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四六章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午门前一片寂静。

    徐弘基等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灯光中的杨庆,看着这个噩meng一样的对手,在背后五凤楼的黑色背景中,火把的光亮映照下他的笑容看上去分外诡异狰狞。

    他们身后一片窃窃低语。

    “你,你不是去天长了吗?”

    朱国弼哆哆嗦嗦地说。

    “去了就不能再回来吗?”

    杨庆很开心地看着他身旁的寇白门说道。

    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午门正面三道城门同时打开,里面骤然间传来战马的嘶鸣,紧接着伴随铁甲的撞击声和马蹄在地砖的践踏声,三名仿佛怪兽般的具装骑兵从黑暗中出现。而此时午门两旁向外延伸的城台上无数火把突然亮起,火把的亮光中同样的具装骑兵源源不断从城门涌出,在午门前迅速列阵,一支支丈长矛上小三角旗猎猎,而两旁城墙上则是一名名端着鸟铳的税警队士兵,所有枪口全部指向下面的锄奸军……

    “他们不是也去天长了吗?”

    朱国弼崩溃一样说。

    他说的是那些具装骑兵。

    “对付你们还用全部吗?五百就足够了!”

    杨庆鄙夷地说道。

    事实上这五百铁骑在徐弘基等人得到的情报中,也不应该是在皇宫里面,他们应该在皇城外的军营,所以锄奸军也早有布置,将军营外所有桥梁路口全部堵死,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些骑兵一旦冲起来几乎无人能挡。

    然而……

    “那军营里是假的。”

    杨庆很好心地再一次解释他们心中的疑惑。

    朱国弼真得崩溃了。

    话说他们哪知道被困住的军营里面的只是一群穿着同样盔甲,没事在里面溜达一下的锦衣卫后勤人员,甚至还包括军械所的工匠,真正的五百铁骑,在高得捷率领另外两千五百铁骑渡江的时候,就已经分批以便装进入了皇宫,包括他们的战马也是以各种如拉车,驮货物等方式进入了皇宫。

    至于说那些勋贵锦衣卫……

    他们其实是杨庆故意放过就让他们打开城门的,包括那些税警队也是装作不敌撤退的,没有什么战场比这里更合适了,一百多米宽,近四百米长的一片封闭广场,而且没有任何障碍物,完全一个平坦的平面,地上还铺着地砖,这简直就是具装骑兵完美的冲击场,五百骑兵就足以形成一个严密的战线。

    剩下就是放开马蹄狂奔。

    趁杨庆和朱国弼扯淡的时候已经有两百多骑迅速冲出……

    后面还有两百多骑。

    “魏国公,您深更半夜带着这么多人杀进皇宫,这是要造反呢还是要造反呢?”

    杨庆看着徐弘基说道。

    可怜徐弘基毕竟不是他老祖宗徐达,他居然连杨庆只是在给铁骑列阵争取时间都不知道,他依旧傻乎乎地摆出一副忠义姿态,举起手中宝剑指着杨庆……

    “逆贼,你假传大行皇帝遗诏,逼辱太后挟持公主,老夫乃中山武宁王之后,世荷国恩,岂能坐视你这逆贼祸乱朝纲,铁骑营的兄弟们,汝等受大行皇帝厚恩,何故为虎作伥,还不反戈一击拿下杨逆,有斩杨逆首级者赏银十万两!税警队的兄弟们,老夫乃魏国公,我徐家坐镇南京两百年,你们是信老夫还是信这逆贼!”

    他大义凛然地喝道。

    这话刚说完,旁边城台上一名士兵突然扣动扳机,蓦然响起的枪声中一颗子弹正打在徐弘基肩头,魏国公惨叫一声跌落马下。

    “老贼,我祖公要不是被你徐家害得家破人亡,能跑到山林当野人吗?”

    那士兵悲愤地说道。

    说话间还以最快速度装弹准备再次开火。

    徐弘基忘了税警队士兵都是从哪儿招的了,他们全都是棚民,什么叫做棚民?因为各种原因逃离家园不得不到山林里搭个窝棚,开点贫瘠的荒地采药打猎,或者给人当雇工开矿伐木等等,说白了就是没有户籍或者说受不了压榨逃亡的逃户。而南京附近棚民主要集中在皖南山区,尤其是以徽州一带的崇山峻岭为主,他们来源的很大一部分,就是被这些豪门压榨到无法维持生计的军户,在明朝后期卫所制崩坏后,卫所军户逃亡已经是普遍现象,而这些人是军籍,逃离卫所就算逃兵,上哪儿都有可能被抓,最终只能躲进山区这种偏远地方当野人。

    徐弘基想游说他们倒戈?

    还坐镇南京两百年?

    那两百年对这些人来说是一代代压抑的仇恨啊!

