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三七章 父死子继,天经地义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胡闹,太子在北如何继位!”

    史可法怒斥道。

    “史阁部,太子无论在哪儿他都是大明太子,大行皇帝在这之前未曾废除过太子吧?既然未曾废除那大行皇帝晏驾之后太子继位是否天经地义?这与他在哪儿有何关系?”

    杨庆质问道。

    “忠勇伯,说这些有何用?”

    徐弘基说道。

    “太子是在李自成手中为质,李自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他回来,那么他如何来南京继位?难道让他在北京继位而后这江南群臣听任那李自成挟天子以令诸侯?若那时他奉新君南下讨伐我等以何理拒之?此时的南京虽然没有陛下子孙,但宗室有的是,福王就在这南京,何不以福王继位……”

    徐弘基还没说完,旁边王承恩猛然蹿出来给了他一耳光。

    老徐一时捂着脸懵逼。

    “陛下,陛下,您睁开眼看看!您尸骨未寒这些奸贼就要把您的江山送给别人了!”

    老王趴在崇祯死尸上哭喊着。

    “魏国公,您听见了?”

    杨庆狞笑着说:“我们都是陛下的臣子,若陛下并无子孙可继承江山那我们当然无话可说,陛下但凡还有一子孙尚在我们就不会允许这大明江山落在别人的手中,哪怕是福王也不行,这皇位只能由陛下的子孙来继承,其他人谁也没有资格,如果魏国公再说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不讲交情了。”

    “若忠勇伯能让太子来南京,我们自然无话可说,若忠勇伯不能,那我们也绝不会把大明卖给李自成!”

    徐弘基说道。

    “都别吵了,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们就在这里吵成何体统!”

    张嫣怒斥道。

    既然她发话那大家只好先闭嘴。

    不过目前这些勋贵们的意图杨庆已经大致上明白了,是不是他们弄死的崇祯这个还不好说,但他们想把福王推上皇位是肯定的,而且那些大臣们同样会支持的,南京勋贵事实上与江南士绅是一体的,他们把福王扶上位就可以把杨庆这批阉党统统踢出局,然后什么新政之类统统滚蛋。这是堪称釜底抽薪的大招,所以老王反应才如此激烈,福王继位他就直接和魏忠贤一样给崇祯守陵去了,哪天找根绳子自己了断。至于杨庆最好也不过是顶着个不世袭侯爵回家养老,而且这还是看在他战斗力太强不好逼他狗急跳墙的份上,但哪天找个什么左良玉旧部之类打他黑枪也是少不了。

    所以这是绝对不行的。

    剩下崇祯的死尸如何处理就不关杨庆的事了。

    皇帝的殡葬耗时很长的,他的死尸必须先在梓宫冰着,一直得大半年后才能下葬,在这之前还得先把坟修好,但修坟又牵扯到一个谁来继位的问题,总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谁来继承这个皇位。

    武英殿。

    “福王,绝对不能给李自成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借口。”

    保国公朱国弼说道。

    他家还有个名列秦淮艳的歌妓寇白门呢。

    “福王素无贤名,大明国家多难须立贤君,潞王年长德高,非潞王无以继承大统!”

    张国维说道。

    “福王与大行皇帝乃兄弟,兄死弟及才是正理,潞王乃是长辈,于理不合,更何况福王乃神宗之孙,潞王乃神宗侄孙,这怎么算也轮不到潞王来继承,福王,我等世荷国恩号为与国同休,在此大义上绝无妥协,必须是福王继位!”

    刘孔昭说道。

    他可是手握兵权的,理论上操江三总兵都是他部下。

    “大行皇帝没太子吗?”

    杨庆怒道。

    他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自己先吵起来了,不得不说这也算奇葩。

    “忠勇伯,此事需权宜一下,咱们都知道那李自成是不可能把太子和诸王放回来的,倒是他在北京拥太子继位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带着大军南下是最可能的,此时咱们应该一致对外,迅速明立新君绝其所望,再奉新君以抵御其南犯,万万不可内部自乱啊!”

    刘孔昭陪着笑脸说道。

    他和杨庆关系还可以,主要是他知道自己的操江三总兵其实都更愿意听杨庆的。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大行皇帝的皇位必须由大行皇帝的子孙继承。”

    杨庆说道。

    “待咱们扫平闯逆,福王自然还位大行皇帝子孙。”

    朱国弼说道。

    “景泰还了吗?”

