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七十八章 尼山剧盗杨丰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驻马在晨光中,回头颇为唏嘘地望着身后的曲阜城……

    他给了曲阜百姓选择。

    这些人愿意继续给孔家当奴隶那就进去救下孔胤植一家,估计衍圣公会赞扬一下他们的忠义,但指望衍圣公以后减租是不可能,毕竟衍圣公家里刚刚遭了洗劫得从他们身上弥补损失。如果他们不愿意那就过去点火,送衍圣公一家上路然后瓜分孔家剩下的所有财富,甚至包括他们家那几十万亩良田,既然衍圣公不存在了,祭田当然也就无主了,那些原本的佃户们头上也就没有地主老爷了。

    李自成肯定不会再立衍圣公的。

    理论上他也没这个资格,而目前来讲只有崇祯有资格重新立一个,但崇祯不会在李自成的地盘上立一个衍圣公。

    衢州又不是没备份的。

    北支的嫡系绝嗣,南支的可没有。

    而且在理论上南支也比北支更正统,当年随着宋朝南渡的,可是当时孔家的正牌衍圣公,留在北方的只是其兄弟的后裔,就连蒙古人当年也想过让南支回曲阜,只不过被拒绝了。那么现在北支无人继承,这个衍圣公的位子无非落在衢州孔家,而衢州孔家也不会跑回曲阜,同样崇祯也不会让他们回来,至少崇祯完成中兴重新夺回北京前不会。

    所以如果曲阜百姓选择点燃衍圣公屁股底下的干柴,让他一家随熊熊烈火完成升华,那么他们至少在李自成统治期间,是不需要再背负这个寄生虫家族了。

    如果他们选择救人……

    那他们既然愿意跪着就继续跪着好了。

    “将军,咱们为何不直接去兖州?”

    高得捷小心翼翼问道。

    他们此时的方向还是继续向北越过孔林直奔泗河,而此时崇祯应该已经从兖州启程,如果他们直接向东速度快点,到中午基本上就能够追上崇祯的队伍,虽然所有人的战马上都带着大量的金银,但这几十斤重量并不影响他们的速度,傍晚前他们就能回到济宁与留守的大军会合。

    而以他们目前的路线是绕行一个大圈子,今天傍晚是绝对回不到运河的。

    “你不怕高一功黑吃黑吗?”

    杨庆说道。

    “呃,是属下思虑不周。”

    高得捷立刻说道。

    的确,他们此刻去兖州那完全就是羊入虎口啊,面对几万两银子,高一功会讲交情的,面对超过十万两,高一功或许会顾忌一下杨庆的战斗力,但他们带着的可是超过一百万啊。

    高一功不玩黑吃黑就傻子了。

    就在这时候,曲阜城内孔庙方向浓烟升起……

    “走!”

    杨庆心满意足地说道。

    紧接着他回过头,催马向北直奔泗河。

    第二天上午,他在南旺的运河码头追上南下船队的后卫,然后沿运河南下傍晚到达济宁与等他的崇祯会合。

    济宁运河龙舟上。

    “陛下,奴婢刚刚得报,曲阜饥民抢粮纵火焚烧衍圣公府,衍圣公一家不幸罹难。”

    王承恩说道。

    旁边杨庆背着七把刀肃立。

    “怎么会有这种事?”

    崇祯面无表情地说。

    “回陛下,兖州府自崇祯十三年至今连年旱蝗相继,各处州县皆饥,曲阜亦是如此,之前陛下幸曲阜期间,衍圣公为免陛下忧心未曾提及,至于城内施粥亦是临时开设,之前不过提供些米汤吊命而已。陛下走后衍圣公为节省粮食,再次减了粥棚的米粮,重新恢复之前的米汤吊命,而饥民前几日吃惯了粥,一下子又变成不能果腹的米汤,不满之下鼓噪闹事。更兼城内奸人为内应,夜开城门引尼山剧盗杨丰入城,曲阜县令孔贞堪战死,群盗及饥民闯入衍圣公府肆意杀戮,衍圣公率子弟拒战为盗匪所获。

    那杨丰生性残暴,令其党羽将衍圣公满门关入大成殿然后纵火。

    衍圣公一家皆死于火中。”

    王承恩说道。

    “就连一个子孙都没留下吗?”

    崇祯说道。

    “没有,倒是那些女眷皆被随后赶到的高一功救下。”

    王承恩说道。

    “不想才分别不过两日,竟然已是天人两隔,音容犹在啊,传旨给高一功务必彻查此事,务必将那个杨丰擒拿正法,这些盗匪也太胆大包天了,竟然连衍圣公都敢杀害。不过说起来他也太吝于财物了,那些饥民就是吃粥还能吃多少,若能真心赈济又何至于此,此事可晓谕各地士绅引以为鉴,至于衍圣公让礼部依例追赠。”

    崇祯不胜感慨地说道。

    好吧,他就这样把衍圣公之死变成咎由自取了。

    他身后尼山剧盗杨丰继续肃立。

    “那这衍圣公由何人继承?”

