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三四章 帝国的基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和五百重骑兵的出现,让那些原本冲向车城的骑兵全停了下来。

    这是具装骑兵。

    这可是他们这些普通骑兵最害怕的对手。

    在一匹匹带着马铠的健壮河曲马上,那些全身明晃晃银色铠甲,脸上覆盖着铁面的前吴三桂家奴,现在的大明锦衣卫铁骑营士兵们,一个个手持带着小三角旗的丈长矛,就像一道钢铁的墙壁般,横亘在整个战场的侧翼。而在他们前方很风骚地披着猩红色斗篷的杨伯爵,拎着一对恍如镰刀龙利爪的铁挝用傲睨的目光看着踌躇不前的敌军……

    “冲啊!”

    王允成吼道。

    紧接着他夺过旁边的旗帜猛然挥动。

    而他身后的鼓手同样拼命擂动战鼓。

    但那些骑兵还是不敢继续向前,他们很清楚继续向前的话,已经被传说为神仙下凡的忠勇伯,会带着这支传说中同样被神话的骑兵横击他们。

    而他们是挡不住具装骑兵的。

    虽然这种古老的骑兵王者时代因为火器的出现已经成为历史,但问题是他们这些轻骑兵没有火器啊,他们手中只有肯定射不穿重铠的骑兵弓,只能砍步兵的雁翎刀,还有只能用于混战的锥枪。而对面是什么?密密麻麻恍如密林一样的丈长矛啊!一寸长一寸强,骑兵的对冲中他们连对手的马头都够不到,就被这些长得吓人的长矛戳死了,都是玩这个的,他们又不是不明白这一点。

    “这群废物!”

    王允成愤怒地咆哮着。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机会就这样在诡异的对峙中失去了。

    然后第二座车城完成。

    随着一架架拒马的摆上,那些原本隐藏在偏厢车內的士兵抱着一个个铁蒺藜冲出,隔着拒马不断拋到了他们的外围,铁蒺藜,拒马,偏厢车的护壁共同组成了三道防线,而一辆辆偏厢车的护壁上,一门门弗朗机伸出了炮口,那些鸟铳手的鸟铳也在护壁上方架起,而在偏厢车两侧,原本镗手变成了斧枪手……

    这是一个改变。

    相比起镗来,杨庆觉得还是斧枪更合适,所以原本的镗改成斧枪,他们还兼职掷弹兵。

    毕竟斧枪是近战的。

    在需要他们拿起斧枪前,让他们两两一组扔手榴弹还是不错的。

    另外还有一个改变是原本兼职鸟铳手的藤牌手,现在改成了兼职抬枪手,两个人负责一杆抬枪,以此弥补鸟铳投射量的不足,毕竟这东西可以装填霰弹,而遇上盾车时候它换独头弹也比鸟铳强得多。另外相比起固定在车上的弗朗机,他们可以带着这东西随时机动,而且他们也不是刀牌手,事实上他们的另一支武器是双手长刀。偏厢车的防御足以保证士兵防护,而这种长刀无论是对试图翻越护壁的还是试图冲入空档突击的敌人,都有着更有效的杀伤力,尤其是当骑兵突入的时候。

    这样事实上一辆偏厢车的正兵和奇兵加起来,就是一共两门弗朗机,一支大抬杆,四把斧枪,两个队长各一支丈长矛和弓箭,另外还有四只鸟铳,所有士兵都单独还有近战的佩刀。

    而这是战术单位的构成。

    实际上一个作为车城的旅,另外还有专门的炮兵和骑兵,前者就是相当于三磅炮的劈山炮,再加上改良版虎蹲炮实际上就是臼炮,可以使用木管引信的开花弹,明朝本来就有类似的,只不过是芦管,而且价格太贵一般不用。

    劈山炮在整个车城的四角。

    而且专门为它们设计了炮车,可以躲在护壁后面,就像装了护盾的现代火炮一样射击。

    骑兵只有三百。

    他们的职责是战局紧张的时候在需要的方向反击,或者在敌军溃逃时候进行追杀,但平常主要用于侦查,本质上这些旅还是步兵,而四个这样的旅就是一个军,每一个旅方阵一个面就是一个营,必要时候一个营也可以组成一个方阵。这实际上就是把戚继光的战术制度化,由原本仅仅是戚家军的战术,变成一种可以说大明国家标准的战术,就像西班牙人的大方阵,虽然杨庆的确有很多更好的东西,但是,他不能保证大明这些渣渣一样的将领,都能够理解掌握那些新战术啊!

    戚继光这套好歹他们都懂啊!

    “王将军,怎么还不进攻?”

    侯方夏催促着。

    “进攻,这还怎么进攻!”

