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六十章 你去死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女人!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并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他依旧挥舞他那柄巨大的狼牙棒,沿着直通服远门的大街不断向前……

    踏着遍地的死尸和鲜血向前。

    没有什么能挡住全力开动的他,那横扫而过的狼牙棒将他前方所有敢于阻挡的敌人都在瞬间砸成烂肉,无论人还是战马都一样,就连清军推过来阻挡他的盾车都被瞬间砸得粉碎。他就像史前霸王龙般乱入了现代塞伦盖蒂大草原,什么狮子花豹斑鬣狗统统都是渣,犀牛大象也一样在他那醒目的獠牙前仓皇逃蹿……

    谁能与其争锋?

    而在他身后刘芳亮率领的顺军精锐清洗他经过的所有街巷。

    向着两旁分流开的凶悍老兵们就像顶入河口的潮水般,顶着顽抗的清军淹没每一条街巷每一座宅院,阵亡的同时也不断砍下一颗颗带着鼠尾巴的头颅,而杨庆就是他们的旗帜,他们的锋刃,他们所仰望的方向……

    实际上杨庆背后也的确和倭国武士一样插了一面旗帜。

    一面红色旗帜。

    不要看倭国古代战争电影中一堆人背后插着旗子很搞笑,实际在战场上这是极其有效的创意,这对于将领的指挥调动非常有利,在没有望远镜的时代,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方式更一目了然地掌握战场情况了。

    当然,杨庆就纯属装逼了。

    他这和薛仁贵在战场上穿一身白袍一个性质。

    像他这样如苍蝇群里一只知了般耀眼的大将,怎么可能像王思政一样专门穿破衣敝甲,让自己淹没在人海,然后打了败仗死人堆里都没敌人稀罕割脑袋,他要学就得如薛仁贵般让所有人都看见。那面醒目的红色旗帜插在背后,让他以一种无比招摇的方式在大街上带着顺军精锐们杀戮向前,而在两旁的城墙上,高一功和高第所部同样不断向前,同吴三桂那些最忠心的家奴还有清军疯狂地厮杀着。而他们身后的镇东门城楼和两边与长城连接处的牧营楼,临闾楼等处各种火炮,更是疯狂地对着服远门轰击,甚至就连几门红夷大炮级别的重炮都推到了城墙上加入炮击行列。

    它们硬生生轰塌城门堵死出城的通道。

    “杀,杀回去!”

    服远门前艾度礼调转马头吼道。

    他前方的服远门完全被坍塌的城砖和夯土堵死,一群试图清理开通道的清军瞬间被炮弹打成碎块。

    他们已经走不了了。

    这是他们离开这座要塞的唯一通道。

    其实就算服远门没塌也走不了,刘宗敏当然不可能不管后背,城外还有五千顺军在列阵等待,如果没有后面的顺军粘着,他和吴三桂以骑兵列阵于內然后杀出,是有可能冲开刘宗敏的拦截逃出生天的,但现在根本没戏,他已经被顺军牢牢粘住,那些正在和顺军激战的部下,只要一掉头转眼就会被淹没。

    吴三桂那里同样如此,他在城墙上同样苦苦支撑,根本没有能力干别的。

    既然这样索性拼了。

    “杀,死也要拉着这个狗贼!”

    他看着那面越来越近的红色旗帜吼道。

    紧接着他催马直冲杨庆。

    在他身后原本准备冲出城的至少三百清军骑兵,同样带着决死的信念冲向杨庆,既然他们已经不可能活着离开,那就拉着这个五马分尸阿济格活剐鳌拜的恶魔一起下地狱。

    他们的冲锋让前方清军立刻避开。

    三百骑兵就这样在可以容超过十匹马并行的街道上,带着马蹄践踏石板的响声,如同带着岩石的山洪般撞向他们的敌人,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敌人血洗了他们的老家,把他们的亲人和家园烧成灰烬……

    他们是锦州驻军。

    但仅凭阿济格和鳌拜的仇恨也足够。

    “你不会抛弃我吧?”

    杨庆看着决死冲锋的艾度礼,对他身旁一名顺军将领说。

    因为这样的街道混战并不适合骑兵,所以跟随着他沿大街向前的全是顺军的步兵,实际上拼死抵抗的清军也绝大多数没骑马,在这样的环境骑马作战随便几辆大车就能堵死,相反步兵可以最大限度在前锋布置更多人,然后以更大的密度作战。

    结果现在反而麻烦了。

    虽然艾度礼反杀是不可能了。

    这时候杨庆背后街道上密密麻麻全都是顺军,超过两万顺军跟着他涌入这座不大的城堡,别说是街道上了,就连两旁的小巷和宅院内,都涌入大批顺军清洗溃逃到里面的清军。三百骑兵的决死冲锋最多也就是撞开正面这些,然后会被顺军的海洋淹没,对于实际战局不会有任何影响,不过杨庆会倒霉的,因为他是在最前面的,要是身旁这些顺军步兵像明军抛弃顺军一样抛弃他,那他可就真得悲剧了,三百狂奔的骑兵会在瞬间把他淹没。

    “我们不是官军!”

