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九十章 咱锦衣卫文明执法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事实上这位张家忠仆一样没能熬过锦衣卫的酷刑……

    毕竟菊花绽放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小妾和账簿,这名负责走私的伙计和已经装船的粮食,这就已经凑齐杨庆需要的了,紧接着杨庆以此奏明崇祯,当然,那小妾变成心怀忠义趁着扬州兵变的混乱,带着账簿主动逃出检举的了。对此皇帝陛下那当然震怒,这就是叛国罪了,大明律谋叛和谋逆都是一个等级的罪行,然后他的抄家旨意就迅速下到了刑科。刑科都给事中李清是扬州兴化人,估计和徽商之间已经有所勾搭了,接到圣旨后立刻签了驾贴,然后还没等杨庆带领锦衣卫到达,黄蜚的士兵就已经将张家及其在扬所有亲族全部困住。

    张家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想跑他们都已经没法跑了。

    杨庆到达后直接抄家。

    张家可以说无一漏网,在扬州的所有成员一锅端,总共抄出不算商铺和其他财物在内,光金银珠宝就超过了一百万两,而且查封的各处产业估值也不会少于百万,然后……

    然后朝野震惊。

    “陛下,张氏为守法商人,其先为神宗万历朝首辅,岂能因几个下人诬告株连九族?”

    马鸣录悲愤地高喊着。

    张家其实是万历朝接张居正的首辅张四维后代,他们家已经当了差不多两百年盐商,从张四维爷爷辈就已经富甲一方,后来张四维在朝中当首辅,他弟弟张四教在扬州当盐商那可以说逍遥得很,张四维的两个儿子也都进士及第,张家绵延到现在可以说享尽荣华富。

    没想到突然间就被端了。

    朝野哗然啊!

    尤其西商更是群情激愤,数千西商及雇员堵了马鸣录衙门,还有人上血书请愿的,作为兵备道虽然其本职是军务,但兵备道不是官衔,他的真正官衔是按察司副使,以按察司副使巡视兵备,当然有维护地方司法的职责。

    那么也就责无旁贷了。

    不仅仅是他,这时候朝中不少官员勋贵也在上书,对锦衣卫的草率行动进行指责,话说张家那好歹也是忠臣之后,张四维对纠正张居正的恶政可以说功不可没,多少被张居正迫害的贤良之臣在他当首辅期间被重新启用,虽然当首辅时间只有一年多,但对于拨乱反正起了重要作用,他的后代怎么可能勾结建奴?

    有人检举也不行啊!

    江国茂是盐商,和张家本来就是生意对手,他巴不得搞死张家呢!

    至于物证……

    那个算什么物证?

    那船是在松江又不是在盖州。

    船员说是驶往盖州难道就真得驶往盖州了吗?在它没到之前就不能说它是给建奴送粮食的。

    至于人证……

    一个妾室有什么发言权,无非就是个奴婢而已,要赶过去奴告主不但官府不受理,而且那奴婢还有罪呢!至于那些伙计屈打成招为求活命什么不能说?

    至于账簿……

    伪造的!

    这些恶奴为了陷害主人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指使下伪造的,绝对是伪造的,要是在张家搜出来的那可以说是他们家的,但这就是一个yi妇交出来的,那不是伪造的是什么,甚至就连那小妾是如何偷人被发现趁机逃跑,为避免被张家抓回去,故意伪造账簿诬告张家的故事都开始流传,不得不说这些家伙反应也够快的。

    “陛下,此事不如交由刑部审讯也好安民心。”

    解学龙小心翼翼地说。

    “解尚书,这通敌叛国的案子,还不劳刑部费心,既然咱们锦衣卫接手了当然要严查下去!”

    杨庆说道。

    “锦衣卫酷刑之下无罪也屈打成招!”

    马鸣录鄙夷地说。

    “哈,说的好像刑部和按察司都没有刑具一样,要说起来兄弟用刑比按察司差远了,咱们锦衣卫一向文明执法,可没把人打得血肉模糊不辨人形,不信咱们把两家的囚犯拉出来比一比,看谁家的犯人看上去最惨!”

    杨庆说道。

    这话他倒是理直气壮。

    “都无需再吵,张氏既然是名臣之后,的确不应草率行事,但此案既然已由锦衣卫负责,那也就不必再转到刑部了,还是继续由锦衣卫审讯,但其祖于朝廷有功,审讯之时慎用酷刑决不能屈打成招。若张氏之罪查实也决不能轻饶,其祖为名臣,其后更当忠于大明,若世受国恩却私通建奴则罪加一等!此案可为定例,日后有官宦之家通敌叛国者,若查实一律罪加一等,另外但凡通敌叛国案,以后皆由锦衣卫北衙负责。”

