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八十章 请让一让,我赶着去抄家呢!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三百锦衣卫……

    这就完全可以了!

    这就足以证明皇帝陛下对东平伯的爱护之心,毕竟这也是北京城破前一天所封的,如果不是杨庆出现,这将是崇祯朝所封最后一个爵臣。

    淮安清江浦。

    “臣刘泽清叩见陛下!”

    大明左都督,太子太师,淮安总兵东平伯刘泽清恭迎圣驾……

    带着五千士兵列阵恭迎。

    话说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心,毕竟他对崇祯做过什么,他自己都是很清楚的,李自成直捣北京期间,距离崇祯最近的援军不是吴三桂而是他,距离上算虽然他远一些,但他的大军是沿运河乘船而上,和必须陆路步行的关宁军不一样。北京城破之前他就已经在临清作壁上观了,而崇祯让他增援正定的圣旨也被他无视了,沿着运河最多不超过十天时间就能到达北京的他,直到李自成兵临北京也没动,可以说他在临清坐视了北京被攻陷的整个过程。

    然后紧接着跑路。

    要说崇祯不想弄死他?

    那这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崇祯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

    “朕于北京日夜望卿而不见,不想今日终与卿相逢,世事无常,倒也令人唏嘘。”

    崇祯说道。

    “陛下,使社稷蒙尘,臣罪该万死!”

    刘泽清低着头说道。

    “那你为何不去死?”

    崇祯冷笑道。

    “呃,臣留此微薄之躯正欲为陛下扫清妖氛光复旧京,奉陛下还宫以逆贼之首献于宗庙,待山河日月重光之时,臣当归罪有司以待圣裁。”

    刘泽清说道。

    说话间他手按住了刀柄。

    这情况可不妙,很显然崇祯的冲动出乎他预料。

    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准备,他的这个动作让他身后的近百亲兵全部露刃以待,而两翼列阵的刘部士兵中间,一支支鸟铳伸出枪口,刘泽清也直起腰看着崇祯,尤其是看着崇祯身后那个背插七把刀的锦衣卫。原毓宗的悲剧他可是很清楚,但他也不是原毓宗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好歹他也是疆场宿将,虽然基本上都是打败仗,但他自认也是很有战斗力的,此时杨庆距离崇祯比他更远一点,那么他足以抢在前面将崇祯控制住。而且这时候崇祯的护驾军都在北岸,过黄河的只有三百锦衣卫,而他就算光这里的也五千,这样的实力对比足以控制局势,哪怕崇祯身后那家伙真如传说中一般,只要能抢过崇祯后者也就没什么本事了。

    “不用了,你自裁吧!”

    崇祯说道。

    “你的罪行自己清楚,朕会赦免你家人的,毕竟你还有点廉耻,没有和那些逆臣一样卖朕以求荣。”

    他紧接着说道。

    他是肯定不能让刘泽清活着的,如果说南方他想杀的人排排队,刘泽清这个见死不救,坐视李自成攻破北京的家伙,肯定是要排前三的,就算没有不让他带兵入城这件事,他也准备好了到淮安就将其拿下,从这一点上说刘泽清的小心完全是正确的。

    崇祯可不是宽宏大量的人。

    以前不是,现在黑化后就更不是了。

    现在的崇祯最想干的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他这口恶气可是憋了都快半年了。

    “陛下,臣……”

    刘泽清悲怆地高喊一声。

    但就在高喊的同时,早就蓄势待发的他骤然间拔刀蹿出,他旁边的路振飞惊叫一声扑出,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是扑到了刘泽清身后,而刘泽清瞬间就到了崇祯身旁,他那雁翎刀直奔崇祯脖子。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先把崇祯挟持住再说,然而让他有些茫然的是,面对直奔自己的雁翎刀,崇祯居然面带冷笑一动不动。

    刘泽清的心中立刻有些发毛。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下一刻他眼角的余光中就感觉右侧寒光一闪,紧接着脖子上一股冰冷的感觉刺入,而那距离崇祯不足一尺的雁翎刀,和他那撞向崇祯的身体,就仿佛被钉子钉住般,一下子静止在了空气中……

    “卿欲弑君否?”

    崇祯看着他冷笑道。

    刘泽清痛苦的目光斜视身旁,那个据说阵斩阿济格的锦衣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右侧不足三尺处,而此人的左右手中各有一把雁翎刀,右手刀插在他脖子上,左手刀插在他那握刀的手臂上,两把刀就像两个长长的钉子般,带着那双臂的力量硬生生遏制住他冲击的力量,直接把他钉在了空气中。

    “东平伯,弑君就只能满门抄斩了!”

