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四章 大明锦衣卫税警总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你还抢女人?”

    老王笑着说道。

    “这纯属造谣,我只是买了一个歌妓而已,何来抢女人之说?”

    杨庆义正言辞地说道。

    “秦淮八艳忠勇伯得其二,这也算羡煞旁人了!”

    顾炎武笑道。

    “别胡说,我和圆圆兄妹相称,我们之间是纯洁的男女关系,顾兄可不要平白污人清白,万一被懿安皇后知道了,兄弟我可是要挨板子的。”

    杨庆继续义正言辞地说。

    “哈哈,那是在下失言了!”

    顾炎武说道。

    “顾兄,事情兄弟我得说明白,若张献忠挡不住李自成,后者大军入川得张献忠之众,马乾必然无力与之抗拒,最多也就是退保重庆,则李自成如同当年胡元灭宋一般,成迂回包抄之势,纵然打不开重庆也照样可以南下云南然后再直插湖广。那时候沿淮线,汉江线,三峡,湘江四个战略方向合围,那么我大明就只能是下一个南宋,江南必然遭战火荼毒,且不论李自成其人为何,但其部皆北方人利于江南财富必然大肆屠戮,可以说屠城是必不可少。

    但现在朝廷无力西顾。

    那么只能想办法借助张献忠,只要他肯主动请降,那么我和王督公可保他一个蜀王。

    这对他有利。

    他不可能与李自成并存。

    就算他在四川投降李自成,结果也只能是如罗汝才般,被李自成找机会除掉,但他投降朝廷不会有这个问题,朝廷需要他阻挡在那里。

    这一点想来顾兄无需兄弟多说了!”

    杨庆说道。

    顾炎武点了点头。

    “那兄弟就敬候顾兄佳音!”

    杨庆说道。

    就这样顾炎武正式踏上了出使张献忠那里的旅程,不过他的时间有些紧张,毕竟从这里到成都可以说路途遥远最少得俩月,而李自成的大军估计已经进入汉中,总之接下来就听天由命了,只能寄希望于张献忠尽可能在剑门关抵抗足够长时间。

    如果他没顶住……

    那就真得有麻烦了。

    如果张献忠顶不住,他手下绝大多数将领和士兵,肯定都会以投降李自成来结束抵抗,然后这两支横行大明十几年的造反力量会完成合流,而明军在川南的防线会在他们的强大力量前瞬间土崩瓦解,紧接着就是新版钓鱼城了。那时候大明可就真得危在旦夕了,哪怕杨爵爷亲征也没什么卵用,他最多赢得一条战线,再说哪怕他能替崇祯守住南京城,也挡不住李自成以百万大军席卷江南,说到底他就这么一个人,再能打也护不了整个大明江山啊!

    或者他去冒死刺杀李自成。

    但他对崇祯的忠心好像还没到这种地步,如果哪天李自成真要灭了崇祯的话,他直接进宫把公主扛走也比为大明血战到底划算。

    “唉,听天由命吧!”

    杨爵爷难得叹了口气说道。

    “走去看看咱们的新军!”

    紧接着他对王承恩说道。

    他们的新军……

    好吧,其实正式的称呼是大明锦衣卫税警总队。

    这个名字是杨庆起的。

    税警的意思是税务警备,总队是因为这支新军是以队为单位,实际上就是营,每队五百人,全部使用锦衣卫军械所自制火绳枪,质量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没有刺刀,别以为刺刀是简单的装备,实际上那东西的技术要求并不低。一把合格的刺刀,技术水平甚至超过一支火绳枪,因为这个时代刺刀的所需要面对的战场甚至超过一战和二战,一战和二战时候的刺刀可不需要面对铠甲,如果刺刀质量不够那是很容易弯曲变成废物的。

    所以还是一人一把砍刀吧!

    而且税警总队的任务不是真正的野战,它的任务是保护经界队并且在遇到武装抗税,或者武力阻挠经界之类情况时候进行镇压。

    所以不会面对骑兵的。

    如果出现以骑兵对抗的,那就该呼叫京营大军出动了,税警总队单纯就是对付那些士绅的家奴,他们雇用的地pi流氓,或者他们收买的土匪,总之这支税警总队的职责就是治安战,说白了就是内卫。所以单纯火枪加砍刀足够,最多预备些长矛带着作为备用辅助品,然后就是劈山炮加大抬杆了,前者相当于三磅炮,后者装半斤的弹丸,另外还有必不可少的就是手榴弹了。而这些火器所用的火药也是锦衣卫军械所专门制造,不但硝经过严格提纯,最大限度经过试验优化配比,尤其是进行颗粒化,总之可以说杨庆能做的都做了。

    而士兵直接去山区招那些山民。

    这样的人南京附近山区都能找到不少,烧木炭的,采煤的,甚至干脆躲赋税的逃户,他们绝对能对士绅下毒手。

    “若朝廷各军皆如此,我大明何愁不能中兴!”

