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四十三章 少年,你太天真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锦衣卫指挥佥事,护国讨逆军监军杨庆见过公主!”

    杨庆站在甲板上躬身行礼。

    而坤兴公主站在比他脑袋还高一截的大福船甲板上,低下头红着小脸看着他,右手拉着左手衣袖颇有些手足无措地略微弯腰,然后犹豫一下才细声细气地说道:“杨指挥有劳了,将军为救父皇浴血沙场,坤兴感激不尽,你,你没再受伤吧?”

    后面那句基本上也就是杨庆的听力好才能听清了。

    “能得公主此言,杨庆死而无憾!”

    杨庆说道。

    “公主的伤好些了吗?”

    他紧接着也换了种语气温柔地问。

    “好,好多了,只是……”

    坤兴公主黯然地看着自己左臂上空荡荡的衣袖欲言又止。

    “在杨庆心中,公主依然犹如那夜相逢之时一样完美无瑕!”

    杨庆说道。

    他身后李来亨明显有点作呕。

    包括对面甲板上的圆圆也有点无法忍受了,悄悄戳了一下坤兴公主示意她注意形象,这里可不只有他们俩呢!坤兴公主这才清醒,紧接着那张俏脸就殷红如血,脑袋低垂着再也不敢说话了。随即她身后一个陌生的中年太监咳嗽一声迈步上前,站在她身旁略微靠后的位置,而就在同时一个差不多年纪的文官也上前一步,在他们身后还有一员武将,这基本上就是文武內一个组合了,这也是大明军队出征的标准组合。

    “杨指挥果然少年英雄,咱家之前倒是看走眼了,不想你还有如此本事。”

    那太监笑着说。

    “督公如何称呼?”

    杨庆问道。

    “呃,你连咱家都不认得?”

    那太监愕然道。

    “韩公公,杨指挥在北京时候受过伤,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坤兴公主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咱家乃是南京守备韩赞周,令尊与咱家乃是旧识,算得上亲如兄弟一般,他故去后咱家也是把你当子侄一般对待。”

    韩赞周笑道。

    杨庆秒懂了。

    他这个便宜身体原主的爹是靠贿赂韩赞周才把他塞进锦衣卫的,但双方关系仅限于此,韩赞周收钱办事钱货两清,然后就不再管他,而现在他身份不同,救驾第一功臣这个身份堪称炙手可热,韩赞周虽然不至于巴结他,但以这层关系认个亲还是完全可以的,当然,这对于杨庆也有利,韩赞周可是南方太监两大巨头之一,除了他这个南京守备,剩下就是凤阳守备太监卢九德了,在北京的太监们统统倒台后,整个太监系统也就是他俩和还在山海关的王承恩了。

    “小侄见过叔父!”

    他很干脆地行礼说道。

    “自家人无需客气,想来你也不认得这二位,这位是南京吏部尚书,掌都察院右都御史张金铭,这位是苏松总兵王之仁。”

    韩赞周心满意足地说道。

    杨庆分别行礼。

    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佥事本事官职并不算高,无论张慎言的南京吏部尚书还是王之仁都比他高,后者的总兵通常都带五军都督府都督或者都督同知的头衔,比指挥佥事高多了,当然,他是锦衣卫,这个实权不一样。

    “叔父,不知迎驾军有多少?”

    杨庆紧接着问道。

    “王总兵所部,平蛮将军方国安所部,舟山参将黄斌卿所部,魏国公为帅总计统兵五万,此时魏国公在宁海城陪伴懿安皇后,咱家与王,方,黄三将军所部三万北上与汝会合,另有福建总兵郑芝龙,台州游击程名振等部亦奉命北上迎驾,估计不出半月可至,左良玉,黄得功,刘泽清等部留守江北以防不测。”

    韩赞周说道。

    这支迎驾军明显有问题。

    这里面没有一个真正能打的,王之仁和黄斌卿是江浙地方军,纯粹军户,根本就没打过仗,方国安之前是跟着左良玉混的倒是打过仗,但战斗力有限,至于徐弘基就是个牌位,可以说这支迎驾军很令人失望。

    哪怕郑芝龙赶到也一样。

    郑芝龙在海上是条龙,在陆地上也就是条虫了。

    不过唬人也够了。

    “叔父,诸位,多尔衮的七万大军就在岸上,咱们过去与其打个招呼如何?”