    杨庆冷笑道。

    场面瞬间陷入尴尬。

    “总督凤阳军务,大学士马士英到。”

    这时候门外传来喊声。

    紧接着马士英一脸凝重地走进来。

    老马实际上是内阁次辅,以内阁次辅总督凤阳,在黄得功率军西征武昌后,留在淮西的除了曹友义部以外其他各军全归他统辖,原刘良佐部和原高杰部十几万大军都归他指挥。

    “新君何人?”

    他很干脆地问道。

    “自然是太子!”

    杨庆说道。

    “荒谬!”

    马士英说道。

    瞬间杨庆就明白勋贵们的依仗是什么,他们早已经和马士英达成了同盟,是在崇祯落水前还是落水后这个就不好说了,他们自认为手中有刘孔昭的操江三总兵,虽然这三总兵里面黄蜚是杨庆一伙的,但黄斌卿和张名振却是浙江人,肯定还是会倒向南方系。再有马士英的沿淮军,他们可以掌握近二十万人马,而京营在南京只剩下两军,更何况京营士兵都是南方人他们很容易收买,江北还有路振飞的淮安军,但那些原刘泽清部下的将领也很容易收买。

    南京勋贵都有的是银子。

    这些家伙手中钱财加起来恐怕丝毫不会比北京那些少,而且勋贵集团蛰伏这么多年,此刻终于获得了翻身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吝啬的,只要有钱收买军队还不容易?

    看起来他们在军事上可以掌握绝对的优势。

    当然,只是看起来。

    很显然他们还不太清楚杨爵爷对军队的影响力,真要打起来黄斌卿和张名振作壁上观都算给他们面子,刘良佐那些旧部估计杨爵爷拎着双挝吼一嗓子就都歇着了,只有高杰所部或许会受他们哄。但京营那些就很难说了,话说京营的兵可是很清楚这些家伙都是什么德性,崇祯的京营三军可是绝大多数都来自南京所属的各卫所,这些人之前可是很多都被这些勋贵当农的,是崇祯或者说以杨庆为首的阉党给了他们现在的一切。

    更何况杨庆想弄死这些人哪还需要开战,他一个人闯进他们家里一个个掐死就行了。

    不过那不符合他的计划。

    他这时候正憋着一个特殊的阴谋趁此机会付诸行动呢!事实上崇祯的死对他不算坏事,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崇祯,但崇祯的死真得从某种意义上说把他脖子上的锁链松开了,他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不过在这之前他先得玩一些必要的程序,一些让皇权逐渐褪色的程序。

    大明也该开始近代化了。

    这时候的欧洲,距离英国人把国王的脑袋砍下来,也仅仅还有三年的时间了。

    这是一个全新时代的开端。

    “马公,父死子继何来荒谬?”

    杨庆说道。

    “李自成乃我大明之敌,自已刀柄授敌岂非荒谬?”

    马士英说道。

    “有太子而立外人就不荒谬?”

    杨庆冷笑道。

    “太子若在南,我等自然拥戴太子继位,但太子在敌手,难道还要以太子继位将一个皇帝留在敌手?难道忠勇伯有办法让李自成把太子送到南京来?若真如此我们无话可说!”

    张国维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又迅速统一战线了,毕竟他们在福王潞王问题上的争执只是次要的,而在是否太子继位的问题上是原则性的,东林党只是害怕福王继位后会因为当年他爹被东林党打击一事进行报复,但这个问题只是可能而已,而且并不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可要是北京的太子继位,那这乐子可就大了,李自成会立刻打着皇帝旗号挥师南下。

    “懿安皇后到!”

    太监的喊声再次响起。

    然后紧接着张嫣款款走来。

    所有人赶紧给这位其实才刚满三十周岁,就已经熬死两个皇帝的大明国母行礼。

    “还没议出结果吗?”

    她不满地说道。

    “太后,臣以为太子继位乃是天经地义,张尚书以为该潞王继位,保国公和马公以为该福王,正因此事而争论。”

    杨庆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张嫣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发言权,虽然她身份尊崇,但实际上略微尴尬,她是崇祯的嫂子又不是崇祯老妈,哪怕她是崇祯老婆也可以决断,但嫂子就很难办了,而且她已经十几年当牌位,之前还有她娘家人在外面,但这时候她爹张国纪还在李自成那里扣押着,可以说她在朝廷没有任何外援。

    尤其是在这江南。

    江南士绅对天启可是深恶痛绝。

    当年木匠皇帝躲在皇宫跟他们不照面,然后纵容魏忠贤换着花样折腾他们的往事可记忆犹新,哪怕张嫣在崇祯登基和除魏忠贤过程中的确也出过力,但毕竟不能改变她是天启那个昏君皇后的事实。

    张嫣缓缓看了看武英殿上的王公大臣们。

    “父死子继,天经地义!”

    她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