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九十二章 装逼的时刻到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话说这些盐商又不是什么信仰坚定的革命战士,无非就是没有找到他们的命门而已,只要找到了,他们的防线也就瞬间崩溃。

    要么灭族!

    要么卖别人!

    这个选择题其实并不难做。

    在杨庆做出他们最怕的威胁,同时以崇祯的名义承诺,一旦他们出卖其他晋商,那么就由崇祯下旨给李自成,对除了他们张家以外,其他所有被卖的晋商家族全部抄其老家灭其族,另外提升张家为秦王长史……

    按规矩藩王长史得皇帝任命。

    虽然秦藩情况特殊,长史肯定没有任何权力,但作为一个类似于外交官的职位,以沟通崇祯和李自成之间的关系,这个还是必不可少的,之前的秦藩长史是方岳贡,这个大学士没投降,只是在城里被抓了,但他家也没搜出多少银子,所以得到崇祯和李自成共同的赞许。

    不过理论上长史应该是左右两个。

    张家的要求就是从他们家族挑一个,这样张家就成了崇祯在北方的代表,自然李自成得保护周全,好歹这个面子得照顾一下,话说他们也知道崇祯就算发圣旨到李自成那里,人家理不理也得看心情。为了防止意外他们必须得有保证,要知道他们这是在拿整个家族来赌,他们在这里出卖那些晋商,后者在山西的族人不灭他们满门才怪,他们得要一个安全保证,否则他们左右都是灭族,在这里硬顶着至少还能博一个义名。

    这个没问题。

    崇祯才不在乎这个呢!

    只要能把在扬州的西商财富全部弄到自己手中,皇帝陛下别说给他们一个安全保证,就是把死了一甲子的张四维追封爵位然后让他们世袭都行。

    很快一道圣旨就被杨庆带到狼穴给他们看了。

    这就可以了。

    得到了想要的之后,张家几个毫不犹豫地把杨庆那张名单上所有人加入了他们的同党,这里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真同党,这些人历年和建奴的贸易他们都知道,现在无非就是给崇祯详细列出。至于他们不知道的那就编呗!这种事情都不用杨庆指导,他们自己都懂,然后洋洋洒洒的一大本口供迅速写了出来,紧接着杨庆呈送到了崇祯手中……

    扬州。

    “快,快跑啊!”

    挹江门内的大街上,无数惊恐地喊声响起,数千人组成的洪流,连同他们的车辆和马匹一起撞向城门。

    “快跑啊,朝廷要杀尽北人,想活命的就快跑啊!”

    “快逃命啊!”

    ……

    无数混乱的喊声,让恐慌的瘟疫就这样急速蔓延,甚至这里面不光是山西和陕西的,要知道这些年逃避北方战乱的北方人不断南下,其中很大一部分可都滞留扬州。尤其是本来就属于商业区的新城內,更是几乎汇集了能从运河南下的所有地方的人,此刻这些喊声制造的恐慌,正在这座城市里不断蔓延,让更多人加入逃难队伍,就连打砸抢烧的都出现了。

    “这他玛是谁走漏消息!”

    城门上黄蜚擦着头上的汗咒骂着。

    实际上也不需要走漏消息,那些晋商也不是傻子,这情况明显有些不对,都是靠脑子吃饭的,他们猜也猜出崇祯要下刀了。

    他们有这觉悟。

    扬州盐商一年利润近千万,大明全国盐税一年一百万,从扬州盐商手中交出的最高纪录在万历年间,那时候才仅仅六十七万,话说他们买个妓女都得上万呢!圆圆当年标价可是千金,这么多年大家就这么玩傻子,在富可敌国的奢靡中,看着大明在饥荒中糜烂,在一席百羊的饕餮盛宴中,看着北方的饿殍遍野,以前是崇祯待在深宫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不报复才怪呢!尤其是这时候崇祯那么缺钱,而他们又是最适合宰杀的肥羊。

    不宰他们那崇祯就真傻了。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先离开这扬州城

    出了扬州至少还能选择逃跑,天下这么大,他们生意都能做到西域去,有的是地方可躲,哪怕跑到左良玉的地盘都行,他们和左良玉关系还是不错的,再不行就是去张献忠那里都行,原本历史上其实陕西商人就都去了那里。而要是继续被圈在扬州,那就跟圈里的猪羊一样等着刀子落下了,但黄蜚的兵从上次闹过兵变后,就已经把扬州彻底控制,哪怕后来王承恩调解解除封锁,他们也依旧控制着各门,并且每天晚上不断巡逻,和大批徽商手下的伙计一起在城门口盘查,所有试图离开的晋商无一例外被挡回……

    这就更明显了。

    这摆明了就是准备瓮中捉鳖,只不过等崇祯的圣旨而已。

    既然正常手段已经出不去,那就干脆用不正常手段吧,那些晋商在这里经营超过两百年,这座城市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们想制造一场民变那简直易如反掌。

    然后黄蜚就麻烦了。

    “都督,怎么办?”

