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四十八章 进击的巴图鲁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别乱,列阵迎敌!”

    已经登陆的韩赞周,拔出他的宝剑高喊道。

    他面前的登陆场一片混乱。

    这一批登陆的全都是南京及苏松浙东等地卫所兵,可以说全都是没有上过任何战场的菜鸟,哪怕其指挥官黄斌卿也一样,他是世袭军户,之前一直在舟山做参将,因为江北的黄得功等人都必须警戒李自成……

    虽然双方已经停战。

    但南京的官员们和李自成之间可没什么互信。

    所以无论黄得功还是退到淮安的刘泽清这些统统都没有敢动用,迎驾军除了方国安的人之前参加过在湖广的作战,其他基本上都是就近的各地卫所征集,包括指挥官也同样是各地卫所的将领,王之仁,黄斌卿乃至于还没赶到的程名振都如此。此刻突然遭遇强敌,上至黄斌卿下至那些普通士兵全都乱了套,眼看着清军逐渐接近却不知所措,反而倒是韩赞周这个太监最先清醒过来,就在挥剑催促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地从身旁小太监手中夺过一个小箱子,紧接着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摞纸举到半空。

    “列阵迎敌,你们日常怎么训练的就怎么做,三十万,这里是三十万两银票,打完这一仗就是你们的!”

    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快,列阵,鸟铳手,鸟铳手立刻上前,大炮,把大炮推上去!”

    黄斌卿瞬间清醒紧接着拔出刀吼道。

    那些士兵同样清醒。

    三十万两啊!

    这钱肯定不会赖账的,打完仗直接过去要就行,这种时候谁敢赖账会被乱刀砍死的,然后银票还是会被当兵的瓜分,而且这还不包括之前他许诺的那些如补发欠饷之类,韩公公还是有些信誉的,这完全值得玩命拼一把啊!

    韩赞周就像举着一根魔杖般举着手中的那把银票,在一片混乱的海滩释放着光芒。

    在这白银的祥光笼罩下,所有士兵就像得到女神的祝福般亢奋起来。

    那些原本手足无措的士兵们毫不犹豫地推动一门门弗朗机向前。

    他们的地形其实非常有利,因为这片登陆场两边还是山林,只有一条不算宽的平地向前,就像一个瓶形,而直通宁远的大路横过瓶口,清军向这边进攻必须从这个狭窄的瓶口转过来,只要有足够多的大炮完全可以形成攒射。黄斌卿好歹也是世袭军户,抗倭的烈士之后,他迅速明白了这一点,在他的,当然主要是三十万两银票的催促下,那些明军以极高的效率将至少四十门弗朗机一字排开对准前方。

    几乎这些弗朗机刚刚架好对面的清军骑兵就出现。

    “开炮!”

    韩赞周和黄斌卿同时吼道。

    四十门弗朗机几乎同时喷出了炽烈的火焰,四十枚实心弹瞬间打在一里外的清军骑兵中。

    这种火炮的确威力有限。

    可那是对轰城墙而言,用来轰骑兵还是威力足够,最先冲出的十几名骑兵还没来得及转向,就在四十枚实心弹的击打中血肉飞溅,几乎一个不剩地倒下。

    “装弹!”

    韩赞周亢奋地尖叫着。

    所有炮兵以极快速度更换备用弹药筒,紧接着第二轮炮击开始,而对面冲锋的骑兵因为惯性依旧径直冲出然后瞬间又是一片血肉飞溅,然后第三轮弹药完成装填射出,还是打得清军死尸堆积。这种初级版后膛炮的射速优势在这样战斗中尽情发挥,在白银祥光笼罩中的明军炮手们拼命加快装填速度,用四十门弗朗机一刻不停地攒射冲出的清军,死尸在那片狭窄区域不断堆积。

    但清军却仿佛没看见那些死尸一样继续源源不断狂奔而出。

    “这些疯子!”

    黄斌卿擦着头上冷汗说道。

    几乎他刚说完,不远处骤然间一声巨大的爆炸,他愕然转头,就看见一团火焰在他的炮群中炸开,迸射的碎片打得两旁炮兵血肉飞溅,甚至两门弗朗机都被爆炸的威力直接掀飞。

    “炸膛了!”

    炮群的士兵尖叫着逃离。

    也就在这同时十几名清军骑兵蜂拥而出踏着遍地死尸完成转向。

    “鸟铳手!”

    黄斌卿和韩赞周焦急地高喊着慌乱地向后逃,在他们身后最后一批坚守岗位的炮手点燃十几门弗朗机,但再一次发生炸膛,这下剩余炮手也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全部丢弃这些弗朗机仓皇向后逃,全都很快躲到了鸟铳手的后面,而韩赞周下意识地擦了把冷汗,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黄斌卿。

    “工部这些粗制滥造的废物!”

