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八十一章 抄家,抄家!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抄家的确是会令人上瘾的。

    这可比崇祯当初可怜巴巴向群臣借钱来得轻松多了,那次他总共屈辱地借到了不足二十万两银子,但现在仅仅抄了原毓宗,孔胤植,刘泽清这三家他就得到了多少?

    三百万啊!

    这些狗东西全有钱!

    就自己这个皇帝没钱!

    孔家的财产惊呆了他,可怜孔家的所有祭田,学田全是御赐的,孔家的府邸,保护他家的曲阜城,这些也全都是大明皇帝给修的,不用孔家一文钱,就连日常维护都有朝廷给钱。逢年过节还要给他们家赐物,还给他家免税,那两千多顷祭田是不交税的,然后这个狗东西家光金银珠宝就达三百万两,如果算上田产房产之类的,那岂不是奔着千万?这他玛想想自己以前给他家的赐物崇祯就想骂街……

    闹了半天自己就是个傻子啊!

    自己就是个棒槌啊!

    自己就是个哈儿吆!

    连原毓宗家都抄出了十万两啊!

    他之前仅仅是一个兵备道啊。

    刘泽清从临清跑路,然后按照南京兵部的命令移防淮安才不过两个月啊!两个月他就搜刮了三十万啊!

    抄家!

    继续抄家!

    关门放杨庆!

    高邮,蝶园。

    “这个老东西很会享受啊!”

    盛夏的荷塘边,合欢树下杨庆坐在藤椅上喝着芬芳的茉莉花茶,看着身旁姹紫嫣红的花园中那些成群翩飞的彩蝶由衷感慨道。

    当然,就是哭喊声很煞风景。

    在他不远处大批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正押着一些男女老幼走过,他们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就像不时抽在他们身上的鞭子一样,撕碎这座园林的如画美景……

    这是王永吉家。

    作为和吴三桂并列的首犯,虽然王永吉已经在山海关被老吴拉着一起共赴黄泉了,但这种谋逆大罪肯定是要诛九族,虽然诛不诛暂时崇祯还没确定,这个要说诛的确也过分了,毕竟老王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了剿寇。实际上杨庆并不主张搞这种株连式地杀人,他一直蛊惑崇祯,想让崇祯把那些逆党统统流放,比如流放到海南dao去开发石碌铁矿,在钢铁冶炼技术不发达的时代,一座这种高品位铁矿的价值无与伦比。

    不过崇祯还没点头,主要是崇祯也知道哪怕流放,史可法这些人也未必接受。

    可这抄家是必须的。

    无论流还是杀,抄家都是最起码。

    然后皇上大驾正好路过高邮,已经正式获得任命,执掌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忠勇伯顺便就来办了,毕竟换刑部的话,抄到的就入户部了,不会落在崇祯手里,不过杨庆也没想到王家这么有钱,光一座私人园林就占了数万平方米。

    “爵爷,这是王家财产清单!”

    高得捷把账簿递给他说道。

    “嗬,这老王也挺有钱嘛!他不是据说为官清廉,他爹不是据说只是个教书先生吗?”

    杨庆看着账簿说道。

    “爵爷,您真会说笑,咱大明哪有为官清廉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王逆都坐到蓟辽总督了,管着半个北直隶加辽东,加起来在册的几十万兵马,那些总兵每年吃空饷交给他的份子也不下几十万两,光辽东每年都孝敬好几万呢!他都根本用不着自己贪,下面的人贪了有哪个敢不给他份子?

    他爹是个穷教书先生有什么大不了?

    话说圆嘟嘟家当年也穷,可抄家时候就算金银全被他弟弟卷走潜逃了最后也还五千多两呢!至于他弟弟到底卷走了多少,还有负责抄家的侵吞了多少,这个就无人知道了!

    要不咱们当兵的苦呢!

    为将的贪终归有个限度,否则上了战场有人射自己黑箭就麻烦了,吃空饷也不能没限度,终究还是要有一天带兵上战场,总不能就带个花名册去吧?但这些控制粮饷控制监察权随时可以请出尚方宝剑的文官不怕,为了满足从宫里到朝廷到督抚道这层层大爷们,为将的也就只能对着下面兄弟敲骨吸髓了,您看这花园雅致,这底下可没少了咱辽东将士们的尸骨呢!”

    高得捷说道。

    “把这些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吧!”

    杨庆拿起笔,在账簿上改了一个数字然后颇为唏嘘地说。

    “多谢爵爷!”

    高得捷感激地说。

    “咱们这样其实也不好!”

