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二九章 国之重器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武昌。

    “左良玉,出来接旨!”

    杨庆拎着装逼专用的方天画戟在武胜门外跃马高喊。

    他进军武昌的路上可以说兵不血刃。

    毕竟他既有九江倒戈的卢光祖部下为前锋,又有大量白银开道,沿途各城完全敞开大门,事实上过了九江也就没什么要塞可言了,九江没有挡住他们那其他地方的挣扎毫无意义,就这样还没等被他一棍子打懵的左良玉反应过来,他和黄得功水陆并进的大军就已经兵临武昌城下,甚至就连张名振的水师都已经在北岸夺取了汉口。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毕竟在武昌是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势如破竹了。

    左良玉闭门不出。

    他的战略很简单,既然九江没能阻挡杨庆,那就干脆在武昌城下拼耐力吧!

    反正他城里有的是粮食,那些士绅也可以说和他齐心协力。

    杨庆的确不好惹,野战堪称无敌,话说连多尔衮都被打得丢了一个蛋蛋,左良玉自认自己的大军还达不到八旗的战斗力,更何况那黄得功也不是善茬,出去野战胜算不大。但明军又不是说全都是能打的,他在这里和杨庆耗着,而他在荆州,岳阳等地的部下南下洞庭湖从长沙向东攻江西,在承天等地的部下越大别山攻淮西甚至取合肥从江北威胁南京……

    这就足够了。

    这才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像杨庆这样没头脑只知道蛮干的莽夫懂个屁,他知道真正的统帅该如何打仗吗?

    事实这也的确是好办法。

    他在外面的部下无论拿下南昌还是合肥,结果都是逼得崇祯认输,毕竟他现在干的事情,其实是所有士绅一致拥护的,他们都巴不得有个人为他们出头逼迫崇祯停止新政,左良玉的部下在江西不会遭遇真正的坚决抵抗的。就算有抵抗的也没用,因为明军主力全在江北和南京,江西无非就是些烂无可烂的卫所兵,在他手下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面前,那完全就是渣渣一样,估计别说是一触即溃了就是望风而溃都很正常。

    而拿下南昌可以向浙东进攻。

    崇祯会立刻屈服。

    崇祯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

    然而他的计划的确很好,但可惜他的对手那蛮干也不好对付啊!

    “左良玉抗拒圣旨,谋逆作乱,罪只左良玉父子,武昌军民为其胁迫者既往不咎,勿为自取灭亡,陛下有旨以银百万两赐湖广诸军,九江之军诛杀叛将卢光祖,皆已反正领赏,尔等尚欲待何时?有诛左良玉父子者赏黄金五千两,赐伯爵。”

    杨庆继续喊道。

    然后武胜门城墙上火光闪耀,一连串炮弹打在他周围。

    那胯下战马嘶鸣一声立起。

    “简直自寻死路!”

    杨庆冷笑道。

    说完他立刻将手中方天画戟向着头顶一举。

    后面一字排开的五十门红夷大炮同时发出怒吼,炮弹在他头顶呼啸而过,在武胜门上打得碎砖飞溅。不过这种要塞级城墙没那么脆弱,十几斤重实心弹在飞了近一里后,基本上也就磕碎几块城砖,但如果想再继续拉近距离,那就得面对城墙上大炮居高临下的轰击了。所以在这样的火炮对射中,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一处比城墙还高的阵地,但武昌城北是一片浩荡的沙湖呢,就湖岸和长江之间一带最多二里宽湿地,甚至中间还横着一条连接的水道。

    这样地方哪有合适的炮位?

    当然,这小事不值一提。

    杨庆早有准备。

    紧接着他将那方天画戟一晃,后面的炮击立刻停止,然后他很有装逼风范地冲着城墙上傲然一笑。

    “左良玉,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他嚣张地吼道。

    然后他以最快速度调头,催动战马回到己方阵型,并且迅速穿过炮兵阵地,到了另外一处正在架设大炮的阵地上。

    真正的重炮阵地。

    在这里六门口径超过五寸的巨炮正在临时征用的耕牛,还有无数士兵的拖拽推动下,在不得不铺上圆木和稻草的地面上一点点向前磨蹭,不时有士兵累得筋疲力尽倒下,然后被拖到一旁紧接着另外备用的上前接替。而黄得功带着一脸亢奋,手中拎着皮鞭亲自在一旁监督着,在这些大炮后面,还有一辆辆满载弹药的新式四轮马车,一个个脑袋大的光滑实心铁球摆放着,那些拉车的牛缓慢迈步向前……

    这是三十斤长管攻城炮。

    或者崇祯亲自命名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

    杨庆督造的。

    话说他其实不会铸炮,但作为一个现代人这完全就是最基础的物理知识,说白了影响这东西质量的无非就是材料纯净度而已,炮管容易炸膛除了管壁厚度不够外主要就是杂质太多,那就精炼到最纯净好了。以那些工匠精炼的铜再加上同样精炼的锡,通过熔炼试验最终得到延展性最好的配比,然后再让那些工匠以铸造工艺品的精神来铸造出炮管。

    多花银子呗!