    黄斌卿悲愤地骂道。

    而此时随着清军骑兵源源不断冲出完成转向,千军万马的洪流迅速形成,踏着雷鸣般马蹄声撞击而来。

    看着这些凶悍的蛮族战士,那些举着鸟铳的卫所兵开始颤抖,紧接着有人向后望,韩赞周毫不犹豫地又一次举起了他的三十万两银票,他甚至用另一只手拿过小木箱高举到头顶,而黄斌卿则朝亲兵们使了个眼色,后者迅速拔出刀在鸟铳手身后排列开,那些士兵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些。

    就在这时候第一批清军进入二十丈內!

    “稳住,别……”

    黄斌卿吼道。

    但也就在同时,一名士兵尖叫着扣动了扳机,然后下一刻所有士兵扣动了扳机,对面汹涌而来的骑兵洪流中寥寥几个倒下,但更多骑兵继续狂奔向前转眼间就到了十丈外,第二排,第三排鸟铳手不顾一切地扣动扳机,然后绝大多数人看都没敢看自己的战果,尖叫着扔掉鸟铳一片混乱地向后狂奔。

    黄斌卿毫不犹豫地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韩赞周同样狂奔而逃。

    后面清军撞进人群。

    韩赞周急忙将箱子里的银票猛然向后一扬,随着一阵风刮过,里面的银票瞬间被吹散,立刻就飞向了那些清军骑兵,然后坠落在人群中,一些溃兵本能般停下争夺,甚至就连那些清军骑兵在愣了一下之后,都毫不犹豫地下马一边砍杀一边抢夺。

    “停下,都停下!”

    喘了口气的韩赞周拔出宝剑挥舞着,声嘶力竭地对那些溃败中的部下吼道。

    “回去,临阵脱逃者诛九族!”

    紧接着他一剑砍翻了一名溃兵。

    但即便这样也毫无效果,战场上所有明军都在不顾一切地向着海岸边的战船狂奔,尽管他们实际上很多人根本没有面对过清军,后者只是前锋到了,然后韩赞周这边的阵型就那么随之瓦解,紧接着就像垮塌的沙子般整个阵型自动崩溃。绝大多数士兵根本连鸟铳都没放,在看到别人溃败后也扔掉鸟铳溃败,整个海滩上就这样仅仅因为清军前锋的突击造成了全线崩溃,那些士兵丢弃了所有能够丢弃的东西,很多人甚至就连盔甲都抛弃了。

    不仅仅是士兵在逃跑,就连那些将领也在逃跑……

    实际上他们是最先跑的。

    “陛下,奴婢有负圣恩啊!”

    韩赞周看着溃败的部下,无可奈何地仰天长啸。

    这里的溃败会导致整个战场的崩溃,杨庆五千人敢挡七万清军,他的一万五千人居然不敢迎战实际上只有几百前锋的清军,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耻辱,带着这种耻辱感,他下意识般把剑横在了脖子上……

    “哈哈,我还以为有什么惊喜呢!”

    清军后方鳌拜笑道。

    韩赞周他们其实输得不算太过于丢人了,他们的封堵战术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弗朗机打多了过热再加上本身粗制滥造,无法承受持续的高速射击而已,如果碰上一个稍微弱一些的将领,在最初的惨重伤亡后肯定会被吓住另外想办法,但可惜他们这些菜鸟一上场就对上了可以说清军年轻一代头号猛将,一个连多尔衮都不太敢招惹的家伙。

    当初多尔衮可是想过把福临给踢到一边的。

    除了大玉儿的幕后或者床上操作外,很重要一点就是索尼和鳌拜这批上三旗的少壮派明确发出了威胁。

    如果不让黄台吉的儿子当皇帝,那他们就不惜和两白旗火并。

    这是多尔衮退缩的重要原因。

    可怜韩赞周一群菜鸟,上的将军下到士兵全是没打过仗的初哥,却在出场就直接对上了这样一个家伙,然后再加上一群堪称咱大清皇帝禁卫军的镶黄旗巴牙喇纛,也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差了。

    “惊喜?这些年明人什么时候给咱们过惊喜?”

    他弟弟穆里玛鄙夷地看着溃败的明军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哥哥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而是皱着眉头看着南边的天空,穆里玛紧接着转过头,就看见南边的天空中一片灰色的烟雾开始不断扩散,然后越来越浓重,就像那下面有大火在熊熊燃烧般……

    “宁远,是宁远!”

    他下意识地惊叫道。

    几乎就在这同时,他们身后一名骑兵满头大汗地狂奔而来,在鳌拜身旁翻身下马行礼说道:“巴图鲁,后队遇袭,是流寇的骑兵,近万骑兵,兄弟们已经快顶不住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