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五三章 嘿 ,鞑子!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五天后。

    “这就是建奴?”

    李定国站在下关码头,看着一艘缓缓靠岸的水师战船,在那甲板上一群身穿鞑版官服的男子,正与几个文官谈笑风生,其中一个可以看见光秃秃的脑袋上明显少了一个耳朵。

    他身旁顾炎武皱着眉头默然。

    “这不是范文程吗?”

    负责他们安全的锦衣卫小旗突然一脸惊喜地说道。

    “真是他,他的耳朵还是当初被侯爷打掉的呢!没想到这次居然送上门来了,旁边那个是谁?是刚林,瓜尔佳.刚林,建奴的国史馆大学士,这个狗东西当初还抽过我鞭子,今天居然来咱们的地盘了,老子得给他送点见面礼才行!”

    另一名锦衣卫说道。

    说话间他把马鞍旁的弩摘下了。

    “他们可是使者!”

    那小旗忙拦住他说道。

    “怕什么?吓唬一下而已,再说就是失手最多挨点责罚,就咱们侯爷对建奴的态度,你觉得还真会把他们当客人吗?”

    那锦衣卫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用上弦器完成了上弦,紧接着抽出一支弩箭装上,那小旗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继续阻拦他,眼看着这家伙竖起表尺开始瞄准,旁边李定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的举动,尤其是他们手中这种个头不大的钢制手弩,这东西上的表尺和最前面的准星明显很令人新鲜,他挪到那锦衣卫身旁,一起通过这套瞄准装置看着五十米外的刚林……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meng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刚林正在吟诗。

    不过此时绵绵春雨中,韦庄的这首诗倒也应景,他身旁陪同的一名官员同样欣赏着雨雾中的南京城,忍不住同样诗兴大发,拿着把装个逼的折扇一边指点江山一边吟诵:“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高楼。飞甍夹驰道,垂柳荫御沟。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

    “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范文程抢先补上最后一句。

    三人互相看着,紧接着一起抚掌大笑。

    蓦然间一声破空的呼啸。

    三人的笑容同时僵住。

    下一刻刚林的官帽骤然从头上飞了出去,瞬间就飞出甲板范围径直落向了江面,刚林吓得站在那里哆嗦着,旁边范文程和那文官惊悚地看着他脑门上那道血痕,几乎就在同时岸边的老百姓看着他那根鼠尾巴,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哄笑,就像看猴子般指指点点地看着他,刚林那文士风采在那根鼠尾巴的冲击下荡然无存,他脸上由惊恐瞬间也变成了羞愤。

    “大胆,何人敢……”

    那文官怒发冲冠般喝道。

    不过紧接着他的怒喝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了那个拿着手弩的锦衣卫,后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那文官阴沉着脸闭上了嘴。

    “嘿,鞑子!”

    那锦衣卫喊道。

    “嘿,鞑子!”

    然后无数人欢乐地高喊着。

    刚林一脸羞愤地接过随从摘下来的帽子带上,就在同时这艘战船靠上码头放下了跳板,他们一行低着头默然不语地走上码头,而在两旁是不断响起的“鞑子”“建奴”之类喊声,那些闲人们就像看耍猴般看着他们穿过人群走进南京城,直到他们消失在了城门內,李定国这才和顾炎武一起跟着人群返回城内。

    而此时皇宫里面,杨庆刚刚接到又一个不幸的消息。

    张名振送来的。

    靖江王,偏沅巡抚李乾德,以公主监国不合礼法为名,起兵拥戴桂王在衡阳称帝,长沙的左meng庚率领所部向桂王投降并被封为大都督,然后各方纠集十余万大军,以王允成为主将向南带着靖江王的军队一起准备攻取广州。

    “这是树倒猢狲散啊!”

    杨庆感慨道。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些人未必有这种胆量。

    这时候的桂王并不是永历而是他爹朱常瀛,原本他们父子在张献忠攻破衡阳后逃到梧州,并且一直待在梧州,朱常瀛在这一年底时候病死在梧州。但因为崇祯南渡他们一家在衡阳收复后立刻就被崇祯迁回到衡阳,不过朱常瀛依旧病重,他们父子王府残破家族死伤不少护卫更没几个,实际上不具备造反的实力,应该是因为身份特殊被硬推出来当傀儡的。

