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四十一章 赌国运的多尔衮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杀!”

    苏克萨哈骤然怒吼一声催动了战马。

    他当然知道这是谁。

    他身后那些旗满洲的精锐骑兵们同样也知道这是谁,此刻这个杀了阿济格,屠了牛庄,阵斩李国翰,血洗锦州的恶魔,这个手上沾满大清无辜百姓鲜血的刽子手,这个屠戮他们亲人毁掉他们家园的不共戴天仇敌,就那么一个人站在他们马前。而他的背后是被他焚烧的锦州,他的旁边是脖子上挂着旗健儿的人头悲号的女人,他就像一个吸引仇恨的标志般杵在那里,可以说此时所有清军全都已经怒火冲天,他们跟随着他们的统帅,如同一群疯狂的饿狼般直冲向前……

    呃,两骑并行向前!

    杨庆笑咪咪地站在那里,横持着他最爱的巨型狼牙棒,身上穿着一百多斤重铠甲,就像是一尊铁塔卡在狭窄的道路上。

    他左边是向上急剧绵延的山林。

    他右边是小凌河常年冲刷出的陡峭河岸。

    这是属于他的完美战场。

    眨眼间一马当先的苏克萨哈就到了面前,那锥枪挟战马狂奔的力量径直撞向他胸前,此时的苏克萨哈虽然不像索尼,鳌拜一样隐然清军少壮派首领,但那也是年轻一代崭露头角的甲喇,算得上多尔衮的亲信之一,此刻他手中那充满仇恨刺出的锥枪带着火焰的反光瞬间就触及杨庆的山文甲。

    但也就在同时,杨庆如鬼魅般一侧身。

    枪尖带着火星急速划过。

    在那明显的摩擦声中,杨庆骤然发出狂暴的怒吼,在苏克萨哈的战马因为惯性从他面前急速掠过的瞬间,肩头狼牙棒就像挥动的球棒般,带着沉闷的呼啸横扫而出正中苏克萨哈胸前。

    下一刻苏克萨哈径直倒飞出去。

    可怜的苏克萨哈被这柄近百斤重的狼牙棒当胸砸中,胸前从肋骨到胸骨统统粉碎,而且还有超过五根三棱钉同时钉进他的身体,凿穿他的肺和心脏,在倒飞出去的瞬间,在撞击力量的挤压下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喷出。他张开嘴惨叫着,拖着鲜血拉出的血雨,狠狠撞在身后骑兵的身上,在那骑兵被撞落的同时杨庆的狼牙棒正中其马头,那战马连悲鸣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这狂暴力量掀翻……

    “呸!这也算名将?”

    收回狼牙棒的杨庆鄙夷地说。

    他面前已经一片人仰马翻。

    拥挤在山路上狂奔的清军,就像推倒的骨牌般撞在一起,原本气势如虹的冲锋瞬间一片混乱,而且混乱还在急速向后蔓延,甚至一些下意识避开的清军滑落河岸坠入小凌河的河水,然后紧接着被河面战船上的鸟铳射杀。

    所以说这是杨庆的完美战场。

    被仇恨冲昏头的清军,过于相信他们的冲击力,另外也是太不了解他们的对手,不骑马的杨庆和骑马的杨庆可不是一个级别,后者因为重量限制最多也就是个猛将,但不骑马的话身上堆着多重重铠,拎着巨型狼牙棒的杨庆就是一头怪兽了,而把这头怪兽放到这样的战场环境,那完全就是一头狂暴的霸王龙了……

    苏克萨哈什么的,完全不够看啊!

    更何况还不只是他。

    在旁边小凌河的河面上,还有一艘艘满载士兵的战船呢,这一批可不是之前那些水师士兵,这些船上全是顺军老兵,就在清军的冲锋被杨庆遏制后,他们手中的利箭立刻射出,密密麻麻飞向岸边拥挤的清军。后者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前端被堵后面不明情况的同伴不断向前挤压,将他们在这片狭窄道路上挤得连掉头都不能。而他们也不是重甲的步兵,身上单薄的棉甲防护能力也有限,几十米外射来的箭足以贯穿,结果就是近千清军骑兵就这样被挤在不足两里长的路上,然后如同待宰羔羊般等待侧面飞来的箭落下。

    一些聪明的立刻下马,拼命冲向附近的山林,但也就在这时候,最前方传来犹如噩meng的吼叫。

    杨庆终于看够了热闹。

    全身重铠的他紧接着迈步踏着脚下的清军死尸不断向前,那柄狼牙棒没有任何技巧地左右横扫,就像从头向后砸烂一条死蛇般,不断将他面前的清军甚至战马砸成肉泥。那些惊恐地清军士兵徒劳的反击,但即便是他们标志性的重箭,也一样奈何不了杨庆的百斤重铠,山文甲,棉铁甲甚至于锁子甲,层层保护下就连鸟铳子弹都很难打穿何况弓箭。而清军骑兵连鸟铳都没有,实际上就连清军步兵都不喜欢用这个,和他们的硬弓重箭相比鸟铳太鸡肋了,至于后来旗喜欢鸟铳那是因为他们拉不动这个时候旗的硬弓了。

