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四四章 大明之侠侣锄奸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紧接着忠勇侯在一片欢送中和宋权率领京营第一,三两个军登船驶往江北……

    包括高得捷铁骑营的大部分。

    南京只留下五百铁骑和两个刚刚组建的税警队。

    剩下就是原守备南京的,在京营挑剩下后的那些老弱病残卫所兵了。

    而此时李成栋已经兵临六合。

    但忠勇侯的威名的确足够,在得知杨庆亲自率军渡江后,李成栋以最快速度退回天长与后续李本深的主力会合,杨庆和宋权进入六合并且向北反攻天长,但也就在同一天柏永馥在高邮士绅配合下占领高邮,马士英依旧作壁上观,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给这些叛军盯着后背,防止对面的顺军趁火打劫。

    也算是给大明守住这个关键防线。

    毕竟内斗归内斗,还是不能给李自成可趁之机的。

    而黄蜚收缩防线退入扬州固守。

    这一点算是令人意外,毕竟他手下有四万精锐,完全可以出扬州迎战柏永馥。

    而曹友义虽然在同一天得到了勤王的命令,但因为他的主力全在大别山各关口防止湖广的叛军袭扰,所以最少也得四天后才能到达。

    此时湖广的战事依然没结束。

    黄得功和马进忠两部刚刚夺回承天,他们其实没怎么打仗。

    金声桓在得知左良玉死亡后立刻弃承天退回襄阳,但他依然控制襄随枣三地,而且还没有投降的意思,照杨庆估计应该是和北边的田见秀搭上了线,就像杨庆之前猜测李自成若得到四川会做的,田见秀暗中支援金声桓,甚至派顺军换马甲加入金声桓部下。然后以金声桓来给他们始终控制住襄阳这个南下的战略枢纽,等什么时候李自成想对江南动手了,金声桓立刻公开投降并带着大军沿汉江而下。

    接下来黄得功,马进忠,曹友义三部的任务就是拔掉这颗危险的钉子。

    至于张名振同样无法赶回。

    他的水师载着以一万关宁军为核心的五万大军,目前正在前往岳阳,然后南下长沙与正在通过陆路进攻的王之仁会合,对逃到长沙的左meng庚和王允成做最后一击,后者已经被京营第二军打成了惊弓之鸟,不会有太激烈的战斗。

    但这是正常情况下。

    如果南京这边的混乱局势不能尽快结束,很难保证那里会不会出现意外,毕竟偏沅巡抚李乾德和桂王还在衡阳,如果这边拖久了给他们看到希望生出别的心思,最终与左meng庚合伙那么张名振和王之仁就很难短时间内拿下长沙了。然后他们要是再与广西的靖江王合流就真有些麻烦了,湘桂的战事弄不好会兵连祸结下去,如果杨庆再把他对付宗室的计划公布,有可能的话桂王和靖江王是绝对要抵抗一下的。

    总之因为崇祯的死,大明一下子陷入了危机四伏的混乱中。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

    杨庆根本不把这些敌人放在眼里。

    他的目标自始至终就是南京城里的这些勋贵们,拿下他们那么他的天空瞬间豁然开朗,只要宰掉这近二十头肥猪,银子,土地,民心什么的统统都有了,如果能够趁机把文官系统也卷进来无疑会很完美。

    不过这个可能有点难度。

    那些文官可都狡猾得很,有勋贵这杆枪使,他们未必会上套。

    夜。

    抚宁侯府。

    盛开的玉兰树下,一个男装丽人正在抚琴,清幽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仿佛带着一层画质般的无暇,那悠扬的琴声在夜的宁静中回荡,在这琴声中是她用女子嗓音唱出的,带着金戈铁马之气的高亢歌声……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阡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好个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老夫如今还没到廉颇的年龄,受此家国之辱岂能忍气吞声,我朱家与国同休,断不能再容那阉狗祸乱朝纲。”

    朱国弼一拍桌子说道。

    因为他喊的声音太大,一不小心又扯到了嘴里的伤处,紧接着他就捂着脸抽了口冷气,那抚琴的男装丽人恨其不争地看了他那猪头一眼,紧接着将眼前古琴往地上一摔,站起身从腰间拔出宝剑,很是姿势优美地一剑砍断旁边一根拇指般粗的树枝。

    “侯爷,该出征了!”

    她提着宝剑对朱国弼说道。

    朱国弼满脸豪情就要站起,但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贵妇在丫鬟簇拥下冲过来,然后就像只母老虎般扑向那丽人。

    “你这个贱货,婊子,你想毁了我们朱家吗?”

