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零九章 卿欲使朕为李自成否?(第四更)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ABL ali=ri><R><></></R></ABL>下关码头。

    “快,都快点!”

    杨庆一脸焦急地催促着。

    在他身旁那些京营的士兵一片混乱地拥挤向前方渡船,在宽阔江面上一艘艘满载士兵的渡船匆忙驶向对岸去增援前线,而在这些北行的船只中间不时错过一艘艘载着难民的小船,伴着风中江水的波浪挣扎而来……

    高一功逼近**。

    而且他在天长把所有士绅官员统统吊死路边的恶行,已经被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渲染为屠城,并且在长江两岸肆意散播,而且还加上了诸如黄得功各军大败,贼军三十万席卷而来之类纯属虚构的成分,反正这种混乱中此类谣言不用特意制造都会自动产生。此刻在南京的各处城门,逃难而来的江北难民和恐慌逃离南京的豪门贵族正互相拥挤着,搞得仿佛要末日来临般。

    崇祯已经下令京营三总兵所部全都渡江增援江北。

    而且他很罕见地下诏保证皇帝陛下将与大明百姓共存亡,就算逆军渡江他也会像在北京一样血战到底保卫太祖陵寝。

    他这哪是下诏啊!

    他纯粹就是在制造恐慌啊!

    你要血战到底别拉着我们,我们可不想和北京那些家伙一样最后全上李自成的夹棍。

    这诏书一下立刻连官员都有跑路的了。

    话说杨庆也没想到,崇祯的大明一盘散沙到如此地步,江北是不断出现的倒戈士兵,开开心心迎闯王的百姓,而江南则是抛弃皇帝跑路的官员和士绅,难怪原本历史上清军一来这座城市的防御就崩溃,这纯粹就是沙子堆的啊!亏得之前他还觉得给崇祯捞了一笔巨款,这大明肯定多多少少有所改变,结果现在看看……

    这还不如原本历史上呢!

    原本历史上至少没有老百姓欢天喜地开门迎清军的。

    这幸亏李自成不知道。

    要是李自成知道是这个情况干脆来个四十万大军下江南,那他还真就能再把崇祯赶出一座都城。

    “忠勇伯,江北战况如何?”

    宋权在不远处喊道。

    “都打乱了,谁知道怎样,不只是高一功所部,袁宗第弃凤阳和临淮然后与高一功合兵,他们两军加起来再算上那些投敌的官军,估计不下二十万,看来是想直取扬州,黄蜚已经退回扬州准备固守,据说淮安和信阳也遭到逆军进攻。”

    杨庆喊道。

    “左良玉奏报,田见秀部十万攻樊城!”

    宋权说道。

    “我还是进宫劝陛下幸杭州吧!”

    杨庆说道。

    他俩大嘴巴在这里毫无避讳,旁边那些凑过来打听消息的官员士绅可全听见了。

    这个恐怖的消息瞬间让他们都傻了。

    “快跑啊!贼军打过来了!”

    一个老家伙突然尖叫一声扭头就跑。

    然后码头一片惊恐的尖叫。

    杨庆和宋权愕然地面面相觑,老宋那也是聪明人,紧接着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杨庆拔出尚方宝剑,没有丝毫犹豫地纵身跃起,瞬间出现在了那老家伙的面前,然后手起剑落将其头颅斩下。

    “尚方宝剑在此,敢散播谣言者斩!”

    他拎着滴血的尚方宝剑对那些被吓住的乱民恶狠狠地吼道。

    后者一片寂静。

    杨庆威胁般瞪了他们一眼,紧接着上马直奔城门,他后面那些乱民们面面相觑,然后毫不犹豫地继续尖叫着拥挤逃窜,宋权无可奈何地苦笑一下登上前方渡船,带着一脸毅然决然率领他的大军赶往传说中濒临崩溃的战场,去为保卫大明都城的最后防线血战到底,而那些逃窜的乱民则把皇帝要跑路的消息在南京城内散播,然后制造更大的恐慌。

    至于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先回家去溜达一趟然后什么也没干就再奔皇宫,就在他进入皇宫的同时,忠勇伯已经安排圆圆跑路的消息也传播开。

    话说这就是实锤了!

    他可是刚刚从江北回来的,最清楚前方战况的。

    乾清宫。

    “一群废物!”

    皇帝陛下雷霆震怒。

    一帮文武大臣寂若寒蝉。

    “陛下,不是臣不尽力啊!臣到江北后就得知刘良佐不战而逃,立刻与靖南伯前去阻拦,不想刘良佐竟刀兵相向,臣一番血战才将其斩杀,紧接着留靖南伯安抚其部,臣独骑追上救援临淮关的靖南伯所部,结果刚到定远就遇上了从临淮关溃败的马士英所部,还没等重整旗鼓反攻临淮,就得知高杰弃了盱眙,臣虽有心杀敌终究无力回天啊!”

    杨庆说道。

    “朕何负于刘良佐,竟敢不战而逃!”

