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五章 左梦庚冲冠一怒为龙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武昌。

    “世子今夜欲何处?”

    黄澍端坐在马背上,笑着对一旁的左meng庚说道。

    “你有好去处?”

    左meng庚催马加速说道。

    “那是自然,下官这次带了一个妙人来,乃是我自小调教,深谙各种手段,更兼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正欲献出与世子共享!”

    黄澍说道。

    “有此等宝物你舍得?”

    左meng庚说道。

    “你我情同手足,一僮而已有何舍不得?”

    黄澍说道。

    “那今晚就与兄共享!”

    左meng庚说道。

    说完两人互相看着,紧接着同时大笑起来,在他们的笑声中,伴随他们的马蹄起落,这条繁华的街道上混乱也在不断蔓延,无论商贩还是行人都惊慌地向着两旁躲避,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左meng庚和黄澍大笑着催动胯下马,伴着零星落下的细雨,带着护卫的近百骑兵疾驰而过……

    “吁!”

    蓦然间左meng庚惊叫一声。

    就在同时他前方巷口两辆装满稻草的马车突然冲出。

    他和黄澍急忙带住战马。

    在他们身后近百骑兵的长龙同样迅速停住,四名最近的骑兵以最快速度上前准备驱赶,但紧接着他们停下了,因为那两辆马车上稻草掀开,分别多出三名弩手,一个个手持黑色短弩在不足三丈外对准了他们,包括他们中间的左meng庚。

    黄澍下意识地向两旁看去。

    第一辆马车的车夫走下来,从怀里摸出一个腰牌举起……

    “锦衣卫奉旨办差!”

    他举着腰牌一甩身上的蓑衣露出里面的斗牛服喊道。

    “世子,请让开!”

    他紧接着对左meng庚说道。

    黄澍以最快速度和左meng庚紧靠在了一起,后者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无需惊慌,而此时后面的骑兵不断向前,迅速在他们前方排成人墙,左meng庚不屑地看着那锦衣卫。

    “我要是不让呢?”

    他傲然说道。

    “世子,我们奉旨捉拿勒索宗室的逃犯黄澍,与宁南伯无关,世子请不要让小的为难!”

    那锦衣卫说道。

    “什么圣旨,不过是你们这些阉党栽赃陷害,世子,跟这些阉党爪牙废话什么?把他们统统弄死扔长江,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武昌城可不是你们阉党撒野的地方,宁南伯父子忠心为国,又岂会和尔等阉党同流合污,世子,这些阉党敢到武昌城里撒野,简直视宁南伯如无物!”

    黄澍说道。

    “趁本世子还没发怒前赶紧滚!”

    左meng庚对那锦衣卫说道。

    “世子,请看您两旁!”

    那锦衣卫笑着说。

    左meng庚下意识地抬起头,蓦然间一声破空的呼啸,几乎同时他身旁黄澍惨叫一声,左meng庚急忙转回头,一支弩箭正钉在黄澍大腿上,完全贯穿他大腿并且与马鞍钉在一起。

    那些骑兵一片混乱。

    他们纷纷摘下盾牌护住左meng庚。

    而另外一些则取出弓箭向着两旁鳞次栉比的建筑搜索,但这两旁全是沿街的木楼,根本不知道这箭是从哪里射出的。

    “世子,您请让开!”

    那锦衣卫继续保持着笑容说道。

    左meng庚犹豫着。

    那锦衣卫的手向上一举。

    下一刻第二道破空声到了,一名举盾牌护卫在黄澍身旁的骑兵手中盾牌猛然向后一推,紧接着贯穿盾牌的弩箭就落在了黄澍肩头,尽管力量已经大幅削弱,但这弩箭依然扎进他肩膀。不过因为那名骑兵下意识收回盾牌的动作,这支还有一截留在盾牌上的弩箭又紧接着被拔出,倒霉的黄澍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即便如此他还没望伸手拉着左meng庚的手……

    “世子救我!”

    他用一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左meng庚颤抖着说。

    “世子,我们可没说非要活的。”

    那锦衣卫笑着说道。

    左meng庚转头看着黄澍。

    “先跟他们去,武昌是咱们的地盘!”

    他说道。

    紧接着他一挥手,两名骑兵扶着已经骑不住马的黄澍上前,那锦衣卫一挥手,两名锦衣卫上前接过,黄澍在马背上忍着剧痛回过头,用哀婉的目光看着左meng庚,左meng庚目光坚定地向他点了点头。

    “世子,小的告退!”

    那锦衣卫说道。

    “您最好一刻钟內都别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其他兄弟会不会失手。”

    他紧接着说道。

    说完他把黄澍拖下马,直接摔在马车上,两辆马车在黄澍的惨叫声中迅速驶离,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左meng庚后面的骑兵中,数十骑迅速转入两旁小巷,但很显然这些锦衣卫早有准备,当这些包抄的骑兵赶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那些马车,而车上锦衣卫和黄澍全都消失无踪,就连两旁埋伏的弩手都没搜到……

    “封锁各门,封锁码头,封锁所有水陆通道,找到他们格杀勿论!”

