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一四章 忠勇伯宅心仁厚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第二天傍晚,杨庆派出的使者回来了。

    呃,只是部分回来了。

    准确说只是他们每个人身体的一部分回来了!

    被锦衣卫护送或者说押送前往天长,去劝说高一功撤军的总计一百二十名官员,乡绅和士子,最后就回来了一百二十颗人头,这些人头分四辆马车装载,由那些护送他们的锦衣卫赶着,在漫天飞雪中伴着暮色驶入了城,带着苍凉与悲壮缓缓驶过漫漫长街……

    不过这些锦衣卫倒是都毫发无损,而且还可以看得出一个个小脸都喝得红扑扑的,那明显是受到了很好招待。

    “简直丧心病狂!”

    面对这一幕忠勇伯怒发冲冠。

    “对,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居然这么不给爵爷面子!”

    田雄愤慨地说道。

    “打,谁怕谁啊!”

    马得功拔出刀来挥舞着喊道。

    这俩臭名昭著的家伙,现在很好的代入杨爵爷的哼哈二将角色,搞得杨庆想弄死他们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对,咱们点齐兵马杀过去,这些逆贼简直太猖狂了,真以为咱们是好欺负的啊!老子建奴脑袋都砍过上万颗还怕他们?爵爷,您就下令吧!兄弟们当初跟着爵爷杀建奴都没含糊,今天就跟着爵爷好好教训教训这些逆军,杀他们个片甲不留,让他们知道咱们官军也不是好惹的!”

    方国安在一旁同样斗志昂扬地说道。

    话说塔山一战已经成了他装逼的主要法宝,现在他斩杀的清军数量都已经膨胀到一万多了,不过他部下那些经历过这一战考验的士兵,的确算是这时候京营三军中战斗力最强的。尤其是在士兵得到崇祯的特殊优待,从某种意义上直接变成了崇祯的家奴后,士气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毕竟他们已经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在严格按照戚继光的兵法训练后,已经在向着当年戚家军的水平靠拢。

    而其他那些将领同样一片愤慨。

    “诸位稍安勿燥!”

    杨庆很是大气地挥手说道。

    “这仇是一定要报的……”

    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就看见一个身影走到了第一辆马车前,伸出手面无表情地在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上轻轻抚摸着,试图让这颗实际上属于现任滁州知州的人头闭上眼,但可惜因为天冷,这些脑袋其实都已经冻起来了,完全就是一堆冰坨子,被冻住的眼皮无论他怎么合都合不上……

    “史阁部,您节哀,何公这也是为皇上尽忠了,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杨庆沉痛地说道。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史可法冷笑道。

    “史阁部,您何出此言?我也是为了皇上,为了免一场血战啊!”

    杨庆一脸委屈地说道。

    “您看这些将士们家中也都有妻儿老小,他们一死就算有朝廷赈济,那些孤儿寡母也都难免饥寒之苦,虽说当兵打仗那是天经地义,但若是能不打仗就解决还是最好的,战端一起白骨满疆场啊。

    在下也是为了这些兄弟们着想。

    只是在下没想到这高逆如此凶残野蛮,简直令人发指!

    不过回来的锦衣卫说,那高逆一开始也是以礼相待,颇为恭顺,只是何知州等人过于心急,居然试图劝那高逆对李自成倒戈一击,他们大概不知道那高逆乃是李自成的妻弟,算得上李自成最亲信党羽,对李自成忠心耿耿的,他们如此一说自然立刻就被激怒,说起来他们也太冒失了。”

    杨庆接着不无遗憾地说。

    他这倒没说假话。

    一开始这些人去的时候,高一功还真以为是杨庆派去,然后他再按照约定把屎盆子扣到高杰头上,这些人回来转告,崇祯这边顺坡下驴就行,本来这边派遣使者过去也是剧本中的一项。结果这位何知州大概误会了他的态度是真对朝廷心怀向往,于是本着奇功一件的心思,开始蛊惑高一功造李自成的反,话说这也算是利令智昏了。

    高一功立刻懵逼了。

    这是什么鬼?

    杨庆怎么给他派个这样的傻子当联系人啊?

    他立刻派人出去问那些负责护送的锦衣卫,后者和他的人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此时故人相逢正在外面喝得热火朝天呢!一问之下自然很干脆地说出这些家伙是怎么来的,高一功这才恍然大悟,话说高一功那绝对给杨爵爷面子,毫不客气地把这些家伙都拖出去砍了,然后就这样直接把人头给送了回来。

    但要说杨庆从一开始目的就是让高一功杀他们,那还就真冤枉他了。

    他只是没关心过他们的死活而已。

    反正这些人就是废物利用,高一功不杀他们,那就借他们的口完成这个剧本的后续部分,如果高一功杀他们……

    那就杀了好了!

