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五十四章 傻了吧?爷上面有人!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一!”

    杨庆高喊道。

    话说凌迟这样的大戏他可是第一次欣赏,虽然他在战场上也算杀人无数,但那是战场上根本顾不上管其他,无非就是一棒子拍死,和欣赏凌迟不一样,据说这个刽子手乃是祖传的好手艺,能把人割到第二天才咽气,总共能片几千刀的高手,此刻看着那小刀在鳌拜胸前缓缓片下第一块肉,杨庆真还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话说这真得很不对啊!

    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感觉呢?他没穿越过来前也是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啊!

    虽然这样说多少有点夸张了。

    他自认距离这个标准还在努力中,但也不可能重口味到如此地步啊!

    “二!”

    他和那助手几乎同时喊道。

    而也就在这时候,伴随着城墙上那些旗健儿愤怒的咆哮声,几乎所有清军官兵都扑向最近的火炮,毫不犹豫地把原本负责这些东西的关宁军推到一旁,然后带着满腔仇恨撬动大炮进行瞄准。不过杨庆和那马车都在不断狂奔当中,就这些没有什么真正调节装置的古老火炮,想要瞄准三百米外这样的目标还是有一定难度,实际上很多大炮连瞄准装置都没有。

    “三!”

    杨庆喊道。

    后面的一百士兵齐声高喊。

    那刽子手将一块薄薄的窄肉片挑在刀尖上举起示意着,而后面列阵的顺军和南翼城上守军发出亢奋的尖叫,很显然他们和杨庆一样充满了恶趣味,话说阵前活剐敌方大将这种事情想想就已经很令人兴奋,更何况此时这些平日也没什么娱乐的家伙还是看现场直播。

    紧接着那肉片就被扔进盆里。

    而此时鳌拜那壮硕的胸前已经是鲜血淋漓,不过咱大清头号猛将不愧为猛将,硬是瞪着血红的眼珠子一声不吭,然后那刽子手的第四刀也落在他那无数次杀戮锻炼出来的健美肌肉上,锋利的刀刃小心翼翼地慢慢割下。几乎就在这同时山海关城墙上一门最先完成瞄准的弗朗机发出了愤怒的吼声,一枚实心弹瞬间打在距离马车十米远的地方。那刽子手吓得手一哆嗦,那刀一下子割深了,差一点戳进鳌拜的心脏,好在他反应快硬生生偏了一下,但这一下也疼得鳌拜终于发出了被抑制的悲号。

    “素质,注意素质,我还想栽培你以后剐多尔衮呢!”

    杨庆不满地说。

    骤然间两枚炮弹同时打到,其中一枚距离他不足五米。

    “将军,咱们换个地方剐吧!”

    那刽子手哭丧着脸哀求。

    这他玛太吓人了,这纯粹就是在做死啊!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又是三枚炮弹同时落下,其中一枚要不是他的马车跑得快就正好命中了,那激起的泥土都落他身上,反弹起的炮弹以肉眼可见的姿态在天空飞过,紧接着落地再一次溅起泥土飞扬,又在地上滚动了几下才停住。

    “不行,继续剐,要不然我就让你徒弟剐你!”

    杨庆很凶残地威胁。

    那刽子手幽怨地看着他,然后横下一条心继续工作,而他们周围炮弹也不断落下。

    不过凭良心说这样的炮弹真瞄准的反而很难击中他们。

    毕竟就这些火炮那悲剧的初速,三百多米距离得飞一秒多钟,马车是紧跟着杨庆的,而杨庆始终在跑一种不规则的路线,速度虽然不算快,但每秒也得出去六七米,这些火炮本身炮膛粗制滥造,炮弹甚至和炮膛之间有很大的间隙,几乎就是不可能依靠瞄准击中任何目标。

    可是那里有超过三十门大炮在愤怒地狂轰啊。

    他们自己撞上炮弹的概率绝对比炮弹命中的概率高。

    可那刽子手也没发言权啊!

    他只能横下一条心,几乎是咬着牙在片着鳌拜,很快就在马车狂奔和四周炮弹泥土的飞溅中,把鳌拜片得鲜血一直流淌到了马车上。

    而山海关城墙上,那些清军发疯一样不断开火,炮弹一枚枚不断飞向杨庆和行刑的马车,甚至几门红夷大炮都装上了最大号的霰弹,总之咱大清的勇士们完全陷入疯狂,就算轰不死这个恶魔,也要轰死鳌拜免得巴图鲁继续受这种折磨和羞辱。