    根本无法阻挡杨庆的他们,此刻也只能在这头怪兽的狼牙棒前惊恐如鸭群般奔逃,然后被船上的顺军精锐射杀。

    他们的死尸从前向后不断堆积。

    他们的鲜血顺着河岸流淌汇入小凌河染红河水。

    他们的惨叫响彻夜空。

    ……

    这场屠杀持续半个小时,超过七百清军精锐死在河岸边,当一个时辰后,鳌拜率领着另一支清军赶到后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尸山,当然还有远处化为灰烬的锦州。

    而杨庆和他的部下早已经撤离。

    不仅仅是步兵,就连他的骑兵都完成登船离开,杨庆在紫荆山下的阻击就是为了骑兵撤退争取时间,和步兵的撤退很简单不同,这些骑兵必须到下游的码头乘坐那些大型战船,他们的战马必须依靠码头装船,要知道杨庆在锦州同样俘获大批战马,尽管在北凌码头也夺取了几艘滞留的晋商海船,但仍旧有一些实在装不了的都被宰杀,看得李来亨心疼不已。

    但心疼也得杀。

    最终铁青着脸的鳌拜带领他部下清军在小凌河畔和锦州城内,总共找出了一万三千具死尸,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城里被烧成炸麻雀状的焦炭,火焰的杀人速度比杨庆的士兵更快,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下一代。

    这些死尸让清军发愤欲狂。

    话说他们至今人口依旧不多,总共不过几十万正牌旗人,这一万三千具死尸代表着的,是在大清身上剜下的一块血淋淋的肉,甚至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在十年內都无法补齐,如果算上牛庄等地的,说杨庆已经在大清的身体上砍了一条胳膊都不为过。

    第二天下午多尔衮到达。

    但他也无可奈何。

    清军只能停止前进。

    他们已经没法再前进了,一路之上他们携带的粮食耗尽,就等着在锦州进行补充,但锦州的存粮都变成了焦炭,别说继续南下,就是在锦州他都无法养活后面源源不断赶来的七万大军,这一带剩下的只有广宁还能提供少量粮食,但绝对不可能养活七万大军,更不可能支撑这样一直大军的持续作战。

    于是多尔衮很干脆地下令杀那些老弱的奴隶为食。

    这是他目前唯一的解决办法,和宰杀战马为食相比,明显宰杀奴隶为食更划算,但这种方式同样不能维持他的作战,因为到了战场上作为死兵的奴隶肯定要倒戈,他只能在一片焦炭的锦州城内等待着,等待后续的粮食运到,然而三岔河浮桥被毁,再加上杨庆的沿海袭扰,让他的粮食运输只能走北线,也就是从沈阳向西转向朝阳再运到锦州。

    这条线虽然距离远,而且全都得依靠陆路运输,但可以确保安全,杨庆离开了船根本没法玩,而明军水师的战船是无论如何都开不到上游的。

    就连在辽河下游都得靠潮汐。

    而骑兵袭扰就是给他送菜,那里是科尔沁人的地盘,大玉儿会让杨庆知道招惹她的后果,她的娘家人会教只有最多两千骑兵的杨庆做人的,而剩下路段有医巫闾山的屏障,杨庆的骑兵根本无法过去,最后多尔衮只需要保护大凌河谷下游,也就是大凌河堡到锦州这一段就行,他的七万大军足够做到这一点。

    虽然动用沈阳的存粮,会造成整个后方的挨饿,但好在这只是暂时的而已,只要他能到达山海关打开中原的大门,那么紧接着从河北等地掠夺的粮食就会运回沈阳。

    实际上也不需要那么麻烦。

    只要他能够打败李自成,那么东北的旗哪还需要继续在这片苦寒的土地上煎熬,直接内迁就像当年的金国一样入主中原就行,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这可是大清国运之战,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败,哪怕赌也得赌一把。

    但无论如何,在军粮运到前他是没有能力南下了。

    至于吴三桂……

    那就先撑着吧!

    好在山海关內还有艾度礼率领的七千清军呢!别说还有吴三桂的数万人,就是没有他们,光艾度礼自己的七千清军也足够守住山海关,而且外面还有屯齐的人,再加上锦州和宁远两地的增援后,屯齐手下也有五千人马,足够在外围牵制了,再说了,难道吴三桂还有别的选择吗?

    然而多尔衮却不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