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三章 阉狗,我与你不共戴天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小娘子,你没伤着吧?”

    杨庆突然出现在那少女身后一下子揽住她的纤腰,凑到她耳畔摆出一副温柔的嘴脸说道。

    “你放开!”

    后者满脸羞愤地挣扎着。

    “这怎么行,我要是放开那你不就倒地上了吗?”

    杨庆说道。

    “你不会先扶我站稳?”

    少女咬着牙说道。

    “哎呀,我也没有力气了,我也浑身发软!”

    杨庆无耻地说。

    “你,你们……”

    少女怀里的公子在只有不足一尺的距离看着他俩打情骂俏,简直是要怒发冲冠,挣扎着想站起来做什么,但他的尾椎骨应该是真骨折了,稍微一活动简直痛彻心扉,根本就站不起来。

    “侯,侯郎,你别动!”

    那少女慌乱地说。

    “对,自己废物就老老实实的,别打扰本爵与小娘子说话!”

    杨庆呵斥道。

    那公子抬起右手,满腔悲愤地指着他……

    “你们这对狗男女!”

    他就像撞破好事的武大郎般怒吼一声。

    紧接着他眼睛一翻,直接气得晕了过去。

    “侯郎!”

    那少女悲号一声。

    “香君,这是怎么了?”

    紧接着圆圆愕然的声音响起。

    “杨庆,你还不快放手,侯公子这是怎么了?”

    她匆忙喊道。

    “侯公子站在咱们家门前指着大门骂我是阉狗,所以我稍稍教训了一下让他懂懂做人的道理,话说他就是那个什么复社四公子的侯方域?妍皮难掩痴骨,连起码的做人道理都不懂还写什么诗文?话说复社老大陈子龙我也见过,没见像他这么无耻!”

    杨庆继续搂着李香君说道。

    圆圆尴尬地看着他们。

    “有劳姐姐叫人把侯郎抬上车,既然忠勇伯不欢迎,妹妹以后就不再来打扰!

    李香君深吸一口气说道。

    “快,把这只死狗抬走,别再这里污染本爵大门!”

    杨庆说道。

    两名家奴立刻上前,从李香君怀里把侯方域抬起,就像扔死狗一样很不客气地扔在了马车上,可怜侯公子落下时候疼得惨叫一声又醒了过来,李香君一脸焦急地看着他,在杨庆怀抱中拼命挣扎着……

    “爵爷,请放手!”

    她哀求道。

    “不放,送上门的美味放过是要遭天谴的,圆圆,她还是乐籍吧?”

    杨庆说道。

    “是!”

    圆圆没好气地说。

    “回去说一声,就说香君姑娘归本爵了,让媚香楼来人领赎身银!”

    杨庆直接回头对那车夫说道。

    “小的明白!”

    那车夫点头哈腰地说。

    李香君直接傻了,突然间她发疯般挣扎,试图摆脱杨庆的怀抱,但很显然她的那点力气不值一提,紧接着就被杨庆单臂拦腰抱着提到半空,她拼命伸出双手朝侯方域哭喊。而后者此时也清醒过来,趴在马车里朝她伸着手喊着,同时还语无伦次地威胁咒骂着杨庆,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就在李香君被杨庆掳走和他身下马车的驶离中,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很快杨庆就抱着李香君进了忠勇伯府的大门。

    然后圆圆歉意地看了侯方域一眼,随即同样走进了大门。

    “侯方域怎么得罪你了!”

    进门的圆圆很不满地从杨庆手中一把扯过李香君。

    “他骂我难道不够?”

    杨庆把哭得都快晕了的李香君推给她说道。

    “可你也不用棒打鸳鸯吧!”

    圆圆扶着李香君说道。

    “棒打鸳鸯?我就喜欢用横刀夺爱这个词!”

    杨庆说道。

    “这几天看好她,要是她跑了小心我回来打你屁股,要是媚香楼来人谈价钱就付钱,如果那老鸨不干那最好让她小心点,想来她也不想自己某天淹死在秦淮河里,总之这个女人爷是要定了,爷好歹也是堂堂伯爵,买个歌妓还费那么多话!”

    紧接着他说道。

    然后没过多久,接到侯方域报案的应天府衙,派出来针对忠勇伯强抢民女一案进行调查的官员,就被以这个理由赶出来了。

    她又不是民籍算什么强抢民女?

    这顶多相当于是两个客人争风吃醋抢一个妓女而已,至于侯方域被打是因为他指着忠勇伯府大门骂忠勇伯被撞上了,这种行为挨揍纯属活该,至于他和李香君之间的关系,就法律上而言说破天也就是客人与妓女,而且据说还是吃白食的客人,甚至还是花李香君钱的小白脸,忠勇伯抢了李香君至少人家会给钱的。

    大明律官员不得pia娼?

    谁说杨爵爷嫖了?

    杨爵爷明明是买个歌妓,大明律可没说官员不准买歌妓……

    不卖?