    “忠勇伯倒是宅心仁厚啊!”

    史可法冷笑道。

    “我这个人一向心软,走路踩死个蚂蚁都能内疚好几天呢!”

    杨庆厚颜无耻地说。

    “既然忠勇伯如此宅心仁厚,那老夫就成全你好了,他们不是没能劝住逆军吗?那老夫就亲自前往,老夫去劝那高一功,决不能让忠勇伯的一番心血就这样付诸东流!”

    史可法说道。

    “史阁部,你玩真得?”

    杨庆愕然道。

    “当然是真的,老夫身为内阁首辅有匡扶社稷之责,可惜一介文人无力上阵杀敌,但还有三寸不烂之舌,虽比不得苏秦张仪,也颇富辩才,亲自去劝慰足以显示朝廷诚意,既然忠勇伯说那高一功素来恭顺,那么想来会给老夫个面子。”

    史可法说道。

    “阁部,万一那高一功凶顽如故呢!”

    宋权急忙说道。

    “那老夫能追颜鲁公足迹,死亦无憾!”

    史可法说道。

    很显然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自知已经算身败名裂的他,就是想用一死来维护名誉,如果他能劝得高一功罢兵当然是好,如果不成那就干脆激怒高一功把他杀了,这样他也就可以做大明的颜真卿了。这样也就足够挽回名誉,不至于让他老师在天之灵蒙羞,毕竟他都以这种方式殉节了,那些士子们也就不至于再在史书上给他记一个奸臣之名。

    说到底他还是想不开啊!

    说到底他这个人还是对名誉看得比性命都重,最怕的就是在史书上被写成奸臣,为了能得到一个忠臣贤臣的名声,完全可以付出生命代价,这也算是有古贤遗风了,至少在明末这个渣渣辈出的时代,单纯个人品德方面他的确值得尊敬了。

    然而……

    杨庆就不让他如愿以偿。

    他就要让史可法作为一个东林叛徒活着,作为一个东林党耻辱的标志忍受那些士绅们的唾骂,而且还要让他在被唾骂中越来越光辉灿烂,让他在士绅的唾骂中受到百姓的尊敬。然后让那些骂他的人逐渐变成百姓眼里的小丑,让这个此刻已经叛变的东林党叛徒变成百姓心中的伟人,这样东林党在他的映衬下也就暗淡无光了,可以说他这面特殊的旗帜不倒,东林党那帮就始终摆脱不了他的阴影。

    “说的好,史阁部有如此高风亮节那庆又何敢退缩,我杨庆愿与阁部同行!”

    杨庆说道。

    “呃?!”

    所有人全傻了。

    旁边宋权直接以一种崩溃的目光看着他俩。

    “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

    估计他心中正在发出一声呐喊。

    “忠勇伯,你当真?”

    史可法同样被搞懵了,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杨庆问道。

    “史阁部放心,我杨庆别的不说,就是一身好武艺,都能护着皇上从乱军之中杀出,就算那高一功对阁部无礼,我拼着一死也要护着阁部杀出,纵有万一不幸为贼所害,阁部青史留名,庆也要在那史册上记上一笔!”

    杨庆大义凛然地说。

    “忠勇伯,阁部,二位慎重!”

    宋权急忙说道。

    “宋公无需再劝,庆心意已决!”

    杨庆说道。

    史可法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出脸上表情复杂!

    话说这的确让他脑子一片混乱了。

    按说他应该趁机把这个恶贯满盈的阉党爪牙拖过去同归于尽,反正他就是去求死的,到时候只要拖着杨庆死在高一功的手中,就可以替衮衮诸公除去这个残害正义之士的刽子手,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可问题是杨庆这是为了保护他才主动要去的,这份恩情可以说是毫无虚假的,自己如果这样做就是忘恩负义,这又明显有违他的做人原则,可怜此刻的史阁部真得混乱了。

    可怜他哪知道杨庆跟那个高一功就是一伙的呀!

    他哪知道这个混蛋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到高一功那里完成后续阴谋啊!

    最终他还是没有阻拦杨庆,两人在第二天正好雪停后,离开北上前往天长的顺军大本营,一路疾行之后在第三天上午到达,然后被同样懵逼的高一功迎进城中,因为根本没搞明白杨庆到底又玩什么,高一功对他们一行倒是的确符合礼遇的标准,就连史可法那明显的高傲态度都被他忽略掉了。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