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一二章 捅马蜂窝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奸臣,你们这些奸臣,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奸臣!”

    那官员瞬间爆发了。

    就在同时其他那些文官和士绅也清醒过来,完全被这一记重拳打懵的他们毫不犹豫地涌上前,试图抢圣旨看看到底真假,或者说不见棺材不落泪,但就见杨庆手中的尚方宝剑一晃,他们绝大多数都还是立刻就清醒过来,只有一个倚老卖老的乡绅依然试图挤到史可法身旁,并且伸出手想要抓圣旨……

    杨庆手中宝剑寒光一闪。

    那老乡绅骤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抱着自己没了四根指头的右手栽倒在旁边一名官员身上。

    那官员立刻对杨庆怒目而视。

    “毁圣旨者视同谋逆,我这可是尚方宝剑!”

    杨庆若无其事地说道。

    那官员终究还是没敢继续和他纠缠。

    “史阁部,此议何人所提,此人包藏祸心欲乱我大明!”

    他愤怒地朝史可法喝道。

    “此乃陛下首议。”

    史可法说道。

    这话的确是崇祯最先提出的,杨庆只是提供了一个导火索,然后皇帝陛下以被引爆怒火的方式喊出来,这一点乾清宫当时的衮衮诸公们都看见了,至于崇祯是受了杨庆蛊惑这一点,史可法就算心知肚明也没证据,很显然以他的风格还不至于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无中生有。

    然而他的实话实说却让那些官员们全都被憋住了。

    崇祯自己提出来的肯定不能用包藏祸心形容了。

    “纵然是陛下首议,亦为近臣奸佞之徒所惑,公身为内阁首辅,当以匡正社稷为己任,对这种乱命为何不封还?”

    那官员迅速反应过来逼问道。

    “君命不可违!”

    史可法木然地说道。

    他实际上就是告诉这些人,在这个问题上抵抗是没用的,这是崇祯蓄谋已久的,无论心里如何不满都必须明白,作为一个大臣终究不能违抗圣旨,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可以在以后想办法挽回圣意,但在圣旨下达的时候只能接受。

    “这就是以诤谏闻名的史公?公何颜见左公于地下?”

    那官员鄙夷地说。

    史可法无言以对,唯有长叹一声。

    “与他废话做甚?左右不是收的他家的税,这些北人又岂会真心为我江南百姓着想?什么左公弟子,简直是有辱师门!我等南人的事还需我等自己,我等何不渡江伏阙进谏?此法若行则大明危矣,我等断不能坐视奸佞乱国,有谁愿意同我一起前往的!”

    另一名官员振臂高呼。

    然后那些官员,乡绅,士子们统统义愤填膺地呼应,紧接着他们撇下史可法涌向江边,准备登船渡江到南京去玩他们最拿手的伏阙,但刚走出没几步,就被端着钢弩的锦衣卫用人墙挡住了。

    “诸位,圣旨还没读完呢!”

    杨庆说道。

    史可法长叹一声再次捧起了圣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权低声问杨庆。

    他和那些将领完全懵逼,虽然他也是文臣,但作为南逃的北方官,他和南方这些人并不是一路,而且他和史可法这些虽然籍贯在北却一直在南方做官的也不一样,他从来就没做过南方官,自然也无法融入南京的官场中,哪怕他其实也算得上世代簪缨的豪门,但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他成为了崇祯目前最信任的文臣,以提督京营的职位统帅京营三军并负责组建另外三军。

    “你的屁股坐在哪一边?”

    杨庆很干脆地说道。

    “何意?”

    宋权问道。

    “若你的屁股坐在他们一边,那你就跟着他们一起闹,若你的屁股坐在皇上这边,那就在一边看热闹好了。”

    杨庆说道。

    宋权赶紧向那几个凑上前的将领们使了个眼色,他们迅速跪在史可法面前不再多事,而那些正义之士们则继续义愤填膺地站在那排锦衣卫面前,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杨庆,就好像要用眼神杀死他一样。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史可法捧着圣旨机械地一条条读着改革内容。

    几乎他的每一句都会引起那些正义之士的愤慨。

    尤其是火耗归公这一条读出后,那些在职官员就完全骂声一片了。

    这就等于他们除了受贿以外最重要的一项收入也没有了,这东西虽然看似不值一提,但实际上是地方官最容易操作的,因为它没有标准,收多少火耗很大程度上由地方官自己说了算。更重要的是,这项内容的关键其实就是补漏洞,补一个延续千年的,专门给官员捞钱的人为漏洞,从以前收粮食时候的雀鼠耗,到改成收银以后的火耗,都是人为设计来给官员捞钱的。

    从没有皇帝对这个动手过。

    但今天崇祯却对着这个延续千年的潜规则动手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而当史可法把重新进行经界,清查各地隐田,三年内完成摊丁入亩等后续的的内容全都读完后,那场面就已经完全失控了。

    这是一把把捅在官员士绅身上的刀子啊!