    徐弘基的家奴赶紧把他护住。

    朱国弼和刘孔昭面面相觑,他们拿着武器的手都在哆嗦,最初的勇气和豪情已经荡然无存,他们很显然已经掉进了一个陷阱,杨庆这个恶贼设好了圈套等着他们钻进来,而他们全上当了,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他们造反已经是事实,而且他们现在被圈在一个狭长的甬道,四面都是高耸的城墙,只有背后一条逃生之路……

    “怕他做甚,我们一万大军还怕他区区几百骑,跟他拼了!”

    赵承馥吼道。

    “杀,给他们拼了!”

    他们身后那些土匪们鼓噪着。

    这时候在这些土匪看来除了拼命也没别的办法,他们可不认识杨庆不知道他的凶残,他们有整整一万大军又何须怕几百骑兵?

    “侯爷,还犹豫什么?”

    寇白门说道。

    朱国弼和刘孔昭依然逡巡不前。

    “魏国公徐弘基,抚宁侯朱国弼等谋逆作乱,夜袭皇宫,罪无可赦,立刻拿下!”

    城墙上的杨庆喝道。

    已经完成列阵的五百铁骑立刻向前,排成骑墙的他们平端着丈长矛控制战马的速度不断加速,仿佛三道钢铁的墙壁,在只有百余米宽的甬道內平推向前,随着速度的加快那马蹄踏出雷鸣般的响声,带着四周的回音瞬间将锄奸军的勇气一扫而光。

    就连那些土匪的腿都哆嗦了。

    他们连普通骑兵的冲锋都没见识过又何曾见过具装骑兵的?这东西正规军看了都害怕,又何况是他们这些乌合之众?

    赵承馥拎着枪哆嗦着。

    突然间他尖叫一声调转马头向后狂奔,一下子和后面的士兵撞在了一起,紧接着那些士兵一片尖叫,所有人混乱地掉头,然后同样的情景就像推倒的骨牌般在锄奸军中以极快速度蔓延。但仍旧有些还试图抵抗,举着鸟铳弓箭之类准备射击,就在这时候两旁城台上的枪声密密麻麻响起,呼啸而至的子弹打得下面死尸枕籍。随着这枪声的响起什么都白扯了,一万大军几乎瞬间就如水流冲蚀的沙子般崩溃,整个午门和端门之间所有锄奸军都不顾一切地掉头互相拥挤践踏着逃跑。

    朱国弼和刘孔昭同样也加入了逃跑的行列。

    只有寇白门没有跑。

    她骑着马面对铁骑,勇敢地向一名具装骑兵砍了一剑,她手中那东西说白了就是个装逼的玩具,战场上的剑可不是这样的,砍具装骑兵得双手重剑,她的攻击只是在后者的胸甲上划了一道划痕而已。

    但这是锄奸军唯一的迎战。

    来自一个女人。

    一个奴籍的歌妓。

    但那骑兵却让过了她。

    三个波次的骑墙瞬间在她两旁涌过,踏着地上被抛弃的魏国公撞向了包括朱国弼在内的溃军,寇白门一脸悲凉地回过头,看着汹涌的铁骑撞翻了朱国弼的战马,看着他坠落并消失在这片钢铁的洪流中……

    她举起手中宝剑放到了脖子上。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她哀叹一声。

    紧接着她猛然一拉……

    呃,没拉动。

    她愕然转头看着身旁出现的一张大脸。

    “寇白门吧?我杨庆与你有什么仇?”

    杨庆捏着她的宝剑问道。

    “你这恶贼,强抢香君妹妹,打伤侯公子,害得梅村先生半死不活,如此丧心病狂,岂止是我寇白门,天下正义之士无不欲得而诛之!”

    寇白门怒斥道。

    “这样一说我的确是恶贯满盈。”

    杨庆深有同感地说。

    “但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恨我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不了我的样子。”

    他带着i恶的笑容说道。

    紧接着他把寇白门的宝剑向外一夺随手扔到一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下子把她从马上抱起,那手还很无耻地按在某个位置抓了一把,寇白门愤怒地挣扎着,但却依旧无法摆脱他的魔爪,而就在同时两名锦衣卫上前,杨庆随即把她交给这两人。

    “把她捆好送到我那里,回头侯爷我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棍刑!还香君妹妹,香君妹妹正等着你去做伴呢!”

    杨庆说道。

    说完在寇白门小屁屁上猛然拍了一下。

    在她羞愤的惊叫中杨庆狂笑两声。

    紧接着那两名锦衣卫把寇白门给架走了,她很英勇地一边挣扎一边怒斥着杨庆的罪行,看上去就像一个即将被押赴刑场的勇士,而在不远处一堆血肉模糊的死尸中,同样血肉模糊的朱国弼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抢走,他哆哆嗦嗦地伸出右手,被鲜血灌满的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那手无力地垂下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