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七十五章 我最喜欢夹棍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一个时辰后。

    孔庙大成殿。

    “孔胤植,你可知罪?”

    戴着一个黑色眼罩的杨庆,在供桌后面背对着孔丘灵位端坐,看着被押进来的衍圣公,就像电视剧里的包龙图般一拍惊堂木,拖长了嗓音喝道。

    在他头顶万世师表的匾额赫然生辉。

    他拿下孔府的过程很简单。

    孔家虽然身份特殊,但终究不是那些开府称藩的藩王,更不是手握重兵的军阀,保卫这座府邸的无非就是些家奴而已,其实孔胤植的衍圣公在大明也只不过是正二品,比杨庆的从三品略高点而已,当然,他另外还有个太子太傅。就连曹友义说他家是兖州府头号恶霸都有点抬举他了,旁边的府城里还有鲁王呢!论恶霸他还得排鲁王一家后面。此时孔家上下真正居住这座府邸的连奴婢算上,也就比杨庆带的士兵稍多点,两千如狼似虎的关宁军精锐和前包衣还有锦衣卫突然涌入,又是在熟悉府内情况的前提下,想要控制孔府很容易。提前占领各处大门,外面布置上巡逻队防止有人翻墙出去,然后剩下就是瓮中捉鳖了,女人直接锁进房里,男人拿绳子捆着串起来,敢反抗一刀砍死……

    其实也没砍死几个。

    孔家那些奴仆们没跟着一起趁火打劫就已经是事情太过突然,所以没能反应过来了,他们又怎么可能真正为保护孔胤植一家拼命。

    衍圣公难道很受敬爱吗?

    “杨庆,你想干什么?”

    孔胤植愤怒地咆哮着。

    “杨庆?谁是杨庆?我明明是杨丰嘛!”

    杨庆笑咪咪地说。

    孔胤植此时很想一口唾沫喷死他,你乔装好歹也乔装得有节操点,扣了一个黑眼罩就换人了?你这不但侮辱了我的人格,你还侮辱了我的智商!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敢,因为就在这时候他的儿孙们正一个个被押进来。可怜深夜遭突袭的孔家上上下下,基本上一个也没跑得了,这些恶棍在之前做客的三天里,早就把他们的身份搞清住处搞清,剩下不过是挨开踹门进去连窝端而已。

    同时一件件刑具也被抬进来。

    这些刑具都是孔府自己的,平常用来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家奴,交不齐租子的佃户之类,此刻正好用来伺候他们。

    “杨,杨丰,你到底想怎样?”

    孔胤植低声下气地说。

    杨庆一本正经地说道:“本大王替天行道,此次路过曲阜,听闻孔氏之后孔胤植,以衍圣公之名横行不法,假仁义之号侵渔乡里,戕害贤达以媚贼寇……”

    孔胤植悲愤地看着他。

    很显然这个家伙的无耻是他生平仅见。

    还戕害贤达以媚贼寇,那不都是被你逼的吗?

    杨庆视若无睹地继续历数他罪行。

    这些罪行可不是编造,都是他的锦衣卫在附近搜集的。

    孔家世袭曲阜县令,或者说曲阜县令由衍圣公保举然后报给朝廷任命,所以在这里衍圣公就是法律。

    司法上他说了算。

    经济上同样如此。

    虽然理论上御赐的祭田就两千多顷,但真要算上那些他们以各种方式侵占的,可以说曲阜境内良田基本上都是他们家的,清末时候甚至都扩出了曲阜,还拥有在城内集市的收税权,从某种意义上说曲阜的老百姓都是孔家的奴隶。单纯两千多顷祭田那就是上万家佃户,这时候的一顷相当于一百亩,而且孔家的都是最好的,通常六七十顷这样的田地就能控制超过两百家佃户。

    这已经超出地主范畴达到了门阀的级别,这样的家族想找罪行还不容易?

    随便一抓就一大把。

    当然,这不仅仅是孔家,这时候所有士绅基本都一样,话说清朝民国地主初夜权的范围可是囊括了这一带的,鲁西南,苏北都很普遍,凭什么要求大明的地主比以后他们的同类更善良?同样凭什么要求衍圣公比其他地主更善良?

    可以说杨庆不断列举出的一桩桩全都是曲阜百姓的血泪。

    当然,孔胤植并不害怕。

    杨庆要什么他其实很清楚,要说杨庆是来替天行道那是笑话?锦衣卫替天行道?锦衣卫替崇祯捞钱才是正理,很显然他迎崇祯来的举动犯了一个大错,让自己的财富展现在这饿狼面前,然后这些饿狼忍不住了。

    “孔胤植,你可知罪!”

    杨庆读完罪状然后大喝一声。

    “鄙人知罪!”

