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四十章 熔炉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的确,这里不但是清军最大后勤基地,同样也是最大军工基地,否则也不至于需要千大军守卫。

    这里是铸造大炮的。

    清军所有红夷大炮全都是在锦州铸造的,这东西的沉重限制了它在辽河下游水网地区的行动,而且清军也没有强大的水师可以保护它海运到目的地,最终只能在尽量靠近前沿的锦州铸造,然后通过陆路运输南下。去年济尔哈朗和阿济格就是带着这里铸造的大炮南下,并且绕过吴三桂驻守的宁远,硬生生轰开了山海关外剩余几个堡垒,甚至一直逼近到山海关前才停下。

    他们的这一轮南下使得明朝在关外控制区只剩下孤城宁远。

    这一战大炮功不可没。

    实际上清军根本不是他们后来忽悠傻子把自己都忽悠瘸了的骑射,攻城他们全靠大炮,野战他们全靠盾车重步兵,相比明军他们除了更加凶悍顽强,尤其是步兵重箭五步ya射在这个时代,明显比明军粗制滥造的火绳枪更适合战场之外,单纯重炮方面甚至还有一定的优势。

    主要是质量更好。

    明朝工部的文官们才不在乎那些铸炮的低等匠户待遇,还有那些使用这些大炮的同样低等军户死活,对他们来说只要铸出炮扔给军队就算完成任务,粗制滥造更好,因为粗制滥造他们可以贪更多,但在满清这边炮铸不好是真要全家砍头的,而相反炮铸好了大大有赏。

    济尔哈朗凯旋后,多尔衮就曾经以顺治名义,单独奖励了铸炮工匠丁启明晋升牛录章京。

    “毁掉,统统毁掉!”

    杨庆恶狠狠地说。

    “城内所有建奴的铸炮工匠不肯杀建奴输诚者,统统一个不留,把正在铸造中的和已经铸成的,统统塞进去火药炸碎,总之这座城市除了愿意跟随咱们离开的,杀了建奴献了投名状的,其他无论建奴还是其奴或者汉奸商人统统杀光!”

    他紧接着补充。

    “小的明白!”

    那家奴亢奋地说道。

    紧接着他冲下鼓楼向着正在肆意杀戮的李来亨跑去,很快杨庆的这个命令……

    呃,不需要传令。

    杨庆纯粹多此一举,此刻城内那些狂欢的士兵们,哪还需要他来教他们怎么做,紧接着他脚下钟鼓楼前的大街上,几个士兵就用战马拖着一些被抓住的清军跑过,后者那凄惨的哀嚎就像狂欢的音乐伴奏。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杨庆坐在那里啃着一条刚刚烤熟的羊腿哀叹道。

    “家主,建奴快到大凌河了!”

    一名家奴走到他身旁毕恭毕敬地说道。

    “这么快?”

    杨庆意外地站起身说道。

    “传令下去,都别玩了,该接客了!”

    紧接着他说道。

    一个时辰后。

    苏克萨哈铁青着脸,看着一山之隔的锦州城,虽然因为紫荆山阻隔他看不到那冲天大火,但映红了天幕的火红却向他展现那里发生的惨剧,而在他脚下是一名全身汗水的清军,正趴在那里啜涕着。

    “这个恶魔!”

    苏克萨哈突然折断了马鞭骂道。

    他现在真得崩溃了,他实在无法理解自己遇上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他一路追杀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然后突然收到消息,这个恶魔屠了后面的牛庄,甚至在整个队伍的最后面设伏阵斩李国翰,但下一刻就跑到锦州了,难道他有分身术吗?一会儿在最后面,一会儿又在最前面,简直就像是个幽灵般飘忽不定!如果不是因为在闾阳驿刚刚启程就得到杨庆袭击后队的消息,他放松追击在十三山驿逗留一天休息,这时候他早已经进入锦州,同样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这个恶魔那飘忽不定的行踪让他完全无法适应。

    很显然苏克萨哈忘了海路是直线。

    而他们却必须绕一个超过海路两倍路程的弯,才能避开辽河下游一次次洪水和常年海水倒灌的大片沼泽和潮沟,同样他们哪怕是骑兵,在粮食和饲料都不足的情况下,最多也就能维持百里的日行,而杨庆那些顺流而下的战舰可比他们快多了。

    不过他终究还是赶到了。

    “杀,给锦州的兄弟报仇!”

