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二章 杨庆式的装逼打脸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很简单,招降张献忠!”

    杨庆说道。

    “招降张献忠?”

    老王愕然道。

    反而崇祯陷入深思之中。

    “陛下,招降张献忠是最简单有效的解决办法,可以效仿李自成的例子封张献忠为蜀王,就把他目前的控制区给他,但是在其外划一条界线,张献忠不得再继续南犯,明确其封地不得向外扩张。然后以此传旨给李自成令其停止向剑门关的进攻,如果李自成强行进攻,那就让张献忠坚守,甚至必要时候朝廷派兵打着张献忠部旗号向汉中进攻牵制,

    总之就是要让张献忠守住剑门关。

    张献忠利于蜀王之位,且惧朝廷与李自成南北夹击,一旦南线确定没有了危险,那么必然与李自成在剑门关血战到底。

    他守住剑门关和咱们守住剑门关结果是一样的。

    而且可以让川民得以修养。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自古蜀地只适合割据,没有以蜀地为根基还能争雄天下的,故此张献忠对朝廷没威胁,最多也不过是一个军阀。

    但李自成不一样。

    张献忠得蜀强于李自成得蜀,更何况半个四川依然在朝廷手。

    除非朝廷能够抢先解决张献忠并控制剑门关,否则这是最好办法,而朝廷目前对那里依旧是鞭长莫及,单纯以马乾的兵力连自保都勉强,只是利用张献忠与李自成争夺汉中的机会才夺回内江。想要解决张献忠必须得大举援川,由朝廷出至少十万以上兵力入川,而且必须强将率领,那张献忠部下能打的可不少,但且不说沿淮线和江防各军都不能动,就算能动也得先过左良玉这一关。

    陛下可以试探看看,若臣与黄得功率十万大军西行,左良玉会不会让开大江?”

    杨庆说道。

    崇祯默然不语。

    他真不敢保证,左良玉割据之势已成,就连湖广的税收都被截留,甚至在一些张献忠走后被收复的地方都自己任命官员,朝廷派往湖北的官员反而都不明不白遭遇盗匪死在路上,可以说俨然藩国一样。而且这段时间里招降纳叛疯狂扩军,喊出的号称兵力已达八十万,在武昌时不时搞个演习,几十万人马示威,每年从朝廷还得要走一百多万的军饷,可以说自九江向西就是他的地盘,连朝廷的湖广巡抚袁继咸都不得不驻扎九江。

    他几次试探着召左良玉进京都被他推脱。

    如果杨庆和黄得功带着十万大军以援川之名路过武昌,那左良玉真得未必会让过九江,万一这支大军来个假途灭虢呢!

    有杨庆那就更不可能了。

    话说左良玉还得警惕自己变下一个刘泽清呢!

    “或者让左良玉援川试试?”

    杨庆接着说道。

    崇祯冷哼一声对他调戏自己表示不满。

    左良玉援川?

    是想让他直接做桓温吗?

    这个家伙得湖广之地就已经公然割据了,若是再把四川到手,那就不是割据了,而是直接就有夺天下实力了,再说左良玉也不可能去。

    他又打不过张献忠!

    那么这样算起来,还是招降张献忠最划算……

    “但是张逆之罪!”

    老王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

    这个的确令人头疼,烧崇祯祖坟灭楚王,蜀王满门,这一桩桩罪行毫不逊色于李自成啊!封李自成为王那是形势所迫,可张献忠这边没形势所迫,要是主动招降岂不是笑话?崇祯的颜面何存?至于官员反对倒不在乎,那些官员都应该知道李自成拿下四川意味着什么,只要崇祯愿意这个人他们是不会在乎的。

    “若是张献忠请降呢?”

    杨庆说道。

    “但他又怎会请降?”

    老王说道。

    “这个不难,派个人先到他那里讲明利害关系,他应该会做出正确选择的,毕竟以他的实力无法抵抗李自成的全力进攻。”

    杨庆说道。

    “陛下,奴婢以为倒是不妨一试。”

    老王说道。

    崇祯微微一点头。

    试试就试试,反正试试又没亏吃,如果张献忠真能主动归降,那么皇帝陛下自然宽宏大量,对这种洗心革面的迷途羔羊还是可以网开一面,虽说蜀王有点太狠,但如果张献忠能表现得恭顺一点,比如说承诺以后愿意为朝廷作战之类。

    那也不是不可以。

    重要的是这真得是完美解决目前局面的办法。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至于说以后张献忠做大,这个不在崇祯考虑范围,他再发展也不可能发展到李自成的地步,只要以后能打败李自成,张献忠在四川那一隅之地,不过是盘菜而已,就像杨庆说的,四川那地方最多也就出军阀,没有以四川为根基还能争雄天下的,张献忠的发展前途和李自成不是一个级别。

    “那派何人去呢?”

