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一九章 我们都是文明人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幸好老子早有准备!”

    杨庆得意地说。

    史可法傻了一样看着下面那些惊慌失措的青虫们,一道道从天而降的水龙在他们中间炸开,甚至直接在他们头顶浇落,水花飞溅中几乎无人幸免全都湿了……

    这是寒冬腊月啊!

    天上正刮着北风呢!

    千步廊的一些角落里还有没化的残雪呢!御街两侧的水渠都已经冻得可以直接滑冰了,在这样的天气里被冷水当头浇落是何种感觉?

    而且这水龙还在源源不断落下。

    实际上史可法不知道的是,在城楼后面的马道上,担着水的锦衣卫正排着长龙,不停地将一桶桶井水提到城楼最顶层,在那里十个一人高的井口密密麻麻排列,准确说这其实是水泥管,钢筋也可以说铁筋水泥管。杨庆用他生产的第一批水泥,在承天门城楼上浇筑了十个内径半米的铁筋水泥管,准确说是水塔,每一个高十三米,正好落在坚固的城墙上穿过两层城楼地板确保稳定。然后在里面灌满水并且通过人力供水尽量保持水位,依靠气压和深度的压力通过的铅制水管压出,居高临下利用十几米高的高度覆盖整个金水桥北不过三十米的广场……

    话说杨庆早有准备。

    毕竟大明朝的伏阙那也是有着光荣传统的,而承天门前又是伏阙的首选场所,为避免崇祯纠结于廷杖,又不能让承天门血流成河,那干脆就用最文明的对付此类行为的手段。

    “可惜没有高压水炮啊!”

    杨庆哀叹道。

    山寨版终究不是原版,要是有真正高压水炮就爽了。

    “你还不停下,这会出人命的!”

    史可法吼道。

    “呃,史阁部,我只是放点水洗刷一下承天门前的地砖,和人命不人命的有什么关系?难道拖地也会出人命?”

    杨庆一脸纯洁地说道。

    “你这会冻死人的!”

    史可法吼道。

    “他们可以离开啊!”

    杨庆说道。

    “我已经警告他们离开,但他们却不肯听,那我没有义务为了照顾他们就停止我的本职工作吧?本爵带着锦衣卫奉命前来清理承天门前积垢,当然要以履行职责为先,至于有人不听劝阻闯入,无论何种下场那都咎由自取,假如京营操练射击,有人不听劝阻强行闯入靶场被子弹打死,难道还找那些士兵的责任?”

    杨庆说道。

    “你……”

    史可法明显讲不过他。

    “都离开,快离开这里!”

    他夺过铜皮大喇叭朝着下面被水浇懵了的青虫们吼道。

    十根水管毕竟效率有限,其实大多数青虫还没被浇,在史可法的吼声中他们迅速醒悟,忙不迭地冲向金水桥,这东西毕竟射程有限,过了金水桥基本上就没事了,在这里被继续浇灌是真能冻死的。

    然而……

    “快去接大老爷们啊!”

    千步廊的围观人群中几个声音突然高喊。

    下一刻人群一片沸腾。

    所有那些围观的老百姓亢奋地蜂拥向前,就在那些青虫们开始逃上金水桥的时候,密密麻麻的人群一下子就堵住了南岸的桥头,甚至顶着青虫们往回推,后者愤怒的吼叫,哀求,甚至哭喊着,都丝毫没能阻挡住百姓们前来帮助他们的热情,他们在这片洪流的冲击中迅速开始向北后退。但北边的城墙上,那些锦衣卫正在开心地抱着一根根沉重的水管,不断将冰冷的井水倾泻在他们头顶,在寒风中那些青虫迅速被浇湿,在零下五度的严寒中体温急剧流失,很快就有人被冻得脸色青紫,在瑟瑟发抖中失去活动能力。

    甚至很多都已经废了……

    急剧失温可是很严重的。

    体格好的人或许还能坚持得时间久一些,但这些青虫手无缚鸡之力全都些要么被秦淮风月淘虚了,要么被常年苦读搞得弱不禁风的,如何能顶住在这样的严寒中全身被浇湿后的急剧失温?

    “快停下吧,真会死人的!”

    史可法换上哀求语气对杨庆说道。

    “不死几个他们如何清醒?”