    他拔出刀向前一指吼道。

    在他身后从十三山驿连夜狂奔而来的三千骑兵狂奔向前。

    但也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小凌河上无数排着长龙的灯光缓缓向前顺流而下直奔河口,很显然这些恶棍已经完成在锦州的烧杀抢掠开始撤退,看到这一幕的清军,不用等苏克萨哈的命令,就在马背上取出弓箭,虽然他们实际上并不能拦截小凌河上的明军战船,但也绝对不能坐视这些家伙离开。

    很快双方就进入对方视线。

    从大凌河堡到锦州的大路同样是从东门进锦州,其中在紫荆山下的山口路段是沿河岸而行。

    所以双方之间距离迅速拉近。

    然后紧接着让那些清军士兵眦目欲裂的一幕出现,大批城内被俘的女人被那些明顺联军士兵推出来,一个个衣冠不整地站在甲板上,而且脖子上都还挂着一颗颗带辫子的人头。这些女人的哭喊声让狂奔的清军骑兵发愤欲狂,一个个不停催动战马向前,同时不顾那些女人对着她们身旁的明军射出利箭,但这不但毫无意义而且迅速招来船上鸟铳和弓箭的还击。

    “苏克萨哈,谢谢送行,回去告诉多尔衮,让他洗干净屁股,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兄弟就好这一口!”

    然后一艘战船上吼声响起。

    紧接着是一片哄笑。

    苏克萨哈铁青着脸看着这一幕。

    “多尔衮,快洗干净屁股等着爷爷赏你根大棒!”

    “我要布木布泰,女人才是正理!”

    “我喜欢福临,我就喜欢福临这样的小嫩人!”

    ……

    然后无数污言秽语在那些被退潮的海水拉动着顺流而下的战舰上响起,甚至很快就已经变成了更加具体详细的内容,也不知道这些家伙从哪儿知道的内幕消息,就连豪格和多尔衮的争位内幕都有,还有很多干脆纯属编造,比如说多尔衮和大玉儿合谋毒死黄台吉还有福临是多尔衮野种之类。总之这些家伙在五十多丈宽河面上顺流而下的战船上,用各种方式羞辱着咱大清的尊严,还有一些无耻之徒居然在甲板上行那不知廉耻之事的,而包括苏克萨哈在内三千旗满州精锐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然后徒劳地用弓箭攻击着。

    如果这是冬天,他们不会让一个敌人离开,但可惜这是初夏,宽阔的河面就是骑兵的天堑。

    “不对!”

    苏克萨哈突然脑子里灵光乍现。

    “快,别跟他们在这里纠缠,立刻去锦州,他们肯定还有不少没登船,这是故意拖住咱们的。”

    他骤然间吼道。

    他身旁的那些将领瞬间醒悟。

    紧接着伴随命令发出,正在和船上明军徒劳纠缠的清军立刻以最快速度转向,沿着河岸道路狂奔向前,直奔紫荆山下的河谷,看着这一幕船上明军明显有些慌乱,骂得更加口不择言,甚至拼命向清军开火。但因为北凌码头以上河段水浅无法进入大型战船,这只是些没有大炮的小型战船,鸟铳和弓箭给清军造成的损失并不大。而确定自己做出正确选择的清军却丝毫不再理会他们,在苏克萨哈带领下狂奔向前,准备去用那些还没来得及登船的明军的血来发泄他们的怒火,很快他们就挤入了河谷。

    这段长度两里,右山左河的路段极其狭窄。

    狂奔的清军以苏克萨哈为前锋,逐渐被逼成一个两骑并行的长龙,毫不理会河面上射来的箭和子弹全速向前。

    “杀,报仇的时刻到了!”

    苏克萨哈举刀怒吼。

    蓦然间锦州城展现他的视野,然后他几乎下意识地想带住战马。

    这哪还是锦州啊,这完全就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熔炉,整个城市以城墙为界线完全一片冲天的烈焰,尤其是四门的城楼和城中制高点的钟鼓楼,就像五根火炬般矗立着,城内建筑物燃烧的灰烬随着滚滚浓烟升起,在火红色的天空汇聚成一条恐怖的魔龙直冲夜幕,甚至隔着还有十里路,他就感受到了那里释放出的高温。

    而此时城内是什么样子就不用说了。

    咱大清最大的火炮基地,最大的后勤基地,辽西走廊上最大的要塞,连同里面的至少三万人口,超过五十万石军粮,全都在这座熔炉里化为灰烬。

    同样化为灰烬的还有南下的meng想。

    他们不可能再继续南下了,他们不可能饿着肚子远征四百里外。

    更何况四百里外还有一座之前他们就望而生畏的要塞,他们也不可能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攻下它,更何况那要塞四周还有超过十万敌人。

    “啊……”

    苏克萨哈仰面朝天骤然发出一声悲愤的咆哮。

    “嚎,嚎尼玛逼啊嚎!”

    前面蓦然间一声鄙夷的怒骂。

    苏克萨哈愕然低头,这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前面的道路最窄处突然多出一个身影,这个身影扛着一柄巨大的狼牙棒,也没有骑马,也没有士兵跟随,就那么孤零零站在前方十几丈外,站在锦州城的熔炉背景上……

    (恢复两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