    左meng庚咬着牙说道。

    “世子,这样就和锦衣卫闹僵了!”

    一名军官小心翼翼地提醒他。

    的确,对方终究是奉旨办差的锦衣卫,既然黄澍已经被抓走,那就到此为止算了,没必要为一个逃犯而得罪杨庆,更何况这还是公然对抗朝廷了。

    “闹翻?”

    左meng庚冷笑道。

    “咱们怕闹翻吗?他们今天可以抓走黄澍,明天就可以直接抓咱们的任何人,这武昌城算谁的?我左家是那杨庆可以随意欺辱的吗?这些锦衣卫必须死,否则我父亲的颜面何存,谁还敢再与我父亲同心?他们不怕哪天朝廷想除他们,就直接让锦衣卫找个罪名以同样方式抓走?”

    他紧接着说道。

    的确,这不单是他与黄澍私人感情的问题,还是左家割据湖广的权威问题。

    左家若不能庇护黄澍,那谁还敢跟着他们混?

    锦衣卫抓走的不只是黄澍。

    还有那些与左良玉同党的将领及官员们的信心啊!今天锦衣卫抓黄澍时候左家无能为力,那明天锦衣卫抓他们时候左家一样无能为力,那么他们还跟着左良玉混什么?不怕哪天锦衣卫上门吗?倒是倒向朝廷跟着皇帝混更划算,那样左良玉在湖广的割据也就土崩瓦解了,所以这些锦衣卫绝对不能活着离开武昌。

    随着左meng庚的命令下达,武昌所有城门全部关闭,阖城搜捕迅速展开……

    当天夜晚。

    宁南伯府。

    大堂上丝竹阵阵,歌声悠扬,薄纱轻衫的舞姬,在炉火烘烤的暖意中翩然舞蹈……

    “宁南伯倒是好兴致啊!”

    偏沅巡抚李乾德看着身旁的左良玉说道。

    后者笑而不答。

    “也是,这人生得意需尽欢,莫待那流水落花春去也时空泪垂!”

    李乾德举着酒杯故作慷慨地说。

    “有话就说!”

    左良玉淡然说道。

    左meng庚并没有告诉他外面发生了什么,左良玉一直身体不太好也很少出去,所以至今依然不知道自己儿子正在大举搜捕锦衣卫呢!

    “鄙人只想问问宁南伯,您准备继续在这里喝酒到何时?刘泽清被忠勇伯斩了,刘良佐也被斩了,高杰刚刚在黄得功与黄蜚的大军威胁下解除了兵权,算算这当初的各镇,也就只剩下宁南伯与黄得功了,那黄得功抱上了阉党的大腿,他倒是圣眷方隆前途无量,只是不知宁南伯是否可以如黄得功般献媚阉党呢?”

    李乾德说道。

    “我说了,有话就直说!”

    左良玉冷笑道。

    “那宁南伯对朝廷新政有何看法?”

    李乾德说道。

    “陛下圣旨,咱们做臣子的当然要听陛下的。”

    左良玉淡然说道。

    李乾德干笑了一下喝了杯酒。

    “圣上惑于阉党弄臣,所为日渐昏聩,这湖广之地新遭贼寇荼毒,各地皆已残破,可以说百业凋敝,正是休养生息之时,不想却又遭新政,这百姓生计越来越难了,南京衮衮诸公皆江浙之人,丝毫不顾我湖广民情只知肆意聚敛,湖广百姓怨声载道啊!”

    他紧接着叹息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四川人吧?”

    左良玉冷笑道。

    “下官家乡已被贼据,恐怕亲人早已遭毒手,身无牵挂,自然言无所忌!”

    李乾德说道。

    他是四川南充人。

    “那你就再说些言无所忌的。”

    左良玉说道。

    “宁南伯有大功于天下,湖广之地**南伯才得以收复,陛下都能违祖制封那李自成为秦王,以宁南伯之功难道不能封一个楚王?李自成为北都留守管淮河以北,楚王难道不能为承天留守管九江以西?若宁南伯封楚王则湖广士绅无不拥戴,宁南伯手握大军威震天下,背后有湘鄂荆襄黔川之地数千万百姓,此后世代为大明捍御上流岂不美哉!”

    李乾德说道。

    好吧,这就是湖广士绅对付新政的办法。

    让左良玉做下一个李自成就行。

    拥护他当承天留守,楚王,和北都留守,秦王一样,后者独霸北方,前者割据九江以西,辖区单独行自己的政策与朝廷无关,然后湖广,贵州,四川的士绅们就都不用管新政,继续快快乐乐地不交税了。

    左良玉冲着他露出一丝微笑。

    “大胆,你是要本爵造反吗?本爵对陛下忠心耿耿,岂是尔等能蛊惑!”

    他突然一拍桌子喝道。

    紧接着他就准备拔剑……

    李乾德瞬间傻眼了。

    但也就在这时候,大门突然间被推开,一脸凝重的左meng庚径直走了进来。

    “父亲,我杀了几个锦衣卫!”

    他说道。

    左良玉拔剑的手瞬间停下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