    杨庆冷笑道。

    他就是要浇死几个再说,让这些家伙好好清醒一下,让他们知道这新政是不会改变,也免得再有更多人抱有幻想。

    史可法无可奈何地看着下面。

    在他们身后那些提水的锦衣卫还在不停地往返于水井和城楼间,将一桶桶井水倒入水塔,然后化作一道道水龙从下面喷射,不过人力续水的速度终究还是太慢,哪怕有近千人在供水也不行,毕竟城楼的通道有限而且那些水井的供水也有限,水塔的水压最终还是越来越小,水龙也不断向后收缩,最终收缩到了无用的程度。

    “这得修个专用水塔啊!”

    杨庆多少带着遗憾说道。

    不过修水塔也没什么用,且不说没有抽水机无法供水,就算用管道从城外山上引水也没什么用,因为这种手段只有冬天有效,夏天正好给青虫们降温,但冬天就得考虑防冻了。

    那就更麻烦了。

    随着水龙的停止,金水桥南岸的百姓也都开开心心地撤退,整个承天门前就只剩下了那些浑身湿透蜷缩着颤抖的青虫,一些身上水不多,还保持一定体力的纷纷扶起那些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包括这些人的家奴也都从藏身的千步廊涌出,各自寻找自己家的少爷扶起。

    “还不滚!”

    杨庆在承天门上喝道。

    那些还能动的青虫们纷纷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但终究还是没敢继续和这个阉党纠缠下去,只能黯然地互相搀扶着离开。

    杨庆这种丧心病狂的暴行,导致了近千士子离开承天门后直接躺到了病床上,其中有两百多人奄奄一息,因为高烧不退很难预料结果,其中包括那个带头的御史,他被一条水龙当头浇上。估计平日眠花宿柳的身子也有点虚,实际上是被家奴背回去的,那家奴也没见识,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得先给他把湿透的衣服扒了,结果背回府的时候身上都掉冰渣子了,按照现代说法,基本上可以下病危通知书了。

    但是……

    这要找责任还真就找不到杨庆头上。

    理论上他真没责任。

    他洒水清扫承天门前地砖,那水龙就是以这个名义建设的,他洒水不是为了对付青虫们,至于青虫们他已经事先警告了,后者不听那关他的屁事,他该干什么干什么,总不能因为有这些人在,他就不干自己该干的了!

    这完全没道理嘛!

    这要是军事演习你们擅闯被误伤了还赖当兵的不停止演习?

    “你们的脸怎么那么大?”

    锦衣卫狼**,杨庆鄙夷地对面前几个青虫说道。

    这些是那几个主动离开的,但他们刚一出右长安门,紧接着就被埋伏在外的锦衣卫拿麻袋套走,并且直接送到了狼穴。

    “这是大明的国策,你们从哪方面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皇上的决定?”

    他接着说道。

    “天下事,纵然匹夫之贱亦有责焉!”

    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士子说道。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杨庆直接给他总结出来。

    那书生的眼睛一亮,很显然这比他的更简明精练。

    “那我就奇怪了,既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为什么你们就不交税呢?”

    杨庆似笑非笑地说。

    好吧,这是顾炎武,只不过他现在还叫顾绛,捐的南京国子监监生,和郑森算是同学,出身昆山世家大族,曾祖做过南京兵部侍郎,他居然在这些青虫中算是一个意外收获,不过这次南京国子监在京的监生全参与了,他在里面也算是正常,至于郑森因为要跟他爹密谋援朝之事,所以并不在南京。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话说的很好!

    那么我想问一下,大明为何到如今这种地步?北都因何而沦亡?

    饥荒,盗贼蜂起,朝廷没钱发不出军饷。

    那么我很想知道对于这些,你们,或者说江南士绅做过什么?

    北方饥荒饿殍遍野,陕西饥民连苍蝇都吃光了,你们这些在江南锦衣玉食,甚至吃一席要费一百只羊的江南士绅做过什么?你们把你们喂狗的那些剩菜给北方饥民,都能让他们活下来而不是填了沟壑啊!

    盗贼蜂起,朝廷没钱发不出军饷,李自成兵临北京时候户部就万两银子,为了筹措军饷陛下连皇后的首饰都卖了,那么我请问诸位,万两在江南士绅中算什么水平?恐怕中等都不算吧?昆山顾氏家族财产加起来能不能超过陛下找群臣借的那二十万两?

    就这你们还不想交税?

    就这你们还有脸在这里谈什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这天下兴亡只有那些匹夫才有责任,而你们这些锦衣玉食的士绅只需要坐享其成?北方那些士绅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想让士兵为保护他们的万贯家财而拼命,却连饭都舍不得让他们吃饱,他们还想让那些饥民都都做安安饿殍别给他们添麻烦。

    然后李自成带着叛军和饥民把他们夹出脑浆子。”

    杨庆冷笑着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