的一刻范平甚至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肋骨的折断,然后就像一艘被巨浪抛起的小船般倒飞出去,带着口里喷出的鲜血砸落地面,几乎他落地瞬间一只牛皮靴的靴底踩在他脸上,这是他视线中最后看到的东西。

    “范平,你怎么不叫犯贱呢!”

    带着一个黑眼罩海盗船长的杨庆一脸鄙夷地说道。

    下一刻他就像一头发qi的犀牛般撞进了范平后面的清军军营,带着狂奔的力量瞬间挤进了两名应该是站岗的清军中,手中双刀一分割断了他们的咽喉,然后撞开最近的房门冲进了正赌钱房间內,在那些清军士兵愕然的目光中纵身跃起瞬间蹲在了赌桌上,紧接着一拧身,双刀绕身横扫带起一片血光,而在他身后的码头上那些范家的伙计们,则在甲板上突然出现的弓箭手攒射中纷纷倒下……

    半分钟后。

    “来,买大还是买小?输了你赔命!”

    赌桌上的杨庆按着骰盅对剩下唯一一名活着的清军军官说道。

    后者哆哆嗦嗦地看着这个恶魔。

    “买小!”

    紧接着他咬牙说道。

    “开,呃?”

    打开骰盅的杨庆愕然地看着点数。

    “赢了,我赢了!”

    那军官幸福地高喊着。

    然后杨庆抬脚把他踹翻,紧接着就跳下来,手中双刀以极快的速度挥舞了几下,可怜那军官还没等反应过来,手筋脚筋就全被他切断。

    “你赢了,愿赌服输!”

    杨庆收回双刀真诚地说。

    地上的清军军官用悲愤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不停惨叫着,紧接着杨庆就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此时外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一百名顺军精锐以突袭的方式,轻松杀光了码头上所有的范家伙计,甚至就连其他几家商号留守这里的都被杀戮一空,杨庆踏着遍地死尸走到码头,举起一盏灯笼在半空中缓缓挥动。很快下游的小凌河口无数灯光亮起,一艘艘满载士兵的水师战船在暗淡的灯光中,仿佛一群怪异的巨兽般借着潮水推动几乎悄无声息地停靠码头,那些顺军精锐和船上的战马纷纷登岸。

    “走!”

    杨庆挥手说道。

    紧接着他跳上范平的马,而他身后最先集结起来士兵也纷纷上马,跟随他向着锦州方向狂奔而去,仅仅一刻钟后,这座著名的要塞就出现在了前方。

    杨庆举起了手。

    后面源源不断的骑兵立刻止住。

    而他则跳下了战马,在夜幕掩护下徒步直奔锦州城下,在他后面源源不断的骑兵到达,借助黑夜的掩护在小凌河畔的树林间隐蔽。

    而杨庆很快泅渡护城河,就像个幽灵般出现在锦州南门永安门前,他紧贴城墙仔细听了一下头顶的各种声音,确定上方没有巡逻的清军,然后毫不犹豫地抛出他早就准备好的爬城器,粗木落在城墙上的声音传来,他再次静静地倾听着,最终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后,他攀着绳索转眼间就爬上了城墙。一座南窄北宽,东直西弯的城市瞬间展现在面前,他没有丝毫犹豫地低下头,以最快速度冲向了矗立的城楼,几名巡逻的清军士兵懒洋洋从里面走出,还没等反应过来,杨庆已经带着恶风撞到他们中间,双刀以极快速度切断了他们的咽喉。

    就在这些清军士兵痛苦的抽搐中他瞬间冲进城楼,仅仅不到五分钟后就拎着滴血的双刀走出来,然后径直走下城墙打开城门的门栓,在门轴上倒了点油缓缓打开。

    紧接着是翁城的城门。

    所有城门全都打开后,他重新回到了城墙上,拿起一个火把不断在半空中挥动着。

    “杀!”

    城外的李来亨放下望远镜大吼一声,然后毫不犹豫地拎起锥枪,向着城门洞开的锦州一指,紧接着他催动了胯下战马,而在他身后已经完成集结的一千多骑兵同样催动战马,带着践踏地面的雷鸣般蹄声,恍如决堤洪流般汹涌向前。而在他们身旁的河面上一艘艘满载步兵的小型战船,同样借着潮水鱼贯向前,甲板上所有水师士兵带着亢奋的激动,就像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黄金城般看着黑沉沉的锦州城。

    而在他们前方,永安门翁城上一个黑影矗立正中,在他前方一座吊桥正缓缓放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