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一零章 史阁部,你准备好身败名裂了吗?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乾清宫內一片沉默。

    实际上这些都是聪明人,都能看出崇祯和杨庆这对无良的君臣其实是在一唱一和,摆明了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逼他们就范,让他们接受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纳粮的改革。

    但他们无力反抗啊!

    李自成的大军就压在江北啊!

    天长城里所有士绅官员统统遭到了灭门,不但所有男丁全都被吊死在大街两旁,就连女眷都被这些贼寇抢走了,钱财粮食被洗劫一空,其他值钱杂物也被贫民洗劫一空,据说就连各家的地契高利贷借据卖身契之类都翻出来烧了,那完全就是一场浩劫啊!

    这还好在只是江北一隅之地。

    然而就像杨庆所说的,这要是李自成的大军渡过长江,那这江南还得多少士绅被挂起来吊死在路边?多少衮衮诸公家破人亡?别说可以投降,北京那些不但投降,甚至还出卖了皇帝呢!结果不是一样被夹出脑浆子?李自成这个流寇完全不讲究啊,可以说只要他的大军过了长江,剩下就是血洗江南了!和这相比缴点税使朝廷有钱能让当兵有点斗志,这还是最好的结果了!

    和崇祯不定期抄家相比也好多了。

    话说从之前崇祯的表现看,他明显就是准备这么干的。

    皇帝陛下来江南几个月除了抄家基本没干别的,从万众期盼的圣主明君直接变成了士绅私下非议的昏君,很显然如果再弄不到钱的话,他还是要继续找那些倒霉官员抄家的,而且说不定很快就会落在内阁和六部官员身上,崇祯在北京时候可是换首辅的速度就像女人换衣服。

    这样算所有人一起缴税最温和。

    可这缴税……

    这是真得没那么容易啊!

    不能免税还算什么士绅?士绅是什么?不就是靠功名换取免税资格形成的特权阶级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标志是什么?不就是哪怕只是一个秀才也能免徭役吗?如果考上举人什么的那可就发达了,不但不用缴田赋了,而且还有官府的钱粮,再加上那些农户为了免田赋的投靠,提前投资的士绅赠送,就像范进中举后那样,可以说一下子什么都有了。

    如果他们也交税……

    那他们和泥腿子有何区别?

    这是他们高于后者的基础啊!

    “但贼兵迫在眉睫,此时谈这些似非当务之急。”

    张国维说道。

    很显然他还想着能拖就拖。

    这种事只要内阁不答应是没法进行的。

    就算皇上下旨也无所谓,就算崇祯真得发出圣旨,内阁一样可以封还,大明朝的阁臣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情,就算崇祯强行下旨绕开内阁,各地官员对于不通过内阁和六部正常程序的圣旨也一样可以拒绝执行。大明拥有可以说完善的文官政府,事实上此时大明文官的权力,丝毫不比欧洲议会制的内阁差,他们只是没有宪法之类法律的明确,但他们在对付君主方面,并不比他们的欧洲同行差。

    既然这样先拖着以后再说。

    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敢答应,他们答应了然后激怒各地士绅,骂他们奸臣刨他们祖坟都是完全有可能。

    这不是夸张。

    张国维老家可是浙江东阳的。

    他要是同意了向家乡那些士绅收税,别说后者愤而刨他家祖坟,就是宗族定他个奸臣罪名,然后把他逐出东阳籍贯都能干出来。

    “张尚书此言差矣,这才是当务之急!”

    杨庆很干脆地说。

    “如今兵无战心,民无忠心,犹如一盘散沙般,兵利于投敌后随其劫掠豪绅,民利于投敌后不纳粮,敌未到往往兵先叛,贼未至往往城先陷,如此欲拒敌于江北无异天方夜谭,欲克敌必先稳兵民之心,使兵民皆知皇上爱民之心,使兵民皆知跟着皇上会有好日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心为大明而战。

    否则不会有一支真正为大明血战到底的军队,更不会有一座为大明坚守的城市。

    不把民心争回一切都是徒劳。

    这才是当务之急。

    臣请陛下速下诏书,明确改革之法,并由史阁部前往军前宣旨,晓谕各地百姓使其安心。

    百姓终究还是心向大明的。

    没有人真得会喜欢舍三百年天子而从贼,太祖皇帝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自古得国之正者无过大明,李自成一流寇而已,在百姓心中岂能与陛下相提并论,无非为其不纳粮之利所诱而已。若朝廷以爱民之惠政安民,使百姓不再视李自成为救星,那时候又何惧区区流寇,若皇上治下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无复饥馑之苦,那时就该王师北伐,百姓箪食壶浆以迎了。

    而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纳粮足以挽回其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太祖若非民心所向何能成就大业?”

