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五十六章 这真是极好的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很快溜到了目的地。

    这是山海关总兵府最后面的一处单独小院,原本的高第家眷所居,现在已经摆上各类帝王仪仗充当崇祯的行宫……

    或者也可以说监狱。

    崇祯是出不了这个小院的,当然,对外的说法是皇帝陛下在离京途中受了风寒,再加上被那逆臣杨庆气得,所以龙体欠安卧床不起,既然这样内阁都督府这些大明忠臣就不能来打扰皇帝养病了,有什么事情自己处理就行,虽然山海关军民其实都知道皇帝陛下时不时会中气十足地在行宫里骂街,但这种事情就完全没必要在意了。

    山海关军民对皇帝陛下又不是说有多么深的感情。

    杨庆在墙外静静听着。

    很快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里面传来,他迅速隐入花丛中,然后就看见黎玉田从里面走出,紧接着和外面等待的两名军官一起离开。

    杨庆颇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话说这个辽东巡抚,实际上吴三桂在关外的顶头上司,居然没有参加刚才的会议,却跑到崇祯的行宫里,这明显就是有问题的。

    不过他也没兴趣管太多,崇祯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同样也会想办法自救的,在黎玉田一行隐入黑暗后,他迅速溜进了半开的院门,这里原本应该有守卫的,但估计时间久了也松懈了,毕竟崇祯就算出了这个小院,也不可能出得了总兵府,这座总兵府可兼职现在的大都督府,吴三桂的亲信们都驻扎这里,就连高第这个原本的山海关总兵,都带着他的人搬到附近一座寺庙里。

    崇祯就算出了这小院又能如何?

    杨庆刚进去就看见王承恩从对面房门走出,他立刻现身一见,老王愕然了一下,紧接着杨庆又躲进旁边的暗影,老王迅速清醒恢复冷静,对两名正走过来的侍女说了几句,后者行礼离开。然后他又对着一边喊了一句,几名应该是守卫的士兵上前行礼,也不知道他安排几句什么,这些人立刻转身离开从院门出去,老王又警惕地看了看两旁这才向杨庆藏身的方向一招手。

    “陛下可好?”

    杨庆上前低声说道。

    “朕还没被那些乱臣贼子气死!”

    紧接着崇祯出现在老王身后多少有些欣慰地说道。

    “陛下,您瘦了!”

    杨庆充满深情地说道。

    “进来再说吧!”

    崇祯说道。

    他们三人迅速进门,里面只有袁贵妃,杨庆赶紧重新给他们行礼,此时情况特殊,倒也没必要在礼节上太啰嗦。

    “陛下,此时情况危急需陛下亲自决断。”

    杨庆很直接地说。

    “难道那些逆贼要弑君?”

    崇祯意外地说。

    “不是,臣昨日与南京来接驾的韩赞周,顺天巡抚宋权,李自成部下大将李过及李来亨,于宁远以北大破建奴并夺取宁远,此时宋权与李过以数万大军固守宁远,锁断了多尔衮南下之路,臣生擒建奴大将鳌拜于城外凌迟,并斩建奴之首级数千于城外堆起京观,吴逆破胆,正商议弃城而逃投奔建奴。

    只是他们欲以陛下献于建奴。”

    杨庆说道。

    “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崇祯恨恨地说道。

    “此时一是陛下冒险,由臣背着想办法出城,只是难保安全,臣一个人的确可以来去自如,但再背一个人就很难了,城内巡逻警戒的皆是建奴,一旦被发现臣只能说誓死护卫陛下与陛下同生共死。二是陛下随吴三桂出城,臣出城集结李自成所部精骑,于中途设伏横击,但吴逆随行者尚有数千建奴,此战必然是一番血战,战乱之中臣仍旧不敢保陛下万全。三是陛下随其而去,臣率领锦衣卫伺机于中途营救,但臣仍旧不敢保万无一失,毕竟多尔衮大军尚在宁远,相距不过两百里而已,一旦陛下落入多尔衮手中,臣再想营救就难了,故此需请陛下决断。”

    杨庆说道。

    他其实是没安好心的。

    这无论哪一个选择,崇祯都有可能死在混乱中,但对他来说崇祯死了比崇祯被带到沈阳更符合他心意,一个死的崇祯是不会有以后那些麻烦的,而且崇祯死在乱军当中只能算在多尔衮头上,那么继任者就很难与咱大清和平了。

    君父之仇啊!

