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五零章 战争通牒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这些人好对付,南边那几个怕是就没这么容易了!”

    张嫣看着福王的背影说。

    的确,福王这些在南京的宗室怎么拿捏都很简单,因为他们本质上就是一群无家可归的难民,除了头顶的宗室招牌什么都没有,就连吃饭都得靠朝廷的俸禄或者说施舍,让他们去开荒他们也只能去开荒。

    但其他人就未必就范了。

    “你想说哪一个?”

    杨庆说道。

    “明知故问!”

    张嫣白了他一眼说。

    “其他无非益桂靖江三王,桂王还病得快要死了,而且封国也是刚刚收复不久的,江南各王剩下也就这三个还有点反抗能力,这其中唯一具备割据条件的也就一个靖江王,他如果想搞事情那我欢迎之至,这个家伙生生把广西吃穷了,把他家弄掉朝廷就不需要往广西填窟窿了!”

    杨庆说道。

    的确,靖江王府真吃穷了广西。

    广西因为都是土官,财政收入本来少的可怜,一年也就是几十万石而已,这些甚至不够靖江王府那三千多将军和中尉吃的,每年必须从湖广额外给补十几万石才够,甚至还经常从广东给他们那里运银子补充,这也未免也太夸张了点。而且他家仗着本来就天高皇帝远,靖江王府在两广那就天,各种恶行也算民怨沸腾,哪怕当年号称贤王的庄简王朱敬佐也被英宗怒斥了一千多字的罪行,越到后期更是横行无忌,甚至杀兄,杀母,殴打祖母之类都不断出现。

    当然,杨庆不在乎这个。

    杨庆在乎的是他们一家让一个原本财政能够自给的省,硬生生变成了财政不能自给。

    但靖江王未必敢造反。

    他手中就一个护卫的军队而已。

    虽然原本历史上朱亨嘉真得干过这种事情,但那是在南京沦陷,南明退入两广的情况下,他想和隆武等人争夺帝位而已,目前这种情况下恐怕他很难有这样的胆量。

    “这得另想办法引他造反啊!”

    杨庆沉吟着。

    “你觉得在我面前说这话合适吗?”

    张嫣幽幽地说道。

    “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些家伙都是吸咱们血的蚂蝗,不清理掉难道还让他们继续吸血!这大明江山就是让他们活生生吸垮的,真遇到事情一个有用的没有,既然这样养那么多废物干什么?他们的确姓朱,但你姓朱还是我姓朱?”

    杨庆说道。

    “出嫁从夫,请叫我朱张氏!”

    张嫣慵懒地笑着说。

    杨庆看了看四周,毫不客气地走过去一把抓住她腰带,在她的惊叫声中直接提起来向内室走去,后面的贴身侍女赶紧关上了门……

    第二天。

    “哭什么哭?又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再说昨晚叫得那么大声明明很快乐,现在又何必再摆出这幅样子!”

    杨庆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他身后的寇白门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坐在床上,抱着两条光洁的长腿蜷曲着身子,阴影中某处若隐若现,低着头在那里不断啜涕着以泪洗面,听到杨庆这话她立刻哭得更厉害了。

    “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圆圆眼睛一瞪怒斥杨庆。

    紧接着她走过去扶着寇白门柔声细语地安慰。

    “哼,晚上我还来啊!”

    杨庆冷哼了一声,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确定昨晚被寇白门被咬的伤口已经消失了,这才穿上他的飞鱼服神清气爽地走出去,身后寇白门的哭声更大了,也不知道是哭自己的失节还是哭自己的懦弱,不过这个女人还是很让杨庆满意的,到底是常练舞剑的身体素质就是好啊!比张嫣这样的撑不住一个回合的强多了,至于这个女人以后……

    她是奴籍。

    在朱国弼那里是奴,在他这里当然也是奴,至于朱国弼当年那迎娶奢华场面……

    现代有钱人买个藏獒也有那样的。

    婚娶什么的不过是自欺欺人,秦淮艳只有一个是迎娶,也就是水太凉娶柳如是,他们是真正结缡,这一点上水太凉的确很爷们,虽然他在大节上令人不齿,但对女人上还是很勇敢的,要知道这种行为也一样令他受到非议。至于其他统统都不过是被买为姬妾,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更准确说是买为奴,哪怕据说在鞑清被封为诰命的顾横波也只是因为龚鼎孳老婆已经有了明朝诰命,人家耻于再接受鞑清诰命,所以才让给她一个妾室,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龚夫人对鞑清这份诰命的羞辱。

    原本历史朱国弼降清后一样因为缺钱想卖了寇白门。

    后来寇白门回秦淮重操旧业。

    现在无论她还是至今还不肯就范的李香君,在杨庆这里也一样,都不过是些本质上的女奴而已,但给杨庆当女奴……

    至少她会很性福的。

    杨爵爷剔着牙心满意足地去迎战新的敌人了。

    “你的腿挺长啊!”