    老王说道。

    “陛下,臣倒是有一个人选。”

    杨庆突然想起顾炎武来。

    “何人?”

    崇祯说道。

    “国子监监生顾绛,此前因伏阙之事,臣与他相识,闲谈之下此人倒是颇有一番才能,而且学识渊博,不如把此事交给他,他的昆山顾氏,与礼部尚书顾锡畴同宗。”

    杨庆说道。

    “你是想……”

    崇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件事需要大臣们的支持,但崇祯还是不能明说,如果让顾炎武来做这个密使,就等于顾锡畴知道,也就等于朝中其他大臣知道了,当然,不可能是崇祯让顾炎武去,只能是他什么都不知道,杨庆找顾炎武的,大臣们心知肚明就行,而那些大臣们肯定会促成此事,对于他们来说招降张献忠让他挡住李自成,那么就不用担心李自成效法忽必烈了,这样一个免费打手无疑是很划算的。

    那么只要顾炎武谈妥,张献忠的使者一到,这边就完全顺理成章了。

    “此事就交给你了!”

    崇祯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此事就这样决定,杨庆随即告退离开皇宫,回到狼穴后他得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黄澍跑了,这家伙很有自知之明,在上奏折弹劾他之后立刻就找个借口离开南京,据说是跑去武昌了,他之前是都察院巡按湖广监察御史,和左良玉关系密切,跑到左良玉的地盘很显然就不用担心杨庆的打击报复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用。

    杨庆才不信左良玉会为保护他这样一个芝麻官和锦衣卫做对,就是逃到武昌也得抓,紧接着杨庆就安排了一队锦衣卫去武昌抓黄澍。

    这种小事就不需要他管了。

    杨爵爷巡视一圈后返回,刚回到自己的伯爵府前,就看见一辆马车正在门前停下,紧接着从马车上走出一个翩翩公子,站在那里负手而立,颇为鄙夷地抬头看着门上忠勇伯府四个大字,然后一个妙龄少女从马车上跟着下来,在一身白色皮裘包裹中看着就跟李绮红版郭襄一样,满脸柔情蜜意地走到那翩翩公子身旁。

    “不想圆圆绝世佳人,竟然落入这污秽之地!”

    那公子很是装逼地感慨道。

    “侯郎,咱们是上门做客!”

    那少女拉着他的衣袖低声说道。

    “此等阉狗之所,岂是我等君子踏足之地,若非欲睹圆圆芳颜,我断不会登此门,做客?一个阉狗有何资格使我上门为客,啊!”

    那翩翩公子尖叫一声。

    就在同时一根流星锤打在了他的屁股上,他惨叫一声向前扑出,一个狗啃屎扑在台阶上。

    “真他玛能装逼!”

    后面的杨庆收回流星锤鄙夷地说。

    那少女尖叫一声,立刻扑到了那公子身旁把他扶起,好在杨庆还手下留情,那流星锤只是随意抛出,要不然他得整个屁股被打烂,但即便如此也因为嘴磕在台阶上不但满嘴血,而且门牙还少了俩,躺在那少女怀里捂着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很快那血就把那少女的皮裘染红。

    “你为何无故伤人!”

    那少女抱着他流着眼泪朝杨庆喊道。

    “无故伤人?他在我家门前对着我家大门,一口一个阉狗,我揍他是轻的,没把他送北衙让他尝尝梨花杵已经是够宽仁大度了!”

    杨庆无语道。

    那少女一下子语塞。

    “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救命啊……”

    那公子崩溃一样尖叫着。

    “快,快把侯郎抬上车,直接去何郎中那里!”

    那少女抱着他朝后面的车夫喊道。

    杨庆咳嗽了一声。

    那原本准备上前的车夫下意识地看了忠勇伯一眼,赶紧停下来装没听见,话说这可是锦衣卫头子,传说中杀人不眨眼,天天拿犯人喂狼,在南京都能止儿夜啼的大魔头,谁敢惹他不高兴,你要让他一时不痛快,他是真能让你一世不痛快的。

    “不过是破点皮,掉两颗牙而已要不了命,好歹也是个男人,这点伤都如此模样你是还在吃奶吗?”

    杨庆鄙夷道。

    那少女恨恨地看了他一眼。

    “小娘子芳名为何?”

    杨庆问道。

    “奴家贱名不敢污爵爷之耳!”

    那少女冷冷说道。

    然后她抱着那公子艰难地试图站起身,但后者明显已经崩溃,在那里捧着嘴只顾尖叫,再加上那尾椎骨挨了一锤估计是骨折了,一起身立刻像案板上的猪一样撕心裂肺地尖叫,直接瘫在她那柔弱的身体上,一下子就压得她向后倒下……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