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六十三章 多尔衮,你还缺我一个蛋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快,这鬼天气!”

    多尔衮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骂道。

    话说他的中军同样跑散了,这样的天气里也没法不跑散,雨雾再加上阴云低垂的晦暗,让三十丈外就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了,那些士兵在战场上就靠旗帜的指引,这样的天气什么旗帜也白瞎,而且没有罗盘根本不辨方向,他手中肯定不会没有这个,但不能指望那些牛录们人手一个罗盘,几万人马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线撤退,而且还是在数以十万计敌人的不断攻击中……

    结果完全就放了羊。

    不过从某种这场大雨也帮了他。

    因为这就意味着顺军不会一路不停追杀下去。

    原本对他来说最危险的就是撤退过程中,李自成大军不依不饶地追杀,那样弄不好会崩溃甚至全军覆没的。

    这场大雨阻挡了李自成。

    他这边放了羊,李自成那边肯定也放了羊。

    这样他在后面还没有投入战场的部下可以从容撤退,虽然还有李过的骑兵在后,但随着宋权不战而逃退往觉华dao,李过也不得不回宁远守卫,毕竟对于李自成来说,宁远的战略意义巨大,李过也不能冒失去这座要塞的危险。至于中后所的唐通,高台堡的唐钰这些人,根本就不在吴三桂的考虑范围,他和这些人交战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很清楚那都是什么货色。他的北边尽管理论上还有近十万敌军,但真正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也就是李过那点人,其他那些根本没胆量,而且也没有动力拦截他,要不然他怎么敢越宁远南下山海关呢!

    以他的头脑当然明白明顺两家的合作是个什么情况。

    宋权的不战而逃,宁海城明军的作壁上观,都已经告诉他明顺两家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现在他需要的只是以最快速度远离山海关,然后等待天晴重新收拢部下,与北边的部下会合继续北撤。

    然而……

    “摄政王!”

    后面的沈志祥突然一声惊叫。

    多尔衮愕然转头,在他右边的雨雾中,一个诡异的黑影出现,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清晰起来,同时清晰起来的还有重物在地上拖行的声音,那声音里伴随着金属与砂石的摩擦……

    “快走,是杨庆!”

    他仿佛心有灵犀般尖叫一声。

    紧接着摄政王发疯一样猛抽了一下他胯下宝马,而也就在这时候,空气中传来一声诡异的呼啸,下一刻一柄巨大的狼牙棒旋转着划破雨雾,甩着飞溅开的雨水,恍如一条从天而降的恶龙般一下子抽上了他身后扛着黄罗伞盖的侍卫。

    后者的脑袋瞬间消失。

    他肩头御赐的黄罗伞盖折断。

    余势未衰的狼牙棒紧接着砸在另一名侍卫身上,和他的死尸一起坠落在地。

    紧接着杨庆那恐怖的面容从雨雾中浮现。

    多尔衮的战马嘶鸣一声蹿出,下一刻杨庆以快逾奔马的速度一肩膀撞上了沈志祥的战马,那匹同样在鞭打中嘶鸣着开始蹿出的战马,就像被攻城棰撞上般向着左侧猛然间倒下,马背上的沈志祥立刻被压在马下。就在同时两名亲兵手中长矛刺出,全身重甲的杨庆连理都没理,纵身一跃跳过倒下的战马猛然踏在沈志祥胸口,手中带链甲手套的拳头,狠狠打在了咱大清续顺公,原大明东江镇副将的脸上。还没等沈志祥惨叫响起,第二拳紧接着落下,然后在几乎眨眼间,杨庆的铁拳以带着残影的速度,在血水飞溅中落下了次,随即他纵身向前扑出,一把抓住了地上的狼牙棒毫不犹豫地向右扫出,两名多尔衮的侍卫立刻被连人带马砸翻。

    多尔衮在十几名侍卫簇拥下,最后看了一眼脸都没了的沈志祥,在他生命最后的一刻的抽搐着,他俩哆嗦了一下立刻催马向前狂奔。

    杨庆紧接着从侍卫中杀出。

    “多尔衮,你别走!”

    他就像喊着依依不舍的亲人般向着多尔衮的背影高喊,同时拎着狼牙棒开始了狂奔。

    六名侍卫立刻掉头迎战。

    然后他们转眼间被那柄造型夸张的狼牙棒砸得血肉飞溅,杨庆带着一身鲜血再次冲出,紧接着最后名侍卫同时掉头催动战马撞过来。

    这样的大雨中弓箭和火器都没法使用了,只能是冷兵器的肉搏,可惜他们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堪称肉搏无敌的怪物,杨庆也没什么花哨的招数,还是照面就把狼牙棒甩出去,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这样了。那东西用他的力量甩出,旋转着飞行就跟台绞肉机一样,基本上挨着的立刻就是血肉飞溅,正面三名侍卫全都连人带马一起倒下。紧接着杨庆纵身跃起到了他们中间,拽起一具血肉模糊的死尸向着右侧的两名侍卫砸过去,在后者被砸倒瞬间他又蹿到了自己的狼牙棒旁,抄起来就横扫出去。

