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三十九章 释放你们心中的野兽吧!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杀吧,烧吧,践踏吧!

    大明的勇士们,让你们的复仇之火烧掉这座城市的一切,让你们的刀砍下异族的头颅,让你们的铠甲沾满建奴的血,在这里你们代天行罚,就像太祖皇帝的开国元勋们一样荡涤这片土地的腥膻,将所有敢于入侵汉地的鞑虏统统践踏在铁蹄下。

    记住,鸡犬不留!

    记住杀光,抢光,烧光!”

    站在永安门城墙内侧,杨庆就像个i恶的大反派般,对着脚下汹涌而入的骑兵吼道。

    后者也正像他所鼓励的一样。

    虽然李自成的确不像咱大清抹黑的那样残暴,但他的部下也的确不是什么王师,这些跟随他征战多年的老兵们对于烧杀抢掠也是很拿手,纵马狂奔的他们进入锦州后就完全代入杨庆期待的状态。一队队沿着街巷分流开的骑兵毫不犹豫将火把伸向附近所有易燃物,干草,房屋,树木,两旁晋商们的店铺,所有一切能点燃的全都被他们点燃,在东南风推动下烈焰瞬间升腾起然后席卷向前。而伴随火焰在两旁的席卷,那些狂奔的战马上所有顺军疯狂地砍杀着从两旁逃出来的居民,无论是带着辫子的建奴还是没带辫子的晋商,统统毫不留情地撞倒践踏在马蹄下,用锥枪将他们钉死在地上,用雁翎刀砍下他们头颅,就像一群冲进羊圈的狼群般疯狂地杀戮着。

    仓促冲出的清军毫无反击之力。

    锦州的清军主力都南下,留在这里的无非就是些老弱,另外还有他们的家眷,话说哪怕就算是旗满洲的精锐,对上这支顺军精锐都很难在没有数量优势情况下取胜,又更何况这些战斗力垫底的老弱。

    尤其是他们数量还不足。

    尤其是因为突袭的突然性,绝大多数清军都分散在家中,根本不可能集结,清军又不是说都在军营,理论上算全民皆兵的他们,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轮值都在家中,而他们的家分散在一座几平方公里的城市,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集结,他们几乎是刚刚拿着武器冲出自己家门,就撞上一队队狂奔的顺军然后转眼被践踏在马蹄下。

    一千多骑兵很快全部入城。

    而就在同时第一艘满载士兵的战船也靠岸,剩余顺军步兵和杨庆的锦衣卫还有家奴最先上岸,同样亢奋地狂奔向前涌入城门,就连那些驾船的水手都顾不管自己的船了,抄起武器加入进攻。话说锦州同样也是这一带最大的满清城市,在牛庄刚刚收获颇丰的他们,很显然都清楚在这里他们可以收获更多,实际上如果连这些驾船水手都算,杨庆的大军总兵力是超过千的,毕竟这个时代的帆船通常都得几十人驾驶。

    这支是锦州守军倍的大军就这样从洞开的永安门源源不断冲进锦州,然后开始他们那疯狂的杀戮。

    杀光,抢光,烧光!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激励士气了!

    化身为野兽的士兵,通常能够爆发几倍的战斗力,哪怕从来没打过胜仗的水师此刻也无比凶悍,话说杨庆的确不能短时间內让他们变成岳家军或者戚家军,但在短时间內让他们变成清军入关后的绿营还是没问题。只要让他们放开心中的野兽就行,他们在城内不断冲进一座座旗健儿的住宅点燃烈火,杀光里面因为青壮都南下作战而剩下的老弱病残,再把所有能找到的金银珠宝塞进自己怀里,然后对着天空发出亢奋的吼叫。

    哭喊,惨叫随着他们和他们携带的烈火蔓延而席卷锦州。

    然后杨庆最喜欢的出现了。

    他那些刚刚剪了辫子的家奴一边亢奋地烧杀着,一边身体力行地向那些奴隶们解释,尤其是他们头顶散开的那撮头发更是成了一个标志,让那些奴隶们蠢蠢欲动。然后很快就有人忍不住了,自己割了脑袋后面的辫子拿着所有他们能找到的武器,向着那些清军家属举起屠刀,就这样奴隶们的造反彻底让这座城市沦陷。虽然绝大多数奴隶都作为死兵被驱赶南下当炮灰,但留在这里的凑个千把人还是没有问题,他们的加入不但让杨庆的大军损失得到弥补,甚至兵力还在不断增加中。