    孔胤植很痛快地说。

    这无非就是陪这个恶棍玩个小游戏而已,万一不承认惹火了他直接上刑具怎么办?这个恶棍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孔胤植已经领教过了他那种丧心病狂的风格,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先顺着他,然后进入正题,看看能拿多少银子来满足他的胃口。

    “画押!”

    杨庆把罪状一拍喝道。

    一名手下立刻把罪状拿到孔胤植面前,衍圣公爽快地签名按手印。

    他根本无视这东西。

    孔家到现在可以说几百年都没有碰过这个了,对他来说罪状这东西和一张白纸没区别,别说这时候,就是平常时候他也敢按手印,按了和没按都一样,孔家几百年前就已经算是凌驾于普通法律之上了,不造反根本没人动他,按完手印之后他若无其事地笑看着杨庆。

    “大王,鄙人愿捐银赎罪!”

    他说道。

    “哦,那也不是不可以!”

    杨庆满意地说。

    旁边手下递过一个算盘。

    他在孔胤植无语的目光中,噼里啪啦拨拉一顿算盘,还煞有其事地拿纸笔记录,然后很快重新抬起头。

    “以汝及家人所犯罪行,需罚银一百万两!”

    杨庆说道。

    “没有,最多十万!”

    孔胤植就像被烙铁烫了般跳起来尖叫道。

    “大胆,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一百万两乃是本大王判决,你敢不服莫非是藐视本大王的权威?还敢讨价还价,简直不知死活,来人,给我大刑伺候,不,不是那个,直接上夹棍,我最喜欢夹棍了!”

    杨庆说道。

    四名原本只是拿起板子的锦衣卫迅速上前,把夹棍摆在了孔胤植面前……

    “错了,不是夹他,去夹他儿子!”

    杨庆说道。

    “夹我,为何夹我?”

    孔兴燮茫然地说。

    很显然以书画出名的他,还是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险恶。

    “夹的就是你,把他给我夹起来!”

    杨庆喝道。

    那些锦衣卫赶紧把夹棍挪到咱大清衍圣公面前,孔兴燮惊恐地躲闪着,但却终究没逃过这些野蛮人的r躏,然后他就那么挣扎尖叫着,和这件原本和他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刑具发生了亲密接触。而且因为杨庆的恶趣味,并不是像正常一样夹腿,而是和刘宗敏拷掠衮衮诸公时候喜欢的一样直接夹脑袋,而孔胤植哆哆嗦嗦地看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就那么被夹棍夹住,然后那夹棍开始收紧……

    “啊,我知道,我知道银子在哪儿!”

    他儿子尖叫着。

    “你这个逆子!”

    孔胤植捶胸顿足地喊道。

    “去,带他去!”

    杨庆满意地对高得捷说道。

    高得捷立刻从夹棍下把刚夹了一下的孔兴燮拎起来,可怜后者连站都不会站了,高得捷不得不拖着他去找银子了。

    那四个锦衣卫看着杨庆。

    “下一个,孔胤玉,夹起来!”

    杨庆紧接着指着对孔胤植的弟弟说道。

    后者毫不犹豫地扑在供桌前……

    “我也愿献银子!”

    他尖叫道。

    “呃,你们好歹让我夹一个,别都表现得这么软弱好不好,你们可是据说孔丘的后代,你们要勇敢一些,夹棍怕什么,不就是夹出脑浆子吗?和你们的尊严相比难道脑浆子就那么重要吗?一点圣贤之后的风度都没有!”

    杨庆不满地说。

    就在此时一名军官匆忙走来。

    “禀大王,曲阜知县孔贞堪率众衙役和青壮正在赶来。”

    那军官说道。

    “二十万两,二十万两,老夫拿二十万两,然后保尔等离开!”

    孔胤植迅速恢复了精神说道。

    很显然他有了依靠,话说杨庆在孔家的行动不可能真正保密,总会有人逃出去报信的,毕竟孔府和孔庙加起来周长好几里呢!城内虽然没有军队但青壮年还不少,而且为了抵挡各路农民军都进行过军事训练,县令孔贞堪得到报信之后召集起来就行,不过孔家本身相当于曲阜内城,所以他们想救衍圣公还得攻城,但无论他们攻城结果如何,杨庆都有足够时间弄死孔胤植一家。

    孔胤植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宁可以二十万两做交换。

    然而……

    杨庆冲着他笑了笑。

    “二十万不少了,老夫也没多少银子,孔家虽大但开销也大。”

    孔胤植哀求道。

    “把孔家的粮仓打开,出去告诉那些曲阜百姓,一家一石粮食,到仰圣门外排队等着领取,让孔家那些家奴负责运输,还有孔家的绸缎之类一家赏一匹,另外告诉百姓们,李自成的人马上就会接管曲阜,他们是不会给衍圣公做主的!”

    杨庆笑咪咪地看着他说道。

    “杨庆,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害我!”

    孔胤植骤然发出了悲怆的嚎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