    无论官员士绅全都像疯狗一样怒斥国将不国,一些急不可耐的士绅已经开始喊着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口号,向着阻挡他们那些的锦衣卫示威了。

    不过硬冲的肯定没有。

    话说大家也都是聪明人,知道这时候没必要招惹杨庆这样的恶棍,这些锦衣卫也不可能一直阻挡在码头上,而他们现在只不过是示威,然后点燃起导火索而已,至于伏阙这种事情必须得多串联些人,必须把各地士子统统都鼓动起来,然后直接搞个几千人级别的示威团,那时候乌泱泱一片青色往皇宫外面一跪,那才够壮观够有威慑力。

    就现在这点人去了也没意思,一队锦衣卫就能清场。

    当然,主要是不够法不责众的级别。

    “看看,你看他们这多么像是在耍猴戏啊!”

    杨庆看着他们的表演说道。

    的确,这些家伙的表演就像是一场搞笑的猴戏!

    除了他们总共也就百十个人以外,现场其他所有军民全都在冷眼旁观。

    “等江南士绅群起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认为这是猴戏了!”

    宋权说道。

    这些人的确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滁州两地的官员和没来得及逃到南边的士绅,他们才几个人?他们除了伏阙也没有别的手段,而伏阙这种招数对付有杨庆这个好打手的崇祯根本没用,曲阜城外铁骑践踏的事情杨庆又不是没干过。真正难对付的是整个江南所有官员士绅,尤其是那些天高皇帝远,完全把持地方甚至拥有私人武装的,圣旨的发出顶多算是吹响斗争的号角,但真正的斗争还得在以后,而且说不定还得持续多年呢!

    就是失败都有可能!

    “怕什么?难道这些士兵的刀是摆设?”

    杨庆冷笑道。

    “但他们也有刀啊!”

    宋权说道。

    “那就看谁的刀更利了!”

    杨庆说道。

    “把他们统统请过来!”

    紧接着他对身旁的手下说道。

    那锦衣卫迅速明白了自己老大的意思,紧接着他一挥手,带着部下涌上前毫不客气地把那些官员和士绅拿下,然后直接押到了杨庆面前。

    “杨庆,你想干什么?”

    其中一名看补子是七品的文官色厉内荏地喝道。

    “没什么,本爵奉旨监察江北,受命便宜行事。想本爵此前亦曾与那高一功同行,此人率部护送圣驾南下,一路之上倒也颇为恭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对陛下也素怀敬畏,千里同行未曾失过臣礼。此次南侵或许另有隐情,故此想派人去跟他谈谈,问问他为何无故南侵,若真有隐情也可禀明圣上避免一场战火。诸位都是正人君子,德高望重,哪怕是贼寇也都心怀敬意,更兼饱读诗书,凛然之气足以震慑其心,这样的任务除了诸位实在没有别人能胜任,就请诸位为了皇上为了咱大明去走一趟吧!”

    杨庆说道。

    那些官员士绅全傻了。

    话说这个恶棍之无耻之嘴脸简直令他们瞠目。

    让他们出使顺军?

    天长城门上县令的死尸还挂着呢!

    从天长到这儿的路两边那些士绅官员的死尸还都挂着呢!昨天顺军还刚把扬州城外抓到的所有官员士绅统统挂树枝上呢!

    “忠勇伯,我是御史,你无权指挥我!”

    那官员喊道。

    “这样啊!”

    杨庆对手下说道:“那就送这位御史去南京吧!”

    那锦衣卫赶紧带人把御史大人拎起来。

    后者长出一口气,在其他人幽怨愤慨的目光中,跟着锦衣卫上了码头上的渡船。

    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锦衣卫一脚把他揣进长江……

    “哎呀,御史大人落水了!”

    那锦衣卫很夸张地惊叫着。

    “快救人啊!”

    杨庆同样很夸张地惊叫着。

    然后两个锦衣卫同时跳进了其实也就到脖子的河水,可怜的御史大人刚挣扎着冒出头呢,紧接着就被他俩又重新按进了河水,然后随着一阵气泡冒出,很快御史大人就像死鱼一样漂了起来,那两名锦衣卫这才把他拖回船上,煞有介事地进行急救……

    “爵爷,恕卑职救人不力,御史大人不幸淹死了!”

    那锦衣卫抬头带着遗憾说道。

    “那个,你们还有谁不想去?”

    杨庆一脸纯洁地对剩下那些说道。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