    王承恩说道。

    在他面前第一支完成组建的税警队正在进行射击演练,那些身穿红色棉甲的士兵分三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装弹射击,他们中间一支支大抬杆喷射火焰,用散弹增加着火力密度,实际战斗中它们的主要任务是攻击盾车之类东西,而在这支横队的两翼,各三门青铜劈山炮不时发出怒吼。

    “若都如此就咱们朝廷那一年六百万岁入连弹药都未必供上!”

    杨庆说道。

    “按照计划咱们需要组建这样二十支税警队,也就是总计一万人,武装这些士兵的投资,严格按照标准训练的成本,还有对他们损耗进行补充,再就是他们日常开销和军费,这一万人就至少得消耗六十到七十万两。大明不算左良玉的部下和其他各省的卫所兵,仅仅用于沿淮和长江,京营这三道防线上的兵力就是四十万,那么每年就得两千多万两。即便这样的军队战斗力强,咱们可以精简淘汰一下,保留二十万算底线,那依然得一千三百万两银子,这还不算如果那样的话火药产量未必供得上。

    督公,咱们还是现实点吧!

    现在那些当兵的虽然战斗力差但至少他们有口吃的就够了,要真全按照税警队的标准,说实在的,督公,咱们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啊!”

    他紧接着一脸诚恳地说。

    他的开销和西班牙人差不多,一个西班牙方阵二十五万杜卡特,也就是差不多三十万两,税警队的军饷肯定低,但西班牙方阵多数都是雇佣兵自己买装备所以军饷高。而税警队的装备是统一供应,尤其是日常训练消耗,那子弹一枚也不便宜,这些武器打多了也就报废了,这折旧损耗也得算,话说他的火器比例远超西班牙方阵,每年相当于两个方阵的一万人六七十万两算良心价了。

    “唉!”

    老王长叹一声。

    很显然这真不现实。

    哪怕经界完成,而且对士绅收税完成,在预计中最多也只是让大明岁入能够增加一倍,这还得是左良玉那边不出问题,湖广四川等地也能够收到税的情况下,但实际上这一点恐怕很难,对新政抵触最严重的,必然是湖广江西这些产粮区的士绅。因为淮南的士绅有头顶李自成的压力,知道朝廷钱不够守不住淮河自己是第一个倒霉的,而江浙闽粤士绅有海上贸易的收入,他们并不完全依赖土地,他们有钱可掏,反对也有底线,但江西和湖广的士绅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财富完全来源于土地。

    尤其是湖广士绅。

    他们刚刚经历了战争的损失,手中普遍都没多少钱,正迫不及待想着战后大肆聚敛一番呢!突然朝廷要找他们收税,这些家伙没有点火气才怪呢!尤其是他们还有左良玉这个特殊的武器。

    总之这税也不是那么容易收的。

    可就算收上税,大明的岁入一下子暴涨一倍,实际上算算还是没什么卵用,因为那六百万岁入,实际上是从地方解到户部的所有钱,这些钱不但要供应军队,而且还要供养皇室和在京的所有官员勋贵。目前实际上是入不敷出的,最多收上税以后变成收支平衡,好了能有点盈余,但要想实现各军税警队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哪怕光京营也不够,照杨庆的标准,十二万京营那也是每年上千万两啊!

    “钱啊,如何才能弄到更多钱呢!”

    老王哀叹道。

    “督公,我还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就是不知道皇上敢不敢!”

    杨庆像个奸臣一样低声说道。

    “你又想搞什么?”

    老王警惕地说。

    他可是知道杨庆的风格,这家伙提出的建议的确都有效,而且都非常有效,可也非常让人心跳啊!那是心惊肉跳啊!就跟火中取栗,刀尖舞蹈般刺激。

    “我只是提个参考而已。’

    杨庆说道。

    “说来听听。”

    老王终于没忍住,低声说道。

    “很简单,学南宋末年的贾似道直接搞公田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都是皇上的,那就都强行收回来……”

    杨庆还没说完,他的嘴一下子被老王给捂住了。

    “我的小祖宗,这种话千万别说出去,你这是逼着他们造反啊!咱光想办法收点税就行了,这种事情连想都不要再想,大明朝经不起你折腾,咱们就老老实实收税,以后想办法把你说的那金银岛夺过来,千万别再生些事端了!”

    老王惊悚地说。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