    王承恩扫了一眼杨庆然后问道。

    “北支既然绝嗣,那就由衢州孔家挑个人入继,断不能使衍圣公绝嗣。“

    崇祯说道。

    好吧,这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衍圣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虽然他全家都被尼山剧盗杨丰所杀,但好在圣上兴亡继绝,又从衢州孔家挑个人亲自做主过继给他,然后继承他的衍圣公爵位。至于新的衍圣公什么时候来曲阜那就得以后再说了,总得先把大成殿修好以后的,更何况这里如此危险,那尼山还有剧盗杨丰没正法,也不适合让新衍圣公过来,无非先留在南京而已。

    南京也不是没有孔庙,在哪儿祭拜还不都一样啊!

    万一新的衍圣公过来再被那尼山剧盗杨丰给杀害了怎么办?

    原本历史上的咱大清衍圣公一家,就这样化作了历史的尘埃……

    当然,他的金银是肯定不会化为尘埃的!

    总计黄金十万两,白银一百二十万两,还有价值十万两白银的珠宝,这些统统都落入了崇祯口袋。

    话说这些装了整整五艘船呢!

    这些船全都是参与行动的锦衣卫守卫,除了杨庆和王承恩以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准上去,对外说法是皇家的一些禁物,至于这些禁物是如何从北京城的皇宫里突然转移到这里的,这个就没必要在意了,反正顺流而下的崇祯最多也就是再有十天就到他自己地盘了。

    而杨庆和参与行动的人员得到了十万两银子的赏赐。

    然后杨庆分了一半给曹友义,王承恩和韩赞周。

    同时崇祯晚上起来撒尿,看见夜露寒风中杨同知依然巡逻甲板上,恪尽职守地保卫着自己安全,于是一时间又想起他之前血战海河保卫自己的场景,然后终于把他纳入了爵臣行列。

    伯爵。

    忠勇伯。

    三等伯,不世袭,封地没有,俸禄一千石。

    不过这也很惊人了。

    毕竟大明除了开国和靖难这两个大封功臣的时间段,其他时候能得到封爵的那都寥寥可数,之前哪怕吴三桂这些人也是崇祯面对李自成兵临城下的危险,为了多拉几根救命稻草,才匆忙之间突击封的,否则这些人一辈子也别指望有这样的好事。即便这样也都得是些真正手握重兵,实力足以影响局势的,像曹友义这样实力不足的都没份,而这里面哪怕最年轻的吴三桂也已经三十多了,独自坐镇宁远多年形同军阀,杨庆不过二十多岁,以一个锦衣卫小旗在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平步青云般跃升超品大员……

    这圣眷之隆令人侧目。

    很显然崇祯对杨庆办事如此干净利落也是很满意。

    当然,最重要的是杨庆让他一夜之间暴富,由原本的穷光蛋摇身一变变成了百万富翁,得到孔家财富之后,加上之前韩赞周带来的,王承恩负责掌管的內库拥有了近三百万两的资金,虽然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仍旧不算多,但至少让崇祯有了一点财务上的自主权,不需要完全看南京群臣的脸色行事了。

    经历北京之劫后,这时候的崇祯把银子可是看得无比重要。

    当初在北京跟乞丐一样向群臣借钱而不得的屈辱,时刻盘绕在他的心头,他现在都有点向贪婪发展了。

    所以能给他带来银子的就是栋梁。

    而且还不只这些。

    杨庆还给他解决了衍圣公与李自成同流合污的隐患。

    崇祯当然明白孔家是什么货色。

    他们的千年传承几乎全靠膝盖软换来的,只要跪能解决的问题孔家从来都不会选择其他手段,而从孔胤植这段时间的表现看,这位衍圣公也明显已经和他那些跪女真人跪蒙古人的祖先一样,做好了在需要时候给李自成披上天命所归外衣的准备。

    如果那样的话崇祯就有些尴尬了。

    孔家虽然没什么节操,甚至可以说无耻,但问题是他们这面旗帜很重要。

    这面旗帜绝对不能落在李自成手中,但此时崇祯也不能把他绑了南下,原本他去孔家做客就是想拉住孔胤植,不过效果并不理想,而杨庆的这手斩草除根却彻底绝了后患。现在北宗孔家绝嗣了,崇祯顺理成章地让南宗孔家接过衍圣公这面旗帜就行了,方式并不重要,入继改封都行,重要的是南宗孔家在衢州,在大明朝廷的控制下,他们不可能跪李自成,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这样大明皇帝就可以始终掌握孔家这张牌。

    不得不说杨庆太会办事了!

    (今天和明天各一章,家里有点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