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八十九章 苏醒的锦衣卫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ABL ali=ri><R><></></R></ABL>剩下的就很简单了。

    江国茂负责当带路党,带着三百锦衣卫直奔松江,去把张家的那两艘船拿下作为物证,不过这样的商船都有武装,而且那些水手都相当强悍,在当地甚至有可能还有同党。三百锦衣卫可不一定镇得住,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杨庆干脆给他们从江边叫了水师战船,黄蜚的兵对他比对黄蜚都忠心,十二艘战船和一千水军立刻护送锦衣卫顺流而下。

    这就足够了。

    松江是吴淞总兵黄斌卿防区,他不会插手锦衣卫办事的。

    同时杨庆也给黄蜚去了密信。

    后者接到信以后,很干脆地下令封锁扬州,至于打着的旗号是……

    闹饷。

    户部没给他们发军饷。

    当然,户部的确欠着他们不少的军饷,史可法和高弘图为了养活各镇的军队还有给崇祯修缮皇宫,现在已经都快囊空如洗了,不仅仅是黄蜚,就连王之仁等部都欠着饷。毕竟就那么一年六百万,无论怎么精打细算都是肯定不够的,再说朝廷欠饷那是天经地义,大明朝的军队什么时候发足过饷?真要细算起来没有一支军队的饷不是欠着的,不过黄蜚并不缺钱,他在撤离登州时候,把当地士绅基本上洗劫一空,反正他不洗劫最后也是便宜了李自成,实际上这家伙不只是洗劫登州,他南下在过海州前一路之上到一处抢一处。

    所以他的部下都并不怎么缺钱。

    而且扬州毕竟是商业枢纽,无论粮食还是盐之类都供应充足。

    但他们在扬州仍旧颇受刺激。

    扬州士绅明显不会对他们这样的粗坯有什么敬意,黄蜚虽然是扬州总兵但所部只有很少获准驻扬州,绝大多数都在扬州兵备道马鸣录反对下,不得不在瓜洲驻扎,以防止在扬州城内扰民影响了盐商们风花雪月的好心情。

    黄蜚部下早就想搞事情了。

    在杨庆授意下,打着闹饷的借口两万大军涌入扬州,迅速控制了所有城门和各处要道,堂而皇之地封锁扬州禁止城内任何人进出,然后在扬州城内开始搞事情,比如说抢劫个店铺打砸个官署之类。甚至还有一队乱兵冲进扬州著名盐商张家勒索,因为没有见到张家主事的,愤而冲进人家的后宅抢掠其姬妾,把各种能找到的财物都洗劫一空,临走时候居然还点了一把火,好在家奴扑救及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可怜张家跑到马鸣录那里哭诉……

    当然,哭诉也没用。

    马鸣录自己都吓得不敢出官衙了。

    而且不只是张家。

    实际上黄蜚和杨庆早就研究好了借着这个机会狠狠捞一把,虽然以后抄家的时候还可以捞,但毕竟比不上这种混乱中的洗劫来得干脆,所以那些乱兵不只是抢了张家,一大堆商人都受害呢!

    然后就是皇上震怒了。

    得知消息的崇祯立刻召见史可法和高宏图痛斥。

    黄蜚忠心耿耿,所部可是最早举旗护国讨逆的,整个山海关之战他们全程参与了,其中数千士兵还是参与过塔山阻击战,为救驾立下赫赫之功的,这样的忠义之师都欠饷你们这是干什么吃的?你们这不是让将士寒心吗?他们浴血奋战把朕救出,到这里你们居然连军饷都不给足,你们这不是打朕的脸吗?

    甚至懿安皇后都召见了史可法。

    话说她可是当初亲自率领过黄蜚所部护国讨逆的,而且当初杨庆许诺到南京后补发历年所欠军饷,这件事也是她来背书的,这相当于她违背了承诺,无论如何朝廷不能让这些有功将士寒心啊!

    史可法还能怎么办?

    他和高宏图只能把一笔原本要给左良玉的军饷挪用。

    至于左良玉那里……

    那个只好史可法亲自写信安抚了,再说左良玉独霸湖广也不缺钱。

    然后由王承恩亲自带着军饷前往扬州安抚。

    很显然他的面子必须给,在得到了部分军饷还有皇帝陛下的圣旨慰勉后,那些封锁扬州的士兵打开城门,这场总共持续五天的风波才得以平息,惶恐不安中煎熬的扬州士绅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在这种乱世里什么兵变闹饷当兵的抢掠都司空见惯,江北的兵头们谁还没干过?刘泽清都把淮北洗劫一空,在淮安抢女人报私仇随意杀害路过的官员,这些什么没干?高杰南撤路上烧杀抢掠就像蝗虫所过赤地无余,既然他们都是这个样子,那凭什么要求黄蜚就是老实孩子?