    王允成没好气地说道。

    这些车营在他前方锁死道路,在他左边是赣江,在他右边是十几里外就是山区,通往南昌的大路就是这一条,他不打开车营就别想往前,而要打开车营,那真就得拼命了,这东西不用人命堆根本不可能。

    除非他有红夷大炮。

    但这个得从长沙运来,虽然他是进攻南昌的,却根本没想过要真正攻城,南昌的士绅早就联络好了,后者当然也不喜欢新政,他们巴不得崇祯被左良玉暴打一顿,教教这个越来越嚣张的皇帝学会做人呢!很显然王允成还不知道京营的车城也有大炮,劈山炮虽然和红夷大炮没法比,但那些臼炮版虎蹲炮可是能打超过四里的,实际上相当于二十四磅臼炮,拿开花弹轰他的红夷大炮毫无压力。

    “将军,难道你就不想进南昌?洪都新府,物华天宝啊!”

    侯方夏用带着诱惑的语气说道。

    王允成纠结着。

    “等红夷大炮!”

    他说道。

    “那红夷大炮自长沙运到,恐怕杨庆后续大军也到了。”

    侯方夏说道。

    王允成继续纠结。

    “拿下南昌至少可夺百万之金银。”

    侯方夏继续蛊惑。

    “进攻,列阵进攻,打下南昌,三日不封刀!”

    王允成吼道。

    他手下瞬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爆发出一阵亢奋地吼声。

    话说对于这些兵痞们来说,这五个字简直就如同仙音一般,至于前方横亘的车城完全就被无视了,就连远处的杨爵爷光辉都已经暗淡了,所有到达的各军立刻列阵准备。而杨庆按兵不动,在那里看着他们做进攻准备,到午后的时候所有四万大军全部列阵完成,左步右骑左侧以赣江为屏障,重骑兵结阵阻击杨庆可能的突击,轻骑兵率先发起了袭扰进攻。

    数千骑兵狂奔着靠近车城,在靠近中举起骑兵弓向着车城射击。

    不过这没什么用。

    偏厢车的护壁就像城墙一样阻挡住直射的利箭,向上抛射的落下后根本穿不透棉甲和笠盔,相反那些弗朗机和抬枪的射击却让这些骑兵不断倒下。

    很快轻骑兵撤退。

    紧接着步兵推着同样包括弗朗机在内各种轻型火炮向前,但还没等他们进入射程,车城四角的劈山炮和城内的臼炮就开始了射击,尤其是那些打三斤实心弹的劈山炮相当准确,一里內那炮弹不断落在王允成的步兵阵型当中,甚至打在他的炮兵中,那些臼炮的炮弹更是落在阵后,直接打在他那些结阵的重骑中。

    虽然只是实心弹,但对士气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好在还有三日不封刀的支撑。

    很快这些火炮就到差不多可以射击的距离,但也就在这时候,它们也同样进入了那些弗朗机的射程,实际上双方都是差不多的武器,只是京营的质量更好而已,而这就已经足够了。弗朗机,劈山炮甚至还有大抬杆,车城完全变成了喷火的怪物,密集的炮弹不断集中火力狂轰,王允成和侯方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前所未有的火力,同样看着他们的炮兵转眼崩溃。

    “冲上去!”

    王允成终于清醒过来,他发疯一样吼道。

    步兵的冲锋终于开始。

    蜂拥向前的冷兵器步兵,与热兵器初期的火力,在这片初春的原野上展开了激烈的碰撞,被三日不封刀的洗劫诱惑鼓舞起的斗志,和充足军饷加没有了后顾之忧共同支撑起的战斗意志也同样开始了激烈碰撞。但有限的火力投射量终究阻挡不住汹涌的步兵数量,在倒下了无数死尸之后,很快就开始有步兵踏过遍地铁蒺藜翻越一架架拒马,直接冲击盾车的防线。

    杨庆瞪大了眼睛。

    最重要的时刻就在这里了。

    很快他露出满意的笑容,盾车后的士兵没有溃逃,那些斧枪手迅速开始投掷原始版手榴弹,紧接着在爆炸声中拿起一支支斧枪开始向被炸懵的敌人劈砍。

    但后者依然源源不断。

    哪怕前面的已经想掉头逃跑,在后面密集的步兵和驱赶他们的骑兵挤压下也只能硬顶着火力向前。

    同样那些初上战场的京营士兵们也毫不退缩,鸟铳手和弗朗机手不停地完成着装弹开火的过程,将近在咫尺的敌人射杀,哪怕这些敌人的长矛都快刺到了他们脸上。而斧枪手和双手刀手不断砍翻或者刺穿试图冲进车城的敌人,那些使用弓箭补充射速的弓箭手,就像清军一样在不足五步的距离,不断将一支支利箭射出贯穿敌人的面门……

    真正的血战就这样展开。

    “这才是帝国的基石!”

    远处观战的杨庆发出欣慰的感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