    城门前一名军官抬头喊道。

    在他前面数百名当初参加过塔山阻击战的精锐士兵,正在用盾牌和长矛组成厚厚的阵型,堵在挹江门内阻挡那些试图冲击城门的乱民,但后者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他们已经明显有点不堪重负,而且不只是这里,其他各处城门也都有类似的情况,只不过这里人最多而已。

    话说这得开炮才行!

    黄蜚纠结地看着自己两旁那些弗朗机。

    炮口已经对准了街道上。

    但开炮的话……

    “后退,立刻后退,否则以造反论处!”

    他举起铜皮喇叭吼道。

    “别听他的,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就是准备把咱们关在城里再抢咱们的银子,这些兵痞上次抢过一回尝到甜头了,要不他们这些天怎么不准带着金银出去?他们就想杀了咱们抢银子!”

    人群中有人高喊。

    恐慌情绪左右的乱民哪还有头脑分辨真伪,再说黄蜚所部的确是搞过兵变的,这是有不光彩纪录的,再说这年头乱兵洗城劫掠又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他们这些逃难的北方人本来就是经历过兵荒马乱的,对这种事情格外敏感,此刻在谣言鼓动下完全失去理智,紧接着伴随各种恐慌的喊声开始向前冲击士兵防线。

    “准备!”

    黄蜚喊道。

    他身旁那些炮手立刻准备点火。

    他和这些士兵也不是在乎什么人命的,话说都血洗过锦州的,这些家伙可不会对炮轰乱民有什么心理负担。

    “点……”

    黄蜚举起手刚要喊点火,身后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愕然回头。

    “三弟,你可来了!”

    他如释重负地说道。

    杨庆点了点头,然后随手拿过了那铜皮喇叭。

    “静一静!”

    他骤然吼道。

    他的嗓门本来就够大,再加上那形象也够醒目,下面的乱民立刻停住纷纷望着他。

    “圣旨到,皇上有旨,扬州盐商阎李等家罔顾圣恩,勾结建奴,走私粮食以资敌,着锦衣卫指挥同知杨庆擒拿归案!此乃圣旨,扬州百姓无论土客皆无需惊慌,陛下欲诛者卖国之晋商而已,无关他人之事,何来朝廷诛北人之说?难道陛下非北来?难道我等与黄总兵所部非北人?”

    杨庆吼道。

    人群立刻冷静了许多。

    “别听他的,跟这种阉党爪牙有什么话可说?”

    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高喊。

    杨庆没有丝毫犹豫地从背后拔出两柄特制雁翎刀,紧接着从城墙上纵身跃起,一下子落在了下面一匹马背上,猛然一踩之后再次跃起,密集的人群给了他极大便利,眨眼间在接连三次起跃之后,他就已经到了喊话那人的面前,后者惊恐地转身就跑,杨庆一下子跳到他一旁的马车上,随着转身的动作右手雁翎刀横扫,那家伙的人头立刻坠落。

    “再有谣言蛊惑人心者斩!’

    他拎着滴血的雁翎刀站在马车上吼道。

    几乎就在同时右侧破空的声音响起,他下意识地向后一仰,一支箭贴着他面门飞过,而也就在同时第二支箭到了,避无可避的他直接用左臂向外一推,那箭准确射中他前臂,因为距离近甚至贯穿前臂,箭头差一点撞在他脸上才停住。

    人群一片惊叫。

    杨庆站直身子冷笑着看着不远处的一座小楼,楼上窗口两名弓箭手正在第二次拉开弓……

    “开火!”

    城墙上黄蜚吼道。

    骤然间四门正好可以打到那里的弗朗机同时喷出火焰,其中一枚炮弹正打在那窗口,被撞起的碎木打得两名弓箭手立刻倒下,紧接着城下一队士兵就冲了过去。

    杨庆看了看面前人群。

    他举起了自己被箭贯穿的左臂,抬手一刀削断了箭杆的尾部,然后在四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抓住露在外面的前端缓缓抽出。

    四周立刻一片惊叹。

    那些就喜欢这种桥段的百姓用尊敬的目光,看着他若无其事的抽出了箭,但紧接着他又把那箭抛在地上,随手撕开了自己带血的衣袖,将受伤的前臂高举在头顶……

    尊敬的目光很快变成了敬畏。

    因为那伤口正以缓慢但却明显的速度在愈合……

    (恢复两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