    他无语地看着面前的高一功。

    “好歹我也是大明之臣,皇帝驾崩身为臣子岂能无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的手段如此狠辣,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就血溅皇城把勋贵全杀光,历代皇帝两百多年都没这么干,到你这里居然一锅端了。而且还把个十六岁的女人给弄成监国,好歹你也得顾及一下秦王感受,秦王受大行皇帝之托辅佐太子镇守北京,大行皇帝晏驾太子继位这个理所当然,想来太子不日就会在北京登基,而你们这边却自封监国搞割据,是不是太不把新君和秦王放在眼里?”

    高一功说道。

    他是秘密来访还穿着便装。

    “此乃大行皇帝遗诏。”

    杨庆说道。

    “你们说遗诏就遗诏了?”

    高一功说道。

    “对,我们说遗诏就是遗诏。”

    杨庆很直接地说。

    “那我们要说你们假传遗诏呢?”

    高一功说道。

    他就是来预先试探杨庆态度,不得不说崇祯的死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他们来说最完美的莫过于南京这边另立新君,然后他们在北京奉太子继位,以大义讨逆,一举拿下江南。但却没想到杨庆居然玩了这样一手,干脆把崇祯的女儿捧上监国之位,然后承认北京的皇帝,这样奉大义讨逆的借口就没了,就算有逆也被杨庆自己讨了。

    他们的嘴一下子被堵在了。

    “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也知道我们想干什么,废话咱们不用说,大行皇帝遗诏太子继位,若太子能来南京继位最好,若太子不能来南京继位那就由公主在南京监国,给他守着这片江山。

    直到哪天他回到南京。

    而在公主监国期间,北京传到这里的任何旨意我们都不会执行,过些天我们会派人北上觐见新君并转达大行皇帝遗诏,那里会对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做更详细解释,总之我这里就是一句话,以前怎样,以后咱们还是怎样!”

    杨庆说道。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高一功说道。

    “你不会以为你的这点小伎俩就真得管用吧?我们想要南下还会在乎你们给不给理由?更何况皇帝终究在我们手中,他说的才算数。”

    他紧接着说道。

    “那就打好了,我这个人就不怕威胁!”

    杨庆说道。

    “你为何非要为他们卖命呢?”

    高一功说道:“你若跟闯王,你要的同样都可以得到,哪怕你想要那个女人也一样,别说她了,崇祯身边的那些女人都是你的,你若要钱财,算了,你也不是要钱财的,你若愿意跟闯王,我可以保证闯王得天下之后少不了给你裂土封王。”

    很显然他们并没把杨庆以外那些人放在眼里。

    “你说错了。”

    杨庆说道。

    “我不会为他们卖命,我只会为你说的那个女人卖命,这是她爹留给她的江山,那么我就得给她护好了,你们无论谁想抢,那都得先过了我这一关,什么富贵荣华对我来说其实都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我欲取富贵在哪里都能得到。权力裂土封王什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这天下大得很,我愿意的话就是抢一块整个大明这样大的土地也不是什么大事,估计汤若望跟你们说过这个世界多么大,但这些对我都不重要。

    那什么对我最重要呢?

    她的笑容对我最重要!”

    他以很淡然的语气说道。

    “就一个缺了一条胳膊,长得也只能算不错的小女人?作为一个老相识我可以对你明说,我们是肯定会南下的,你一个人再能打也没用,你挡不住千军万马,你再强也扛不住一颗霹雳弹,一枚哪怕最小的炮弹。甚至就是一杆抬枪也能把你打死,而我们有无数的这些东西,我们还有超过五十万大军,他们不会像官军一样仅仅因为被你杀了一个将领就崩溃,你若继续与我们为敌,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高一功说道。

    “值得。”

    杨庆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高一功说道。

    杨庆做了一个请便的动作。

    高一功站起身,最后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拂袖而去。

    杨庆默然地坐在那里。

    过了很久他才幽幽地长叹一声然后喃喃低唱:“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覆了天下也罢,终归不过一场繁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