    崇祯怒道。

    “陛下,据其部将所言,刘部多是南渡的义民,此辈不愿在北方,皆渡淮依其而存,但凤阳地贫无以为生,朝廷又不给其粮饷,就连刘良佐所部都已经欠了两个多月的,士兵吃不饱饭自然毫无战心,逆军一到立刻崩溃。”

    杨庆说道。

    “粮饷呢?户部的饷银呢?”

    崇祯朝着高弘图吼道。

    “陛下,户部岁入有限,早已经是入不敷出,此时库內惟余银五万,各军饷银皆有拖欠,非只刘良佐一部。”

    高弘图小心翼翼地说。

    “朕在北京兵临城下之际,问户部惟余银万,朕今日在南京于兵临城下之际,卿告诉朕户部惟余五万,朕的钱都哪儿去了?朕富有四海坐拥万里江山,为何朕穷困至此?朕的大明很穷吗?可为何朕又听说那李自成在北京助饷,从北京群臣手中搜刮出了整整七千万两?七千万啊!朕在位十七年,十七年来大明岁入加起来是否有七千万两?这还仅仅是北京一座城的。谁能告诉朕这是为什么?朕为什么这么穷,朕的衮衮诸公们为什么都这么富有?”

    崇祯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吼道。

    史可法等人战战兢兢无人敢回答。

    “陛下,他们其实都不交税的,自然积累得多一些,除此之外臣能想到的就只有他们贪赃枉法了,我大明众正盈朝应不至于贪赃枉法。”

    杨庆说道。

    “啊,他们都不交税!”

    崇祯狞笑着说道。

    “朕都穷困至此了,居然还不向他们这些家财百万的收税,朕是不是太傻了?朕是不是很可笑?传旨,从今日开始,无论官员,勋贵,有功名的士子,所有田产百亩以上者,原本依例不需缴纳钱粮者一律同于平民交税,从今日起士绅一体当差纳粮。”

    他说道。

    “陛下,这万万不可啊!”

    解学龙惊叫道。

    “不可?卿欲使朕学李自成否?”

    崇祯冷笑道。

    解学龙吓得赶紧闭嘴。

    这是赤ll的威胁啊!朕没钱士绅有钱,那朕就取消他们过去的免税特权,你们同意最好,你们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学李自成了,没事抄抄你们这些官员的家,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朝廷没钱就没法打仗,就挡不住李自成的大军,那时候就换成他来拿夹棍夹你们了。

    交税,士绅们少赚一些,朝廷有钱军队能更好保护你们。

    不交税大家一起完蛋。

    这件事情并不复杂。

    “陛下,局势糜烂还不只是因为刘良佐不战而逃,还有各地叛乱,那临淮关就是士兵叛乱丢的,天长县城据说也是地方上贫民打开的,此辈皆惑于李自成在北方的免粮,故此置忠义于不顾,悍然为逆军开门,城破之后也是此辈与逆军同流合污,一起洗劫城内士绅,臣此行多闻民间开门迎闯王之语。”

    杨庆很符合奸臣标准地在那里添油加醋。

    “忠勇伯难道也让朝廷不收钱粮!”

    史可法忍无可忍地怒道。

    “这个倒是不太可行,但能减轻一下百姓负担,使其不至于被李自成所惑,终究也是一件好事,那么不收钱粮的确不行,可摊丁入亩总行吧?这样田少的少交,田多的多交,于朝廷收入无损,却最大限度照顾了贫民,对于那些贫民来说终究是好事,他们也能感受到皇恩浩荡。否则其辈惑于李自成,助其为虐,逆军一到他们就开门迎降为其党羽,这对士绅们也不好,天长城里可是数百士绅官员乃至富户统统被吊死在路边,若是李自成的逆军到了这江南,诸位觉得还得有多少士绅官员被吊死在路边?”

    杨庆说道。

    群臣一片默然。

    “咱们将心比心,咱们的确是想过更好的日子赚更多的钱,可那些老百姓也想啊!纵然这南京富庶之地,每天早晨抬出去的饿死鬼也不少吧?若李自成打过来,诸位觉得那些和他们一样濒临饿死的会不会一样打开城门欢迎逆军,然后把我们统统都吊死在秦淮河边呢?

    虽说士绅与贫民之间,终究还是不可能一样,但至少也应该想法缓和一下双方关系吧?

    总是这样视若仇寇也不好!

    大家少赚一点,也该给那些贫民们留口吃的,别让他们走上绝路,最后铤而走险与逆党为伍,说实话咱们大明走到今天,说白了不就是这样闹得?若是北方那些士绅真得能在饥荒时候给饥民留条活路,还会被杀得到处人头滚滚吗?饥民都快饿死了为求生路什么做不出来?他们是死也要拉着那些士绅一起的。

    前车之鉴啊!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先贤之叹历历在耳,别真到被吊死在路边时候就悔之晚矣!”

    杨庆语重心长地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