    不过也不是绝对会这样。

    毕竟无论哪个选择其实也都有救出的可能,两种可能只能说是五五分,这样也算是他对崇祯仁至义尽了,实际上按理说他不来是最合理的,就让吴三桂带着崇祯逃跑,然后让李自成的人横击,那么就算崇祯死了也与他无关。

    而这样无疑是给自己添麻烦。

    但他还是想尽可能地救出崇祯。

    这个皇帝如果能够到南京那他就是救驾第一功臣,前程自然不用说,虽然他粗鲁不懂礼节,而且对公主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他是一个好打手啊,他会成为崇祯对付文臣武将的重要武器。

    更别说还有他对崇祯的几次救命之恩了。

    而换别人无论是太子还是福王,他都不可能成为新君的亲信,如果换太子的话,说不定还会把他踢到一边,毕竟是他主谋让太子当人质的,虽然当时太子已经在李自成手中,但这种事情上很难说太子会不会记恨他,至于福王登基,那么再想维持明顺和平就很难了,福王和李自成可是杀父之仇,同样作为明顺和平的主要策划者,他还有可能遭到清算,而崇祯继续当这个大明皇帝于公于私对杨庆都是最好的结果。

    “朕纵死沙场,亦不能再受辱于建奴!”

    崇祯拍案而起说道。

    “汝速归,带兵在城外等候,若吴逆敢挟持朕出城,汝即以兵横击,朕纵使死于战场亦不负太祖。”

    他紧接着说道。

    “臣遵旨!”

    杨庆赶紧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外面骤然间传来了隐约的鸟铳射击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紧接着更加密集的射击声就传来。

    杨庆愣了一下,他迅速冲出房门几下上了屋顶,然后就看见城西方向密密麻麻的火光闪烁,在一片漆黑的古老城市中分外醒目,下一刻隐约的喊杀声传入他耳中,他迅速转过头看着总兵府后面的街道,紧接着一群明军士兵突然从小巷冲出,和一队巡逻的清军展开了混战……

    “杀,杀建奴救圣驾!”

    山海关副将高中选拎着刀在亲兵护卫中高喊道。

    内讧终于开始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吴三桂的确可以投降咱大清,他这些人本来就是刚刚从宁远一带撤回的,那些将领们原本的产业也都在关外,同样亲戚朋友也有一大堆在清军中,他们投降后不但产业失而复得,而且此时遭受严重损失的多尔衮也会敞开怀抱欢迎他们,至少吴三桂也得是三顺王级别的待遇,毕竟他手中有一支真正战斗力丝毫不输于清军主力的精锐。

    但山海关军不一样啊!

    他们全都是冀东的卫所兵,他们抛弃老婆孩子和家园去投咱大清?

    开玩笑嘛!

    拿清军士兵的人头将功赎罪才是正理。

    包括他们的首领高第也一样,高第和李自成算起来还是半个乡亲呢,他是陕西榆林人。

    就在这边高中选率领士兵和清军激战的同时,原本负责迎恩门守卫的冷允登率领大批士兵开始向总兵府推进,并且与清军在大街上展开激战,因为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冷允登转眼间淹没了不足一百清军,向着总兵府直扑过来。而也就在这同时,原本驻守在鼓楼上的关宁军手中大炮开火,但让杨庆意外的是,关宁军轰击的目标同样是清军,一队刚刚冲出总兵府,试图阻截冷允登的清军瞬间被背后的炮弹打得血肉飞溅。而远处威远门内战火同样燃起,那里也应该是关宁军负责防御的,也就是说关宁军也加入了对清军的战斗,甚至就连城墙上都出现了鸟铳射击的火光,尤其是与长城相连,作为长城东南方向最主要制高点的靖边楼直接燃起大火,连同里面驻守的清军一起变成矗立夜幕的火炬。

    整个山海关转眼间战火纷飞。

    想想之后杨庆也明白了关宁军的选择。

    吴三桂的突围仅限于他的那些亲信家奴,因为后者是骑兵,也就是所谓的关宁铁骑,但绝对不包括占关宁军大多数的卫所兵,后者是步兵,匆忙出城也是被李自成的骑兵宰割,而且这些人的家属都在城内,他们可以跑但他们的家属肯定没法跟着跑,然后留在城里被作为逆党家属抄家灭门,更何况他们还根本不可能跑得出去。

    这样算起来用清军和吴三桂的人头换取赦免反而更划算。

    说到底还是利益决定的。

    就像原本历史上关宁军因为利益跟随吴三桂降清一样,此刻关宁军同样因为利益毫不犹豫地出卖他!

    “这真是极好的!”

    看着转眼间陷入一片战火中的山海关,杨庆心满意足地感慨道。

    紧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铜皮管子,然后掏出火折子点燃了下面的垂着的引信,随着火焰向下喷射,一朵礼花骤然飞向天空在漆黑的夜幕上炸开……

    (更新问题,前些天叔叔去世,母亲忙丧事累着了身体不太好,白天主要是我看孩子,只能晚上写点,所以暂时每天一章,周六周日两章,具体到什么时候恢复两更也不好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