    这样一连串画风狂暴的攻击结束之后,他和多尔衮之间就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文人。

    范文程。

    杨庆猜也能猜得到。

    他手中狼牙棒毫不犹豫地再一次向前全力抛出,但因为距离太远终究还是没能砸到多尔衮。

    赤手空拳的他再次狂奔向前。

    尽管身上三重重甲,但他的速度仍旧堪堪逼近多尔衮两人的战马,毕竟后者在这种天气里也很难跑快,多尔衮和范文程回过头,看着不断接近的杨庆可以说肝胆俱裂,他们可不认为杨庆赤手空拳就能招惹,沈志祥那血肉模糊的脑袋可不是他用什么兵器打的,带着面前萦绕的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他们两人同时拼命鞭打他们的战马。

    距离终于开始拉开。

    但还没等他们松口气,狂奔中的杨庆突然把身上的棉甲脱了下来,然后速度再次提升。

    “摄政王,你也脱!”

    范文程焦急地喊道。

    多尔衮恍然大悟,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武器全扔了,然后迅速开始脱身上的棉甲,减轻负重的战马速度开始增加,但他后面的杨庆同样也很清楚这时候如何加速,紧接着杨庆就开始脱身上的山文甲。而多尔衮这时候不用范文程提醒,很干脆地把身上所有能脱下来的全脱了,棉甲,头盔,里面精制的锁子甲和札甲背心统统都脱,话说他身上也是层层保护。实际上清军的盾车重步兵也就是这样一层镶铁片的泡钉棉甲,一层锁子甲,条件好的再额外加札甲背心,正是因为这样才能顶着明军的鸟铳进攻。

    只不过杨庆的属于特意加厚,另外那层山文甲才是真正主要防护。

    那是黄蜚的私人收藏,特意送给他加深兄弟感情的,毕竟两人也是拜了把子的。

    可怜多尔衮被逼得很快身上就还剩下一件单薄的衣服了,此外所有能抛弃的全都抛弃,在狂风暴雨中顶着没了头盔的光脑袋和鼠尾巴,哆哆嗦嗦地向前亡命狂奔着,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还是没能甩开杨庆。

    后者同样把身上能脱得全脱了,干脆光着膀子在紧追。

    当然,杨庆主要是为了散热。

    这样狂奔的散热是必不可少,实际上杨庆身上都有明显的热气升腾。

    “摄政王,你先走,奴才跟他拼了!”

    忠勇的范文程突然拔出宝剑说道。

    “好,好奴才!”

    多尔衮感动地说。

    范文程立刻停下调转马头。

    但已经拉近到五丈的杨庆,突然朝他露出一副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狰狞。

    范文程的忠勇烟消云散。

    “啊!”

    他尖叫一声重新回头,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迅速超过了多尔衮。

    “你这个狗奴才!”

    多尔衮悲愤地骂道。

    也就在同时身后一声怪异的破空声,他下意识地趴在马头,几乎同时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从他头顶飞过,正好擦着他前面的范文程脑袋飞过,后者的右耳朵瞬间消失了。在范文程捂着脑袋的惨叫中,多尔衮吓得急忙回头,正看见后面的杨庆拿着一块石头再次直起腰,但也就在这时候,右侧的雨雾中几名清军冲出,其中一个手中长矛对准杨庆毫不犹豫地掷出。

    杨庆一侧身随即抓在手中。

    紧接着他抬手向着多尔衮掷出。

    多尔衮气急败坏地咒骂一声,同时猛然向着马下扑落,但就在他离开马鞍的瞬间那长矛到了,原本长矛的目标是他的后背偏下,他要是不躲估计会正好截断他的腰椎,但因为他在马背上略微起身的动作,那长矛几乎堪称准确无误地从他屁股下方穿过。多尔衮骤然发出一声都破了音的惨叫,发疯一样从那同时扎进马背的长矛上挣扎向下,紧接着在裤子的撕裂声中带着洒落的鲜血扑在泥水中,好在这时候范文程又出现在他身旁,然后立刻下马脱下儒衫给他兜裆包住流血不止的胯下,和另一名赶到的清军把他抬到自己马背,上马扶着摄政王继续向前逃跑。

    而杨庆却被十几名清军包围。

    当他从包围圈中杀出的时候,多尔衮已经彻底消失在雨雾中。

    “玛的,居然就才留下了一个!”

    杨庆在多尔衮落地处的血污中,用刀尖挑起一节肉虫看着上面连着的蛋,一脸不满地说道。

    “多尔衮,你还缺我一个蛋!”

    他对着前方雨雾吼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