    那锦衣卫遗憾地说道。

    下一刻他右手雁翎刀向外急速抽出,而随着抽出的动作,被截断颈椎的刘泽清脑袋以诡异的角度垂下,伴着喷射的鲜血,原本钉在刘泽清右臂的雁翎刀带着血光向右横扫,他的头颅立刻坠落,紧接着死尸栽倒。

    而那些亲兵全都被震慑住了。

    他们一个个惊愕地看着刘泽清那鲜血不断从脖子上流淌的死尸。

    整个清江浦一片寂静。

    “陛下,东平伯忠心耿耿……”

    一名刘部将领突然悲怆地高喊。

    崇祯抬手示意他闭嘴。

    而就在此时数十名锦衣卫抬着一个个箱子走上前,在那将领和五千刘部士兵愕然的目光中,将一箱箱白银径直倒在了刘泽清的死尸上,一座银山就这样很快堆了起来,然后彻底掩埋了刘泽清的死尸。

    “罪只刘泽清一人,尔等南下以卫社稷者皆忠义之士,赐犒军银二十万两,全军暂归路振飞统辖,朕到南京后将于汝等军中酌情另择一帅。”

    崇祯站在银山旁淡然说道。

    那将领咽了口唾沫。

    “刘泽清背恩负义,临阵脱逃,致使宗庙蒙尘罪该万死!”

    紧接着他大义凛然地高喊道。

    “臣等誓死追随陛下!”

    然后他带着所有官兵全部跪倒高喊。

    在山呼万岁声中,旁边路振飞多少有些茫然地看着崇祯,很显然皇帝陛下的变化有些让他一时不适应,他记忆中的崇祯可没有这种杀伐果决,这样的事情以前的崇祯是绝对干不出的,就那优柔寡断的性格,哪会干出这么漂亮的事情,而且以那时候崇祯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如此没风度地直接倒银子,很显然北京之变让皇帝陛下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成长。

    他已经跟不上皇帝陛下的节奏了。

    不得不说这经历苦难之后就是不一样,不过这种改变对于衮衮诸公来说是好是坏这就很难说了,江南衮衮诸公要的只是一个傀儡,要的只是过去那个很好哄的皇帝,但这个明显不是,这一次江南的衮衮诸公怕是要失算了。

    不过这关他屁事。

    他又不是江南的衮衮诸公。

    他是北直隶曲周人,崇祯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只需要尽自己臣子职责就行。

    “路公,请让一让!”

    然后他身旁突然多出了一张大脸。

    “忠勇伯快请!’

    路振飞立刻清醒过来忙说道。

    他可是从王承恩那里已经听说了这个目前炙手可热的锦衣卫,曾经提议让自己当内阁首辅,虽然这肯定是不可能成功的,但素不相识能这样看重他,他也不能不领这份情,至于张慎言所说的那些恶行,那个关他屁事,脸上被挠成花的又不是他。

    “路公,刘泽清家在哪儿?兄弟赶时间去抄家呢!”

    杨庆说道。

    虽然崇祯说过赦免刘泽清家人,但那可是在他企图弑君之前。

    这弑君之罪别说家人,就是九族都得一起砍了,所以抄家的工作刻不容缓。

    “快,给忠勇伯带路!”

    路振飞立刻对一名官员说道。

    好吧,虽然崇祯拼着肉疼,在杨庆建议下拿出二十万两银子,解决了斩杀刘泽清后,其所部三万人马的安抚问题,但紧接着杨庆又从淮安城內刘泽清的府中给他抄出三十万,最后崇祯居然还赚了十万。当然,原本他应该赚更多的,只是一万两黄金和数量不祥的一批珠宝又被负责抄家的杨庆和他的抄家团瓜分,这些混蛋干这种事情可是已经算老手。不过遗憾的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刘泽清的那数十名美姬杨庆实在无福贪墨,最终只能忍痛割爱分给了关宁军和刘部的那些将领,然后忠勇伯义薄云天之名算是在军中传开。

    这个小插曲并没太过耽误崇祯的行程,紧接着皇帝陛下继续南下,只不过已经到了自己的地盘,所以护驾军的规模锐减……

    主要是关宁军离开了。

    曹友义和吴国贵率领三万关宁军步兵和大批家属,在淮安向西转入淮河前往寿州再南下庐州,沿途都是水路,而此时北边的黎玉田也已经完成所有南迁辽民的装船,这支绵延千里的船队将在年底之前把所有南迁军民送达目的地,他们的事情就不需要再由崇祯操心了,崇祯的船队在三千关宁铁骑和一千锦衣卫,七百杨庆的家奴护卫下,沿着运河继续南下。

    或者说继续抄家。

    话说抄家这种事情可是很容易上瘾,哪怕崇祯也是如此,这南方可是还有很多家等着他们去抄呢!

    (恢复两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