    他接着说道。

    “好,得民心者得天下!

    李自成能免粮,难道朕连士绅一体纳粮都做不到?既然都是朕之臣民,自当一视同仁,岂能厚此薄彼?王承恩,拟旨以改革之新政颁行天下!

    史卿,由卿携旨代朕过江慰劳各军,內库出银三十万两,一并赏赐各军将士,另外以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纳粮之旨传于各地,待击退逆军之后,由锦衣卫护送户部专员前往各地丈量清查田地不得再有隐田,三年内完成摊丁入亩的改革。另外各地宗室之田亦在清查范围,有士绅诡寄于宗室之田直接没官收为官田,接受诡寄之宗室以诡寄之数一律罚缴十年田赋银,另外清查各地卫所之田,有为官绅侵占者一并没官。

    朕今日起与民更始!”

    崇祯踌躇满志地说道。

    史可法站在那里表情复杂。

    “史阁部,难道史阁部对陛下之言有异议?”

    杨庆很恶毒地说。

    “史卿,有异议就说出来!”

    崇祯同样很恶毒地说。

    史可法深吸一口气,用仇恨的目光深深看了杨庆一眼,然后上前一步……

    “道邻!”

    顾锡畴欲言又止。

    很显然他对史可法还是有深厚友谊的,很想让他冷静一下,让他想想领这份旨的后果。

    然而史可法就像个慷慨赴死的勇士们般目不斜视。

    “臣,领旨!”

    他说道。

    他是真等于慷慨赴死。

    虽然结果不一定是死,但其实对于他这种爱惜羽毛的人来说,那是比死都难受啊!

    他很清楚眼前这对无良的君臣,就是合伙把自己放在牺牲的祭坛上。

    他们一个设计阴谋,一个实施阴谋,最后把自己推出去当牺牲品,可想而知他要是代替崇祯去江北对着数十万士兵宣布这样一份圣旨,接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他立刻会由群贤之首变祸国奸臣。

    各地那些官员士绅不把他喷死才怪呢!

    他可是大明众正盈朝的代表,东林群贤之首,东南士林所仰,大家就等着靠他扫清阉党污秽,重新回到过去的美好时代,然后他来个神转折,这是纯粹对江浙士绅尊严的挑衅啊!可就像杨庆对他的评价,作为一个最标准的读书都把自己读进去的儒生,他受到的教育和他做人的原则,又让他无法推脱君主的旨意,同样他优柔寡断的性格也无法做出朝堂上对抗皇帝这种事。

    最终他只能像一个殉道者一样,接过这个肯定会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任务。

    话说他后退的脚步都踉跄了。

    顾锡畴和张国维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发出一声长叹,很显然又一个贤良正直的忠义之士迈入了奸臣的行列。

    不过这也对他们是好事。

    因为他们可以把屎盆子全扣到史可法头上,以此吸引那些士绅的火力避免后者刨他们祖坟了,毕竟江南士绅刨不了史可法家的祖坟,史可法的家乡在沦陷区呢!另外负责操作此事的肯定是户部尚书高弘图,而高弘图是山东胶州人,这同样也是家在沦陷区的,这样也算不幸中的万幸,总之江南籍的这些官员,还是可以保住贤臣的招牌的。

    至于各地士绅是否奉诏……

    那个就只有天知道了。

    大明皇帝的话在地方上没有那么好使,士绅才是地方的主宰,改革的旨意就算发出,也得这些人老老实实地听才行,如果不听的话就是武力对抗也不是不可能的,总之这圣旨只不过是个开始,结果如何仍旧难以预料。但这个不用他们操心了,史可法和高弘图去顶骂名,他们避免因为反对而承受崇祯的怒火,剩下就是崇祯和地方士绅之间的斗争了,他们置身事外作壁上观就行,反正这又不是他们几个家族的事情。

    这是所有朝廷控制区士绅的事情。

    昆山顾家,东阳张家都只不过是士绅的一份子而已,那就没必要挡在前面顶雷了。

    “史卿,那一切就交与史卿了!”

    崇祯很开心地说。

    然后王承恩神速般把一份墨迹都干了的圣旨捧出,直接走出来捧到了史可法面前。

    杨庆手扶尚方宝剑侍立。

    史可法苦笑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这份圣旨,他就像看着自己那声名狼藉的未来。

    但最终他还是带着一丝颤抖举起双手接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