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六章 大明版东南互保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敢杀老子的人?”

    半个月后,狼穴里响起忠勇伯的咆哮。

    他的锦衣卫并没全折在武昌。

    按照他设计的标准,一个锦衣卫行动别动队是三十人,其中包括了后勤支援组,情报组,行动组,而后勤支援组和情报组是单独出城,行动组负责抓捕并带着黄澍离开武昌。他们的出城并没什么问题,左良玉手下又不是不能收买的,情报组在城墙的巡逻士兵中收买了一支巡逻队,并且将其在城外的家人绑了,以确保他们不会出卖,再趁着他们故意让出的空档,行动组带着被迷晕的黄澍翻城墙离开武昌。

    但在码头上被发现了。

    混战中八名锦衣卫战死,其他人乘坐早就准备好的快船,顺流而下逃离武昌,然后在江北登岸换到陆路向北穿过大别山,以此避开江上左部的战船,在一番和追杀他们的左部斗智斗勇后,最终还是脱险到达曹友义防区,然后再从安庆登船返回南京,至于黄澍……

    “来,请黄御史上座!”

    杨庆狞笑着对黄澍说道。

    然后他向旁边的一张特殊椅子做了个请的动作,那椅子上一个个朝上的尖刺触目惊心,椅子旁边一名锦衣卫正在底下填煤块,一根烟囱从椅背后面伸出直通屋顶,而椅子旁边露出的炉门里可以看出,那里面红红的炭火正熊熊燃烧……

    那烧火的锦衣卫蓦然间抬起头,冲着黄澍露出一丝xie恶的笑容。

    “我招,我什么都招,我签字画押!”

    黄澍惊恐地尖叫着。

    “抱歉,我对那个已经不感兴趣了!”

    杨庆冷笑道。

    “还东林党,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左光斗时候的东林志士哪儿去了?居然没上刑就要招供,你简直堪称是东林之耻!让兄弟们控制点分寸,这里的刑具尽可能让他多尝一些,最后给他留一口气,再穿到外面那根刺刑桩上看他能撑多久!”

    他对负责刑室的部下说道。

    “爵爷放心,卑职会让死的那些兄弟在天之灵满意的。”

    那部下说道。

    黄澍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就像捆绑前的野狗般猛然挣脱控制他的锦衣卫,一下子扑到杨庆脚下抱着他的腿……

    “爵爷,爵爷,您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知道的全告诉您,偏沅巡抚李乾德秘密到武昌找左良玉,我就是受邀过去赴宴的,这事情就连同城的湖广巡抚何腾蛟都瞒着。他们肯定是要密谋造反,湖广士绅对新政不满,早就想着让左良玉给他们当枪使,还有上次在高邮围攻爵爷是前礼部尚书钱谦益主谋,还有陈之,爵爷,我知道的全告诉您,东林党的事情我都知道,只要您饶了我这条狗命!”

    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嚎着。

    杨庆低下头拍了拍他的脑袋。

    黄澍露出一副类似于抬头祈求食物的狗的表情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你倒也有些价值。”

    杨庆说道。

    “小人愿为爵爷做一条好狗,小人还可以为爵爷做内应,东林党的所有密谋都不会避小人的,爵爷放过小人以后他们做什么我都告诉爵爷。”

    黄澍带着激动说道。

    “想法不错!”

    杨庆拍着他脑袋说。

    “但是,因为抓你,我死了整整八个兄弟,所以,你还是好好在这里享受你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吧!”

    杨庆狞笑着说道。

    说完他一脚把黄澍踢开了。

    然后他在黄澍发疯一样的哭喊尖叫声中离开,先是去忠烈堂给死的部下上了香,所有锦衣卫北衙行动死亡的都在这座忠烈堂供着,至于供奉的神明自然是岳飞,大明无论东厂还是锦衣卫都供岳飞,拜完之后他才直奔皇宫。这件事情弄不好是要变成一根导火索的,就像原本历史上左梦庚杀锦衣卫变成左良玉清君侧的导火索一样,更何况黄澍还给他带来了偏沅巡抚李乾德到武昌见左良玉的消息。

    这就很有问题了。

    要知道湖南的文官和左良玉其实感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明争暗斗,李乾德在没有公务的情况下秘密拜见左良玉……

    这是要出事了!

    “陛下,长痛不如短痛!”

