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七十六章 雷鸣般的饥饿面前一切都是渣渣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孔府大门外。

    “快上,冲进去救出衍圣公,每人赏银十两!”

    曲阜县令孔贞堪挥舞宝剑吼叫着。

    在他前方那些匆忙集合起来的青壮扛着梯子,拿着乱七糟的各种武器蜂拥向前,冲向圣府匾额下紧闭的大门,冲向两旁耸立的高墙,但就在县令大人话音落下的一刻,那墙头上却突然冒出了一个个手持弓箭的士兵,还没等那些进攻的青壮靠近,一支支利箭就从他们手中飞出,紧接着那些根本没有战术可言的青壮们成片倒下。

    然后剩下的立刻掉头往回跑。

    很显然十两银子并不能让他们为救衍圣公而拼命。

    虽然他们很可能姓孔,甚至很可能是孔家远支,另外还有其他跟孔家渊源颇深的姓氏,但衍圣公只有一个,这座府邸的辉煌跟他们早已经无关,既然这样他们闲得蛋疼了去为孔胤植拼命?

    难道以后孔胤植还会给他们减租不回去,临阵脱逃者斩!”

    孔贞堪抓狂般尖叫着。

    紧接着他身旁的衙役们就拿着刀向前威逼,那些混乱的青壮们面面相觑,然后又很不情愿地回头,话说这县令大人毕竟官威尚在,扛着梯子的青壮们再一次乱哄哄地发起了冲锋……

    但就在这时候那大门打开了。

    然后一个脸上戴着眼罩的黑衣人,手持一个铜皮的喇叭筒走出,站在了圣府匾额下,用鄙夷地目光看着那些乌合之众,紧接着把喇叭筒举到嘴边……

    “开仓放粮啦!”

    他扯长嗓音高喊道。

    乌合之众们就像得到什么命令般一下子全停住了,然后拿着武器扛着梯子站在距离大门不过十丈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

    “杨丰大王有令,开仓放粮,所有曲阜百姓,每家一石粮,一匹布,所有人都到仰圣门外领取,另外杨丰大王说了,秦王大军所到之处皆开仓放粮,他这是效法秦王,百姓无须顾虑尽可领取,更不用担心孔家报复,话说大明皇帝都南下了,他们孔家还有谁撑腰?难道李自成会给他撑腰?李自成不来抢他就已经给这块匾额一点面子了,再说我们走后这孔府还有没有,那不是全看你们的心意吗?你们要知道,有时候房子大了很容易失火的。”

    他用充满蛊惑的语气继续喊道。

    就在同时他身后一队孔家家奴被押出来,所有家奴肩头都扛着粮袋,走到他前面一个个放下,一名士兵拿刀很随意地划开一袋,里面的黄豆瞬间流淌出来,在火光映照下分外醒目,就像一个个金豆子,看得那些青壮们两眼放光。

    话说这时候曲阜及周围各地可全都在饥荒当中。

    在崇祯做客期间孔胤植还特意搞慈善施粥给他看呢!

    当然,只是在曲阜城内。

    根据这些天锦衣卫的侦查,无论兖州府还是曲阜,实际上都可以用饿殍遍野来形容,老百姓就连草根树皮都快没得吃,吃观音土吃死的随处可见,而且这场饥荒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从崇祯十三年到现在,整个鲁西南一带就始终在旱蝗反复折腾下,甚至曲阜都遭遇过饥民围攻。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士绅就算知道会出危险也不敢拿出粮食赈灾,因为他们也不知道饥荒会持续多久,这也是高一功摧枯拉朽的原因,他的开仓放粮对于饥荒中的百姓来说无异于仙音,各地饥民全都日夜盼着他的大军早一天到达呢!

    虽然这样也只是缓一口气,但谁也不会在乎这一点。

    在饥荒中折磨多年的老百姓,只要能吃顿饱饭然后就去死都愿意。

    要不然李自成怎么能席卷天下呢,被饥饿逼得快发疯的老百姓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会去拼命,哪怕这希望只是饮鸩止渴也没人在乎。

    那么这里也一样。

    “都看什么,还不快过来领!”

    那人喊道。

    那些青壮们犹豫着。

    他们当然知道过去领粮食意味着什么,他们也知道这些粮食都是谁家的,孔家几百年积威压在头顶啊,可问题是这东西诱惑力太大啊!城里绝大多数人家都没隔夜粮,皇上来之前都在外面挖野菜草根扒树皮呢!孔家虽然设了粥棚,但实际上皇帝来之前就是米水,而且也就比清水略微见点浑,也就皇上来的三天里才换成真正的粥,皇上一走今天立刻就恢复到了之前的米水。

    也就是说明天他们那些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家人还得出去扒树皮。

    甚至树皮都快没得扒了。

    这粮食的诱惑力真抵抗不了啊!