    崇祯不耐烦地说。

    他当然不会让张家落到刑部,这种世宦之家盘根错节,关系网恐怕遍布朝廷,若交给刑部的文官肯定会给张家开托的,那他接下来还玩个屁。

    “陛下……”

    马鸣录还想努力。

    “陛下,宁南伯世子觐见。”

    王承恩在崇祯身旁说道。

    崇祯示意马鸣录闭嘴,后者无可奈何地停止挣扎,然后和解学龙一起退出大殿。

    这里其实是武英殿,史可法虽然对皇宫进行了抢修,但一来没钱二来没时间,只是对一些状况还算好的进行了一番修缮,到明末南京的皇宫已经相当破败,毕竟也是两百年没怎么住人,也就是些太监在这里进行些日常维护,而且之前还遭受过一场雷电引起的火灾,最终适合崇祯办公的也就一个武英殿,其他的几个大殿因为没钱就连维修都暂停,崇祯身边也没多少人,他现在也不是很在意这些。

    “陛下,臣告退了!”

    杨庆在解学龙等人走后才告退。

    “回去快一些,拖久了朕也不胜其烦!”

    崇祯叹了口气说。

    “陛下放心,就是石头臣也会让他开口的。”

    杨庆说道。

    张家被抓的那几个必须开口,他们不开口如何牵连所有晋商?张家这时候并不是晋商的头号,在扬州的晋商阎,范,李等家都丝毫不输于张家,不过其后期代表人物之一亢家这时候还没发迹,三年不下雨,陈粮有万石的亢百万是清初。至于大皇商在扬州的实力并不强,他们的主要生意在北方,扬州的盐商范家也不是范永斗家,范永斗是长芦盐,淮盐范家是老牌盐商蒲州范世奎一系。但无论南北晋商都是一个网络,这个网络从金融到日用百货到粮食食盐再到钢铁之类统统互通,比如张家的粮食就是运到盖州由范永斗的人接手,后者在咱大清信誉卓著。

    商业是就是这样。

    没有孤立的商人,实际上就连徽商也不干净,只是后者挤不进北方市场,但晋商在江南采购粮食一样得与他们合作,要不然江国茂对他们知道得那么清楚?

    崇祯的目标就是所有在南方的晋商。

    或者说他们的银子。

    一家就到手百万,全干掉的话千万毫不夸张啊!

    “你办事,我放心!”

    崇祯点了点头说道。

    杨庆随即退出武英殿,但刚走出不远,就迎面看见一个年轻武官和一个年龄稍长些的文官,在小太监带领下走过来……

    “这位可是宁南伯世子?”

    杨庆笑得很灿烂地说道。

    那武官愣了一下,旁边小太监赶紧提醒,他也迅速换上一副同样的笑脸上前一步行礼:“晚辈左meng庚见过忠勇伯!”

    左meng庚是代替他爹来觐见,至于他爹说张献忠余贼未平,所以不敢远离战场,当然,主要是被杨庆斩杀刘泽清给吓的,左良玉可不想做下一个刘泽清,实际上因为这件事其他几个军头也都格外小心。不仅仅是左良玉派儿子来觐见,高杰,刘良佐都一样没自己来,只有黄得功很爽快地自己来见了崇祯,说到底这些混蛋屁股底下都有屎,都怕崇祯像对付刘泽清一样对付他们,很显然杨庆这个打手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贤侄客气了!”

    杨庆一边搀扶他一边说道。

    左meng庚眉头一皱,他自称晚辈只不过客气一下,实际上两人年龄差不多,但杨庆和他爹一样是伯爵,所以才客气一下的,没想到杨庆倒是认得干脆,这就以他的长辈自居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这位是?”

    杨庆看着他身旁那文官说道。

    “都察院巡按湖广监察御史黄澍见过忠勇伯。”

    后者满脸堆笑地行礼说。

    “黄,啊,我记起来了!”

    杨庆恍然大悟般说道。

    黄澍脸色微变,还以为在高邮时候被他看见了呢!

    不过紧接着他就恢复了正常。

    他不知道杨庆其实是想起了原本历史上他那光辉事迹,话说弘光朝历史上这个小官留下的形象也太让人印象深刻了。作为东林党喉舌骂马士英骂得大义凛然,然后却被宗室检举贪污,紧接着以最快速度逃亡左良玉手下,鼓动左meng庚杀了追捕他的锦衣卫,最终使得犹豫不决的左良玉下定了清君侧的决心,左良玉一死他又毫不犹豫地鼓动左meng庚降清,给了弘光朝可以说最致命的一击。南京沦陷后,他的族兄,明朝最后一个武状元在家乡组织起义军抗清,已经留了鼠尾巴的他带着假发回去声称支援他族兄,然后清军到达后毫不客气地给了他族兄背后一刀……

    这表现令人叹为观止。

    他几乎可以和孙之獬一南一北并称咱大清两个奴才的楷模了。

    (今天有事,一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