    没有镗床那就以手工方式,把膛打磨到最光滑和最圆。

    而炮弹的铸造同样以铸造工艺品的精神,铸造到和炮膛契合度最佳,甚至为了确保不出问题,每一门炮的炮弹都是专用,这样也就不存在公差问题了……

    这就足够了。

    前膛炮又不是什么高端技术,大明的炮烂是偷工减料的结果,并非大明工匠没有铸造高档火炮的能力。

    这就是个成本问题。

    杨庆直接撒出一万两银子一门炮。

    话说从葡萄牙人手中买的红夷大炮才一千两一门,那还是葡萄牙人狠宰肥羊,再加上购买者虚报牟利,而他就实打实地一万两来一门,最终结果就是给大明铸造出这六门堪称真正的国崩,炮弹重量三十斤,实际上按欧洲标准都快赶上四十二磅炮了,夸张的二十五倍径,一千米可确保威力,一里精度可以保证击中一栋房子。

    唯一的缺陷是重达万斤,而且还是一万多斤。

    “这要是能轻点就好了!”

    王之仁在一旁感慨道。

    话说这种堪称国之重器的,自然只有京营才有权使用。

    “有长江运河汉江湘江呢,你管那轻重干什么?”

    杨庆说道。

    话说他手拄方天画戟的形象,在这种恍如拿破仑战争时候的背景中也的确可以说画风诡异了。

    尤其是旁边黄得功还穿山文甲,头戴明显装逼用的凤翅盔呢!

    的确,他有这好条件啊!

    江南四通八达的水网,可以确保别说万斤重炮,他就是弄几门乌尔班也照样可以畅通无阻,无非就是从船上卸麻烦点,但这个可以用专门的运输船解决,一门炮一艘就像浮箱一样的特制运输船,吃水浅到只有一尺可以直接冲滩,配上桨手划船,找个合适的沙滩冲滩,前面迅速人工填木头石头之类铺路,弄个几十头牛从上面向下硬拽……

    反正也没有码头能承受它们。

    而在南京有专门修建的码头和特制的巨型吊臂,来负责把它们吊装上船,至于南京以外也简单,迅速挖出一个类似船渠的,把那些运输船弄进去,再用牛把它们拖上船。

    这就足够保证机动。

    至于运到战场的小事不值一提,江南哪座重要城市不是临河?

    无非就是渡口到城下那点距离而已。

    说话间第一门大炮就位,这片阵地距离武胜门不到一里,实际上准确说应该是五百米,而这也是红夷大炮有效射程的极限外,后者当然不可能真得一炮糜烂十几里。最大仰角射击或许能打几里,但真要说可以有效瞄准的射程也就三四百米而已,这本身也是欧洲战场上火炮最标准交战距离,威尼斯人测试的六十磅炮准确射击的距离也才六百多米,英国人的大蛇铳有效瞄准距离四百码,不过最大射程倒是超过两千。

    一直到一鸦时候,英国战列舰也还是在虎门炮台五百米下锚与其对轰。

    结果摧毁了炮台自己却几乎没挨几颗炮弹。

    但这些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就不一样了。

    “爵爷?”

    一名军官看着杨庆行礼说道。

    在他身旁一名装填手抱着沉重的炮弹塞进炮口,因为契合度高再加上仰角很小炮弹并没落下,另外一名士兵用推弹杆猛推一下才推下去。

    杨庆亲自走过去趴在炮管上瞄准。

    “点火!”

    紧接着他满意地说。

    说完他以最快速度跑到十几米外。

    那军官拿着点火杆,小心翼翼地将火绳杵进了点火孔。

    下一刻伴随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在炮口火焰的喷射中,整个大炮猛然间向后一退,后面的支撑深深地犁开泥土,而在火焰和硝烟中,三十斤重的巨大炮弹呼啸着划破空气……

    “一,二,三……”

    就在杨庆数到三的时候,远处肉眼看见的武胜门城楼上尘埃飞扬,下一刻就像被怪兽猛然啃了一口般,一个诡异的缺口赫然出现,紧接着那城楼的一角仿佛垮塌的积木般塌落。

    四周欢呼声瞬间响起。

    “呃,没瞄好!”

    杨庆却一脸遗憾地说。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