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零六章 我不饶该死的人(求首订,四更)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很快不计其数的溃兵,就像密集的蚁群般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这就是杂牌啊!”

    杨庆说道。

    的确,这些是真正的杂牌!

    刘良佐所部真正的核心实际上就不足两万,而精锐就更别提了,所谓的十万大军里面,剩下绝大多数都是从北方南逃的地主武装,崇祯弃北方后,大量零零散散抵抗李自成的地主武装选择南逃,这些人成分复杂装备混乱,甚至很多也就是有支长矛或者一把刀,既没有统一的军服旗号也没有统一的盔甲……

    实际上绝大多数没盔甲。

    他们与其说是士兵还不如说是群流民,之所以跟着刘良佐,就是因为他那里有饭吃,而同样如果可能的话能带着他们抢钱抢女人就更完美,要是能屠个城那就很幸福了。刘良佐这么干很大程度上也是越来越养不了他们,毕竟凤阳那地方根本就没什么人口了,本来就是穷又加上战争破坏,能跑的都跑光了,收税都没得可收。

    原本历史上就是这群蝗虫跟着清军血洗江南把花花世界杀成鬼域。

    比如说江阴之战就是刘良佐所部全程参与的,而且还厚颜无耻地现身说法劝阎应元等人投降,结果被阎应元给骂了一顿,此刻估计他们也准备好了到合肥快快乐乐地抢一波。

    杨庆深吸一口气,紧接着催动了战马。

    而在他身后列阵的骑兵同样控制着战马缓缓向前,并且在马背上端起了一支支丈长矛……

    这是骑墙冲锋。

    杨庆以体现军威为名忽悠高得捷花几个月训练出来的。

    高得捷所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崇祯的禁卫军,他们驻扎在南京保护崇祯,后者出巡时候跟随护驾,那么军容肯定是第一位,全部重甲是为了体现军威,骑墙向前也是如此。这个肯定看上去足够帅,这些丈长矛上甚至带着小三角旗,此刻五百骑兵分三列紧靠在一起,端平了长矛如墙而进,那种精锐军团的气势立刻展现出来,就连两翼黄得功的部下都成了他们的陪衬。

    正在涌来的溃兵立刻停下。

    这些盔甲不齐武器混乱的杂牌们慌乱地看着这支真正的铁骑。

    很快双方不足百丈。

    杨庆举起右手的铁挝。

    他身后三道骑墙同时停住,那些就连脸都包裹在铁甲中的士兵们控制着胯下战马,静静地看着对面混乱中的近万人马,而对方一支不足三百人的骑兵也在簇拥着一名老将冲出。

    “刘良佐何在?”

    单骑前出的杨庆喝道。

    “广昌伯在后,这位将军是?”

    那老将同样上前说道。

    “杨庆!”

    杨庆说道。

    “忠勇伯杨庆?”

    那老将愕然道。

    “然也!”

    杨庆一捋小胡子说道。

    那老将没有丝毫犹豫地掉头向后转眼又钻回骑兵中,直到钻进去三重才停下重新掉头,而那些骑兵密密麻麻阻挡在他前方……

    “忠勇伯,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便行礼!”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很显然杨庆也算恶名昭彰,谁都知道刘泽清的悲剧,在双方关系不正常的情况下,和杨爵爷说话一定要保持足够距离,另外也要和他保持足够多的障碍,否则的话最好想想刘泽清是什么下场。

    “你是何人?”

    杨庆饶有兴趣地说。

    “末将前援剿河南总兵许定国,因不愿在闯逆治下为臣,故此率领本部兵马南下,目前在广昌伯部下为将。”

    那老将说道。

    “你怕我杀你!”

    杨庆冷笑道。

    “忠勇伯说笑了,末将何罪之有?”

    许定国说道。

    他其实是趁乱带领豫东一带地主武装自保的,但崇祯弃淮河以北之后他们肯定无法在李自成的大军面前立足,要么投降李自成要么南下,反正现在没有清军可供他投降。而他和原本历史上被他所杀的高杰有仇,自然也就只有刘良佐这一个选项,最终许定国率领所部近万杂牌南下加入了刘良佐部下,刘良佐弃凤阳南逃,他这种杂牌肯定放在前面当炮灰。

    “临阵脱逃岂非罪?”