    毕竟他是崇祯亲叔叔。

    他是神宗目前还活着的两个儿子之一,另一个是拜佛的惠王,崇祯就还这俩亲叔叔了。

    真正主导的应该是靖江王,左meng庚和李乾德,他们身后是广西和湖南士绅,话说这可是割据的好机会,李自成大军压境,朝廷几乎已经可以说基本没戏了,这个监国政权是没工夫管他们的。一旦南京城破就算杨庆还能带着坤兴公主逃出,也只能向浙东逃往杭州,基本上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了,李自成就算追杀,也只会追杀监国这帮人,而他们以称帝的桂王来拉拢住两广湘赣等军,依靠南方水网和山林阻隔一样可以继续混下去。

    说到底在他们看来南京是肯定守不住了。

    就算守住也没什么大不了。

    只要他们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完成对两广和湖南的控制,再联合云贵两省就是割据半个南方,监国政权也没能力在李自成依然压在头顶的情况下还有精力和他们斗,那么他们就可以继续他们的西南互保,而且把互保范围扩大到两广云南。

    云南这时候还没乱。

    原本历史上是因为南京沦陷,再加上沐天波和云南官员征兵北上防御川滇边界,最终武定土司以朱家皇帝都没了还有什么黔国公为口号,发动叛乱并迅速席卷云南,直到孙可望进入云南,才把这些土司打败,不过沐天波的实力也耗尽,基本上只能依附永历直到一起死在缅甸。但那是这一年秋天,这时候才刚春天,而且因为崇祯南渡那些土司都还老实,南京不沦陷他们是不敢动的,他们和云南汉人实力本来就不相上下,只要朝廷一支援军入滇,有沐天波这样本地几百年的世家一起,什么土司也都闹不起来。

    但如果玩西南互保的话,沐天波肯定会支持的。

    他也不想交税啊!。

    总之大明还没等敌人到,自己内部就已经开始散伙了,不得不说原本历史上南明的失败真没什么奇怪,这都是一帮什么人啊!宗室,勋贵,官员,军阀,士绅,全都是一群真正的猪队友,他们怎么就不想想,不齐心协力打败外敌,最后南京守不住有哪个偏安南方的王朝还能存在?

    哪个偏安南方的王朝,能够在没有南京的情况下支撑?

    没有。

    一个没有。

    这座城市就是整个江南的镇石,在北方的进攻面前,丢了南京就是丢了整个江南,从南陈到南宋皆是如此。

    “现在你满意了?”

    张嫣说道。

    话说杨庆不久前还说要想办法骗靖江王造反呢!现在好了,根本不用骗人家自己就主动造反了,不过那时候没有李自成的大军压境,现在李自成的大军可都已经渡过淮河了,高一功率领的顺军已经包围了盱眙展开攻击。淮安的牛万才和柏永馥合伙后同样也已经南下夺取高邮,实际上是接收高邮,黄蜚全军收缩回扬州,等李自成的援军一到,不用说接下来也是顺军浩浩荡荡包围扬州展开进攻,只要扬州一破接着就是南京。

    “你害怕了?”

    杨庆说道。

    “我怕什么?只要我还跟着你那小心肝在一起,你就是浪迹天涯也不可能抛下我,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准备如何应对这么多敌人?李自成,张献忠,现在又加上个桂王,你不会指望那些文官吧?要是李自成说江浙士绅不纳粮,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把咱们绑了献给李自成。”

    张嫣说道。

    “我当然没指望他们,他们不给我捣乱我就烧高香了!”

    杨庆冷笑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你不会真得想和建奴结盟吧?虽说与他们结盟是解决眼前的最好办法,但万一再重演宋金海上之盟呢?那建奴仅有关外苦寒之地就数十年打得朝廷束手无策,若再得北方那实力肯定不是目前李自成能比的,咱们挡不住李自成更挡不住多尔衮,如今有李自成横在中间咱们还能保证不会面对他们。”

    张嫣说道。

    “你觉得我像是这么蠢吗?”

    杨庆说道。

    “我和李自成没仇,我就是输了带着你们投降,李自成也少不了给我一个高官厚禄,像我这样的打手可是天下难找,你们跟着我虽没有现在的尊贵身份,但至少不会受苦。但多尔衮对我可是恨不能吃我肉喝我血,他可是被我给弄成事实上的太监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满足大玉儿,话说睿王爷不会有个金手指或者好舌头吧?”

    这家伙笑得很i恶地说。

    张嫣又不是什么小女生,那脸瞬间就红了。

    “那你让那些使者来干什么?”

    她拧了杨庆一把问道。

    “拿来玩玩不行吗?范文程啊!上次我就打掉他一个耳朵,没想到他这么懂事,居然不远千里把人头也送了过来!”

    杨庆狞笑着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