    甚至一门弗朗机炸膛都没阻挡住其他清军继续轰击。

    然而诡异的是,始终就没有一枚炮弹能命中杨庆或者马车。

    在炮弹不断激起的泥土中,这个双手沾满咱大清人民鲜血的恶魔就那么嚣张地狂奔着,总是在间不容发间避开一枚枚炮弹,仿佛那些每分钟几十枚落下的炮弹跟他有什么特殊感情般,就是不往他的身上落,甚至也不往那马车上落,无论如何瞄准结果都一样,甚至一枚反弹起的炮弹都擦着他后背飞过,可就是落不到他的身上。

    可怜那些悲愤无处发泄的清军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鳌拜的肉一片片被片下。

    而那些关宁军则在一旁愕然地冷眼旁观着。

    同样顺军也愕然地旁观着。

    这一幕真得很有些匪夷所思,这就像冥冥中有神灵操纵般,那炮弹就是打不中杨庆,他在飞溅的泥土中穿行的身影,仿佛带着一种神秘的色彩般,这已经不能用运气逆天来形容了。

    这完全就是神迹啊!

    好在顺军还是迅速清醒。

    他们的火炮立刻开始还击,就连南翼城上的,还有长城上的一些火炮都加入还击,密集的炮弹不断打在本来就有些残破的城墙上,而随着不断有清军中弹倒下,射向杨庆的炮弹也急剧减少。

    这下子他更肆无忌惮,干脆减慢了速度。

    实际上此时杨庆自己都挺懵逼,说白了他就是脑子发热,就像喝嗨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疯狂。

    必须得明白一点,一个多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混吃等死,依靠着收租天天吃喝玩乐的年轻现代人,他一不是什么政客或者说政治家,二不是什么老谋深算的奸商,虽然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空又莫名其妙获得了一具强悍的身体,仿佛本能一样的杀戮经验和与生俱来般医术,但性格上还是过去的他。

    哪怕他已经在适应这个时代了也依旧还有过去的性格残留。

    比如偶然冲动一下。

    就像他见面就揍了崇祯,还有在天角山脑抽般登陆阻击,今天这场作死一样的活剐鳌拜同样也是冲动的结果。

    但这样作死还毫发无损,这就未免有点诡异了。

    难不成自己真有神仙保佑?

    要不然如何解释自己那完全超越人类的战斗力和自愈能力?

    他干脆停下了。

    “玛的,拿刀来!”

    杨庆转身下马跳上马车,从那刽子手那里拿过小刀,后者赶紧跳下马车忙不迭跑路,但刚跑出不到两步远一枚炮弹就落在他身旁,弹起的炮弹几乎擦着他鼻子飞过,吓得他转头又扑到了马车上,然后哆哆嗦嗦地趴在那里,愕然地看着那些炮弹继续落在他们附近,却没有一枚击中他们。

    倒是杨庆的那匹战马突然被一枚红夷大炮的炮弹击中血肉飞溅。

    那刽子手傻了一样看着操刀的杨庆……

    “傻了吧?爷这是替天行道故此天护神佑,建奴的炮弹就打不到爷!”

    杨庆一边片鳌拜一边得意地说。

    那刽子手忙不迭点头。

    他的确堪称天护神佑,他就那么嚣张地在城下,一直把鳌拜片到了天黑,期间清军至少朝他打了超过三百枚各种炮弹,把那辆马车周围打得跟月球表面一样,可就是没有一枚炮弹打到马车上。这诡异的一幕不但让那些清军绝望到仰天长啸,也让城墙上的关宁军和后面的顺军全都傻眼,甚至还有人趴下叩拜的,很显然杨庆剐鳌拜的行为正义性太强,所以就连天上的神仙都帮忙。

    实际上他本身就带有点超自然属性。

    超级猛将啊!

    古代那些和他同样的超级猛将背后哪一个没有点神话传说,最差的那也上天上星君下凡,此刻这场诡异的大戏更是坐实了他上面有人。

    很快夜幕降临。

    “玛的,看不清了,明天继续!”

    杨庆把小刀一扔说道。

    当然,不是他看不清了,而是山海关上的人肯定看不清了,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有火把照明但也没用,观众都看不清他还玩个屁,不过鳌拜居然到现在还没死,可怜咱大清头号猛将都见骨头了,依旧还没有咽气,还在瞪着血红的眼珠子看着他仿佛要咬人般,话说一个被片了两百多刀的还有这精神头,这也不愧是满州第一巴图鲁。

    不过这也不算稀罕,其实凌迟这种刑罚经常有这种事情。

    比如刘瑾就撑到了第二天。

    很显然咱大清头号猛将还是不能输给一个太监的。

    “吴三桂,明日咱们接着玩,等剐完鳌拜就该轮到你了,关宁军的兄弟们听着,砍了建奴人头送陛下出城,尔等皆既往不咎,若继续执迷不悟,那么这也是尔等的下场,兄弟我言尽于此了,想死还是想活就看尔等自己的选择!”

    杨庆紧接着对山海关上高喊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