    杨庆说道。

    “忠勇伯,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相逼,再说末将有没有罪,恐怕也不是锦衣卫能管的。”

    许定国说道。

    就在同时他身后的步兵结阵向前。

    “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杨庆冷笑道。

    “忠勇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许定国在人墙后说道。

    杨庆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控制着胯下战马开始后退,许定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而旁边一名将领悄然挥了挥手,两旁列阵的步兵弓箭手拉开弓小心翼翼地瞄准,数以千计的步兵弓全部准了后退的杨庆,双方一万多人无一出声,全都默默盯着他的后退。

    很快他退出弓箭的射程。

    许定国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很显然他的压力也不小,毕竟杨庆算得上凶名远扬。

    事实上这些军头们就怕这样的,摆开阵势两军厮杀他们倒是不怕,反正死的都是那些炮灰,只有不出意外他们都不会有事,可这种直取中军的斩首他们是真惹不起啊!

    “快,去禀报刘良佐!”

    他转头对那将领说的。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他四周一片惊叫。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转回头,就看见杨庆拎着两把铁挝从马背上纵身跃起,落地瞬间以快得匪夷所思的速度向着他开始了狂奔。

    “放箭!”

    许定国吼道。

    所有弓箭手同时松开弓弦,近千支利箭直奔杨庆,与此同时两旁家奴也催动了战马,迎头撞向了狂奔的杨庆,一个人冲向千军万马的场面震撼了所有人,就连后面的黄得功都看傻了。因为骑兵在杨庆冲击的正面,两翼弓箭手射出的箭全是侧向,而达到极速的杨庆根本不可能瞄准,就在那些箭几乎全部落在他身后的同时,骑兵的洪流淹没了他孤零零的身体。

    “杀!”

    慢了半拍的黄得功举刀怒吼。

    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不但是他愣住了,对面的许定国也愣住了。

    因为就在这时候,淹没了杨庆的骑兵洪流中,一具仿佛被猛兽撕咬掉半边的残破死尸骤然飞出,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第二具拖着内脏的死尸同样飞出,下一刻在漫天飞洒的血雨中,杨庆那浑身浴血的身影如巨龙出水般腾空而起。紧接着他落在了一匹无主的战马上,然后身子在半空中一拧,两柄铁挝横扫,那半尺长的勾刃分别抓进了两名骑兵的头颅。仿佛饿虎的利爪勾住两只兔子般,在那战马不堪重负悲鸣着倒下的同时,那对铁挝硬生生将两具死尸的头颅撕下,还勾着一颗头颅的右手铁挝随即砸落,那横伸如拇指的三棱锥一下子凿进了一名骑兵头顶,紧接着向外一撬脑阔掀开……

    “停!”

    黄得功立刻止住了那些已经开始冲锋的骑兵。

    他一冲那些溃兵就放羊了。

    他太清楚这些乌合之众是什么货色,此刻他们的士气已经被毁,一冲立刻就崩溃,而这些人一旦溃散为盗那反而是更大的麻烦,相反如果不冲的话,他们还可以维持秩序,剩下只是安抚改编而已。

    “杨爵爷一人足矣!”

    他对一名军官说道。

    的确,杨庆一人足矣!

    他那狂暴的画风惊呆了许定国部下的士兵,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杀神的身影,而许定国的那些家奴骑兵已经在惊恐地四散奔逃,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真正忠心,这些乌合之众战场上都是一触即溃的。在人喊马嘶的混乱中,重新落地的杨庆双臂张开,平伸双挝在混乱的骑兵中狂奔向前,在尖叫声中不断撕开一匹匹战马,或者撕碎一名名骑兵的身体,带起一路血肉飞溅。

    “许定国临阵脱逃,罪不容诛!尔辈胁从无罪,原地待命,勿为自寻死路!”

    他的吼声同样向前。

    “杀了他,你们这群狗东西,快杀了他!”

    许定国发疯一样吼叫着。

    同时他不顾一切地掉头,挥刀砍向那些阻挡自己逃生之路的部下,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那些听到了杨庆吼声的骑兵纷纷停下,和那些步兵一样看着杨庆的身影直冲而过,转眼间到了许定国的身后。

    许定国还根本不知道呢!

    正在砍路逃生的他忽然发现自己两旁的目光全是嘲讽,他下意识地转回身……

    “你还觉得我不能杀你吗?”

    杨庆说道。

    “爵爷饶命!”

    许定国突然间从马背坠落,一头扑倒在他脚下。

    “饶命?我不饶该死的人!”

    杨庆说道。

    下一刻他双手铁挝从左右同时落下,六根半尺长的勾刃瞬间没入了许定国的后背,然后双手同时一拉,那勾刃三根向左三根向右交错着分别勾住了许定国的脊椎两侧。

    许定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个原本历史上设局杀高杰并投降清军,使得南明在淮北唯一防线崩溃的罪魁祸首,茫然地仰起头看着杨庆……

    “为,为什么?”

    他艰难地说道。

    然而回答他的是杨庆双臂同时用力向外一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