    仅仅一刻钟后,锦州就已经完全变成了火海。

    所有一切都被点燃。

    这个时代的建筑全是木制,甚至很大部分还是草顶,在多年日晒雨淋之后早就像油一样易燃,平常不小心一个火星就能烧半城,更何况是这种大规模的蓄意放火,而且还是上万人齐动手,而且没有任何人救火。最终所有一切都在燃烧,民宅,商铺,官署统统被冲天而起的烈焰吞噬,甚至一些地方已经连进攻的大军都不敢冒险进入了,他们带着i恶感十足的快乐在外面堵着里面的人往外逃,就像射兔子一样把他们射死在逃离火海的最后一刻。

    尤其作为首要目标的粮仓。

    这些粮仓被李来亨亲自率领一队顺军夺取并点燃,数十万石粮食正在连同储存它们的仓库一起,化作一片堪称壮观的烈焰,用那直冲天幕的火龙妆点繁星点点的夜空。这都是晋商为清军海运输送囤积起来的,甚至都是用了多年才囤积起来的,还包括了部分清军入关劫掠的,以备他们下一次入关劫掠使用,可以说这是清军在整个辽西走廊的后勤支撑,整个这片战场上清军全靠这个。因此烧掉这些粮食以后别说是多尔衮的整整七万大军了,连宁远和前所的清军都没有粮食,宁远虽然是吴三桂弃守,但撤走前他也毁掉了所有能毁掉的。

    而牛庄的囤积也被毁。

    没有了这两地的存粮,没有了晋商的继续输血,多尔衮不仅仅无法维持他的大军作战,甚至就连沈阳等各地都得开始忍受饥寒之苦。

    无法作战就无法劫掠。

    无法劫掠他们就不能在小冰河期的严寒里养活自己。

    然后他们会被饿死的。

    这就是原本历史上晋商和其他那些奸商甚至包括一些愚蠢贪婪的大明官员对大清的贡献,如果不是他们,明朝想解决建奴只需要封锁就行,陆地上锁断热河山区和北边的西拉木伦河商道,海上封锁辽东所有港口,一粒粮食别放进去,用不了多久建奴内部为争夺养活不了所有人的有限资源就得自相残杀。

    可惜这却做不到。

    甚至连前线官员都卖粮食给他们。

    杨庆满意地欣赏着这一幕。

    只不过此时他的位置已经由永安门换成了城中心的钟鼓楼,在他脚下是唯一集结起来的五十多清军,这些人原本是想控制钟鼓楼居高临下用大炮封锁这个十字街口的,可惜一头狂暴的猛兽让他们变成了一堆死尸。而同样此时整个锦州也已经杀乱了,几乎所有街巷上都有狂欢的明顺联军和造反的奴隶,而且后者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当中。说到底这时候旗健儿家谁还没有几个奴隶啊,整个满清的农业生产几乎全都是奴隶在负责,在东北杀剩下的,历次入关俘获的,甚至包括在朝鲜俘获的,可以说一个奴隶制国家的政治军事经济体系已经完善。

    然后就等着把它发扬光大了。

    但现在这些奴隶们可不是被彻底驯化以后,

    “你就这么看热闹?”

    杀的一身是血的李来亨纵马从钟鼓楼下狂奔而过,抬头对着坐在上面脚还垂着的杨庆喊道。

    “本宫累了,小李子,跪安吧!”

    杨庆挥手说道。

    李来亨鄙视了他一眼,径直撞向前面一队刚刚冲出的清军。

    后者大概有三十多人,中间是一个明显的高级将领,在用冒火的目光看了这边一下后,以最快速度转向,驱散前面一群正在狂欢的水师士兵,径直冲向远处的东门宁远门,但他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紧接着就被李来亨从侧后方撞上,那将领身旁亲兵迅速掉头和李来亨的部下厮杀,那将领却继续向前狂奔而逃。

    杨庆颇为无奈地拎起方天画戟勾住隔壁一门弗朗机炮的炮口,很随意地向自己扳了扳,然后又用那方天画戟叉起旁边地上还在燃烧火绳的点火杆,把火绳杵进了点火孔……

    炽烈的火焰骤然喷射。

    就看见那将领突然间就像被打了一棍般,身体猛得晃了一下,紧接着从马背上跌落,下一刻李来亨从那些亲兵中杀出直冲到他跟前,把这个还想挣扎爬起的家伙一枪钉在地上,随即他跳下马拔出刀,在那清军将领绝望的目光中一刀剁下了人头。

    “家主,这是建奴的正黄旗汉军固山刘之源。”

    杨庆身旁一个家奴提醒他。

    “汉奸,汉人之奸!”

    杨庆一本正经地纠正他的错误。

    “对,是汉奸,此人是建奴的正黄旗汉奸固山刘之源,负责为建奴在锦州督造大炮的,艾度礼南下后就以他暂时留守锦州统帅各军。”

    那家奴赶紧改口说道。

    “大炮?啊,对了,这里是建奴的铸炮基地啊!”

    杨庆恍然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