    总得来说扬州盐商们损失也不大。

    无非就是被抢了些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浮财,烧了几个园子抢走些姬妾婢女之类的……

    锦衣卫北镇抚司。

    “爵爷。”

    高得捷拎着那梨花杵带着意犹未尽的激动从刑室走出,而那梨花杵上还带着正在滴落的鲜血,在他背后的刑室內依然传来凄惨的哀嚎。

    “怎么样?”

    正在喝茶的杨庆说道。

    “招了!”

    高得捷说道。

    他身后一个锦衣卫把供状递上。

    杨庆接过满意地看着。

    就在这时候,一个脸色刷白的女人哆哆嗦嗦地被带出来,还没等被带到杨庆跟前,就吓得尖叫一声扑倒在他脚下,不过这个女人并没受刑,她只是在里面观摩了一下,很显然即便只是观摩,她也已经感同身受,趴在地上就像畏伏在老虎面前的兔子,冷汗在她白嫩的脸庞不断落下,在石板的地面上汇聚。

    杨庆看着她的俏脸,然后放下供状从高得捷手中接过梨花杵,在那里阴森森地转动着手柄。

    那女人哆嗦得更厉害了。

    “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吧?”

    杨庆说道。

    那女人哆哆嗦嗦地点头。

    “其实这东西是我跟红毛人学的,而在红毛人那里,这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女犯的,不过爵爷我这个人心慈手软怜香惜玉,一般不会用它来对付女人的,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可是别人就不一定像我这样怜香惜玉了。”

    杨庆说道。

    “爵爷,给我,我最喜欢这个了!”

    高得捷在一旁迫不及待地说。

    同时他还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那女人。

    “妾身招,妾身什么都招!”

    那女人看着他那仿佛变ai恶魔一样的神情,毫不犹豫地磕头哭喊道。

    这就是闹饷的主要目标。

    她和江国茂所说的那份账簿全都由那些闹事的乱兵,在江家的伙计带领下从张家直接带出来,要不然非得放火呢!

    话说杨爵爷哪还需要麻烦着搜查,像什么搜查令之类的更不符合他风格,另外锦衣卫抓人,实际上按照规矩得刑科给事中签字的,也就是驾贴,没有驾贴根本无权抓人,刑科给事中不签字,皇帝都没办法,把锦衣卫描述得无法无天完全是那些文官抹黑。

    大明有着完善的文官政府,一切都是有程序的。

    但杨庆可没兴趣走什么程序。

    而且他的锦衣卫真到扬州这么干,还得面对盐商手下的盐丁,甚至还有扬州从上到下各级衙门的衙役,这些人给拖延点时间,张家就把该藏的全藏好,他去根本搜不到任何想要的。他要强行搜查马鸣录首先不干,兵备道本身是按察司副使,到扬州拿人走程序得经过他,杨庆不会把事情搞得如此麻烦,直接让黄蜚搞兵变多简单?两万大军把扬州封锁起来搞突袭,不但想要的东西都拿到,而且也避免了盐商们得到风声转移财产,这也是少不了的,扬州四通达,这些家伙把银子装上船有的是地方躲,必须得关门打狗才行。这时候黄蜚虽然解除封锁但却趁机强行入驻控制了扬州,各处城门依然在其控制下,哪怕晋商知道崇祯要对付他们,想跑也已经不可能了。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

    杨庆满意地说。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江国茂和前往松江的锦衣卫押着几个人走进来,为首的年轻男子一看这女人脸色就变了。

    “爵爷,一个没跑了!”

    江国茂邀功般上前说道。

    “这个女人赏给你了!”

    杨庆说道。

    “谢爵爷赏!”

    江国茂激动地说道。

    那女人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她给张家掌握账目肯定也熟悉所有生意渠道,和江国茂正好合成一对狗男女,后者接收这些生意,她继续维持锦衣玉食,这个结果无疑是非常令人满意的,不得不说爵爷是好人,把她的未来都考虑到了,既然这样她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她紧接着就换上一副娇媚的笑容,然后对杨庆说道:“爵爷,妾身愿为爵爷指证张家所有勾结建奴的罪行。”

    “你这个yi妇,张家哪里对不起你!”

    刚押到的那人怒吼道。

    “交给你了!”

    杨庆把手中梨花杵递给高得捷说道。

    “谢爵爷!”

    高得捷接过说道。

    “来,小兄弟,过来我跟你玩个好游戏!”

    他紧接着走过去,揽着那年轻人肩膀,看着其还算英俊的面容,把梨花杵放在其面前笑咪咪地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