    连她养母一起买了。

    正好忠勇伯府还缺一个抛头露面的女人当管家婆,圆圆虽然很能干但毕竟是个未婚女子很多事情其实不适合出头,虽然以前也是歌妓,但现在人家是懿安皇后干女儿,早就已经赐归民籍,那也是正经女人。

    她养母不干?

    带着去锦衣卫大牢走一圈!

    无非是个老鸨而已,哪怕媚香楼不是官妓而是私妓,只要是这一行的,无论老鸨还是妓女都在乐籍,都是理论上的贱民,她们不在民籍,那女人养着她无非就是以后能找个达官贵人当妾顺便给自己养老,和侯方域这种革职侍郎家的没落公子相比,权倾朝野的忠勇伯那无疑是金光闪闪……

    好吧,没人会为一个妓女惹杨爵爷不高兴。

    四天后。

    “好好劝劝她,爵爷我虽说对女人不怎么喜欢用强,但如今她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这忠勇伯府她是别想出了,还有,她也别想着逃跑,爵爷我可是锦衣卫,要是敢逃跑被我抓回来那可是要当逃奴处置的。”

    在李香君的哭声中,杨庆心满意足地对她娘李丽贞说道。

    “爵爷放心,奴家会让她从了爵爷的!”

    后者眉开眼笑地说。

    “交给你了,回头爵爷有赏!”

    杨庆在她屁股上抓了一把说道。

    这个风韵犹存的熟妇,媚笑着白了他一眼!

    总之李香君就这样落入杨庆魔爪。

    其实他不需要这么麻烦,半夜直接强上就行,完全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因为她本身就是他的私有物。

    她现在已经由官府的乐籍改为忠勇伯府的奴籍。

    必须得明白一点,明朝很多地方相对于宋朝都是倒退的,其中最重要的就算奴婢制度。

    南宋后期基本上没有奴隶。

    所有的仆人婢女基本上全都是雇用制的,而明朝在这一点上实际倒退到了宋朝早期,毕竟经历了胡元的断代以后,很多好的制度都没能继承下来,尤其是支持朱元璋的很多江南士绅本身就拥有大量奴隶,最后朱元璋也只是下旨禁止平民蓄养奴隶,但那些构成他统治基础的勋贵官员这些他是动不了的。所以到明朝后期奴变已经很常见,之前张献忠在湖广势如破竹般,很大程度上就是大量奴隶加入了他的部下,比如在麻城就是城内数千原本士绅家的奴仆先打下城池,再派使者去邀请他入城。

    崇祯到达前就连嘉定都爆发过一次大规模奴变。

    当然,杨庆没兴趣管这个。

    解放奴隶不是改革,那他玛是i,他现在能把改革推行下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些都得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刚买了新歌妓的忠勇伯心满意足地上班去了。

    他不知道此时在南京城内一处宅邸,一个悲愤欲绝的声音正在仰天长啸,对他发出正义的控诉……

    “阉狗,我与你不共戴天!”

    趴在床上的侯方域发疯一样嚎叫着。

    然后他吐出一口血。

    “夫君,夫君!”

    旁边他老婆惊叫道。

    “老爷来了!”

    随着外面的喊声,侯恂和另一个儿子侯方夏一起走进来,侯恂铁青着脸上前,直接一耳光抽侯方域脸上。

    “孽子,为一个妓女闹出这样的事情,简直不知羞耻,我侯家世代诗书传家,怎么生出你这样的东西,携妓女登伯爵门,还在人家门前指着门骂阉狗,你昏头了吗?那杨庆出了名心狠手辣,多少贤臣折在他手,他不找咱们麻烦就已经不错了,你居然还敢招惹他?”

    侯恂怒不可遏地骂道。

    “父亲,这杨庆也欺人太甚,想三弟不过是言语得罪,竟然被他打成重伤,简直把我们侯家视如无物!”

    侯方夏愤慨地说。

    “我侯家,我侯家流落江南岂是往日!”

    侯恂冷笑道。

    “这南京不能再待了,那杨庆心狠手辣,不会就如此放过我们,皇上惑于这些阉党,也不复北都时圣明,这朝堂也无我等立足之地,继续留在此处徒惹人笑尔,立刻准备一下离开南京。”

    他接着说道。

    他这段时间努力毫无结果,基本上起复无望,而且崇祯这段时间的行为越来越远离圣主明君的形象,就算起复恐怕在杨庆这样阉党把持的朝廷也不会有好结果,既然如此留在这里的确也毫无意义了,而且他也真怕杨庆挟怨报复,此时他无权无势是惹不起杨庆的。

    “那咱们去哪儿?”

    侯方夏说道。

    “去哪儿?”

    侯恂眼前立刻浮现出一个曾经年轻英俊的身影,很多年了,他还是忘不了他,忘不了曾经他们一起渡过的很多快乐时光,现在也只有他那里才是自己,才是侯家最后的港湾啊!

    “去武昌吧!”

    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