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七十一章 圆圆,来,我给你讲个故事!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衍圣公的深情告白,自然是打动了崇祯,然后皇帝陛下传旨移驾曲阜。

    其实这是必然的。

    虽然崇祯已经抛弃了衍圣公,但可没抛弃孔丘这个牌位,那么作为大明皇帝路过济宁,顺便去不过百里外的曲阜祭拜一下也就必不可少了,于是包括杨庆在内的锦衣卫和关宁铁骑,紧接着护送圣驾直奔曲阜……

    “玛的,老子又不拜孔老二!”

    杨庆不满地说。

    这样的夏天离开清凉的运河,走陆路长途跋涉可不怎么舒服,此刻不仅仅是他,整个队伍都在烈日下如同晒蔫的病鸡般向前磨蹭。

    “孔老二是谁?”

    他结拜大哥曹友义擦着头上的汗说。

    “孔胤植他老祖宗啊!不是排行老二吗?老大是个残废,不过究竟是不是孔胤植老祖宗还难说,我跟你说他们孔家断了好几茬,都是后来续起来的,五代时候孔末乱孔,孔家嫡嗣都被杀了,剩下一个没周岁的被奶妈抱走,孔末追杀,那奶妈说是把自己一样大的儿子交给孔末杀了,后来后唐明宗李嗣源知道后下旨杀了孔末,那奶妈又抱出一个说孔家的那个嫡子于是就继承了。

    但是,如果她献出的第一个是真的谁又能证明后一个是假的?”

    杨庆说道。

    “呃,这还真不好说!”

    曹友义同样兴致勃勃地说。

    他们是内官和武官,又从来不会拜孔丘,对于这种卦绝对热衷。

    “还有呢!”

    杨庆低声说道:“还有说法现在这孔家其实是胡元时候鞑子的种。”

    “还有这事?”

    曹友义瞪大了眼睛。

    “表哥!”

    身后一声娇滴滴的喊声,立刻打断了他俩的谈话。

    一辆马车缓缓驶过。

    圆圆趴在窗口掀开窗帘,里面的坤兴公主红着脸看了杨庆一眼。

    “何事?”

    杨庆一本正经地说。

    “表哥,公主头有些疼!”

    圆圆似笑非笑地说道。

    “等晚上喝酒时候我再给你讲这个!”

    杨庆转头对曹友义说道。

    后者笑着点了点头催马离开不再当电灯泡,杨庆靠到马车旁,然后看了看坤兴公主脸色,的确看上去很不好,于是便要过她小手试了试脉搏,作为一名神医他还是有很多特权,别说坤兴公主这种身上很多地方他都见过的,就是懿安皇后和袁贵妃有病都找他诊治。

    “天热中暑!”

    杨庆说道。

    这个不用把脉他也知道。

    “去,让孔家人弄些稻草帘子,都盖在陛下,懿安皇后,贵妃和公主的车上,然后往上浇新汲的井水,尤其是这车门帘也换稻草帘,但不能太厚必须得容易透风,车顶的可以厚些,再让他们煮绿豆汤加盐加糖给所有随行人员喝,派人去兖州买藿香正气散先备好。”

    他叫过一名锦衣卫说道。

    “公主,请靠前!”

    紧接着他又一本正经地对坤兴公主说道。

    后者顺从地和圆圆交换位置。

    杨庆立刻伸出手给她按摩,此时没有药也只能这样了,这个家伙的手法还是很老道,很快坤兴公主的精神就好了些,只是俏脸被他按得绯红,紧接着圆圆就迫不及待地从一旁探出了头……

    “我也头疼!”

    她楚楚可怜地说。

    杨庆白了她一眼,又开始给她按摩。

    “不知廉耻!”

    后面吴伟业鄙夷地冷哼一声。

    两张并蒂花般的俏脸,一起趴在窗口对着杨庆,话说这一幕的确是很容易拉仇恨,虽然吴大诗人对坤兴公主肯定有自知之明,但他可是对圆圆心仪已久,原本这次相见还想凭借自己的文采风流,拿下圆圆芳心,没想到人家圆圆根本不搭理他,这让秦淮河上纵横花丛的吴诗人难免心理有些不平衡。

    “我倒是觉得此人颇为不凡。”

    他身旁的陈子龙笑道。

    “朝廷数十年来对建奴战争,未尝有一次真正大捷,多少名臣勇将都折戟于辽东,甚至到最后根本不敢与之交锋统统望风而溃,而此人一出即阵斩阿济格血洗锦州,几千人就敢迎战那多尔衮的近十万大军,还能从容撤退并生擒其大将而归,此等战绩岂不是令之前衮衮诸公汗颜?”

    他接着说道。

    “不过一介莽夫而已!”

    吴伟业依然不屑地说。

    “一介莽夫?没那么简单!”