    后者鄙夷地说。

    “那我就放心了!”

    杨庆满意地说。

    很显然顺军对于明军这时候撤走也充满不齿,话说之前并肩作战时候多少还有点感情培养,但现在又彻底没了,不过这关头屁事,他就像打棒球一样,双手横握那柄已经变成血红色的巨型狼牙棒一动不动等待着,而在他身旁的顺军同样支起了密密麻麻的长矛,和他一样一动不动地等待冲击。

    “你叫什么?”

    杨庆突然像话唠的小贱贱一样问道。

    “闭嘴吧!”

    那将领抓狂一样咆哮着。

    几乎同时清军骑兵的洪流到了不足五丈外,紧紧靠在一起的战马恍如骑墙冲锋般,马蹄的急剧起落中铺路石板发出闷雷般的响声,一支支伸向前方的长矛反射寒光,马背上决死冲锋的旗精锐发出一往无前地呐喊声,冷兵器时代最令人望而生畏的一幕就这样急速拉近,下一刻将是生与死铁与血的撞击……

    “来吧,杀个痛快!”

    杨丰亢奋地吼叫着。

    他身后密密麻麻支起长矛的顺军同样发出亢奋地吼声。

    下一刻……

    三匹并排向前的战马骤然从不足十米外的巷口冲出,依靠着近五十公里的时速瞬间撞穿这道原本一往无前的洪流,后面止不住的清军骑兵不断撞得人仰马翻,然后在那巷口全身重甲的骑兵源源不断冲出,撞进一片混乱的清军中用他们的马刀疯狂砍杀。不仅仅是这处巷口,在这街道两侧所有巷口,所有宅院的大门处,同样的骑兵源源不断冲出硬生生撞进清军,就像一柄柄斩落的刀般将清军骑兵的洪流斩成互不相连的一段段,并且迅速将其淹没在流淌的鲜血中。

    真正冲向杨庆的只有包括艾度礼在内二十骑,他们在顺军的长矛林前不足两米处停住了。

    艾度礼愕然地回头。

    他傻了般看着自己瞬间就消失了的铁骑洪流……

    “交给你了!”

    已经摆好造型的杨庆,说完笑咪咪地放下狼牙棒,将这件恐怖的武器斜支在地上,然后趴在柄端看着茫然失措的艾度礼,而他身旁那顺军将领毫不犹豫地一挥手,长矛的丛林在杨庆两旁分开,紧接着合拢向前。艾度礼苦笑着回过头,下一刻至少三支长矛同时刺进了他的身体,他胯下战马嘶鸣一声立起,然后他被长矛推落马下,紧接着一名顺军上前割下他的头颅,而他的那十九名部下,同样转眼间被移动的长矛丛林淹没。

    这时候数十骑在杨庆旁边一处院门内出现。

    “将军,末将奉黎公之名帅关宁军前来听候将军调遣。”

    刚才黎玉田身边那军官,走到杨庆跟前毕恭毕敬地说道。

    “你叫什么?”

    杨庆趴在狼牙棒柄端问道。

    关宁军的参战在他预料之中,像黎玉田那么精明的人是肯定不会做出错误选择的,关宁军也不仅仅是这些士兵,他们身后还有近三十万内迁的家人,这些人全都在山海关,他们必须为自己的妻儿考虑,他们必须得做最保险的选择。之前跟着吴三桂也是如此,在那时候他们和清军联合是最保险的选择,这一点必须得承认,尽管对民族是犯罪,但吴三桂在山海关投降清军是他和他这个军事集团的最合理选择。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就算关宁军重新再倒戈一次,跑出去帮多尔衮也并不能保证稳赢,毕竟还有数量比他们更多的明军还没有参战,而且他们刚刚杀了大堆清军,以后也很难避免不会被秋后算账,哪怕吴三桂会饶过他们,也同样很难保证以后会不会想起来再借其他理由算账。

    这样做危险性太大了。

    但他们加入战场打清军,那么不论是以顺军名义还是明军名义,都是可以确保稳赢的。

    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

    “末将高得捷。”

    那军官毕恭毕敬地说。

    “去,告诉吴三桂,我给他留一个全尸,他自己了断吧,还有,李自成还没杀他爹,我会劝李自成以后也留着他家人性命的,顺便也再告诉他一声,圆圆在我那里,我会替他好好照顾的!”

    杨庆挥了挥手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