    她哭嚎着照着那丽人的脸挠过去。

    紧接着又有十几个穿着各异年龄不等的女人汹涌而来,一个个哭嚎着冲向那丽人,还有人扑过去抱着朱国弼不让他走的,那男装丽人虽然不是什么芊芊弱质但毕竟好虎架不住群狼。再说她虽然有宝剑在手但终究不能真正砍人,一时间竟然无法挣脱,在那些群雌的围攻中转眼间衣服也被扯破头发也被扯乱,原本清冷恍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形象瞬间变大街上撕打的泼妇。

    “够了,都不要闹了!”

    朱国弼爆发一样吼道。

    “老爷,你别听这个小娼妇的,这个贱女人想毁了咱们抚宁侯府啊!咱们斗不过忠勇侯的!”

    最先动手的女人冲过来哭着说。

    然后其他那些妾室一拥而上围攻朱国弼。

    “白门?”

    朱国弼可怜巴巴地看着那男装丽人。

    后者正在掩着被撕破的衣服,那母老虎很阴险地撕开她胸前,甚至都露出很大一块,不过她倒是处之泰然,只是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朱国弼,但仅仅这一个眼神就足够了,这一个眼神就让朱国弼身上的血瞬间燃烧起来,他满脸通红地一下子站起身,抬脚把抚宁侯夫人踢倒,然后伸手抓起掉落的宝剑……

    “都滚,男人做事,女人闭嘴!”

    他仿佛那个当年驰骋沙场的老祖宗朱永附体般吼道。

    那些女人被他的王霸之气一下子震慑住全都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们的男人拔出宝剑,而寇白门露出一丝赞许的表情,同样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擦去脸上被侯爵夫人挠出的血痕,提着宝剑和朱国弼仿佛一对侠侣般并肩走去。出门时候朱国弼顺手接过家奴递上的头盔,然后在他身后侯爵夫人和那些姬妾们的哭声中,和寇白门径直走向前院。

    而他到前院的时候数百名家奴已经完成武装。

    甚至在里面还有两百多名一看就颇为凶悍的家伙,为首一人贪婪地看了一眼寇白门那男装都无法掩盖的绝色。

    “侯爷!”

    他上前行礼说道。

    “胡义士,有劳你和诸位兄弟,今晚事成之后富贵与汝共之!”

    朱国弼说道。

    “侯爷看得起我们这些草莽之辈,那我们的命就是侯爷的,我胡超手下两百兄弟为侯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人说道。

    好吧,这是收买的土匪。

    话说朱国弼肯定不能指望自己手下的家奴有太强战斗力,而这江南山林里有的是土匪,太湖里水盗也不缺,门路什么的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不值一提,想找些打手无非就是花点银子,至于混进城更是小事一桩,好歹都是在这里百年的世家,只要愿意没什么是他们弄不进来的。

    “走,为国除奸,为民除害,杀光那些阉党,拥戴福王登基,还咱们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朱国弼满怀豪情地说道。

    那些土匪和家奴们纷纷举起武器有气无力地跟着喊,就在同时有家奴抬过一箱箱的金子直接摆出来,话说这都要去出生入死了,自然身上能少带些累赘尽量少带些,抚宁侯家有钱,犒赏都不屑于用银子,咱们直接来金子,一人先揣五两黄金,事成之后再领更多。

    话说金子到手原本有些萎靡的士气瞬间就暴涨。

    “走!”

    趁着士气高涨,朱国弼翻身上马一挥宝剑说道。

    旁边寇白门同样上马。

    两人再次并肩而行,带着这支大军冲出侯府直奔皇宫,而就在同时相距不远的项城伯府中,同样大批的家奴簇拥着项城伯常英俊涌出,两支队伍迅速汇流在一起继续向前,紧接着给爷爷报仇的赵之龙孙子赵承馥也跨马提枪,带着大批家奴和收买的打手赶到加入……

    在夜幕掩护下,一支支由家奴和收买的土匪,泼皮无赖组成的军队,就这样从一座座豪华府邸内涌出,在一个个与国同休的世袭勋贵带领下,逐渐汇聚成一支规模超过万人的大军涌向皇城。

    目标直指皇城的长安右门。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攻入皇宫以最快速度控制住张嫣和坤兴公主,然后逼迫她们下令以杨庆逼辱太后,胁迫公主,假传大行皇帝遗诏为理由,号召各地将领迅速勤王共诛此贼,然后他们利用之前的一年里,在城墙上大量安置的火炮和家奴军守住南京直到那些勤王的赶到。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