    杨庆深吸一口气说道。

    韩赞周三人面面相觑。

    “贤侄,不如先回觉华dao商议一下。”

    韩赞周笑着说。

    “叔父,那样他们就进宁远了,自宁远至山海关,骑兵急行军不过一天的行程,多尔衮在宁远休整,明日全军出城全速向前,我军就算再截击也无用了,若想阻挡其到达山海关,就只能在他们到宁远之前动手。”

    杨庆说道。

    “那就让他们到宁远好了。”

    张慎言说道。

    “李自成所部加我军联手,完全可与其决战山海关。”

    他紧接着补充道。

    很显然这些家伙想把李自成拖进这个战场,如果在这里拦截那就是明军独自面对清军,如果把多尔衮放到山海关,那么就是李自成为主明军为辅共同对付清军,最终损失最大的也是李自成,这样可以达到使其两败俱伤的目的。挡住清军的同时李自成也实力大损,挡不住清军也一样可以给多尔衮造成严重损失,这样多尔衮就算南下也只能继续在北方与李自成纠缠下去,而江南可以继续坐山观虎斗甚至最后坐收渔利。

    至于崇祯……

    就算救不出又有什么大不了?

    回去换一个新的就是了,说白了江南士绅迎驾的目的,并不是真得非要救回崇祯,他们只是来显示一下他们作为大臣的忠心而已,他们期待的只是李自成与多尔衮两败俱伤,最后无论谁赢都没有能力继续南下,这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

    帮李自成打败多尔衮?

    那解决了后方麻烦的李自成转头南下怎么?

    明清顺玩的是三国杀,李自成之所以主动归顺并且和大明划淮为界互不侵犯,不是因为他对大明有什么感情,也不是因为他对江南的富庶不感兴趣,而是因为清军在背后他不得不这样做以避免腹背受敌,但他要是解决了多尔衮,那还不惦记江南就是傻子了。

    江南士绅不喜欢多尔衮,同样也不喜欢李自成啊,甚至他们更不喜欢李自成,那么操作一下让李自成始终和多尔衮维持敌对,而且互相都奈何不了对方,这才是江南士绅最想做的事情。

    但这对杨庆来说还是不行。

    他们的幻想太天真。

    就这支迎驾军的实力根本影响不了双方的实力对比。

    这支迎驾军太弱,全都是些在明军中都算垫底的,他们会和以前一样面对清军一触即溃的,江南的卫所农兵们根本不可能有保卫北方的斗志,更何况一旦真正到了战场上,这些家伙肯定会在必要时候卖一下李自成的。结果最终还是多尔衮打败李自成入关,他之前的一切努力白费,北方士绅箪食壶浆欢迎大清王师,然后与多尔衮合伙剿灭李自成后下江南,用血洗江南弥补他们在这场战争中的损失。多尔衮就算遭受严重损失也一样,杨庆堵的不是他,而是他与北方士绅合流,清军哪怕损失一半,也无非就是出让更多利益,最后北方士绅照样会给多尔衮几十万大军。

    “诸位,我们的目的是救驾,不能让陛下有任何闪失。”

    杨庆诚恳地说。

    “杨将军是说我们为臣不忠吗?”

    张慎言冷笑道。

    “既然张公都这样说,那在下也就不再勉强诸位,诸位是迎驾军,在下是护国讨逆军,两军互不统属,诸位但请上观,在下将独自迎敌!”

    杨庆说道。

    说完他转身看着李来亨。

    后者正冷眼旁观这一幕呢!

    杨庆深吸一口气,然后对那水师参将说道:“传令舰队靠岸,至于你们愿意跟着就跟着,不愿意跟着在岸边等待即可,我不勉强你们。”

    那参将带着感激行礼迅速发出命令。

    杨庆回过头看了一眼坤兴公主。

    后者也在看着他。

    “公主,保重!”

    杨庆拱手说道。

    “你……”

    坤兴公主泪光盈盈地看着他。

    她未必能够明白杨庆与这些人在争执什么,但杨庆又要去面对敌人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而且这些人还不会帮忙,他们准备坐视杨庆去面对危险,话说她只是从未经历过什么人间险恶,像白纸一样干净,但她又不是没脑子。

    “贤侄,不要义气用事,你还有大好前程!”

    韩赞周说道。

    他还想挽救一下这个蠢货,毕竟这一劫之后,厂卫体系损失巨大,以后肯定斗不过文官,而杨庆却是一个新的希望所在。

    “叔父,小侄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杨庆说道。

    韩赞周没有再说话。

    这时候杨庆脚下的战舰开始缓缓掉头,因为两船本来就靠得很近,随着船头的右调紧接着两个船头就贴在一起。

    “杨庆!”

    突然间坤兴公主喊了一声。

    杨庆蓦然抬头,然后就看见她小跑了两步,背衬着天空中的明媚阳光纵身跃起,在韩赞周等人的惊叫声中,就像从天而降的仙子般向着杨庆头顶坠落,杨庆迅速抬手把她接在怀里,顺势一侧身低头看着她的俏脸……

    “我,我和你一起!”

    坤兴公主躺在他怀里,带着无限柔情看着他低声说道。

    “杨庆,接着我!”

    然后他们的头顶蓦然传来了圆圆的尖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