    陈子龙说道。

    “看他所为的确似鲁莽,无论闯辽东还是塔山阻击战,都似不知天高地厚狂妄任性而为,可为何最后都能获胜呢?侥幸吗?侥幸一次倒是可能,可一次次不断侥幸,那这就未免太匪夷所思了,更何况他如此血战,居然连伤都没留下。”

    他接着说道。

    吴伟业突然露出一丝笑容。

    “懋中兄请再说一遍。”

    他说道。

    “呃,说什么?”

    陈子龙愕然道。

    “他没受过伤!”

    吴伟业说道。

    “此事的确令人惊讶,据说当日凌迟鳌拜之时,城上数十尊大炮攒射间他都从容行刑,数百枚炮弹打得他周围遍地弹坑,而他和脚下马车却毫发无损。”

    陈子龙说道。

    “这的确匪夷所思,不,这是气运加身啊!”

    吴伟业狞笑着说道。

    然后前方杨庆突然转头,向着他露出一副灿烂笑容,吴伟业立刻没来由得一哆嗦,不过看了看两人之间距离,又迅速恢复了诗人的从容,很显然就两人目前的距离,杨庆是不可能听到他说什么的……

    呃,他错了。

    他不知道那家伙有一双堪比狗的耳朵。

    “这家伙一向无耻吗?”

    按摩完的杨庆扶着马车低头对圆圆说道。

    “梅村先生?人家可是江左诗坛魁首!”

    圆圆说道。

    “我说他人品,他会写诗就不无耻了吗?李绅还写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呢,结果还不是一样一顿饭吃几百个鸡舌头,宋之问诗写得好,还不一样跑去往武则天怀里钻,虽然人家看不上他,难道吴伟业会写诗就一定是君子了?会写诗很了不起吗?难道我就不会吗?家本姑苏浣花里,圆圆小字妖罗绮。meng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入君王起……”

    杨庆说道。

    他还没说完,圆圆的小手就恶狠狠地掐在了他胳膊上。

    “梅村先生有何劣行?”

    颇有些惊喜的坤兴公主柔声说道。

    很显然杨庆居然会写诗,这还是很让她开心的,当然,她并不知道这四句诗原本也是梅村先生写的。

    “没什么,他正在编故事,说我有气运加身,所以才在战场上打败建奴救出陛下的。”

    杨庆很是淡然地说道。

    “他,他想陷害你!”

    坤兴公主俏脸一寒怒道。

    虽然她单纯,但对于这些皇家最忌讳的东西还是很清楚,历来离间一对君臣最有效的也是最恶毒的手段就是这个,说杨庆气运加身,那这就是以后要夺天下呀!无论崇祯多么信任他只要这类谣言多了,总会在心里生出一根刺的,然后无论杨庆做什么崇祯都会往这方面联想,最终就会真得相信如此,哪怕崇祯真得相信杨庆对自己是忠心的,但也不敢保杨庆会对自己的继承人忠心。

    而且杨庆身上的确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东西。

    山海关前几十门大炮狂轰都毫发无损的一幕,可是双方十几万人都看到的。

    更别说他受伤很快愈合了。

    这一点就连崇祯也知道,毕竟杨庆也不是一回在他面前受伤了。

    “我会告诉父皇!”

    坤兴公主毫不犹豫地说道。

    “清者自清!”

    杨庆不置可否地说道。

    他是不准备让这个吴大诗人活着回到南京了,不过怎么弄死得看机会,反正前面路还长着呢,从济宁到南京还有一千多里水路呢,哪天找个机会让他掉运河里淹死就行,这种小事完全不值一提。但他和江南士绅间的战争,明显也已经拉开了序幕,接下来这样的谣言抹黑肯定会不断,这些人在没有别的手段对付他的情况下,暂时也只能玩这个了。

    毕竟这个是他们拿手的。

    先在民间制造舆论把山海关之战罪魁祸首的帽子扣他头上,让他在江南的名声臭起来,防止他在江南获得支持者,然后再散播他的气运加身,离间他和崇祯之间的关系,哪天找个时机诬陷他造反,或者诬陷他别的,挑动起崇祯的怒火他也就可以上刑场了。

    这都是套路。

    然而这种套路可套不住他。

    “跟一个媒体轰炸与洗a时代来的人,玩这种初级的小把戏,这可真有点不够看的啊!”

    杨庆感慨道。

    “你会唱曲吧?”

    他突然间一脸诡异地问圆圆。

    圆圆娇媚地白了他一眼。

    “那你会填词吗?”

    杨庆说道。

    “圆圆姐诗词歌赋无不精通。”

    坤兴公主说道。

    “那你会写那种牡丹亭一样很长的昆曲大戏吗?”

    杨庆问道。

    “那可是很费工夫!”

    圆圆说道。

    “没问题,你有的是工夫,而且不只是你一个人,会填词的穷书生在南京应该很好找,你只是当个总编负责把关及排演而已。我这里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少女被乡绅恶霸逼得家破人亡,不得不隐藏山林当野人连头发都白了,然后被正义的锦衣卫救出并伸冤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

    杨庆顿了一下。

    “故事的名字叫白毛女。”

    他带着i恶的笑容紧接着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