    杨庆很有些负罪感地看着自己改完的账簿说道。

    “爵爷,您这是少的,其实锦衣卫抄家至少得是您的三倍,卑职对爵爷忠心耿耿,有些话可能不好听,但爵爷您这样,会让其他人很难做的,您对皇上忠心耿耿,可您终究也是要在官场混的,咱不能惹人厌是不是?”

    高得捷小心翼翼地说。

    “这样啊,那就再改一处吧!”

    杨庆说道。

    他还真就不太懂这些规矩,他手下的锦衣卫也都是新人,其实也都不懂这些,老王那些人肯定不能教他做这种事情,幸亏还有高得捷这样懂规矩的,既然这样那就干脆别让别人难做了,难怪这几天韩赞周总是说些别有深意的话,很显然是在暗示他抄家的时候侵吞的少了。

    “爵爷,外面大批秀才堵了门,不让咱们押着人出去!”

    一名锦衣卫走过来说道。

    “呃,这是要搞事情啊!”

    杨庆放下正在改数字的笔说道。

    的确是要搞事情!

    当他和高得捷走到王家大门前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包括上百名青虫在內的数千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地堵住锦衣卫,双方因为语言不通都混乱地互相喝骂着,一些衙役和迎驾的当地卫所兵就在远处看热闹。

    “你们想干什么?”

    杨庆喝道。

    他这具身体也有语言挂,基本上还没有他听不懂不会说的,不仅仅是各地方言,就连各国语言都懂,他这具身体特殊之处太多,杨庆也懒得多想,反正都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不过那种生来就知道炼钢造枪炮火药的本事他是没有的,他知道的只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些,所以给他一块土地他就能征服世界的能力肯定没有。要不然他惦记着造劈山炮和大抬杆呢!他倒是想造七五小姐造马克沁,可是他真没那本事,造劈山炮和大抬杆是因为他知道那些工匠造这个毫无压力。

    “王家何罪要灭其满门?”

    一只青虫挺身而出义正言辞地喝道。

    “逆党难道不是罪?”

    杨庆说道。

    “引建奴南侵者吴三桂也,铁山先生不过为其挟持,更何况就算铁山先生欲借兵剿寇,源其本意不过以闯逆犯驾宗庙蒙尘,欲效法当年唐肃宗借兵于回纥以平安史之乱故事,所忠者依然大明非叛逆,挟持陛下血溅御衣者张若麒也,亦非铁山先生本意,虽有矫诏之罪其人已死,何至祸及亲人株连九族?”

    那青虫说道。

    “对,铁山先生借兵剿寇乃是为了大明江山,若清兵南下灭闯逆,大明何至于失中原!”

    “铁山先生乃大明忠臣!”

    “铁山先生是冤枉的!”

    ……

    那些青虫们义愤填膺地高喊着。

    杨庆无语地看着他们,话说王永吉要是地下有知,也终于可以欣慰地瞑目了,他终究还是有翻身之日。

    很显然随着局势的改变,清顺两家攻守之势的转换,咱大清在江南士绅心中已经由可能的威胁,变成了可以牵制李自成的盟友,毕竟有清军在北方牵制李自成,他们这里就可以保证绝对安全。而之前清军强,万一南下席卷中原接下来一样也是他们倒霉,所以他们支持李自成在山海关和多尔衮的决战。可当多尔衮惨败失去了南下入主中原的能力后,获胜并得到北方的李自成就成了他们共同的敌人,那么咱大清在江南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也就需要扭转,同样王永吉的借兵剿寇就成了忠于大明的举动,可以和郭子仪向回纥借兵收复长安相提并论了!

    反正借兵剿寇已经失败了!

    那么王永吉就不是挟持圣驾引异族入关的奸臣,他是为了剿灭贼寇收复北京向异族借兵的忠臣。

    他是大大的忠臣。

    这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这样的忠臣蒙冤而死,已经足够令人痛心,如果再被抄家,那就完全堪称千古奇冤了,一向有坚持正义聚众对抗朝廷传统的青虫们,绝对不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当然,这只是个发难借口。

    实际上这是一个下马威,江南士绅们给崇祯的一个下马威,很明显他们也发现了崇祯的异常,这个皇帝明显不是过去那个,他们要的是一个过去那样好哄的傀儡,而不是现在这个行事果决,仗着身边有打手就任意杀戮的向ba君化发展的。虽然杀刘泽清他们举双手赞成,但要打着逆党旗号在江南士绅间搞清洗,那他们就不能忍受了,他们必须得让崇祯明白谁才是这片地盘的主宰。

    皇帝?

    皇帝也不行!

    北方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无论是那些投降李自成的,那些劫持圣驾的,都不应该再进行清算,北方发生的那些事情到此为止。

    一切都画上句号了。

    你要是再继续揪着不放,甚至以此来抄家灭门,那这就是想自己找不痛快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