    乾清宫中杨庆说道。

    崇祯默然不语。

    “陛下,左良玉的问题终究是要解决的,如今李自成已转向四川,沿淮线上暂时没有压力,而这些跋扈藩镇中也只剩下左良玉一个,继续让他在湖广做大时间越久越危险,正好趁此机会将其解决。陛下可以圣旨召其进京,并明确封以五军都督府中军左都督之职,若其进京则分解其部,并逐步向外地调离,由袁继咸进驻武昌统领各军,至于左梦庚不妨先留在武昌继续顶着平贼将军一职,总之只要左良玉能进京一切就都好说了。

    若其不肯则由臣率领京营及曹友义部和水师护送袁继咸前往武昌,剩下就是一战而已!”

    杨庆说道。

    前面其实就是赵构解决岳飞的办法。

    当然,左良玉肯定不是岳飞。

    所以说这场仗是非打不可,但在哪儿打还不好说,是左良玉逆战于九江还是他固守武昌以时间消耗崇祯的信心,最终迫使明军撤退,承认他的割据权,这个就看左良玉自己的选择了。

    “可左良玉有八十万大军?”

    老王说道。

    “督公太把他那所谓八十万大军当回事了,这里面一多半都是些依附他的流民混口饭,真正打仗别说是战斗力了,当炮灰都不敢用,因为他们肯定一触即溃反而把自己搅乱。其真正可战之兵也就二十来万,但这些里面真正算左良玉核心部下的不会超过五万人,剩下都是些以其为盟主的杂牌军而已,这些人听他的只是左良玉能给出军饷,他每年可以找朝廷要出一百万两银子,一家发十万两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卖了左良玉。

    但咱们一定要快!

    一旦拖得时间久了,恐怕很难说会生出什么事情来,李乾德此行是想干什么就很难说了!”

    杨庆说道。

    崇祯还是没说话。

    很显然皇帝陛下也很纠结。

    他当然想尽早解决左良玉,可就像杨庆所说的,李乾德去找左良玉肯定是要劝后者公然割据,但左良玉并不一定干,毕竟这是湖广士绅拿他当枪使,可朝廷要是召左良玉进京,那结果就是促使左良玉下决心,最终点燃这根导火索。

    话说皇帝陛下优柔寡断的性格并没有因为黑化而改变。

    “陛下当断则断啊!”

    杨庆说道。

    “陛下,史阁部觐见!”

    这时候小太监进来禀报。

    “宣!”

    崇祯说道。

    紧接着史可法一脸凝重地走进来行礼说道:“陛下,宁南伯左良玉以李自成与张献忠争川,一旦李自成南下则西南动摇,请重设兴都留守,总管湖广及三峡军务。”

    “谁来做这个留守?”

    崇祯冷笑道。

    史可法没有说话。

    “传旨给左良玉,准奏,以靖南伯黄得功为兴都留守,总管湖广及三峡军务,并率军十万增援湖广,以备张献忠势穷逃窜出川,召左良玉进京以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领中都留守,总管两淮军务,另调平贼将军左梦庚为京营第四军总兵。”

    崇祯说道。

    话说没有左良玉的刺激,他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呢!

    “陛下,臣这里还有一份奏折。”

    史可法小心翼翼地说。

    崇祯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史可法犹豫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从袖子里又掏出一份奏折,然后再次犹豫了一下,这才明显带着毅然的表情说道:“陛下,总督云贵川三省军务,专办清剿张献忠事务,大学士王应熊,偏沅巡抚李乾德及湖广官绅数千人联名上书。以宁南伯左良玉有收复湖广之功,非重爵无以奖励,故请进宁南伯楚国公,以楚国公为兴都留守,总理九江以西军务,为大明捍御上流,依黔国公例世代镇守湖广。”

    崇祯毫不犹豫地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全推到了地上。

    “他们是想造反啊!”

    皇帝陛下面目狰狞地喝道。

    “这是大明版东南,不,是西南互保啊!”

    杨庆在那里喃喃自语。

    不过实际上也没什么奇怪的,必须得知道一点,就是崇祯朝因为楚党和魏忠贤的同盟关系,湖广籍官员其实是很不得势的,也就一个杨嗣昌而已,而无论崇祯南渡还是原本历史上的南明,朝中主要大员里无一湖广人,几乎全都是南直隶和浙江,这样面对朝廷的新政,以农业为主的湖广士绅干脆和朝廷来个割袍断义就没什么奇怪了。

    至于王应熊和李乾德是四川人。

    他们带个头,作为交换四川同样加入这个西南互保,反正只要朝廷越不过湖广他们就不用担心什么,至于贵州纯属添头,因为王应熊目前就驻遵义,摇控四川战场的马乾和刚刚异军突起的名将杨展。

    这样贵州自然加入。

    反正这就是个民间请愿的性质。

    但对崇祯来说……

    “传旨,宣黄得功觐见!”

    崇祯说道。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