    原本他们其实是渴望着顺军来放粮的,毕竟高一功一路上在各地都是这样干的,甚至最近的兖州也已经开始,可曲阜不一样,曲阜是衍圣公的地盘,据说衍圣公已经和秦王交好,不但给秦王上书而且还送犒军银子,那么很有可能顺军就算来曲阜也不会像其他地方那样开仓放粮……

    毕竟曲阜的粮食都在孔家。

    而孔家是衍圣公,哪怕李自成也得给点面子。

    这样顺军就没指望了。

    但现在……

    “我看谁敢!”

    孔贞堪厉声喝道。

    “这是衍圣公家的粮食,谁敢动就是通匪,要满门抄斩的,齐心协力救出衍圣公,我保证每家赏一石粮!”

    他紧接着喝道。

    那些青壮们还是在犹豫。

    “那你们信我们还是信衍圣公!”

    那人喊道。

    那些青壮们面面相觑,信谁?当然是信他了,难道不信他却信衍圣公?虽然这有些滑稽,但事实上谁都明白,这些家伙比衍圣公更值得相信,因为衍圣公可以食言但这些贼寇不会!这些贼寇是来抢金银而不是粮食。而这样做唯一的危险就是以后衍圣公的报复,但就像他刚才说的,等他们走了,这衍圣公难道不是曲阜百姓手中的羔羊吗?

    其中一个终于迈出了脚步。

    孔贞堪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拿着剑就要砍他,但就在同时墙上十几支箭飞出,县令大人立刻被扎成刺猬,然后痛苦地倒在地上。

    “你们还在等什么?难道你们不想吃饱饭?”

    那人高喊道。

    就在同时他上前一步,一脚把一袋粮食踢飞。

    半空中破裂的粮袋里,大米就像下雨般在火光中洒落……

    这一幕的刺激终于让那些青壮们再也忍不住了,就像得到什么命令般所有人同时发出疯狂的吼声,然后抛弃他们的武器,不顾一切地扑向这些装满粮食的口袋,可怜的孔贞堪还没咽气呢,立刻就在无数大脚的踩踏中变成了一团血淋淋的烂肉,甚至就连那些衙役都扔掉武器加入了抢粮行列。

    “都不要急,没有分到的都去仰圣门等着,孔家还有十几万石,家家户户都有份!”

    杨庆满意地高喊道。

    说完他把喇叭筒扔给了一名部下然后转身走了。

    高一功会的他当然也会。

    在这饥荒之中没有什么能比粮食更容易让人失去理智了,什么官府,什么衍圣公,就是崇祯在这儿,都一样无法阻挡扑向粮食的饥民,在雷鸣般的饥饿面前什么都是渣渣,皇权是渣渣,圣人是渣渣,连他都是渣渣,接下来曲阜的百姓们不会再管别的了,孔家还有十几万石存粮等着他们瓜分,而接下来他需要的是继续自己的工作。

    紧接着杨庆回到大成殿。

    “你这个狗贼!”

    孔胤植哆哆嗦嗦地骂道。

    “你又调皮!”

    杨庆心情愉快地说。

    此时无数个口袋正摆在这座大殿內,所有口袋里全装满了黄金白银甚至各种珠宝,而更多同样的口袋还在源源不断被那些士兵扛来,在大殿外另一些士兵正在往马背上装。这是在那些孔家子弟们带领下,从孔家各处搜出来的,为了避免受夹棍之苦,这些养尊处优的孔家子弟,也就只好破财免灾,好在杨庆只要金银财宝,他们的田地和粮食又不可能抢走。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粮食也保不住了。

    “将军,数量不够啊!”

    高得捷说道。

    “估计有多少?”

    杨庆问道。

    “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万,而且还得算上那些珠宝,虽说咱们的兵肯定都有私藏,但金银这些大块的他们不敢藏,最多也就是藏珠宝,即便这样数量也远远不够一百万,光黄金和白银也就才二十万出头。”

    高得捷说道。

    “这不可能,他既然愿意拿二十万买咱们撤,那么孔家藏银肯定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而且你看这些金银成色都很新啊,孔家哪怕从唐朝往这算也是近千年没有遭过太大劫难,无论宋金还是胡元都没真正动过他们。甚至就连这座孔府都没动过,这样的家族不可能只有这种成色新的,他们的真正银库根本就没动,肯定还藏在某处地下,把孔家除孔胤植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带到一起,然后在下面堆起木柴浇上油。”

    杨庆说道。

    紧接着他蹲在孔胤植面前说道:“衍圣公,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要银子就灭门,你要你的家人就掏银子,自己看着办吧!”

    孔胤植死死地盯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怨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